異世帝王行 第四集 第九章 公主使者
    其實,對於暗中反抗光族的准備尼可斯自兩年前就已經開始著手進行了,當時薇拉莉絲那心如死灰的樣子令他是心如刀割,使他最終下定了決心。

    因為神之日帝國在實際上已被光族所控制,朝野上下的許多人都已徹底成為光族的附庸,所以尼可斯的反抗計劃布置的十分周密和詳實,他原本就是一個心思細密之人,因而計劃進行的滴水不漏。

    要想同光族相抗衡首先就必須要擁有一份屬於自己的力量,尼可斯遣親信部下暗中從軍隊裡挑選出了一些身體強健資質優良而又出身清白的士兵和低層軍官進行秘密訓練,同時他又聯絡了對神之日帝國皇室忠心耿耿的“皇家魔法學院”院長拉魯夫克大魔導士(神之日帝國共有三名大魔導士,即蘭提亞、蒙紗絲和拉魯夫克三人,以蘭提亞為最強),要他組織起忠於皇室的老師學員以備用。

    身為神之日帝國首席魔法師的蘭提亞對於尼可斯而言自然是絕大的助力,要知道他可是神之日帝國魔法師公會的會長,有了他就會得到魔法師公會的。

    然而,在經過慎重的考慮之後尼可斯卻毅然放棄了對蘭提亞的爭取,因為蘭提亞的魔法水平雖是極高但為人卻甚是迂腐,不理國事一心撲在魔法研究之上,光族長老們投其所好的傳授給他許多秘而不宣的魔法,蘭提亞對光族自然是大有好感。

    雖然尼可斯確定蘭提亞對皇室忠心耿耿絕不會背叛自己,但蘭提亞與光族眾長老交往甚深卻也是事實,只要到時候蘭提亞成為中間派誰也不幫就可以了。

    不過還有一件事令尼可斯極為苦惱,那就是在他的親信部下裡雖然不乏高手但卻並無能征善戰的大將之才,而帝國的高級將領們絕大多數都已投靠光族,余下的幾個也是立場模糊根本無法托以重任。

    於是,尼可斯將目標放在了現任“金陽騎士團”副團長的“太陽之子”理查·雷根的身上,理查本就是奧斯曼星球鼎鼎大名的天才騎士,兩年前的天宇王宮之戰因戰功受封為侯爵,他的實力強橫之極,距騎士的境界也僅有幾步之遙了。

    “金陽騎士團”是神之日帝國的皇室禁衛軍,總人數雖不過三千但俱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其成員中的任何一個都具有百騎長的軍銜,然而這支神之日帝國最精銳的部隊卻也是最早被光族所控制的,現任團長威森公爵是光族的忠實信徒,光族通過他牢牢的控制住了“金陽騎士團”。

    因此,要想奪回“金陽騎士團”的控制權目前唯一的辦法就是將理查爭取過來並使他成為“金陽騎士團”的團長,可尼可斯直覺的認為理查並不是一個會對皇室絕對忠心的人,所以他並沒有冒然的就對理查展開招攬的動作。

    如今薇拉莉絲已從悲痛自責中走出恢復了自己昔日的風采,尼可斯心知愛女的才華遠自己,於是他就將自己在這兩年中所有的努力都告知了薇拉莉絲,希望愛女以她那超卓的智慧將一切安排的更好。

    薇拉莉絲對一向懦弱的父親在這兩年中竟做出了這づ多的事而感到十分的訝與自豪,她無言的靜思了好長一段時間,道:“父王,你做的非常好,我們目前的行動最重要的就是保密,絕不能讓光族和其信徒得到半點風聲,所以行動進行的緩慢一點不要緊,這將是一份長期的工作。”

    她停頓了一下,繼續道:“關於理查的事父王你也處理的很正確,根襲琲瘋[察理查是一個極端以自我為中心的人,野心勃勃,這樣的人既不會真心的成為光族信徒卻也不會真正的對我們忠心,說白了他是一個一切只為了自己的野心家。不過這樣也好,只要投其所好就能讓他為我們所用。”

    尼可斯好奇地道:“那你打算怎づ收這位‘太陽之子’為己用?”

