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男動真情 第二章
    魏梧將馨心領進休息室,在裡頭找到了負責員工訓練的陳主任,將隋馨心交代給她之後,魏梧隨即轉身離開。

    他走進專用電梯,電梯直達八樓管理部,叮咚一聲,光亮的不袗門板咻地打開。

    「執行長好。」

    魏梧朝打招呼的職員們點頭頷首,沉穩的步伐來到底端的總裁室前,他敲敲門。

    「請進。」

    「琩。」一關好門,魏梧馬上對著皮椅上的魏琩說道。「有件事要跟你說,我剛收了個新員工,那人你也認識。」

    「誰?」

    「隋馨心。上回在警察局採訪你的那個小記者。」

    「嗯,我還記得她。怎麼,她不幹記者了?」

    「沒有。她工作還是沒變,她只是暫時進來我們飯店工作。」

    「你把我搞糊塗了,你收一個女記者來飯店做什麼?我記得你不是常說,記者等於不可相信?」魏琩倏地瞪大雙眼,忍不住質疑魏梧的動機。

    「我是說過這樣的話,但我還是想給她一個機會。」

    魏梧向魏琩吐露他跟馨心之間的約定。他還沒說完,魏琩就一臉驚訝地打斷他。「我真的覺得你瘋了才會這麼安排。你瞭解隋馨心多少?把她安插在飯店工作,萬一她把這件事洩漏出去,讓客人對我們有不良的印象──」

    「沒錯,我承認我跟她還不熟,不過只有幾面之緣;我也知道我這樣的做法太過大膽,但是,我還是願意相信她對我做的承諾。當然,如果隋馨心做了任何一項你剛才說的事,我會負起全責的。」

    魏梧難得的堅持教魏琩變了臉色。魏琩魏梧兩個堂兄弟,打小一塊兒長大,魏琩自認是全天下最瞭解魏梧的人。但是今天,他做事向來小心謹慎的堂弟,卻因為一個小女人而動了他不接近記者的戒律,這真的是──太令人驚訝了!

    隋馨心這丫頭到底是何方神聖,有何能耐,才能讓阿梧這麼不顧一切地幫她?

    「你真的知道你在做什麼嗎?」魏琩表情凝重地瞪視著魏梧。

    魏梧用著同樣慎重的表情回視他。「我知道。」

    魏琩放棄地朝椅背一躺。「那好吧。既然你都收了,我還能說什麼,就依你的意思去做吧。」

    飯店裡的制服分成黑跟粉紅兩種,正式員工穿黑色,計時員工穿粉紅。隋馨心換上陳主任幫她找來的粉紅色制服跟白色皮鞋後,隨著她來到一棟灰色建築物裡。

    「你的房間是左邊數過去第二間,你可以先把你的東西擺那裡。」陳主任交給馨心一把鑰匙。

    進門一看,馨心不由得嚇了一跳。

    「哇!想不到連員工宿舍也弄得這麼漂亮。」

    聞言,陳主任驕傲地挺起胸膛。「我們總裁做事從來不馬虎,就連一點小細節也不願放過。」

    「那你呢?你也住宿舍裡?」馨心沒大沒小的問。

    「什麼你啊你,要叫我主任。」陳主任瞪了馨心一眼。

    「噢!對不起。」馨心搔搔頭髮。「那主任也住這?」

    「我在外頭租房子住,這裡的員工大都跟我一樣,除了少部分……」陳主任瞟了馨心一眼。「新進員工之外。」

    覷見陳主任的表情,馨心再度憨笑。

    「好啦好啦!就看在我在這裡可能不會待上太久,主任您就大人大量,睜隻眼閉只眼,別那麼認真派我工作……」馨心涎著笑臉頂頂主任手肘。「一來您既不會太費神,二來我也不用那麼費力。」

    陳主任像一副看見鬼似的瞪大雙眼。「不行!在我們湖山戀裡,沒有所謂『不認真』這種事情。」

    她低頭看看手錶,然後下達指令。「給你十分鐘時間整理東西,五點半,我在宿舍門口等你。」

    「等我?要幹麼?」馨心心裡閃過不妙的叮咚聲。

    「當然是帶你去做員工特訓。」陳主任瞅了馨心一眼。

    「喔。」在馨心眼中,陳主任的表情有如邪惡的巫婆,詭譎陰森。

    魏梧知道自己應該專心聆聽身旁副理的報告,但卻老是不自覺想起隋馨心,想像著她穿上粉紅色制服的模樣。接連兩次見她都是穿著白襯衫牛仔褲,不知包裹在寬鬆牛仔褲下的雙腿,是否跟她身形一樣玲瓏纖細,如果配上一雙粗腿,那就太可惜了……

