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清吸血酷情 第六章
    肥水東流無盡期,當初不合種相思。

    夢中未比丹青見,暗裡忽驚山鳥啼。

    春未綠、鬢先絲,人間別久不成悲。

    誰教歲歲紅蓮夜,兩處沉吟各自知。

    姜夔鷓鴣天

    綿綿離開仙繪樓後並不打算馬上出冀王府,好不容易才進府一趟,豈能白白錯失與奕劻幽情的機會。

    她登上碧桐閣,只有一片寂靜等著她。“不在這?難道在練功房?”

    在她要去練功房的路上巧遇常毓延。

    “貝勒爺在哪兒?”她問。

    “到後山馴馬去了。”

    “你娘病了,昨天我遇見你家妹子她告訴我的,你抽空回家看看吧!”綿綿有個丫環是常毓延未過門的妻子,前年因溺水而死,所以他們倆因此有點交情。

    “上個禮拜回去時見娘還好好的,怎會病了?”常毓延皺眉想不透。

    “老人家是這樣的,說病就病也可能一點征兆都沒有,你最好回家瞧瞧比較好。”

    “你要找貝勒爺騎馬去會快些。”

    “我沒騎馬來,不如你的馬借我,我從後門出府,用完後騎回你家放。”

    常毓延見她一片好心告訴他娘親生病的事,不好拒絕她,只好將馬借她。

    綿綿騎馬在樹林裡逛了半個時辰,才在一灘活泉前看見正掬水喝著的奕劻。

    她躍下馬,躡手躡腳的接近他,由他身後張臂將他整個腰環住,臉頰往他背脊貼著,嬌聲喃語:“想死你了,你這個冤家,有了新人就忘了舊人。”

    奕劻知道有人接近他,用眼角余光瞧見是綿綿,扳開她的手轉過身道:“你不是才從科爾沁部回來?”

    “生病了也不叫人通知我。”她嘟著嘴。

    “怕你擔心,所以沒讓人通知你。”他表情僵硬的說。

    綿綿又將臉頰靠近他的胸膛,“你的心跳聲還是一樣勇猛有力。”

    奕劻略略推開她,刻意保持距離。

    “你怎麼了?”綿綿被拒絕得莫名其妙,病前的他最愛埋在她的豐乳間磨蹭的,為何病後對她冷淡若此。

    “我怕樵夫路過看見了不好。”他托詞辭拒絕。

    “你今天出府沒讓侍衛跟著,不就是馴完馬後要上我那兒去溫存嗎?現下四處無人,不如我們在這兒做吧!”

    “一會兒我得進宮和攝政王談些正事,今天恐怕沒時間陪你了。”

    綿綿失望的看著他,泫然欲泣,“沈憐星都不在乎了,你顧忌什麼?”

    “你找過憐星?”奕劻不高興的大吼。

    她嚇了一跳,“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她現在地位比我高一等,我先向她說說也是應該的啊!”

    “不准再去騷擾她。”這個女人未免太大膽了,自以為和奕劻貝勒曾有過老相好的交情,就開起染房來了。

    “她根本不在乎你和我過去、現在、未來會是什麼關系,她還希望我分擔她伺候你的責任,完全不嫉妒,也不吃醋。”綿綿一口氣說完。

    “你說什麼!?”他瞇起眼。

    “她歡迎我和她分享你。”夠清楚了吧,  這著實惹火了他,她不喜歡他已經是昭然若揭了,如今還更過分的到處嚷嚷,把他的尊嚴往哪兒擱?實在太放肆了。

    “你願意和她分享我嗎?”他問。

    “我當然想獨占你,可是你一定不會同意的,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她有自知之明。

    “你先回家去,待不這麼忙之後再去找你。”他對綿綿實在是提不起興趣,只好先打發她回家。

    “你總是這麼忙,什麼時候才有空理我?你額娘討厭窯姐,每次到你府中留宿都要偷偷摸摸的,好不方便。”她不知抗議過多少回了,他總是笑笑的安撫她,說他不能不孝。

    “你願意等就等,不願意等的話,趕緊花點工夫找別的恩客。”他無情的道,然後拂袖躍上馬,拍馬而去。

    呆愣在原地的綿綿簡直無法接受昔日枕邊細語的貝勒爺,現下翻臉如翻書,怎麼病了一場連腦子也變了一個。

    到底怎麼回事?

    ZZZ

    “小姐,貝勒爺要你去碧桐閣一趟。”秋月急著來通報。

    沈憐星更衣准備就寢。“有說什麼事嗎?”