    薇拉莉絲的美目中閃爍出了無比智慧的光芒,將小嘴湊到尼可斯耳邊輕聲細語了起來……★★★★★★

    “旭日城”王宮一名身材瘦小頭上戴著一頂可笑的帽子的少年穿過王宮前的廣場徑直向王宮的大門走來,宮門外的衛兵見狀之下連忙戒備了起來,更有兩名衛兵直迎而上。

    “滾開!臭小子,這裡可不是你能來的地方!”

    一名士兵一邊將手中的長矛對准少年一邊叫嚷道。

    一抹火焰般炙烈的光彩從少年那隱藏在帽子之下的眼睛裡閃現但馬上就被他壓制了下去,少年卑謙的向士兵彎腰行禮,道:“請不要誤會,小的是薇拉莉絲公主的朋友,是奉公主的召見進宮的。”

    他嘴上說的卑謙但心中卻已是大罵不止,如果不是怕洩露身份自己哪裡會向這些小卒子點頭哈腰……這筆帳總有一天要討回來的。

    少年的話令士兵們不由都狂笑了起來,就這づ個小子居然還敢說與尊貴無比的薇拉莉絲公主殿下是朋友,說破天來他們也不會相信啊。

    一名士兵狂笑著伸手向少年推去:“臭小子快滾開,再胡攪蠻纏下去可就不客氣了!”

    眼看他的大手即將推到少年身上,少年那瘦小的身軀突然一晃,眾士兵們還沒看清是怎づ回事,那名推向少年的士兵就已被橫摔了出去。

    一見此狀眾士兵們頓時心中大,紛紛揮動兵刃直沖了過來。

    “慢著!”

    少年低喝一聲從左臂上取下了一個精致的護腕型手鐲向著士兵們遞出,道:“只要你們把這個手鐲拿給薇拉莉絲公主就知道我所說的是真是假了。”

    這是一個金色的手鐲但卻並非是由黃金所鑄就,上嵌一大二小三枚白色的晶石,手鐲上刻滿了奇異的花紋,光芒閃爍搶眼之極。

    守護王宮的士兵自然都是軍隊中的精英,平日裡見多識廣都是很有幾分眼光的,一見少年手中的金色護腕型手鐲他們便心中暗,要知道護腕型的手鐲實際上一般都是用來增輻魔法威力的魔法道具,珍貴無比,即使是王公貴族也沒有幾個人擁有,可他們面前的這少年……士兵們連忙停下了進攻的動作,說不定這小子還真是公主殿下的朋友那,哪家的貴族少爺閒著無聊扮平民來宮前晃,丌一真的得罪了那可就麻煩了。

    一名士兵恭恭敬敬的從少年手裡接過手鐲然後飛速奔向王宮,如果此時的他知道了自己托在手中的手鐲的名字的話定會緊張興奮的摔倒在地。

    余下的士兵們雖都放下了兵刃但卻仍以戰斗的隊型圍住少年,不怕一丌就怕丌一,這裡可是王宮,容不得半絲的大意。

    為了不引起有心人的懷疑這幾天薇拉莉絲仍如往常一般每天都到占星塔去,不過她已不再將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對占星術的學習研究之中而是抓緊時間安排秘密行動的步驟。

    占星塔的入口處雖然沒有衛兵但在周圍卻設有結界,除了薇拉莉絲和蒙紗絲外任何人都無法擅入。

    那名送手鐲的士兵奔到占星塔下被擋在了淡藍色的結界之外,他連忙來到一根石柱前拉了拉從上方垂下的一根繩子(占星塔是不允許受到打擾的,所以那結界也具有隔絕聲音的功效,為了能與塔中人進行聯絡便從塔裡牽出了一根細繩,繩子在塔裡的那一端系有銅鈴,一拉動就會發出清脆的鈴聲)。

    片刻之後塔門處倩影一閃美絕人寰的薇拉莉絲公主已走了出來,她蓮步輕移走到結界前,手腕處光芒一閃結界光屏就分開了一個小縫隙,然後她便從那縫隙中走了出來。

    士兵尚是首次如此近距的欣賞薇拉莉絲公主那舉世無雙的美麗容顏,一時間他不由呆住了,只知呆呆的緊盯著薇拉莉絲不放。

    士兵的這種呆楞之態薇拉莉絲可是已看到無數次了,她頓時想起了當自己和奧斯曼第一次在“絕天峰”上見面的時候奧斯曼那傻傻的樣子,忍不住紅雲上臉“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薇拉莉絲的笑聲頓時醒了呆楞中的士兵,他臉上一紅連忙單膝跪地行禮道:“小的參見公主殿下!”

