賊賊笑魔 第三章
    趁黑偷香

    只是不小心被他逮個正著

    又好死不死的主人翁追門

    她只好委屈和他藏在衣櫃裡

    誰知他竟……

    莉兒匆匆往樓梯的方向走去,冷不防被人拉住。

    「是你?」看清來人,莉兒憤怒地掙扎著,他卻益發箍住她的纖腰。「你……你做什麼?」

    「舞池不是用來跳舞的嗎?」盛凌雲對著她怒紅的小臉微笑道,優雅地邁開腳步,帶起舞來。

    莉兒不合作地扭動嬌軀,想要脫離他的掌控,但卻是徒勞無功。

    「放開我!我才不要跟你跳!」她尖聲叫道。

    「我要妳陪我跳,妳就得陪我跳!」盛凌雲傲慢地說:「別在大庭廣眾下撒潑,除非妳不承認自己是個淑女。」

    這會兒,莉兒想尖聲怒吼自己才不是什麼見鬼的淑女。可照他的說法,若不是淑女,便是:……

    她才不會承認自己是「那種女人」哩!

    可惡!這該死的家伙竟堵得她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

    「跟隨我的腳步!」盛凌雲命令道,卻沒能得到她的合作。黑眸一閃,他使力將她拉向自己,兩具身體立即貼得密實,沒有一絲空隙。

    莉兒驚怒地掙扎著。「放開我!」

    「妳繼續在我身上磨來蹭去,我就當妳是在挑逗我。」盛凌雲冷笑。「我挺樂意嘗試一個淑女當眾挑逗我的滋味。」

    「你!」莉兒氣得發抖,卻也不敢再隨便扭動身子。

    她今天怎麼會撞上他這個瘟神?

    深吸一口氣,她勉強壓下怒氣。「你松開我一點,可以嗎?」他們這樣身貼著身地站在舞池裡,實在太令人矚目了。

    「松開後,妳會不曾乖乖陪我跳完這支舞?」

    莉兒咬一咬牙,心不甘、情不願的承認,「會!」

    盛凌雲滿意地低聲笑了。可突然間,一股熟悉的沁香若有似無地飄進他的鼻翼,令他不禁一愣。

    莉兒見他仍不松手,怒火再度上揚,使盡力氣抽身往後退,沒想到這回卻順利的脫離他的箝制,她錯愕地看了他一眼。

    盛凌雲這才回過神來,正想把她拉回來,伸出的大手卻被不知何時來到身邊的李綺麗捉個正著。

    「VITA,人家上趟洗手間出來就到處找不到你。」李綺麗嬌嗔著偎進他懷裡。

    原來是他的恩客來了,他才不敢再捉住她。

    望著他們摟在一起,不知怎地,莉兒的心頭竟沒來由地感到一陣刺痛,她難堪地轉身離開。

    這家伙實在太爛了!身為一個牛郎也就罷了,更可惡的是,他還沒有半絲職業道德,居然趁恩客走開的空檔勾引別的女人,他真不是個好東西!

    從這一秒起,她決定不再理他了……

    水水水

    自眼角余光捕捉到那抹紫色的身影消失在樓梯頭,盛凌雲笑了笑,推開黏在自己身上的李綺麗,轉身就走。

    「VITA,你要去哪裡?」李綺麗追了上來。

    「我有通重要的電話要打。」盛凌雲蹙起眉,這女人已經開始令他生厭了。

    見他俊顏微沉,善於辨人臉色的李綺麗忙柔媚地說:「那你去吧!我不吵你了。」

    盛凌雲沒再理她,轉身便走。他急著要找出那股沁香是否來自那小妮子的身上,而剛才他們旁沒有太多的女人擦了濃郁的香水,令他無法確定。

    上了二樓後,他轉見開門聲,循著聲音望過去,竟看見他要找的人沒入李綺麗的臥室。

    這可有趣了……他挑起眉,放輕腳步跟進去。

    真不是塊作賊的料,居然連他來到她身後都毫無所覺。盛凌雲搖搖頭,借著微弱的光線,欣賞她毋腰翹臀的曲線美。片刻,他深吸一口氣,終於確定那股激扇_他幾近失控的沁香確實是來自這個小妮子的身上。