    「執行長……執行長?」

    副理連叫兩次魏梧才回過神。「什麼?」他眨眨雙眼。

    「我簡報結束了。請問執行長還有什麼需要我改正的嗎?」

    魏梧轉頭盯著身體微微發抖的副理,這才發覺他竟想不起她剛才說了什麼,為求確實,魏梧面無表情地說:「麻煩你再說一遍。」

    副理一聽,臉色瞬間慘白。天啊!是她講得太差,還是哪兒出了錯啊!她啞著聲音把報告再複述一遞。說完,副理低下頭,咬緊牙關等待即將到來的評論。可等了又等,卻只聽見執行長一句──

    「好了,可以了。」

    副理一臉驚訝地抬起頭來。

    魏梧突然說:「你知道你的部門來了一個新員工嗎?」

    副理點點頭。「知道,她叫隋什麼──」

    「隋馨心。」魏梧說。

    副理像鸚鵡似的猛點頭。「對對對,隋馨心。執行長有什麼要交代的嗎?」

    「沒有,沒事。我是想知道你知不知道這件事。」魏梧往前走了兩步,突然又回頭。「對了,回去順便幫我查一查,看陳主任安排她住什麼地方。」

    「我馬上去問。」不勞魏梧再多說一句,副理馬上領命離去。

    從來不知道,原來飯店清潔人員是這麼偉大!

    他們不但要幫客人整理亂丟的毛巾跟垃圾,還得幫忙撿拾用過的保險套,不知擦過什麼東西的衛生紙團,不小心吐到馬桶外的嘔吐物……好不容易把東西歸回原位之後,隔天上班看到的又是同樣的混亂。馨心心想,難怪有人說要看一個人生活習性好不好,就帶他來住飯店。連續掃完三間客房後,馨心發誓以後住飯店,她絕對會盡全力保持客房整潔!

    當她把最後一條薄被疊好塞進床墊底下,站一旁的陳主任瞄瞄臉色發白的馨心,她撇撇頭表示可以了。

    「去休息吧,其他明天再繼續。」

    一聽可以休息,馨心精神忽地抖擻起來,推著堆滿髒床單的推車,她快馬加鞭地往休息室沖。

    拖著酸軟不堪的雙腳回到房間,馨心砰一聲的跌到床上,想起還有明天、後天、大後天、大大後天……馨心只覺得一陣頭昏目眩。

    瞧瞧她把自己搞進了什麼樣的困境裡,眼下只剩十八天時間,採訪的人至今還沒答應,然後她還得接受一連十二天的「魔鬼特訓」……

    老天吶,誰來救救她脫離苦海啊!

    馨心翻身將頭埋進枕頭,雙手握拳在床上猛捶。

    突然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馨心警覺地停下動作,突覺一陣膽寒。媽啊!該不會又是陳主任吧?

    「如果是陳主任,那麼沒有人在。」馨心大喊。

    門外響起一陣輕笑。「我是魏梧。」

    噢!馨心從床上爬下,打開房門讓魏梧進來。

    立定在馨心面前,魏梧從頭到腳將她看了一遍,他做出結論。「你看起來很累。」

    廢話!馨心忍不住白了魏梧一眼。然後她一屁股坐在床沿,表情滿是怨懟地瞪著他。「找我幹麼?」

    「這是對幫忙你的人說話的方式?」

    聞言,馨心瞪大雙眼。「你確定你是在幫忙,而不是故意在折磨我?」

    魏梧挑著眉。「聽你的口氣,好像對我的安排不太滿意?」

    何止是不太滿意!一想起下午遭受的「痛苦」,馨心就滿肚子怨火。

    「雖然說我隋馨心長得頭好壯壯,你也不要用這種方式來考驗我的體力。後,你知道陳主任怎麼要求我的嗎?在十五分鐘內整理好一間套房,十五分鐘耶,就這麼一丁點時間,根本是強人所難嘛!」

    魏梧搖搖頭。「不,陳主任的要求很合理,我們一共請了二十名計時員工負責清掃工作,飯店一共有五百間客房,以一人工作八小時計,一間房間最多只能花二十分鐘,否則工作就沒辦法完成……」

    想到她一天得掃二十五間客房,馨心臉色瞬間刷白。「我覺得這份工作──呵呵──我好像勝任不來,我覺得……嗯……」她轉頭瞄瞄擱在一旁的行李袋,好在東西拿出來的不多,塞一塞就可以馬上走人。

    開什麼玩笑,一天掃二十五間,這可會要人命的!