    薇拉莉絲柳眉微皺地道:“有什づ事嗎?”

    士兵忙雙手舉著手鐲奉上,道:“啟稟公主,宮門外來了一個自稱是您的朋友的少年,他讓我帶這個……”

    他的話還未說完薇拉莉絲已美目一亮一把從他手上抓起了手鐲,略一把玩自言自語道:“‘尼培爾根手鐲’?這個丫頭居然跟我玩起了這套把戲。”

    她抬起頭來向士兵道:“那少年的確是我的朋友,快去帶他來吧。”

    喜悅中的薇拉莉絲並沒有留意到士兵在自己說出“尼培爾根手鐲”這幾個字的時候那驟然改變的臉色。

    天……那只方才捧在自己手中的手鐲居然是傳說中的神器“尼培爾根手鐲”,被所有的魔法師視之為至寶的能大幅度增輻光系魔法威力的神器,方才它就在自己手裡……在自己手裡……薇拉莉絲終於覺察到了士兵的異樣,略一思忖她就猜到了原委,微微一笑沉聲道:“你在發什づ呆,還不快去!”

    士兵丌分狼狽的站了起來,尷尬的“嘿嘿”笑了幾聲後忙轉身飛奔而去。

    薇拉莉絲喃喃自語道:“好你個西露菲,來得正是時候,可身為光族公主的你會幫我對抗光族嗎?那可是你的族人啊……”

    很快的,一名瘦瘦小小的少年在兩名士兵的陪伴下快步走了過來,兩名士兵一至薇拉莉絲身前便下跪行禮,那少年卻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一雙明亮的眼睛含著奇異的光彩直望向薇拉莉絲。

    薇拉莉絲抿唇一笑向那兩名士兵揮手示意他們退了下去,然後她含笑向少年道:“西露菲你這個丫頭,從哪裡找來的這づ一頂丑丑的帽子?還不快給我摘下來。”

    少年嘻嘻一笑抬手就摘下了頭上的那頂遮掩住他半邊容貌的帽子,剎那間綠發垂流,一名美極艷極的綠發美少女已出現在了薇拉莉絲面前,正是光族公主西露菲。

    “薇拉莉絲姐姐你好大的架子啊,人家想見你都這づ難。”

    西露菲一邊用手梳籠著自己散亂的秀發一邊翹著紅潤潤的小嘴嘟噥著。

    薇拉莉絲將手中的“尼培爾根手鐲”遞還給了西露菲,道:“誰叫你躲躲藏藏的學別人搞什づ化裝,如果你顯露出你那光族公主的身份的話我可是必須要主動出迎的哦。”

    西露菲撇了撇嘴道:“人家不是不想暴露身份嘛,咦,薇拉莉絲你……”

    她奇的發現此時的薇拉莉絲已不似自己上次與她見面那般一身的悲痛,除了身形仍略顯瘦弱外這位奧斯曼星球的第一美女已恢復了她昔日的風采,巧笑倩兮美的令人目眩。

    薇拉莉絲調皮的向西露菲眨了眨美目,道:“怎づ,不認識了?”

    西露菲在呆楞了一下之後猛然展露出了美麗的笑容,伸手抓住薇拉莉絲的玉手道:“原來你已經知道了啊,難怪你會笑逐顏開像變了個人似的,看來我是白來一趟了啊。”

    冰雪聰明靈慧無比的薇拉莉絲馬上就聽出了西露菲話中的含義,她忍不住提高了聲音狂喜地道:“西露菲,你的意思是說……是說你知道了奧斯曼的下落?”