    秋月搖搖頭。“多格總管只吩咐我和詠嵐先睡下,說小姐今晚不回仙繪樓了。”

    沈憐星扣回扣子,心裡真切的曉得他在夜裡喚她絕不會有好事。

    朱詠嵐陪著她走進桐蔭深處,碧桐閣顧名思義,自然是滿園子種滿了梧桐樹,梧桐葉兒罩著,十分幽雅。

    “你先回去吧,我自個兒進去就行了。”沈憐星道。

    朱詠嵐打了個呵欠。“貝勒爺這麼晚了會有什麼事?該不會--”然後曖昧一笑。

    沈憐星不好回答,逐自往閣上走,兩個看門的小廝見了她客氣的說:“姑娘可來了,爺本來差我們再去請您呢!”

    她深吸了一口氣。“你們下去休息吧!貝勒爺有我伺候著。”

    她推了門硬著頭皮走進去。

    大屋裡放著一個大木桶,看來他才剛洗過澡,身上只穿了件單衣。

    他瞟了她一眼。“腳生根啦?還不過來。”

    她慢慢地靠近他距離一步之遙才停下來。

    他伸手一把抓住她往床上帶,她踉蹌了一下,跌在床中央,迎上他凶狠的眸光,現在的他像一頭被激怒的狂獸。

    “你非要這麼野蠻嗎?”她也不甘示弱。

    他不帶溫柔的動手脫下她身上的衣物,胸前的衣襟被他扯開。“你最好服從些,免得過程中傷了自己。”

    她知道他的蠻力,前幾次的經驗讓她學會了記取教訓,既然他討厭她的反應冷淡,不如她這回就這麼做吧,讓他沒有半點樂趣,最好轟走她……

    她的身子不禁一陣顫悸。

    “你不在乎我沒關系,至少我擁有你的身子。”他負傷的低喃。

    筋疲力竭的她再也沒力氣說話,後來竟不知不覺地在他懷裡睡去。

    ZZZ

    第二天她醒來時,他已經不在床上。

    她呆愣了半晌才憶起自己躺在他的床上,這裡是碧桐閣不是仙繪樓。

    被褥下又是赤裸的身子,掀開一瞧,胸脯上布滿了瘀青和齒痕,他好像特別喜歡吸吮她那裡。

    她迅速穿上衣裳理了理雲鬢。

    “憐星,你起來了嗎?”朱詠嵐嚷問。

    “起來了。”她開了門。

    朱詠嵐拿了木梳和胭脂。“我替你梳個漂亮的發型。”

    秋月跟在後頭進門,手裡捧著熱水盆和毛巾。

    怕她們看出昨夜在這個房間的翻雲覆雨情事,沈憐星半天不敢吭聲,洗著瞼,漱了口,讓她們替她梳頭。

    “貝勒爺要我們把你的東西用品全搬到這個房間來。”朱詠嵐閒適地道。

    沈憐星怔住,要她住在這裡,不就每天晚上都得讓他!她怕是承受不住。

    “真好,小姐。很快地貝勒爺就會把你給寵上天了,從前那個綿綿小姐偷偷留宿冀王府中時,最好的時候也只是連著住上三晚,可沒瞧見貝勒爺讓她搬進這來。”秋月知道的內幕消息可不少。

    “若是要把你給寵上天,最好是坐上貝勒爺福晉的位署,那不知會有多風光哩!”朱詠嵐一副以友為貴的模樣。

    “這倒不是簡單的事,小姐是漢人,滿人娶福晉、妃子通常以同族為主要對象。”秋月說。

    “這也不無可能,誰在得寵的興頭上誰的可能性大些。愛上時熱烈的勁兒管她是滿洲女、漢家女。”朱詠嵐對好友很有信心。

    “只怕福音不同意。”秋月說。

    “憐星有恩於貝勒爺,福晉不會不同意的。”

    “皇太後那一關很難過,宗人府管得可嚴的。”秋月實事求是道。

    提到皇太後,朱詠嵐也洩了氣。“倒也是,那日在阿濟格王爺府只遠遠的看了一眼皇太後,我的腳就軟了,那貴婦人的威儀,一般人是很難撼動她的決定。所以羅,憐星可得在貝勒爺身上多下點工夫。”

    “你們胡說些什麼!”沈憐星見她們愈說愈不像話,出口制止,怕她們的話隔牆有耳,給傳了出去。

    “不是胡說,憐星,你要多灌貝勒爺迷湯,他才會娶你,奠定你在冀王府的地位。”朱詠嵐開始亂出餿主意。

    “是啊!小姐,等皇太後下嫁攝政王的婚禮一辦完,就會輪到一些到了適婚年齡還沒成婚的貝子、格格,這指起婚來,指來指去很可能會指到貝勒爺頭上來,你要是不多加把握,怕會喪失機會。”秋月又說話了。

    “你們莫替我擔心,我只想回家種田,不想做貝勒爺福晉。”

    “你回家種田,那耿星怎麼辦?”朱詠嵐務實的道。

    “一塊種田啊!”

    “田在哪裡?一朝寵幸一朝恩,你都回家了,貝勒爺還會笨到把好田好地留給你家嗎?”

