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眼妹大翻身 第四章
    「呵……」

    坐在辦公桌前,看著報表的光弓忍不住打了個呵欠,以表示對老闆傅毅翔這幾天要他在這裡坐陣公司的抗議。

    「光弓,注意你的形象。你現在可是代表著我們公司的負責人。」

    柏月狁在桌下的腳,輕踢著這個沒有耐心的傢伙。

    「翔,你什麼時候要將你的工作回收啊?我都快無聊死了!」

    不管傅毅翔會不會生氣,反正他只是個專業的服裝設計師,雖然對於一些商業概念有一定程度的瞭解,但卻沒有興趣去碰。

    要不是傅毅翔跑去教書,他根本就沒必要那麼辛苦啊!

    「再過幾個禮拜,幫我母親代課的事情也將告一段落了。」

    他知道要光弓代班,對他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但公司內部也只有光弓可以完全瞭解狀況和現今的流行趨勢。

    所以他才會放心的將「後天美女製造機」一些事交給光弓去處理。

    「謝天謝地喔!我終於可以解脫了。」

    光弓現在就只差沒有拉著柏月狁共舞而已。

    「這下你高興了。」

    柏月狁不可思議的看著光弓,這傢伙連管理自己的職責都覺得麻煩。

    「當然!你又不是我,當然不瞭解我在這座位上坐了一個多月,卻老了好幾歲的感覺。」

    光弓覺得那些報表看久了,他的靈感也全部被趕盡殺絕了。

    「這個位子我又不是沒坐過,自己懶就說嘛!」

    柏月狁拍拍光弓的肩,一副不認同的模樣。

    「就算我懶又怎麼樣,反正我根本就不喜歡那個位子。」

    光弓撇撇嘴,不以為然的看著傅毅翔。

    「噫……那不是小大嫂嗎?」

    柏月狁突然看到一個十分熟悉的影子,出現在後天美女製造機的門市部,身後似乎還跟著兩個女人。

    光弓好奇的湊上前去看著。

    「喂!月狁,你小大嫂那麼漂亮,有必要來這種地方嗎?」

    「唔……我也不知道,我看她們三個人裡,應該是後面那個『俗俗』的眼鏡妹,才需要改造吧!」

    柏月狁打量了白澄身後的兩個人之後,中肯的下結論。

    「翔,那個人是不是你所提起的那個瑕疵品啊?」

    光弓仔細的看著正在櫃檯填寫資料表的女孩。

    傅毅翔走向前,看著玻璃窗外的三個人。

    顏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她這個人不是一向都不注意外貌的嗎?什麼時候開竅了?

    「該不會真的是吧!」

    「是她。」

    傅毅翔向他們點頭稱是。

    「你媽要你娶的人也是她?」

    柏月狁指著窗外的顏可,怪裡怪氣的叫著。

    「那也差大多了吧!難道伯母不知道你挑人的眼光嗎?」

    光弓搖搖頭,他絕對不相信賀真真跟傅毅翔來真的!