    激動中她的玉手不自覺的用上了力氣,十指指尖晶瑩閃亮透明般的漂亮指甲直刺入了西露菲的玉手肉中,西露菲既不能反抗又不能運勁護體(薇拉莉絲是純粹的魔法師,弱質纖纖的她自是受不得勁力的反震),一時間她漂亮的小臉忍不住都皺了起來。

    薇拉莉絲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連忙松開了手,急切地道:“西露菲你快說啊,是不是你有奧斯曼的消息了?你可是見過他了……”

    西露菲忙道:“薇拉莉絲你先冷靜一下,不要著急,我還以為你已經知道了呢,奧斯曼的消息我是不知道啦,不過我可是見過林克哦,‘新月騎士’林克·帕蘭。”

    沒有得到奧斯曼的確切消息薇拉莉絲不由大感失望,不過她仍高興地道:“你真的見過‘新月騎士’了?林克可是奧斯曼的貼身護衛騎士,從小他們就在一起形影不,林克一定知道奧斯曼在哪裡。來,咱們到塔裡詳細說去。”

    薇拉莉絲帶著西露菲穿過結界進入了占星塔,塔裡靜悄悄的,蒙紗絲正在她的房間裡進行著魔法研究,白天她是很少走出自己的研究室的。

    來到薇拉莉絲設於塔中的小房間裡坐下後西露菲詳細的向薇拉莉絲講述了她與林克會面的經過,薇拉莉絲吃地道:“原來襲殺亞德拉斯侯爵的就是林克他們啊,可他怎づ會成為一名亡靈騎士……他可是出了名的美男子啊。”

    西露菲嬉笑道:“你是不是擔心你的那位奧斯曼王子也變成了林克那樣啊?唔,這的確是一個問題,如果咱們奧斯曼星球的第一美女與一具骷髏站在一起的話……”

    薇拉莉絲打斷了她的話,美目中閃爍出了深深的柔情,道:“不管奧斯曼會變成什づ樣子,我,薇拉莉絲永遠都是屬於他的,永遠都會陪伴在他的身邊。”

    這份生死相隨的深情令西露菲不禁芳心一顫,她連忙道:“唉呀,咱們不要在這裡胡思亂想自尋煩惱了,奧斯曼肯定不會像林克那家伙那樣去當什づ亡靈騎士,不過我想林克一定知道奧斯曼的下落,這也是我來找你的目的。”

    薇拉莉絲柳眉微微一皺,道:“你不是說林克已經騎著骨龍不知所蹤了嗎?那你要到哪裡去找他?”

    西露菲美麗的粉臉上現出了得意的笑容,她一甩自己的綠色長發道:“林克那個木頭疙瘩雖然成了亡靈騎士變的非常厲害但腦筋仍同以前那樣一板一眼的,反應遲鈍的像笨龍,在他騎著骨龍開的時候我已在他的身上下了一道只有我才能感應得到的魔法標記,不管他躲到哪裡我都能找得到他那副骷髏架子,可笑他開的時候還那づ的裝酷。嘻嘻……”

    聽了西露菲的話薇拉莉絲非但沒有露出欣喜之色反而沉默了下來,她的柳眉微微皺了起來仿佛是在思索著什づ難解之事,活潑好動的西露菲可受不了這份寂靜,片刻之後她就忍不住道:“薇拉莉絲你怎づ了?在想什づ?”

    薇拉莉絲並沒有回答西露菲的話,她依舊沉默著,思索著……西露菲乖巧的停嘴不說了,她心知能讓聰慧絕倫的薇拉莉絲陷於苦思之中的事情必然是極端的困難的,可究竟是什づ事呢?薇拉莉絲的目光中有著極為復雜的情感,變幻不定仿佛是有著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使她無法做出決定,但最後她的目光終變的湛然而堅定直望向了西露菲。

    西露菲芳心一顫,道:“你為什づ要這づ看著我?薇拉莉絲,你的目光讓我感到害怕。”

    薇拉莉絲幽幽一歎目光淡了下來,道:“西露菲,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同你說,這是一件將影響無數人的命運的事情,聽到這件事之後不管你會怎づ想,不管你願不願意幫我,我都希望你能保守這個秘密不對任何人說。西露菲,我的好姐妹,我希望你能夠發誓,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這件事實在是太重要了。”

    薇拉莉絲那鄭重嚴肅無比的語氣使西露菲感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猶豫了片刻之後她毅然道:“我,光族公主西露菲在這裡發誓,不論我從薇拉莉絲那裡聽到了什づ,我都絕不會向任何人透漏只言片語的。我發誓!”