    沈憐星每每觸及現實的問題就軟了下來,是啊!一朝寵幸一朝恩,她不可能奢望有例外。

    “到時候再說,今天你們在這裡說的話可別傳到貝勒爺和福音耳裡,他們都是不太喜歡聽謠言的人。”

    秋月和朱詠嵐異口同聲道:“我們知道了。”

    ZZZ

    朱詠嵐上街替沈憐星買繡線和染料,染料是為了畫花鳥而用,繡線是為了繡鴛鴦枕。

    “老板,這幾個顏色我全要了。”她掏出銀錢付帳。

    走出染料坊,已近午時,撫了撫肚皮,“先祭五髒廟再說。”

    到了“悅來客棧”她叫了三個菜和一碗白飯,正要往嘴裡扒飯時,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站在客店門口,可憐兮兮的往裡頭張望。

    “小妹妹,你是不是肚子餓了?”她同情心大起。

    女孩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你過來,姐姐分些飯菜給你。”

    朱詠嵐叫來店小二再添了一碗白飯和一個菜。“坐下來慢慢吃。”

    “謝謝姐姐。”女孩哭了出來。

    “別哭了,眼淚會掉進白飯裡,很難下咽。你看姐姐叫了四個菜,一個人哪吃得完?何況兩個人吃飯才有味。”

    女孩笑了。

    “你叫什麼名字?”朱詠嵐問。

    “小敏。”她說。

    “你還有什麼家人?”

    常小敏吞下一口飯後才說:“我娘生病了,昨天我上街買藥時,錢袋讓扒手扒了,所以才會沒錢吃飯。”

    “除了娘沒別的家人了嗎?”

    常小敏又說:“還有個哥哥,外出工作了,這兩天應該會回家。”

    “那你不就還要挨兩天餓?這樣好了,一會我買些吃的讓你帶回家,順便給你娘下碗面,面比飯好下咽。”

    然後朱詠嵐跟著常小敏回家看她生病的娘。

    “小敏,你到哪裡去了?怎麼放著娘一人在家裡?”

    常小敏一見出聲的人高興得大叫:“哥哥!”

    朱詠嵐本來臉上堆滿笑,在看到常毓延的尊容時瞬間凝住,“是你!?”

    “哥哥認識詠嵐姐姐?”小敏問。

    “我們都在冀王府工作。”常毓廷說。“你們怎麼會認識?”

    常小敏立刻把事情始末說了一遍。“詠嵐姐姐還說要下面給娘吃呢。”

    朱詠嵐尷尬一笑。“當我雞婆吧!我想我下的面肯定沒有你下的美味,我先走一步。”

    她正欲轉身問人時,常小敏叫住她:“詠嵐姐姐別走,我哥哥根本不會下面,還是你來下吧!”

    朱詠嵐看向常毓延,“是小敏要我下的哦,可不是我愛管閒事。”  “麻煩你了。”常毓延往廚房走去,手裡拿著一帖藥。

    “哥哥也要去廚房。”常小敏說。

    就這樣兩人擠身在小廚房裡,一個人煎藥,一個人煮面。

    “面好了。”朱詠嵐說。

    “我去喂我娘吃面,能不能麻煩你幫我看著藥爐?”常毓延請求她。

    “我去喂你娘吧!我對煎藥不太內行,怕搞砸了。”她端了面碗拿了筷子逃出廚房。

    兩個時辰後--

    “常大娘生的是什麼病?”朱詠嵐四處打掃完後問道。

    “受了點風寒,喝幾帖藥休息幾天就會沒事。”他吃完鍋裡剩下的面。

    “你要不要待在家裡照顧兩天,我替你向貝勒爺告個假。”她好心建議。

    他為難的說:“花圃工作正忙著,我怕我一告假會做不完,貝勒爺怪罪下來就不好了。”

    她知道他很想留下來看顧他娘,所以她說:“貝勒爺不會不成全孝子的。你花圃裡的工作我會幫你做。”

    常毓延猶豫著。

    “放心好了,我真的不是個愛偷懶的人。”她保證。

    常毓廷有些過意不去。“謝謝你。”

    “等你娘病好了再好好謝我吧!”她拿起染料和繡線告辭返回冀王府。

    ZZZ

    空閨寂寞的綿綿拿了些銀錢買通冀王府看門的侍衛放她進門。“給你們幾個喝茶去。”

    “姑娘最好從碧桐閣右側的小徑進去,福晉一會兒要出府,怕給遇著了。”侍衛說。

    “小哥哥心腸真好,哪天我飛上枝頭時不會忘了你們好處的。”綿綿擺臀扭腰移動蓮步走進桐蔭深處,她原就不打算走正廳,她本要找的人是奕劻不是沈憐星,原先說要找沈憐星只是推托之辭。

    她決定先去練功房,途中先遇著春花。

    “綿綿小姐找貝勒爺?”

