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賊笑魔 第八章
    統統說清楚

    他可以原諒她的誤解

    但是

    他己經說到口乾舌燥

    為什麼她還是不相信

    他的隻字片語

    盛凌雲凝神看著臂別裡沉睡的人兒,性感的嘴角掛著一抹溫柔的笑意。

    這小妮子真是不可思議,竟令他如癡如狂得不能自己,要不是她才初經人事,不宜太過操勞,他這會兒……瞥了一眼不安分的下身,他苦笑了一下,輕輕挪開讓她枕著的手臂,翻身下床。

    沖洗過後,他穿上衣物,離開房間。他怕自己再待下去,她今晚就真的別想捏峇F。

    看來,他跟大哥一樣,為了一個女人淪陷了。

    他一向思慮清晰,行事果斷,不曾被任何人或任何事動搖過分毫;唯有她!總是挺亂他的思緒,害他喜怒無常、坐立難安。

    自從認識她後,他的冷靜自持全都跑得不見蹤影,而到了此刻,他不得不承認,那是因為他滿腦子都是她的影子,再也裝不下其它的事。

    就拿她那晚三更半夜穿著睡衣在符宅門外奔跑的事來說吧!聰明如他,早該想到這事不尋常,可他卻完全沒有懷疑,要不是今天李綺麗的出現,他很可能就這樣子忽略了。

    他想起那晚追著莉兒跑的男人神色可疑,再加上李綺麗今天的表現……

    如果符驊一死,符家龐大的家產必定落在莉兒的身上。李綺麗當初會處心積慮地嫁給符驊,為的不外就是錢,想當然耳,她一定不會甘心的。

    如今要得到符家的家財,唯一的辦法就是除掉莉兒!揚起一抹冷笑,他抓起電話,臉上的神情是從未有人見識過的陰狠冷酷。

    「令楊,幫我查一下李綺麗這個人,和幫她做事的人,我要一份詳細的資料!」

    竟然敢動莉兒?哼!他要這夥人吃不完兜著走,讓他們後悔來過這個世上。

    水水木

    盛凌雲再回房,卻見莉兒仍窩在被窩裡,忍不住蹙起俊眉。

    他早上和中午回房的時候,見她仍在睡,知道她昨晚累壞了,所以,不忍心叫醒她,可睡了這麼久……

    該不會是生病了吧?他快步走向床,卻見到被單下的身軀在抖動,忙揭開被單,翻過她的身子。

    「怎麼了?莉兒,哪裡不舒服?」見她流著淚,哭得雙眼紅腫,他心痛極了。 

    「快說啊!哪裡不舒服?」

    莉兒恨恨地推他,卻怎麼樣都推不動他。

    「是不是身子還在痛?」盛凌雲柔聲問道。

    「放開我!你別碰我!」莉兒哭喊著,並死命捶打他。「我恨你!我恨你!你竟然趁我睡著的時候……你這個卑鄙、下流、無恥的小人!」

    「好了,我們聊聊。」昨天晚上,他本來上來是想找她把話說開的,誰知卻被她的夢話給惹得失去了控制,就這麼要了她。

    「我和你無話可說,你給我滾出去,我永遠都不要再見到你!」莉兒氣憤地對他吼道:「你這個不要臉的色魔,我詛咒你不得好死!」

    「得了!妳昨晚明明也樂在其中,不是嗎?」見她把他當成強暴犯一般,盛凌雲臉色不由得一沉。

    「你!」莉兒死瞪著他,隨即恨恨地別開頭。

    是的,她無法否認他的話,而這令她更痛恨自己,她竟然臣服在仇人的懷裡,還無恥地沉浸在他帶來的歡愉裡,而完全忘了自已是誰,她恨不得把自己千刀萬剮!