    不習慣被女人漠視的他輕咳了一聲。

    原本埋首在衣櫃裡的莉兒驚跳地轉過身來,含在嘴裡的小電筒應聲墜落地毯,她不由自主地尖叫出聲,卻被盛凌雲捂住了小嘴。

    又是他!莉兒驚惶地睜大杏眼與他對視。

    「我放開妳,但不要叫,知道嗎?」他壓低聲音說。

    莉兒點點頭,盛凌雲才松開手,可另一只大手卻仍緊緊摟著她。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她抖著聲問。

    盛凌雲輕聲笑道:「相同的話,我也正想問妳呢「」

    莉兒就像當場被人抓個正著的小賊般紅透了臉,蠕動著雙唇,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

    「怎麼一臉心虛樣,難道妳是來偷東西的?」盛凌雲戲謔道。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這家伙存心不讓人家好過嘛!

    「我……沒……」莉兒此刻只想找個地洞來鑽。

    盛凌雲努力憋住笑,這小妮子還真好唬呢!

    一會兒,莉兒突然回過神來,睜大水漾的杏眼直瞪著他。「這裡可是我家耶!」她差點被他嚇忘了。「我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不成嗎?」她抬起下巴,氣呼呼地說。

    盛凌雲忍不住低聲笑了。「成,怎麼不成?」

    雖然他認同了她的話,莉兒卻沒有占上風的感覺。

    「那你又為什麼在這裡?」鬼鬼祟祟的進來,他不會也是要來偷東西的吧?

    「我是妳繼母請來的貴賓,記得嗎?」盛凌雲挑起俊眉說道,彷佛這句話就能解釋了一切。

    哼!說得還真好聽呢!是「賓」沒錯,可卻是入幕之賓的那個「賓」。

    糟了!他已經上來了,李綺麗只怕也快上樓了吧?他們大概又要做那件事了。電影裡演的嫖客,不總是要那些妓女脫光衣服在床上等嗎?雖然現在是女嫖男,但情形應該也差不到哪兒去。她的眼光不自免地瞟向那張大床,腦海浮出……

    老天爺!她怎麼可以幻想一個男人脫光衣服,癱成大字型的躺在床上的畫面呢?她的思想自從昨晚「聽」了那場活生生的春宮戲後就變髒了!

    莉兒在黑暗中燒紅了臉。

    「怎麼不說話了?」他打破沉默。

    莉兒眨眨眼回過神來。「你……我要走了,你可別告訴任何人我來過!」用警告的語氣說完後,她拔腿便走。她可不想再聽他們那種咿咿呀呀的聲音,昨晚僵著身子聽了兩個多鍾頭,她的腰背現在還酸痛著哩!

    盛凌雲忍不住失笑。這小妮子挺可愛的嘛!居然用這種柔柔的嗓音威脅他這個大男人。

    「嘖嘖!求人家幫忙,居然連個請字都不會說,這可不像一個淑女該有的禮貌喔!」

    莉兒不理他,繼縷往前走。

    「既然妳如此無禮,那我也沒有必要為妳守密了。」盛凌雲雙手抱胸,一臉悠閒地道。

    小人!竟然威脅她,可惡!

    莉兒枉然轉身,「‘請』你別告訴任何人我來過,這成了吧?」她幾近咬牙切齒地擠出這句話,還特意加重講那個字。事實上,她很樂意對任何人說請字,只除了眼前這個壞家伙,因為,他宜在太可恨了!

    盛凌雲搖搖頭,仍舊噴噴有聲地道:「口氣太差了!」表示他仍不滿意。

    莉兒氣得發抖.連吸了好幾口氣才壓下想狠狠痛揍他一頓的沖動。痛揍?她幾時變得這麼暴力了?

    冷靜、冷靜!她告訴自己,緩緩呼出一口氣,忍氣吞聲放柔聲調地道「請你幫個忙好嗎?」

    盛凌雲挑起眉,雖然室內的昏暗令他看不見她的表情,但他毫無困難的便能想象得出她怒紅的小臉和氣鼓的桃腮,不知為何,他壞心眼地覺得非常愉悅。

    「嗯!態度還算好!不過……」他頓了一下,故意吊她的胃口.慢慢走到她面前,惡意地道:「我喜歡聽女人求我。」

    變態!莉兒氣得七竅生煙,幾乎就想破口大罵,可衡量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不要意氣用事。

    若這件事被他說出來,那她只好揭穿李綺麗偷了母親的首飾一事。只是這樣一來,她沒有真憑實據;二來換成任何一個作賊的人,一定不會自己承認做過這種事,而且,很可能還會立即將那些珠寶帶出這幢房子。

    她目前只想找到那盒珠寶,完成父親的最後心願,沒時間也沒精力冉去節圳生枝了。

    為了讓爸走得安心,她無論如何都得忍!