    「小大嫂該不會是帶她來這裡改造的吧!」

    柏月狁不敢苟同的看著他們。「又是一個後天美女。」

    「唉……女人都是愛美的。」

    光弓拍拍柏月狁的肩,像個老頭子感歎的說道。

    「她雖然是個瑕疵品,但是經過改造之後,一定會讓人驚艷無比。」光弓喃喃自語說道。

    「噫……你先前不是還將她批評得一無是處嗎?怎麼現在又說這樣的話?」

    柏月狁奇怪的看著光弓,他並不像是個反反覆覆的人,怎麼這一次卻……

    「不管再怎麼改造,人工還是人工,並不是個真正完美的女人。」

    傅毅翔聳聳肩,坐在沙發上。

    雖然光弓說的沒錯,但是就算她有驚為天人的容貌,那也是人工製造出來的,也是他最不屑的。

    「喂,光弓,我們來打個賭!」

    一向不怎麼關心女人的傅毅翔,會一而再的在他們面前,提起顏可這個女人,而且還是他最討厭的那一型的。

    就他種種不尋常的模樣看來……

    如果他的猜測沒有錯的話,傅毅翔百分之八十是受顏可吸引而不自知。

    柏月狁觀察了傳傅翔好一會之後,突然興致高昂的看著光弓。

    一見他輕輕的挑起眉,就知道他也是興趣十足。

    「賭什麼?」

    光弓好奇的看著柏月狁。

    「賭那個『俗俗妹』在老大的改造之下,會不會變成天鵝?」

    柏月狁輕佻的看著外面三個正在跟櫃檯小姐說話的女人。

    「重點是老大會不會喜歡上那個人工製造出來的美眉。」

    「開什麼玩笑!」

    光弓後退了幾步,驚訝的看著柏月狁。

    這傢伙真是越來越大膽了,居然把主意打到傅毅翔的頭上。

    「好嘛!賭注下大一點,這樣贏的人也比較有成就感。」

    柏月狁邪惡的鼓吹著光弓的加人。

    「這……」

    光弓猶豫不決的看著傅毅翔和柏月狁。

    「賭注是什麼?」

    傅毅翔開口詢問。

    「翔,你該不會想下去玩吧!」

    光弓不可思議的瞪著他。

    「好耶!多一個人參加,只會讓我多一些戰利品而已。」

    柏月狁得意的笑著,彷彿勝利女神已經向他招手。

    「賭傅毅翔會不會喜歡上自己改造後人工美的『俗俗妹』!戰利品為法拉利最新型的跑車一部。」

    光弓轉頭看了看傅毅翔,他還以為傅毅翔會猶豫不決,沒想到他卻毫不思索的答應這場賭局。「我賠不會!」

    他本身就是賭局內的變動因素,他會不會喜歡上顏可,全都控制在他的手掌心中。

    「怎麼樣,光弓兄你賭不賭啊?」

    柏月狁挑釁似的看著光弓。

    「賭就賭,我賭翔不會喜歡上那個『人工美眉』。」

    光弓見傅毅翔一副很有把握的模樣,所以也答應這場賭局。

    「很好!那就這麼決定了!好好的準備好我的法拉利吧!」

    柏月狁高興的大笑道。

    「勝負都還沒有出來,別高興的太早!」

    「翔,你什麼時候要去改造她啊?」

    柏月狁不理會光弓不服的語氣,直視著坐在沙發上的傅毅翔。

    「期限呢?」

    傅毅翔抬起頭看著柏月狁,放下手中「後天美女製造機」的營運報表。

    「期限就兩個月吧!今天開始。別說我沒有給你機會,你確定你不會愛上她?」

    當光弓和柏月狁正好奇的想聽聽他的回答,傅毅翔已經走出辦公室的大門,往白澄她們的方向走去。

    當顏可三個人,走入一家極具規模的美容中心之後,櫃檯小姐馬上親切的迎向她們。

    「小姐,請問你是第一次來這裡嗎?」顏可她們點了點頭,櫃檯小姐立刻拿出一張基本資料填寫表。

    「請先填寫基本資料。」

    「好的!」白澄接過紙張遞給顏可。「趕快寫一寫吧!」

    顏可接過紙張,快速的書寫。

    「請問一下,你們公司除了瘦身之外,還提供了怎麼樣的服務?」

    雖然在來這裡之前,她就知道了這家公司的概況,但為了讓顏可放心的待在這裡,白澄必須再次的確認。

    「我們公司針對愛美的女生提供了多項的服務,並針對你想要的改變,而為你設計一套專屬於個人的美麗計劃,你可以放心的使用我們公司內的任何產品。」

    櫃檯小姐仔細的為她們解說著公司內的課程。

    「澄姐,這裡很不錯耶!」

    據小鳳打量著四周明亮的環境,沒有想到這個美容中心還滿大的。

    填完資料的顏可,將手中的資料遞給櫃檯小姐。

    「請問你是哪一部分需要美容呢?」

    櫃檯小姐看了看資料表中空白的部分,細心的為她勾選。

    「我……」

    「小姐,你們有沒有做那種全身美容的。」

    「就是像電視那種美麗大變身?」

    白澄和據小鳳有默契的搶在顏可之前,快速的回答。

    「呃……有的。」

    「這三位客人,有什麼問題嗎?」

    傅毅翔的聲音突然出現,著實的嚇了她們一跳。

    「毅翔,你怎麼會在這裡?」

    白澄看了看身後熟識的男人,他不是個大忙人嗎?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傅老師……」

    據小鳳驚訝的看著傅毅翔。

    而顏可只是呆呆站著,根本忘了要怎麼反應。

    她……她好像不管到哪去,都會遇到他?!

    「你們好!」

    傅毅翔微笑的向她們打招呼。

    「我是這裡的股東之一,你們來這裡有事嗎?」

    「喔……那太好了!我們是帶可來這裡改造一番的,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白澄將站在一旁的顏可拉到傅毅翔身邊,特地讓傅毅翔好好的看個清楚。

    「是你?你不是不重視自己的外貌嗎?」

    傅毅翔挑起眉調侃的說道。

    「我……」

    顏可只是呆呆的任白澄拉著,連反駁傅毅翔的能力都沒有。

    「喂……學姐,別發呆啊!」

    據小鳳的力道,讓顏可回了神。

    「小鳳別再推我了啦!」

    「我看你在發呆嘛!所以才要你回神啊!」

    據小鳳無辜的看著她。

    「可,現在是你變美的大好機會,怎麼還有時間發呆!」

    白澄敲敲顏可的頭,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好了!你想要做什麼樣的造型,我來幫你。」