    昨晚和今天一整天,他都為了她的事在忙,已經四十多小時沒合過眼了,好不容易現在回來,她還一個勁的和他使性子,盛凌雲忍不住頭痛地按按大陽穴。

    「妳大概餓壞了,這樣吧!妳先喝了這湯,我們再聊。」他深吸一口氣,下床拿了那盅補湯來到她面前。

    莉兒撥開他的手,對他怒吼,「有種你就一刀殺了我,何必用下毒這種爛招?下三濫的混帳東西!」

    雖然第一次喝下這黑漆漆的湯之後,她竟然沒有「毒發身亡」,不過,她很快就「想通了」。

    這些人當然不敢用劇毒一下子就毒死她,畢竟,一具七孔流血的屍首,只要有眼睛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死於非命,最好的方法,就是注她死得不著痕跡,用一種連法醫都找不到破綻的慢性毒藥慢慢毒死她。

    她不知道他們用了什麼毒,但她百分之兩百肯定,這藥湯裡必定有毒。要不然這傢伙不會每天都照三公來逼她把這藥湯喝得一滴不剩才肯罷休。

    「下毒?」盛凌雲錯愕地睜大眼,看看她,再看看手中的湯,霎時明白了她小腦袋裡究竟在想些什麼,不由得嘛笑皆非。

    「妳一直以為我和李綺麗是一夥的,對不對?」他靜靜地問。

    「難道你想否認?哼!」莉兒鄙夷地冷笑。

    「我跟她從來就不是一夥的,叉何需否認呢?」盛凌雲平靜以對。

    「你若不是跟她一夥的,那你把我關在這裡做什麼?還天天逼我喝這種毒湯,你還敢說你不是跟她一夥的,你想騙誰啊?」她又不是傻子,他的話,她一個字都不相信。

    「為什麼關妳.妳日後自然會知道。」他倒是很慶幸把她開在這裡.想到他若是讓她離開,那她現在很可能已經被害死了,他就不寒而慄。「至於這藥湯是給妳補身子用的,難道妳沒感覺自己這幾天臉色好了許多?」

    「說得倒好聽,哼!你別再作戲了,我才不會再相信你呢!」莉兒瞇起眼盯著他,心中猜測著他又在耍什麼陰謀。

    盛凌雲坦然回視她,胸中一陣陣的刺痛。不敢置信她竟有傷害他的能力。

    「說吧!你究竟又想耍什麼鬼計?」實在猜不透他的動機,她索性放棄揣測,直接問他。

    「妳認為以我盛凌雲的身份,有必要為了錢財去謀殺別人嗎?」盛凌雲忍住胸口的悶痛反問,可他卻忘了,一直被父親牢牢保護著的莉兒,根本就不曾踏足過商場,自然也就沒聽過他的名號。

    「哼!你這種人有什麼事做不出來?」一個連身體和靈魂都可以出實的男人,還有什麼事做不出的?

    她臉上的輕蔑讓盛凌雲咬緊了牙,長這麼大,他還不曾被任何女人如此蔑視過,可這該死的小女巫卻……

    「好,妳等著!」他忍下想要揍她一頓小屁股的衝動,往然轉身走出去。

    莉兒錯愕了一下,弄不清楚他想做什麼,不過轉念一想,反正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她死,如今她也只能任他們宰割了。

    她曾經趁他不在的時候,仔細地看過週遭的環境,想找出逃生之路,卻沮喪地發覺,這幢佈置豪華、面積廣大的公寓起碼位於四十樓以上,全部的電話線皆被他扯斷了,而兩台電梯的門,她是怎麼弄也弄不開,到最後,她終於明白自己是插翅也難飛了。

    她轉身走進浴室裡,打算洗淨一身的骯髒,可是無論她怎樣拚命的刷洗,她的鼻子彷彿仍聞得到一陣屬於男人的氣味,怎麼洗也洗不掉。

    「該死的臭男人!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她逶喃喃咒罵著,迸更用力地刷洗著自己的身子。

    當盛凌雲打開浴室的門時,就見她把自己刷得渾身通紅,不悅地皺起眉。「好了,別再洗了!」

    就算她現在洗掉了他的味道,他很快就會再烙上去,她這輩子想都別想要擺脫掉他!