    想起垂死的父親,她的心頭一陣淒酸,為了疼愛她至深的父親,委屈自己一點又有什麼關系?

    「求你幫我這個忙.好嗎?」

    她哽咽的嗓音令盛凌雲的心驀地一揪,伸手擁她入懷。

    「可以!」他靜靜地擁著她,而且他百分之百的肯定,往後她要求他的,將不止如此。

    他的腦海裡浮現她柔媚地求他占有她的激情畫面,霎時,胯間硬挺得愈加難受。

    莉兒沒有聽見他的話,兀自沉浸在哀傷的思緒裡,然而,他寬闊溫暖的懷抱捎ㄗ悀F慰藉,令她震驚地發現,這段日子來,壓在她心頭的大石似乎減輕了不少?!

    怎麼會這樣呢?

    「VITA?VITA?」

    就在此時,外頭傳來李綺麗的聲音。

    莉兒驀然清醒過來,這才驚覺自己又再度陷入險境。

    「怎麼辦?都是你害的!」她埋怨道,卻又不自覺地向他求援。「現在該怎麼辦?」她緊張的拉住他的衣袖。

    眼見她一臉驚慌,盛凌雲暗自搖搖頭,用平穩的聲音道:「躲到衣櫃裡去。」

    莉兒二話不說便轉身爬進衣櫃裡,隨即關上衣櫃門,慌亂之中,還差點用力過猛,幸好盛凌雲伸手一擋,才不至於發出太大的聲窖。

    盛凌雲嘛笑皆非地幫她撿起地下仍閃著光的手電筒,順手將最底下仍未關上的抽屜關上,這才跟著溜進衣櫃裡。

    「你……」他跟著躲進來干嘛?

    「噓!」盛凌雲抱起她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李綺麗的聲音隨即在室內容起。

    「VITA?你在裡面嗎?VITA?VITA?」

    狹窄的空間,加上害怕弄出聲砰會暴露行蹤,莉兒毫無選擇地僵坐在他的身上,一動也不敢動。

    可是,他……他的大手一只緊箍著她的纖腰,另一只則牢牢貼在她的玉峰下。

    天啊!莉兒的雙頰立刻火辣辣地熱了起來。

    外頭傳來一些聲音,從縫隙中可以知道李綺麗打開了燈。

    莉兒屏息靜待,可身子卻不由地泛起陣陣的燥熱感,因為,她敏銳地感覺到他的胸膛和他棲息在她腰間及胸下的大手傳來熱度……

    可更熱、更燙的是,抵住她俏臀間的……

    她再天真,也知道那巨大灼熱得幾乎燙傷她的東西是什麼!

    天啊!真是羞死人了。

    感覺她伸手捂住臉,盛凌雲在黑暗中不禁咧嘴笑了。

    他發覺相對於成熟妖盛的李綺麗,這個長得清新脫俗的小妮子竟然更令他感興趣,而且,她竟然能令他對床上功夫高竿的李綺麗一下子就膩了。

    此刻,他的欲望竟因渴望著想要得到她而前所未有地疼痛著。

    怎麼會這樣?他不解的蹙起眉。

    說穿了,她跟李綺麗,還有他玩過的女人並沒有分別,她們全都是蕩婦。

    她跟李綺麗只差在她長得比較清純一點罷了。

    雖然她的年紀還小,相信玩過她的男人應該比較少,可看這情形,等她到了李綺麗那個年紀時,只怕比李綺麗還要放浪呢!

    像李綺麗這樣的蕩婦,也只敢在室內噴催情香味,可這小妮子竟敢公然將催情香水抹在身上,到處招搖,分明是存心想勾引每個經過她身旁的男人嘛!