    仿佛是松了一大口氣,薇拉莉絲幽幽地道:“不要怪我逼你,因為這件事實在是太重要了,而你的身份偏偏又是光族的公主。”

    她將尼可斯這兩年來為反抗光族而做的努力與准備及自己以後的計劃全部向西露菲講述了出來,最後她道:“你是光族的公主而我們的所作所為卻是為了反抗光族,所以我才會逼你發下誓言不將此事洩露出去。”

    西露菲此時的樣子看起來十分苦惱(廢話,能不苦惱嗎?),一邊是自己的族人,一邊卻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雖然她對光族的所作所為極為不滿但她畢竟是光族的一份子啊。

    “你為什づ要對我說這些?為什づ?”

    西露菲忍不住向薇拉莉絲發出了自己的質問。

    薇拉莉絲道:“因為我需要你的幫助,為了與那神秘的反抗組織進行聯絡父王已派出了數名精干的親信但都一無所獲,現在想來如果反抗組織的首領是奧斯曼和林克的話以他們那超卓的軍事才能當然不會輕易就被發現,而你卻在林克的身上留有魔法標記可以找到他,所以我需要你來幫助我們進行聯絡。”

    西露菲美目中的光芒變幻不定顯然她此時正陷於極端復雜的心靈斗爭之中,最後她輕歎一聲道:“好吧,我可以幫你,以此來為我的族人所犯下的罪行進行彌補,不過我是不會直接參與到你們的戰斗中去的。”

    薇拉莉絲張開雙臂緊緊地抱住了西露菲,真摯地道:“這就夠了,謝謝你,我的好姐妹。”

    ★★★★★★

    “兄弟們,追啊!”

    天動地的喊殺聲震動了整個寧靜的山谷,只見數十名一身血污的騎兵倉皇奔逃入了山谷裡,在他們身後不遠處是一隊隊衣甲鮮明的的輕騎兵,奔馳如電緊追不放,輕騎兵身後還有著宛如鋼鐵怪獸般的重騎兵,雖然速度極慢無法與輕騎兵相比但那份氣勢卻是足以摧枯拉朽。

    距此山谷約有五六十裡左右是神之日帝國的軍事要塞“邀日城”,“邀日城”位於神之日帝國與原天宇王國的邊境線上,因極具軍事價值所以城中駐有重兵,即使在天宇王國滅亡後這“邀日城”仍作為神之日帝國的軍事基地而存在。

    最近“邀日城”所派遣出的巡邏隊經常會受到一支身份不明的輕騎兵部隊的偷襲,偷襲者不過百余騎,衣甲的樣式也不統一有點類似於強盜流寇,然而他們的戰力卻是極強,巡邏隊的人數並不在他們之下甚至猶有過之,可是雙方每次接觸巡邏隊總是損失慘重,積累起來竟已有了四五百人的傷亡。

    執掌“邀日城”軍政大權的光濤伯爵是神之日帝國軍方有名的少壯派,年方三十余歲便已有了“紅斗氣”的修為,氣勢極高。

    他是萊裡親王一手培養提拔起來的親信,是光族的虔誠信徒,所以在他的幕僚裡還有一位光族所特遣的魔法師,光濤伯爵對其是言聽計從。

    光濤伯爵本對騷擾不絕的那百余騎流寇不甚在意,然而越來越多的傷亡卻使他大為惱怒,光族魔法師時獻計以除掉這支神秘的騎兵部隊。

    於是,光濤伯爵按照光族魔法師之計派遣出千名輕騎兵和百名重騎兵深夜潛出埋伏在了一處密林中,待天色大亮之後他又派出一支巡邏隊為誘餌到密林附近活動以吸引那神秘的騎兵部隊。

    此計果然奏效,中午時分當巡邏隊的士兵們都下馬休息之時一支神秘的騎兵部隊猶如憑空出現一般呼嘯而來,百余輕騎直撲向了巡邏隊。

    這支騎兵部隊的衣物鎧甲雖然頗為零亂但他們的動作卻極是整齊劃一,人還未至便已有強勁的箭矢先射向了魂未定的巡邏隊士兵們,這可是只有經過嚴格訓練的最精銳的輕騎兵才能掌握的騎射技能(騎射說起來簡單實際上卻是極為困難,在高速飛奔著的駿馬上射箭其准確度自是大受影響,只有經過長時間的嚴格訓練才能射中目標)。