    「啊!」聽到他的聲音,莉兒驚恐地尖叫一聲,慌忙地蹲下身子,羞憤交加地怒喊道:「你給我滾出去!你這下流無恥的惡棍!」

    盛凌雲抿緊嘴巴,順手抄起一條大毛巾,走過去把她整個人抱起來,不顧她的尖聲怒罵,把她抱回床上。

    為了怕春光乍洩,莉兒不敢做大幅度的掙扎,可是,為了怕他又想要玷污恩o,她只好惡狠狠地威脅道:「你要是再敢碰我一下,我就撞牆而死!」哼!到時看他們怎麼逃過法皆那一關?

    「妳放心,我現在提不起那個興致。」盛凌雲沒好氣地說,又指指旁邃的一件洋裙,「妳先穿上衣服,我要帶妳下去。」

    他要帶這個不識好歹的小女子去參觀一下盛氏,讓她看看以盛氏的雄厚財力,他這個董事長之一是否需要做出「謀財害命」的蠢事。

    莉兒本來不想搭理他,但一個念頭閃進腦海,她決定跟他出去,這樣她就可以知道他是如何離開這幢公寓的,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待會兒在路上就能乘機逃脫。

    這麼一想,她立即精神一振。「你……你先出去。」

    「又不是沒看過!」盛凌雲悶哼一聲,不過,倒挺合作地走出房門。

    水     水     水

    莉兒跟在盛凌雲的身後,偷偷地觀察他是如何讓電梯開門的,卻沮喪地發覺他竟然是用他的指紋令電梯開門的。

    那麼她只好眼觀四方,待會兒逮著機會就逃!她暗忖著,並在心中為自己加油打氣。

    兩人沉默地進了電梯,盛凌雲見她冷冷地看著他手中端著的那盅藥湯,於是開口道:「我先帶妳去吃飯,順便讓妳看看這盅湯裡是否有毒!」

    剛才的飯菜已經涼了,他才會決定帶她去六十二樓,和其它的幾個兄弟一起吃飯。

    莉兒冷哼一聲,別開頭去不理他。

    進了飯廳後,莉兒疑惑地看到餐桌旁竟然坐著好幾個人。

    「凌雲,快來吃飯……呃!這位小姐是……」

    「大嫂,她叫符莉兒,她現在住在我那裡。」對於必須稱呼這個小他好幾歲的溫雪婷為大嫂,盛凌雲雖然滿心不甘願,但既然有大哥在一旁盯著,為免發生兄弟鬩牆的事件,他也只好乖乖的叫了。

    見眾人的目光全投向自己的身上,莉兒不自在地垂下眼瞼。

    溫雪婷訝異地揚起眉,瞥了一眼盛凌雲看向莉兒的眼光,她立即明白發生了什麼事,這盛家老二雖然一向風流成性,但從未留女人在家裡過夜,更何況是住呢?這樣看來,他應該是喜歡上這個嬌滴滴的小妮子了。

    「莉兒,歡迎!我是凌雲的大嫂溫雪婷。」溫雪婷上前拉住莉兒的手,誠摯地說:「來,我替妳介紹,這個是凌雲的大哥,也是我的丈夫凌風;這個是凌雲的三弟凌宵,這個是四弟凌非。」