    浴室裡傳來抽水馬桶的沖水聲。片刻,外頭的燈光熄滅,腳步聲向門口走去,看來,李綺麗已放棄找他的念頭。

    「妳幾歲了?」盛凌雲貼在莉兒耳迸輕聲問。

    莉兒一愣,側過頭來無聲地答道:「十九。」

    果然!想到她年紀小小就懂得用催情香水勾引男人,盛凌雲的怒氣便不由自主地往上竄,壓在她胸下的大手猛地往上移,用力罩住她的柔軟。

    啊!莉兒被他的動作嚇了一大跳,反射性地鷓呼出聲,幸好盛凌雲及時捂住她的小嘴。

    莉兒在黑暗中怒視著他。這無恥的男人竟然偷襲她,枉費她剛才還那麼信任他!現在,他不只不住手,還愈來愈粗魯地揉捏著她的酥胸,弄得她好痛喔!

    他有力的大腿和臂膀將她整個人箍得死緊,她連動一下都覺得很困難,只能眼睜睜地任他肆意蹂躪自己的酥胸。

    就在此時,自門口傳來的聲音分散了他們的注意力。

    「阿麗!」一個男聲叫道。

    「不是告訴過你別來我的房裡找我嘛!」李綺麗低斥。

    「不來找妳,我會憋死的!」男人輕佻地笑道:「讓我進去。」

    「不行!我還得下去招呼客人。」李綺麗放軟聲調道:「阿武,明天我會去找你的。」

    「不行!老子現在就要。」男人鴨霸的說道。

    接著是一些雜亂的窖聲,似乎是阿武強行闖了進來,因為還繼縷能聽見他的聲音。

    「不讓老子過癮,還想老子幫妳辦事?」他不屑的撂下話。

    「人家哪有說不肯?好啦!要就快點。」李綺麗立刻好言好語的撒著嬌。

    阿武哈哈大笑了數聲,怒氣似乎被安撫了,緊接著就白蛋陣衣服的窸窣聲

    「對了,叫你准備的東西,你准備好了嗎?」她突然問道。

    「等老子痛快完了再告訴妳!」阿武賊笑說。

    水水水

    沒想到仍然逃不過聽現場SHOW的命運,真是衰斃了!而且,還得跟一個男人貼在一塊一起聽。

    天啊!莉兒真恨不得死掉算了。

    莉兒不能自制地輕頤著……

    真是該死!從來沒有女人敢對他下迷藥,沒想到一進符家,便連著了兩個女人的道!

    今晚,他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小妮子,給她一點顏色瞧瞧,看她往後還敢不敢擦迷香到處招蜂引蝶!

    他的語氣如此惡劣,莉兒感到既憤怒又覺得委屈,一下了地,便急步往門口走去。

    「站住!」盛凌雲低喝一聲,跨步一把揪住她。「跑得這樣快,趕著去見誰啊?」一想到她可能馬上投入別的男人的懷抱,他的心中就竄起一把火。

    「你!?」莉兒氣結了。「是你要我走的!」現在又用這種語氣質問她,他真的太過分了!

    聞言,盛凌雲擰成一團的俊眉松開了一點。「可我沒要妳衣衫不整的跑出去。」

    莉兒低頭一看,差點昏死過去,只見她的前襟滑落,露出一大片酥胸,後背更是涼颼颼的……

    她驚呼一聲,捏緊衣襟,右手伸到後面想要拉上拉煉,可愈急愈手忙腳亂,愈拉不上來,模樣煞是狼狽。

    「笨手笨腳的!」盛凌雲止不住的笑道,心情奇異地轉好了。「轉過來吧!我幫妳。」

    莉兒抬眼看了他一下,現在不是跟他嘔氣的時候,她深吸一口氣,才轉過身背對著他。

    那一大片安雪的凝脂便盛凌雲忍不住定睛凝視著,不捨將它藏起來。

    「喂!你快一點啊!」莉兒著急地說。她可不想讓李綺麗給撞個正著。盛凌雲挑挑眉,故意緩慢地將手穿過她的腋下,來到她的胸前。她大吃一驚,支支吾吾的道:「你……你又要……做……做什麼?」

    「幫妳調整內衣啊!」他用迷人的嗓音,不懷好意地在她耳畔徐緩的說道:「女人穿內衣時,身子要往前傾,妳不懂嗎?快點,往前傾!」他還說得理直氣壯。

    他哪是幫她調整內衣啊?他的手分明就是在吃她的嫩豆腐嘛!可她隱約察覺他好象專門跟她唱反調似的,若是這會兒不依他,不曉得他又要怎麼惡整她了?