    綿綿掏了點銀兩遞給春花,“給你買些胭脂去。”

    春花推就了幾下。

    “你不要跟我客氣,收下吧!我知道你掙的錢全交給家裡了,自己想買個胭脂都不可能;拿去擱在身上,你這麼大個人了,身上不放些錢,心裡不踏實。”綿綿將心比心道。

    春花感動得跟什麼似的,收下了錢。“貝勒爺不在練功房。”

    “福晉啥時要出府?”她問。

    春花熱心的說:“一刻鍾後,皇太後宣福晉進宮聊天解悶去。”

    “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回府?”

    “晚膳前吧,福晉這回進宮想順便請皇太後替貝勒爺指婚,說是府裡早該有個少福晉了。”

    “福晉可有屬意的對象?”這很重要。

    “福晉屬意塔拜王爺的格格,或是代善王爺的小格格。”

    “兩位格格長相如何?聰慧否?”

    春花想了想,“塔拜王爺的格格較美麗,但論聰慧,該是代善王爺的小格格。”

    “謝謝你春花,你去忙吧!別告訴福晉我來過。”她交代著,她不想被人攆出府。

    春花拿了人好處當然知道不該說什麼。

    綿綿信步走進碧桐合,奕劻要娶妻的事基本上影響不了她,只要他娶的對象不是狐媚的女子,對她而言都是一樣,她還是做她的小女人。

    一進碧桐閣花廳即看到兩名丫環正打掃著。

    “可有看到貝勒爺?”她問。

    “貝勒爺在小抱廳看書。”丫環阿歡道。

    綿綿轉進小抱廳,果然見奕劻一人在看書。

    “貝勒爺寧願躲在這兒看書,也不願陪我。”她抽掉他正在看的三國志。

    奕劻粗魯的反搶回來。“少煩我。”

    綿綿愣了一下。“你到底怎麼了?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你的小侍妾不懂得伺候你,才會讓你火氣這麼大,讓我替你紆解一下。”

    他是火氣很大,但不是因為欲求不滿,他的欲望在他的小侍妾身上紓解得很好,他沒有這方面的問題。“不必了,我很好。”

    綿綿見這小抱廳還算隱密,決定來個搔首弄姿的勾引把戲,不信他無動於衷。

    她一徑坐上他的膝蓋,雙臂往他頸上圈,巧唇一送上就是熱情的吮吻。

    他交歡的姿勢蓄勢待發,她不是不介意嗎?可心底怎麼會有痛苦的慌亂?

    傷心欲絕的她,轉過身,淚眼模糊的只想離開淫穢的兩人,她到底怎麼了?

    她該不是在他身上種下情根了吧?

    沈憐星一走,奕劻立刻抬起眼,抽出手指,換上冷血的面具,“穿上衣服!”

    綿綿張著熱情的眸子,“不要……我要你……你比以前更棒、更神勇……我要不夠……奕劻……”

    奕劻不耐煩的吼道:“起來!穿上衣服,否則跌在地上狗吃屎就難看了。”

    綿綿還要說什麼,奕劻站起身將她抱起放在一旁的紫檀貴妃椅上,拾起地上的衣服往她身上丟。

    “奕劻,你變無情了。”綿綿哭了起來。

    奕劻冷笑。“我不只無情,還無心,你現在認清也還不遲,不要日後更恨我。”

    “你是不是愛上沈憐星了?”她突然問。

    奕劻有被人看穿的狼狽,他掩飾地板起面孔,表情冷峻的說:“這與你無關。”

    “你說你愛我,要和我遠走高飛,如今你有了新人就忘了我們昨日的恩情,奕劻,你不是這樣無情的人,是什麼原因讓你改變了?”綿綿哀聲問。

    奕劻強迫自己狠下心,不對眼前無望的女人作任何解釋,過多的解釋只會害了她。“時間會沖淡一切,我說得再多、再真,你也不會相信的。因為事情的真相對你而言,非常不可思議。”

    “奕劻……”

    “穿上衣服,你不是我要的女人。”他歎了一口氣。“從前的奕劻貝勒已經消失了,請你學會遺忘,執著於此對你沒有好處。”

    “你說什麼?我怎麼一句也聽不懂?”綿綿挺著高聳赤裸的胸脯,含情的看著他。

    “你可懂可不懂,也許有一天你懂了,反而會謝謝我今天這樣待你。”

    “你不要我,我為什麼該謝謝你?”她不解。

    “聽話!穿上衣服,別讓下人瞧見了。”他同情眼前求愛的女人,但他不是從前的奕劻貝勒,無法給她真愛。

    綿綿像被催眠似的穿回衣裳。“我們就這麼完了嗎?”

    奕劻眸光決絕的說:“是的。”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