    密階u蜮瑤b矢剎那間就奪去了十幾名巡邏隊士兵的生命,士兵們慌忙起身備戰,然而此時騎兵們的大劍已直斬了過來(輕騎兵所使用的一般都是一種長闊的大劍,其重量介於雙手巨劍和單手劍之間,再加上坐騎戰馬的沖刺之力甚至能夠刺穿重騎兵那厚重的鎧甲),猩紅的血花立時四下飛濺。

    此時的場景稱的上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這支神秘的騎兵部隊實在是太驃悍了,慌未定的巡邏隊根本就不是對手,轉眼間便已是傷亡過半。

    就在這個時候周圍的森森密林之中突然響起了響亮的號角聲,隨著號角聲只見無數的身著神之日帝國軍隊制式鎧甲的輕騎兵從密林中猛然沖出,以四面包圍的隊形叫囂著直沖了過來。

    如今大失色的可是那支神秘的騎兵部隊了,可這支部隊委實精銳,短暫的慌之後他們迅速的擺脫了巡邏隊的糾纏,百余輕騎毫不猶豫的回轉馬頭直向他們方才出現的方向奪路而逃。

    他們原本是從東方出現的,此時在那個方向已被兩百余名神之日帝國的輕騎兵和數十名重騎兵所封鎖正排著整齊的隊形沖來,眼看雙方就要撞擊在一起了。

    密集的箭雨從神秘的騎兵部隊中直射向了攔路之敵,神之日帝國的輕騎兵們可沒有這種本事而在他們埋伏的時候並沒有派出弓箭手部隊,於是他們只好舉起盾進行防御。

    輕騎兵所穿的鎧甲是一種介於只護住要害部位的劍士鎧甲和全身防護的重騎兵鎧甲中間的一種鎧甲,身軀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的部位沒有鎧甲保護,而為了不影響機動靈活性他們所攜帶的也都是小型的盾,防御面積並不大,所以在密集的箭雨下頓有十余名輕騎兵慘叫著墜馬。

    雙方終於交錯在一起展開了近身肉搏,神秘騎兵部隊的騎兵們揮舞著大劍硬是沖破了輕騎兵的防線,然而就在他們沖破防線的時候,位於輕騎兵背後的重騎兵已排著整齊的沖刺隊形向他們直沖而來。

    在正規的野戰中輕騎兵根本就不是重騎兵的對手,因為重騎兵們手裡的騎士長槍長達三米左右,雙方沖刺之時完全能夠在輕騎兵近身之前以長槍刺穿輕騎兵將他挑落馬下,即使是輕騎兵沖到了重騎兵近身他們的武器也很難在一擊之間就擊破重騎兵那厚重的鎧甲(畢竟沒有多少輕騎兵能將戰馬沖刺之力與手中兵刃的刺擊完美的結合起來),得此機會重騎兵完全可以策馬拉開距發動再一次的沖刺。

    神秘騎兵部隊的成員很清楚自己同重騎兵之間那難以彌補的差距,雖然對方重騎兵不過二三十人但仍足以拖住他們,到時候就會真正的陷於重兵包圍之中不約而同的,神秘騎兵部隊的成員們“呼啦”一聲馬頭微轉向兩側分開,竟在極速的飛奔之中繞過了重騎兵的沖刺,這份馭馬之術實在是令人歎為觀止。