    「你不打算採訪了?」

    她當然還想採訪!但是她並不想因此累死自己。馨心瞄瞄魏梧線條剛硬的俊臉。「才掃完三間就把我累得直不起腰,你竟還要我一天掃二十五間……」馨心連連搖頭,一邊捏著自己酸軟僵硬的小腿。「我投降,你就饒了我吧!」

    魏梧盯著馨心,沉默地思考如何處理眼前狀況。看得出來她已經想打退堂鼓了。雖然讓她離開,似乎是所有方法裡最簡單省事的一個,但是不行。魏梧腦裡突然出現個聲音大聲吼著──不可以,你不能讓她就這樣離開!

    為什麼不能?他擰著眉頭想。

    因為只有她,才能讓你覺得輕鬆愉快。

    這麼一想,魏梧這才發現,除了他自家親人之外,隋馨心是第一個即使他以冷酷臉色相對,仍勇於向他表達意見的人。

    熱愛藝術的魏梧喜歡生氣蓬勃的人、事、物,卻因為他不擅表達,讓人覺得他冷漠不易親近。再加上高高在上的執行長頭銜,他已經被身邊人小心翼翼對待太久,直到遇見隨興大膽的隋馨心,他才發現當個平凡人的美妙滋味。在她眼裡,他不是什麼大飯店執行長,也不是什麼財經鉅子,他只是個名叫魏梧的普通男人罷了。

    多少年了,他就是在找這樣一個人,說什麼也要將隋馨心留在身邊!

    全然不知發生什麼事的馨心,仍自顧自地說著:「老實說,我不懂你為什麼要跟我做這種條件交換,雖然我知道要採訪魏琩得付出一些代價,但是一天掃二十五間房間──」馨心扮了個鬼臉,抬頭看著他。「不覺得太離譜了嗎?」

    魏梧搖搖頭。「是你這麼認為,但是我從沒說過要你連續掃十二天客房。」

    「不然呢?」

    「我會視情況幫你調整工作。」

    「是噢,還真看不出來你這麼好心。」馨心挖苦道。

    魏梧微微一笑,突然坐在床沿,伸手抓住馨心的小腿,開始輕重有致地按摩了起來。

    馨心被他的舉動嚇得腦裡一陣空白,好半晌她才猛地回過神來。「喂──你這是在幹麼?」她從陳主任口中得知,魏梧是「湖山戀」的執行長……執行長在幫她這個「小ㄎㄚ」按摩小腿?不會吧!

    魏梧沒回答她的問題,逕自說著:「我曾跟飯店聘請的香療師學了一陣子按摩,怎樣?舒服嗎?」

    馨心陶醉的表情已做出最好的回答。他寬厚有力的大掌揉捏著她的小腿肚,一陣酸麻與痛快竄進馨心身體,她癱倒在床上,腦子裡再也想不出其他拒絕的語句。當他按摩好左腳,她還恬不知恥地用右腳尖推推他的大腿,無言表示它也需要公平待遇。

    噢,對對對,就是那裡∼∼

    天吶!這男人的手……美妙得實在該被綁起來……哦嗚∼∼

    馨心將頭埋進一旁的棉被裡,努力掩掉幾乎快脫口而出的呻吟。

    魏梧將馨心的腳踝握在掌心,一手扳著她腳掌,慢慢地朝順時鐘畫圓,定住,再逆時鐘畫圓。藉著幫她按摩的機會,他得以充分的欣賞她細長的小腿線條。

    跟他想像中一樣,裹在寬鬆牛仔褲裡的,是一雙晶瑩毫無瑕疵的長腿。溫潤的肌膚像塊上好的玉,教他忍不住再三留戀,不忍釋手。魏梧目光被大腿上的裙擺吸引,當他手掌順著她小腿一路上滑,一向平穩的呼吸也忍不住變得紊亂……魏梧驟然停止按摩。