    傅毅翔拿過櫃檯小姐手上的資料,知道顏可來這裡的目的。

    「我……我不要了!」

    顏可搶下他手中的基本資料,紅著臉說道。

    「那怎麼可以,不行!」

    白澄拿過她手中的資料,重新拿給傳毅翔。

    「那就麻煩你了!」

    「白姐!」

    「姐什麼姐,沒有用的!」

    白澄看著她,絕對不讓顏可有怯步的空間。

    「對啊!你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的耶!怎麼可以怯步!」

    據小鳳拍拍她的肩膀鼓勵的說。

    「那請你們跟我來!」

    傅毅翔帶著顏可走入後天美女製造機的會客室,準備為她好好的改造一番。

    一走人會客室後,就看到裡面已經聚集了不少人。而一間一間透明化的小房間內,都有一位穿著制服的造型師在和顧客交談。

    仔細的看過去,大部分都是因為肥胖的關係,才會來到這裡。

    而傅毅翔帶領著他們走到最內部的會客室。

    「好了!現在你可以說說,你想要變成什麼樣子?」

    他可是全球首席的服裝設計師,對造型更是有自己的一套,但是基於客戶至上的原則,他還是禮貌性的詢問。

    「我……」

    顏可猶豫的看著白澄。

    是她們拖她來的,她怎麼知道要做怎麼樣的造型?

    「當然是讓她看起來煥然一新、驚為天人啊!」白澄幫顏可回答著傅毅翔的問題。

    「毅翔,你就別客氣了!她今天就任由你處置,只要讓她變漂亮,要怎麼樣都可以!」

    「這樣的話,我建議將眼鏡改為隱形眼鏡,或者要動手術除去近視。再來,必須將她身上的老舊衣服換掉,我先叫人拿一些服裝過來。」

    傅毅翔打電話,對服務人員交代了幾聲之後,即轉向白澄,向她們微笑道:「現在,我先帶她去做全身美容。」

    「全身……美容!」

    白澄和據小鳳驚慌失色的看著他。看著她們的表情,傅毅翔知道她們全都想歪了!

    「這些……當然是交由我們專業的小姐來處理。」

    傅毅翔淡淡的掃了白澄一眼,似乎看不起她們的大驚小怪!

    「那你們慢走,我和小鳳到對面的午茶店等你。」

    白澄高興的偕同據小鳳離開,一點都不理會顏可一臉的哀怨。

    費了好一番工夫,傅毅翔發現顏可的膚質十分的好,根本就不需要化妝。

    而且,她根本就沒有近視,那副眼鏡只是個裝飾品。她的長髮在她的堅持下,只稍稍修剪了一下。

    基本來說,她是一個標準的懶女人,不懂得如何裝扮自己。

    E纖合度的身材,再加上一張清麗的小臉,再怎麼看她都不像是之前那不起眼的女生。

    「看來你只是缺少打扮而已。」

    傅毅翔的聲音緩緩的在她的頭頂上響起。

    「啊……」

    這人怎麼走路一點聲音都沒有!

    「原來你那麼怕我。」

    傅毅翔淡淡的輕笑著。

    顏可則呆呆的望著展露笑意的他,深深的陷入這溫柔的笑聲中。

    她迷茫的表情和微啟的唇瓣,就像是等人擷取的蜜果一般,吸引著傅毅翔全部的注意力和引以為傲的自制力。

    不由自主的,傅毅翔緩緩摟住顏可,用僅存的自制力告訴自己千萬不可以太心急,會嚇壞這小東西的。

    剛毅的嘴唇,就像是一隻彩蝶般輕輕柔柔的吻上顏可的唇瓣,柔柔的引導著顏可的反應,開啟她的小嘴。

    「嗯……」

    從傅毅翔身上傳出淡淡的青草香混和著男性的氣息,再加上他溫柔的表情,竟讓顏可深陷其中。

    傅毅翔探入顏可的唇,引誘著她的丁香舌加入嬉戲的行列。

    火熱的吻,讓顏可只能被動的反應著,虛弱無力的靠在傅毅翔的身上,柔似無骨的雙臂環繞上傅毅翔的肩上。

    「該死!你真是太甜蜜了。」

    傅毅翔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逐漸發熱,某一部分起了變化。

    激情的催化之下,使得傅毅翔橫抱起氣喘吁吁的顏可,轉身走向他的專屬休息室。

    顏可迷茫的理智根本抵抗不了傅毅翔的強勢。

    胸前的衣襟被解開,突然一陣冷氣襲向顏可……

    「放開!」

    顏可猛然推開傅毅翔,看著自己身上已解開一半的衣裳,羞澀的抓著衣襟跑了出去。

    砰!

    傅毅翔看著顏可遠離的背影,想起自己今天失控的行為,只感到不可思議。

    「今天是怎麼了?」

    傅毅翔對自己心中的那一份意亂情迷的思維,十分不解。

    他不是向來最看不起改造過的女人嗎?

    迷惑的他並沒有發覺到,心中藏匿著一份剛發芽的感情,在不自覺中漸漸的成長……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