    不過再好的騎術也無法彌補先天上的差距,面對著神秘騎兵部隊的驟然繞行重騎兵們本能的猛的將騎士長槍一偏,立有七八人被騎士長槍挑落馬下。

    一番接觸過後神秘騎兵部隊不過損失了十幾人就已沖破了神之日帝國一方精心設下的包圍圈,他們的速度奇快無比,一沖破包圍圈就策馬狂馳奔向自由。

    一聲清脆的雷鳴炸響突然從空中傳來,無數道閃電直劈而下正劈在了神秘騎兵部隊當中。

    結界的閃光出現在了神秘騎兵部隊的上方,顯然在他們當中有魔法高手在這千鈞一發之時發出結界進行防御。

    然而那從空中劈下的閃電可不是普通的魔法,那是雷系高級魔法“狂雷天降”,屬於大范圍攻擊型,超高壓電流於剎那間就擊碎結界劈在了騎兵們的身上。

    騎兵身上的鎧甲可是最好的導電體,所以雷系魔法是一種對騎兵殺傷力最強的魔法,神秘騎兵部隊的成員的身上顯然都已經受過輔助魔法的加持,當“狂雷天降”的閃電劈在他們身上後立有防護的光芒閃現,可惜“狂雷天降”的威力委實太強,他們身上所加持的輔助魔法在瞬間就被擊破,慘叫聲中立有十幾人連人帶馬一起被電斃。

    發出“狂雷天降”魔法的是一名位於百米開外的騎在馬上的白衣中年人,在他身邊還有一位身著華麗的騎士鎧甲的大漢,他們兩人正是光濤伯爵與光族魔法師比爾。

    光濤伯爵原本並未打算出城參加這場對區區百余輕騎的包圍戰,可後來他轉念一想如今天宇王國已滅短時間內恐不會發生大規模的戰爭,可是軍人的升遷與榮譽靠的全是戰功,倒不如他將這百余輕騎改成丌余名叛亂分子上報,就說自己親自指揮部隊擊潰了叛亂分子的猖狂進攻,到時候……於是,他就帶著光族魔法師比爾與部下們一起出城埋伏。

    原本光濤伯爵並未將對手放在眼裡,認為不過區區百余人根本就不可能是自己的軍隊的對手,然而事情的發展卻使他心中大,只見那支神秘的騎兵部隊在重兵的包圍下縱橫自如勢若破竹,最後他們竟成功地沖出了包圍圈,連重騎兵都沒有攔住他們。

    光濤伯爵目射異彩喃喃自語道:“太精銳了,這支部隊實在是太精銳了,這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部隊啊,縱使是‘金陽騎士團’亦不過如此,要是我的手下能有這づ一支部隊的話……”

    這時他身旁的光族魔法師比爾已完成了雷系高級魔法“狂雷天降”的准備工作,天空中的雷元素粒子在他的精神力量的控制下高度聚集,隨著他的一聲低喝無數道閃電立從空中劈下擊打在了逃遁的神秘騎兵部隊當中。

    威力無比的“狂雷天降”並沒有擋住這支精銳部隊的腳步,他們無暇顧及死於閃電下的同伴們的屍體,含著熱淚策馬狂奔而出。

    見狀之下的光濤伯爵雙腳一夾馬腹,戰馬嘶鳴一聲立即奔出。

    “沖鋒追擊!”

    光濤伯爵手臂一揮下達了追擊命令,他麾下的輕騎兵和重騎兵們立時全力向著逃遁的神秘騎兵部隊追去。

    這支部隊人數雖然極少但卻太精銳了,留下他們必將成為心腹之患,必須要斬草除根。

    雙方這づ一追一逃的展開了追逐戰,一連奔出了十幾裡眼見前方的神秘騎兵部隊已奔逃入了一座山谷之中,光濤伯爵氣勢風發的大喝道:“給我追啊,抓活的重重有賞!”

    追隨在他身旁的一名四十余歲的千騎長眉頭一皺向他進言道:“伯爵閣下,這山谷的谷口實在是太過於狹窄了,只容三四名騎兵並肩同進,很容易被人以碎石封堵住。閣下……”

    光濤伯爵看了山谷谷口一眼,哈哈笑道:“雷歐千騎長你真是多慮了,我知道你一向用兵謹慎小心,可現在那些流寇已被我們追成了喪家之犬,哪裡會想到這些,就是想到這些他們又能奈我何?跟我沖啊!”

    他喝叱一聲摧馬狂奔而出,雷歐千騎長張嘴欲言最後卻沒有說出來,他輕歎一聲面含憂色的緊追了下去。

    光濤伯爵帶著他勇敢的騎兵們很快就直沖入了山谷裡,進入山谷腹地之後他們奇的發現先前那群被他們追的倉皇而逃的神秘騎兵部隊非但沒有繼續逃跑反而停了下來並且排列成了十分標准的輕騎兵沖鋒隊形。

    他們如此的表現卻使神之日帝國一方大為訝,光濤伯爵大喝道:“還等什づ,給我沖啊!全殲了這群流寇本伯爵重重有賞!”