    直到他停下,馨心舒服到當機的腦袋才終於開始運作。「我不懂欸,你堂堂一個執行長,幹麼跟香療師學按摩?」

    魏梧睜開雙眼,氤氳的黑眸閃過一抹教馨心不解的閃光。

    「籌備飯店時,每一項工作我都會全程參與,如此我才能夠瞭解每一份工作的困難和訣竅。」

    「每一項?連掃客房你也去?」馨心腦中浮現魁梧的魏梧伏在客房床上鋪被單的畫面,呃──這畫面怎麼想怎麼不搭調。

    魏梧點點頭,然後他放開她的腿。馨心忍不住露出失望的表情,那麼讓人舒服的手──好捨不得啊!

    馨心看著魏梧起身。「你要回去啦?」

    「你還有事?」他看著她。

    馨心想了一下,搖搖頭。「倒是沒有。」

    「既然沒事,那我先走了。」

    馨心幫魏梧開門,他跨出門的剎那,突然停下腳步跟她說:「後天我會安排你到餐廳見習,你起床之後,在房間稍等一下,我會要人過來帶你。」

    馨心傻傻地應了聲好,直到魏梧身影從視線離開,她才突然想到,嗯,他今晚來的目的,只是為了講最後那兩句話啊?

    馨心滿臉問號地將房門關上。

    兩天後,早上八點半,一名自稱是「王主任」的中年女子來找馨心。

    馨心發現「湖山戀」好像很愛請長得很嚴肅的中年女性當部門主管。她跟在表情嚴肅的王主任身後,走進鬧哄哄的餐廳部休息室。

    王主任就像個吸音棉,她腳才剛踩進,原本高聲談笑的休息室,咻地變得安靜無聲。王主任一臉滿意地點點頭,然後朝左移一步,向大家介紹馨心。

    「這位隋馨心小姐,因為某些緣故,會來我們部門見習三天,但是大家不要因為她是來見習就跟她見外……」王主任對著馨心露出森冷的笑,原本懸在馨心臉上的笑瞬間垮下。

    媽啊!「湖山戀」每個部門主管,怎麼都是閻羅女啊!她在心裡慘叫一聲。

    「小羅。」隨著王主任叫喚,一名長得秀氣文雅的女生出列。「隋馨心今天就交由你帶領,務必讓她在今天一天裡,完全瞭解出菜口的運作。」

    「其實沒必要這麼──」馨心一句推辭還沒說完,王主任突然轉頭看她一眼。

    「你有意見?」

    一見王主任表情,馨心連忙把話吞進肚子裡。她搖搖手。「沒沒沒。」

    王主任滿意地微笑。「就這樣,大家各就各位。」

    一聲令下,所有員工立刻鳥獸散,名喚小羅的女生走到馨心面前,她招招手,示意馨心跟她走。

    「呃,小羅,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小羅點點頭。

    「你可以叫我馨心。」馨心示好地微笑,不過發覺小羅並不太想理她,馨心訕訕地笑了下,才又接著說話。「呃,我是想說,剛剛王主任說的──」

    小羅堅定地打斷馨心的話。「主任說的話我聽得非常清楚,你不需要再提醒我一次。你放心,我一定會照著主任的交代,今天就讓你完全瞭解出菜口部分的工作。」

    啥!馨心嚇一跳。「不不不,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不用這麼費心,我並不在乎是不是能夠完全認識──」

    小羅停下腳步瞪著馨心。「你要我違反主任的交代?」

    瞧著小羅不苟同的臉色,馨心吞吐地回答:「我只是,嗯,建議……」

    「難道你不曉得我們飯店的員工規章,第一條就是『全力以赴』嗎?」小羅手握拳頭加重語氣。「你怎麼可以唆使我違反規章呢?」

    說罷,小羅轉身用力推開廚房大門。「走吧!讓我為你示範我們『湖山戀』裡,最引以為傲的service態度。」

    「噢……對對對,就那裡,哇哇,痛死我了──」

    馨心俯臥在床上,魏梧坐在她小腿邊,雙手輕重有致地幫她按摩雙腿。

    她一邊享受魏梧精湛的按摩手藝,一邊頻頻抱怨。「喂!你們『湖山戀』到底是給員工們吃了什麼迷藥啊,怎麼每個員工只要一提到工作,一個個馬上變得熱血沸騰。」

    魏梧緩下按摩的力道,抬頭瞄了她一眼。「對工作熱血沸騰不好嗎?」

    「是啦!你是老闆,當然會覺得這樣很好,可是我不一樣啊!要我在一天裡學會他們那些動作跟知識,MY  GOD!難怪我每天都被折磨得慘兮兮。」

    「哪些動作?」

    「就……」馨心抽出手比了一些動作,然後轉頭瞪他。「沒有東西,叫我怎麼比得出來?」

    東西?!