    這姓盛的居然帶地來跟他的家人吃飯?難不成他們一家人全都參與這樁謀殺案?莉兒低著頭暗自猜想。

    見她默不作聲,溫雪婷以為她害羞,拉著她坐在自己的身邊。

    「莉兒,來,別拘謹,吃飯吧!」

    「大嫂,跟妳換盅湯。」盛凌雲面無表情的說道。

    溫雲婷雖然有點訝異,不過並沒有拒絕。「哦!好啊!」

    盛凌雲將溫雪婷面前的湯換到莉兒的面前,又拉開莉兒旁邊的椅子坐下。「現在,妳該相信這湯沒問題了吧?」

    莉兒冷冷一笑。「你剛剛趁我洗澡的時候已經換過了,這種伎倆你也敢拿來騙人!當我是三歲的小孩不成?」

    這小妮子簡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盛凌雲生平第一回被氣得啞口無言。

    他並不怪她把他想成是和李綺麗一夥的,因為,他明白經歷了那麼多事後,她難免會變得草木皆兵。他生氣的是,即使他說破了嘴,解釋了大半天,她還是一點都不願意相信他。

    聽到他們的對話,其餘的人皆好奇地看向他們,而這一看,也誑他們看出了他倆的神色有異。

    「呃……凌雲,你們怎麼了?」溫雪婷開心地問。

    看大家的目光都定在他倆的身上,盛凌雲才憋著氣解釋道:「她以為我在湯裡下毒,要毒死她。」

    「嗄?」眾人不禁瞠目結舌。

    盛凌雲繃著臉說:「她是符驊的獨生女兒,她以為我幫著她繼母一起謀殺她,貪固她家的財產!」

    眾人怔住了,一會兒全放聲大笑。

    「莉兒,妳誤會了,妳聽過盛氏吧?他們幾兄弟都是老闆,凌雲他絕對不需要去做……『那種事﹄。」溫雪婷邊吃吃笑著解釋,邊起身去拿了幾本雜誌遞給莉兒。「妳看!這些雜誌都是用凌雲做封面的。」

    莉兒疑惑地看看那幾本商業週刊,果然見到裡頭全都介紹他是跨國集團盛氏企業的董事長之一盛凌雲。

    雖然不知道盛氏的老闆是誰,但她當然聽過全國企業榜首盛氏企業的名號。但這怎麼可能?

    「可是,他不是牛郎嗎?」她想也沒想便衝口而出。

    氣氛靜了兩秒,隨即客起天搖地動的爆笑聲,盛家三兄弟一反平日酷酷的形象,紛紛笑得東歪西倒:而溫雪婷更是笑癱在丈夫的懷裡,唯有盛凌雲臭著一張足以媲美糞坑裡石頭的臉,僵坐在原位。

    見他們反應如此誇張,莉兒才意識到自己問了個蠢問題,不由得漲紅了臉,又驀地憶起自己曾經站在盛凌雲臥室的窗口往下望過街道的情景,不由得低吟了一聲。天啊!她真的擺了個天大的烏龍。

    這一帶唯有盛氏大樓才有這個高度,而她當時一心只想著要如何逃走,竟連這一點都沒想到。

    「對……對不起!」她鼓起勇氣,小小聲地道歉,卻無法確定在震天的笑聲中,她的道歉是否有傳達到他的耳裡?

    她忐忑不安地偷覷了一眼身旁的盛凌雲,見他一副想要殺人的凶狠模樣,嚇得她立即垂下頭,再也不敢吭聲。     

    該死的女人!他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窩囊過。最氣的是,在她的心目中,他竟然如此不堪!一會兒是意圖謀財害命的歹人,一會兒是出賣靈肉的牛郎,一會兒又是趁人之危的色魔……哇哩咧!

    他盛凌雲雖然不是什麼善類,但這些勾當,他還不屑做呢!

    「老二,你什麼時候去當牛郎的,怎麼不通知兄弟們一聲?也好誑我們沾沾光咩!」盛凌非迸笑迸調侃道。

    盛凌雲利眼立刻射向他,青筋暴凸的拳頭擱在桌面上,一副「誰再敢說一個字,他就發飆」的模樣。

    大家的笑意這才收斂了一點。

    老大盛凌風勉強憋住笑,威嚴地道:「大家吃飯吧!」知弟莫若兄,他知道幾個兄弟裡雖然以盛凌雲的脾氣算最好,但平日老是端著一張笑臉的人,一旦發起飆來,很可能是最恐怖的。

    莉兒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隨著大家端起飯碗,像個犯錯的小媳婦般,埋頭猛扒白飯。

    盛凌雲雖然憋著一肚子的氣,但見她這副模樣,還是不忍心,頻頻把菜夾進她的碗裡,絲毫不顧其它人側目的眼光。

    莉兒自然不敢抗議,盡力地把那些菜統統吃光光,當然。連那盅她曾經以為摻了「毒」的補湯,也乖乖地喝得一滴都不剩。

    「走吧!」等她放下筷子,盛凌雲簡潔地命令道。

    莉兒飛快地偷瞥了他一眼,見他的臉色依舊粉難看,她害怕的望向溫雪婷,可溫雪婷卻只是回她一個要她安心的笑容,她只好認命地跟著盛凌雲走。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