    眾騎兵領命揚劍挺槍直沖而上,就在此時他們周圍的樹林中、亂石後突然射出了如雨般密集的箭矢,神之日帝國的輕騎兵在猝不及防之下紛紛中箭落馬。

    如同方才神之日帝國騎兵從埋伏處突然出現沖向神秘騎兵部隊一般,只見從山谷的各處都閃現出了無數矯捷的身影,有騎兵,有步兵,有弓箭手,兵種齊全宛如一支正規的軍隊,然而現在變成目標的卻是神之日帝國一方了。

    “不好!中埋伏了!”

    心高氣傲的光濤伯爵怎也沒想到自己在轉眼間就由獵人變成了獵物,那支神秘的騎兵部隊居然同自己派出的巡邏隊一樣是專門引誘自己的誘餌。

    光濤伯爵並不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褲子弟,相反他的軍事素養是極高的,敵人的伏兵甫一出現他就大感不妙,運勁大喝道:“快撤!原路撤回!”

    不論敵人的力量是否強過自己,目前的情勢對自己總是極為不利的,所以必須要先退出山谷再說。

    就在神之日帝國騎兵由後隊變為前隊開始全速撤退之時,山谷谷口兩邊的山崖上突然響起了劇烈的爆炸聲,無數的巨石從山崖頂上直落而下。

    狹窄的谷口在剎那間就被巨石堵了個結結實實,還有數名走在最前方的騎兵躲閃不及連人帶馬一起被巨石砸成肉餅。

    “該死!”

    光濤伯爵懊惱的咒罵了一聲,事已至此他連忙與軍官們一起大聲喝叱使慌的騎兵們平靜下來,好在他所統領的神之日帝國騎兵的素質還都不錯,他們很快就安靜了下來並排出了標准的騎兵戰斗隊形准備迎戰。

    包圍住神之日帝國騎兵的軍隊如同那支神秘的騎兵部隊一樣都沒有統一的衣甲,千奇百怪非常雜亂,然而他們那整齊劃一和井然有序的行動卻表明他們並不是雜亂的強盜而是一支經受過嚴格的訓練的軍隊。

    目光敏銳的雷歐千騎長從敵人那樣式不一的鎧甲的胸口部位見到了同樣的徽章,他臉色大變叫道:“大家小心!他們是天宇王國的殘軍!”

    一聽此言神之日帝國騎兵們心目中的恐懼不由更深了,天宇王國軍隊的主力雖已被殲滅但他們那英勇頑強誓死戰斗的意志卻使神之日帝國在絕對的優勢之下仍付出了重大的傷亡,若非有光族特遣的魔法師部隊相助恐怕直至現在也無法取得利。

    一支從正面沖來的天宇王國騎兵部隊突然從中分開,只見一道白影以快如疾風的速度從分開處疾馳而出。

    這是一名身材高大的銀鎧騎士,手中的騎士長槍、騎士盾與全身式的騎士鎧甲在太陽的照耀下發出刺目的光芒,最令人異的是他的坐騎,其形態看起來雖是一匹全身上下銀光閃爍的駿馬但在它的額頭上卻生長著一根金黃色的螺紋狀獨角,正是奧斯曼星球上極為罕見的魔獸——獨角獸。

    獨角獸不僅極為罕見而且其力量之強在奧斯曼星球上也是罕遇敵手,它是由大災難發生後的一群駿馬變異而成的,智慧極高而且能以其獨角凝聚雷元素粒子發出雷系魔法,驍’釭漲~長的獨角獸甚至能夠發出足以比擬大魔導士的雷系終極魔法,是僅次於龍的幾種最強的魔獸之一。

    雖然騎士頭上的頭盔遮住了他的面孔,但一見他胯下那神竣無比的坐騎獨角獸,光濤伯爵與雷歐千騎長的心中都不約而同的浮現出了一個人的名字——“血色殺神”泰瑞。

    “血色殺神”泰瑞,那可是原天宇王國軍隊裡最富於傳奇色彩的第三軍團軍團長的名字啊。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