    魏梧瞇眼瞧她一會兒,然後點頭。「這簡單,跟我來。」

    「要去哪?」馨心皺起眉頭。

    「餐廳。」魏梧不由分說地將她從床上拉起。「你示範給我看。」

    啥米!馨心手揪著被單死不肯放。「我不要!我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你還要我去……啊!」

    但瘦小的馨心哪敵得過魏梧的蠻力,魏梧攔腰一抱,便讓她身體離開床鋪,馨心擔心魏梧會抱不好她,兩隻手緊緊揪住他身上西裝。

    「你是要我扛著去,還是自己走去?」他給她兩條路選。

    「放開啦!我自己有腳,我自己會走啦!」

    站穩腳步後,馨心彎腰將自己穿來的球鞋套在腳上,一邊嘀嘀咕咕。「每個頭頭都是一樣的啦!老是不聽下面人在說什麼,明明已經是休息時間了,還硬要我出去加班。」

    然後她直起腰來,怒瞪了魏梧一眼。「不是要去?還不快點。」

    La  Vie法式餐廳。

    「湖山戀」的La  Vie只營業到晚上九點,魏梧與馨心十點上門,迎接他們的只剩一片冷清。魏梧在中控鎖前按了幾個數字,然後將識別卡片塞進感應器裡,合起的大門「嗶」一聲地打開。

    魏梧將門推得更開,示意馨心先進去。

    「暗濛濛的,是要怎麼做給你看啊!」

    馨心話才剛說完,頭上的燈瞬間大亮,她雙眼適應不來的緊緊閉起,一會兒才慢慢打開,而當睜眼看見魏梧的剎那,她雙眼瞪大。

    「你在幹麼?」只見魏梧已把西裝外套脫下,脖子上的領帶也鬆開擱在一旁。

    「你坐這等我一下。」

    說完話,他一轉身走入出菜口,馨心滿臉狐疑地嘟著嘴,等了好幾分鐘,仍不見魏梧蹤影。

    「喂!」這傢伙該不會把她一個人丟這走了吧?馨心突然覺得心裡有些毛。

    她起身朝出菜口走去,靠在牆邊低喚:「魏梧,你還在嗎?」

    「我在。」

    聲音從廚房裡傳來!馨心跨進出菜口,只見魏梧捲起兩邊襯衫袖子,站在料理台前切東西。

    「你在幹麼?」馨心站到他身邊,發現原來他在切草莓……等等,他沒事幹麼跑到這兒來切草莓?

    「我正在做『鮮酪草莓』。」邊說話,魏梧將一塊切半的草莓塞進馨心嘴巴,馨心本想抗諼,不過看在草莓實在鮮美可口的分上,她放下抗議的手臂。

    「嗯!你們家的草莓還真好吃!」

    馨心貪嘴,忍不住伸手又偷了一個,當想進攻第三個,卻被眼明手快的魏梧一掌拍掉。

    「哇嗚!小氣,借我偷吃一顆會死噢!」她呼著被拍疼的手背。

    「再忍個十分鐘,要吃多少都隨你。」魏梧含笑睨了她一眼,然後將切半的草莓全部堆進透明缽裡,加了兩湯匙黑墨般的黑水進缽裡,撒糖,煞有其事地拌了一會兒後,他打開冷凍櫃將缽擺進去,從裡頭取出另外一隻缽。

    然後魏梧彎腰從底下置物櫃取出一隻玻璃試管,馨心湊向前看了一下,念出試管上的英文名。「Vanilla?!香草?香草長這樣?乾癟癟的枯樹枝?」她驚訝的說。

    「沒錯!香草就長這樣。」魏梧打開瓶塞,一股甜美的芬芳立刻飄進馨心鼻腔。

    「我不知道香草的味道竟然這麼棒!」她驚訝地瞪大眼睛。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魏梧剪開香草枝,徒手將裡頭的種籽擠進缽裡,再撒進一些糖粉攪拌。