    為了能早點離開這個「命案現場」,莉兒認命地將身子往前傾,可他的雙手卻把她的豐盈握個正著。

    「你……」她氣得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不賴嘛!剛好滿手。」他輕佻地用手掂一掂她柔軟的酥胸,狀似滿意地笑道。

    他、他、他……竟然如此下流!

    真不知這家伙在想什麼?難道他不怕被他的恩客李綺麗當場抓奸嗎?

    坯坯!她跟他才沒什麼奸情……她怎麼可以用奸情這種字眼,那豈不是連自己都罵了進去?

    天啊!這會兒她哪還有時間管這些,還是想法子盡快脫身才是。

    「我……不想被李綺麗看見我,麻煩你快點好嗎?」可她又不能惹他這小人不高興,只好放柔語調請求道。

    她柔柔的嗓音真是悅耳極了,盛凌雲發覺自己仍未消褪的欲火瞬間又熊熊燃燒起來。時間不對!他暗咒一聲,快速地扣好她的胸衣,又俐落地幫她拉上拉煉。「謝謝!」莉兒羞得從頭紅到腳,道了聲謝便拔腿就跑,不料,手臂卻被他扣個正著。

    他又想怎樣了?她回頭睨著他。

    「不許下樓去,知道嗎?」他口氣鴨霸的命令她。

    震懾於他的箱氣,莉兒竟呆呆地點點頭,又愣愣地看著他。

    「發什麼愣?」盛凌雲好笑地道,輕拍了她的俏臀一記。「快點回房!」

    「哦!」莉兒羞赧地垂下頭,飛也似的逃了出去。

    水水水

    盛凌雲從容地下樓去,在大廳裡,一大群賓客正玩得興高采烈。

    「VITA,你到底去了哪裡?人家到處找你呢!」李綺麗一見了他,馬上像只八爪章魚似的纏上他的手臂。

    「有事?」盛凌雲淡漠地看她一眼,冷冷地拉下她的手。

    「討厭啦!你明知道人家喜歡你嘛!」李綺麗向他拋個媚眼,故作嬌羞地鑽進他的懷裡。

    盛凌雲厭惡地推開她。仍未消褪的欲火令他很不舒服,他現在只想上樓去找莉兒,繼續剛剛未完的事。

    可是,為了能安心地與莉兒度過今晚,他不得不先下來打發李綺麗,只是,一想到他必須跟她虛與委蛇,他的心情就好不起來。

    「怎麼了?VITA。」見他這樣冷淡,李綺麗不禁又失望又心慌,今早下床時,她還自信滿滿地認定他肯定迷上她了,畢竟,他花了整夜的時間與她纏綿。

    可他這會兒卻……對了!她剛才貼著他的時候,不是感覺到他那兒正威風凜凜地站起來嗎?他一定是因為又想要她,卻欲求不滿,火氣才會這樣大。

    一想到這,李綺麗不禁眉開眼笑,嗲著嗓子安撫道:「別板著臉!人家這就去打發客人走,然後……我整個人都是你的。」

    盛凌雲扯出一抹幾不可見的冷笑,淡淡地說:「不用了,我今晚沒興趣!」

    李綺麗一愣,隨即慌亂地抓住他的手臂,「凌雲,你怎麼了?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你告訴我,我會改的!」

    「不是妳的關系!是我今晚想一個人靜一靜的想點東西,不想被任何人打擾。」

    盛凌雲抽回自己的手臂。

    「哦!」李綺麗怔了一下,發覺自己剛才太猴急了,連忙媚笑道:「你要想生意上的事對不對?那你今晚就睡在客房裡,我保證,不會被任何人打擾!留下來,好不好?」她很清楚,現在最重要的是先留住他的人,她的計畫才有可能更進一步,甚至達成目的。

    這正是他想要的結果,盛凌雲漾起微笑,隨口說著安撫的話。「嗯!很好,像妳這麼知情識趣的女人才能抓住男人的心。」當然不包括他的心!

    他並不怕女人鬧,但應付起來卻嫌煩,既然幾句安撫的話可以讓她們安分守己,何樂而不為呢?

    果然,李綺麗頓時心花怒放,雙眼中也盛滿了期待。

    「我現在就帶你去客房。」她笑著說。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