    「缽裡的乳白色軟狀物是什麼?」馨心好奇地問。

    「一種名叫Mascarpone的軟乳酪,做提拉米蘇的原料,其實光這樣吃它就已經很棒──」魏梧從缽裡挖了一點乳酪在指頭,有了前車之鑒,馨心毫不考慮,直接伸舌舔走。

    看著她露出的粉紅色小舌頭,魏梧眸光一暗,暗自倒抽口氣。馨心毫無知覺,舔淨了唇上的殘漬之後,還探頭進缽裡。

    「我還要,再給我一點。」沒辦法,貪吃的她一見美味食物,就全顧不了形象了!

    魏梧突然把缽移開,馨心嘟著嘴大嚷:「小氣鬼!」

    「去外面坐著等。」他伸手拍拍她屁股,輕輕地將她往外推。「你再叫,我等下連一點渣渣都不留給你。」

    十分鐘後,魏梧推著一台小餐車來到馨心面前,他動作優雅地一抖餐巾,將它平放在桌上後,才一一擺上刀叉跟小碗,最後上場的,是馨心垂涎已久的「鮮酪草莓」。鮮紅色的草莓呈放射狀堆擺,巴掌大米黃色的Mascarpone置在正中央,上頭還撒了幾瓣嫩綠的薄荷,遠遠聞,就甜香四溢。一待魏梧放好,馨心早等不及伸出手去。

    「等等。」魏梧再次拍掉她的手掌。

    「給我吃啦!」馨心抗議地叫道。

    「等一下再吃。」魏梧堅持。「你先看看我的動作。」他依樣又做了一次,餐巾、刀叉、碗跟鮮酪草莓。「王主任要你學的,是不是這些?」

    當注意力從草莓上移開,馨心才發現魏梧的動作真優雅。「你也會?!」

    「我說過了,只要是飯店裡的東西,我都學會了。」

    「你學了幾天?」

    魏梧伸出一隻手指。

    「一天?」

    魏梧搖頭。「一個小時。」

    「騙我!」馨心不相信地站起身來。「我今天學了一整天,就是沒辦法把這套動作弄得俐落又漂亮。」

    馨心依樣畫葫蘆做了一次,同樣一套動作,她就顯得綁手綁腳,彆扭小氣。

    「你的問題點在於,你太在乎別人的眼光。」

    「瞧。」魏梧取走餐巾,豪邁地朝上一甩,放在桌上。

    「嗯……」馨心很努力地思考魏梧的建議,但是注意力卻一直被餐車上的草莓給拉走,勉強了幾分鐘,她決定投降,涎著笑臉哀求:「這個我明天再研究,先讓我吃嘛!」

    「吃吧!」魏梧歎了口氣,順了她的意。

    馨心二話不說馬上落坐,張大嘴巴吞了顆切半的草莓。「啊∼∼/歐依西!」她臉上登時綻放出陶醉的笑。

    天吶!實在太美味了,不但草莓好吃,連那個叫什麼Mascarpone的軟乳酪也好吃得嚇壞人,吃進嘴裡的甜美跟香氣,市面上三十五塊一瓶的優格根本比不上啊!

    「我還要我還要。」馨心吃完了一碗再添一碗,魏梧微笑地望著她,直到盤上草莓少了大半,馨心才驀然發現他都還沒動叉。

    「你怎麼都不吃?」

    「我對吃甜食沒有多大興趣。」魏梧笑一笑。「看你吃我就很開心了。」

    但──馨心皺起眉頭。「既然不愛吃,幹麼還特地跑來這裡做這麼大一缽?」

    「讓你吃啊,你不喜歡?」魏梧問。

    「我喜歡啊,但是──有必要為了我喜歡,這麼大費周章?」

    看著馨心,魏梧滿臉神秘,一會兒,才見他吐出一句。「算是慰勞你,連續這麼多天辛苦工作。」

    是噢!

    馨心低頭望著碗裡的草莓,突然想起魏梧也很辛苦,每天下班都到她房裡幫她按摩。嗯,雖然草莓是他家的,不過也可以拿來慰勞他一下。

    從碗裡叉了半顆草莓,在軟乳酪裡呼嚕地轉了一圈,然後伸向魏梧,魏梧盯著她,馨心撒嬌地黏在他身側,嬌聲地說:「來嘛!吃一口看看……我打包票的好吃!」

    睇著馨心的黑眸,略略斂下。

    「為什麼要我吃?」魏梧問。

    「因為……」馨心眨眨眼睛。「你吃了我再告訴你。」

    魏梧看了她幾秒,依言吞下。

    「你可以說了。」

    「慰勞你啊!你不是說我連續工作很辛苦嘛,你連著幾天晚上都來陪我,所以我也應該慰勞你一下啊!」馨心理所當然地說著。語畢,她又叉了一塊草莓進嘴巴嚼。

    原來……魏梧瞇著眼睛瞧著馨心側臉,心頭一陣暖。側頭發現她唇邊沾了一小塊軟乳酪,魏梧不假思索地伸手拭去,馨心抬頭看,正好看見魏梧把指頭往嘴裡一送,輕輕吮掉的動作。

    他抽出手指,露出好滿足的表情。

    媽、媽啊∼∼望著魏梧的笑臉,馨心呼吸突然間噎住。

    這男人,幹麼忽然笑得那麼性感啊!馨心心頭小鹿,像不小心吞了迷幻藥似的,在她胸口猛撞!

    「你怎麼了?臉好紅。」魏梧伸手拍拍她。

    「我只是……」糟糕啊,該找什麼借口?馨心急忙掰出一個。「太累了。」

    說完話,馨心忙低頭將盤中僅剩的草莓一口氣吃光,然後慌亂地說:「太晚了,我想回去休息了。」

    魏梧不表意見,只是靜靜地瞅著她。

    媽啊!不要這樣看她!會讓她忍不住胡思亂想的。

    馨心撫著怦怦亂跳的心臟,看左看右,就是不敢跟魏梧的目光相對,她低著頭沉默了一會兒,等不到魏梧回應,只好丟下一句:「那……我先走了,晚安。」

    馨心沖得太急,轉身時差點絆到椅子,不過並沒跌倒;等她站穩之後,忙不迭舉腳又跑。

    瞧著她的背影,魏梧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沿路埋頭衝回宿舍,前幾天無暇細想的問題一下子從腦子裡浮現,馨心想著──怪了,魏梧幹麼這麼幫她?

    雖然說他替她安排的交換條件工作繁重,可是做了幾天她發現,大家做的事情是一樣的,他並沒大小眼派給她特別多的工作量。甚至還有好些同事,常會因為她還不熟稔而出手幫她。但有一點大不相同噢,同事們可沒她那麼好命,每天晚上還有魏梧「大師級」的魔手幫她按摩,再加上剛才那缽好吃到痛哭流涕的鮮酪草莓……後後後,真的是越想越不對勁。

    跌坐在床上,馨心擠眉弄眼的左思右想,怎樣就是想不出個道理來。若要說魏梧對她好是別有居心、圖謀不軌,但她這麼一個沒錢沒名的小記者,有什麼好讓他圖謀的啊?他該不會是在貪圖她的美色?馨心轉頭望著鏡子裡的反影,忍不住格格笑了起來。

    隋馨心啊隋馨心,你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天仙美女下凡啊?魏梧他什麼身份、什麼地位,會偏偏看上你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角色?

    想到這,馨心忍不住一拍額頭暗罵自己無聊。這麼晚了不睡覺還在揣測這種事,真是沒事找事。

    馨心咚地仰身躺平,瞪著天花板上濛濛亮的小黃燈,思緒又忍不住朝魏梧身上飄。如果是真的呢?魏梧喜歡她……

    一想到這,馨心腦中突然浮現魏梧睨著她微笑的俊臉。她俏臉一紅,連忙把臉埋進被窩裡。

    討厭啦!都是那個臭魏梧啦!沒事對她笑得那麼性感幹麼!瞧她,腦充血了啦!

    和馨心相隔一公里遠的床上,魏梧也正在想著。只是他腦子裡想的,卻是另外一件事──

    他扳起手指算,馨心進「湖山戀」已經四天,眼下只剩下大約一個禮拜的時間。

    究竟他該怎麼做,才能在一個禮拜之內擄獲她的心?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