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戀緋聞傳不停 第九章
    睿娜瑟縮一下,雙肩微拱。

    「我……我也沒想過會遇上那種事……」

    眼眶忍不住泛紅了,吃虧的人是她耶!她才是有資格生氣的人,怎麼反倒變成是自己的錯,有沒有搞錯?!「那時我只想過去問你,願不願意當我的男朋友,也不曉得最後會跟你到賓館,等我酒醒之後都嚇哭了。」

    他氣到不行。「妳……」

    「你還要罵哦?」她很想摀住耳朵說。

    羅冬驥忍住想對她大吼的衝動。「當時妳應該做的事是馬上叫醒我,然後逼我負責,而不是偷偷的跑掉。」

    「嗄?可是這樣做不會很尷尬嗎?」她沒經驗,不曉得怎麼應付。「再說萬一你不喜歡我這一型的,卻被逼著要負責,不是會很痛苦嗎?」

    「妳……」他真的被她給徹底打敗了。「所以妳一個人把孩子生下來,想要獨自把他扶養長大。」

    她微張紅唇,愣在原地。

    「我沒妳那麼笨,算不出孩子是什麼時候有的。」早在他懷疑她就是那晚和自己有過一夜情的陌生女人,接著便想到緯緯。看過他的健保手冊,知道他的出生年月日,再算一下時間,正好就在那幾天受的孕。

    「緯緯是我的親生兒子。」這句話不是疑問句。

    事到如今,睿娜也沒辦法否認了,被拆穿了也好,省得她老是煩惱該在什麼時候告訴他,真的是鬆了口氣。「對不起嘛!我真的一直想告訴你,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他真的是我的兒子?我的親生兒子?我有兒子,我真的有兒子了……」他欣喜若狂的叫道。

    儘管早就知道,可是當他得到證實,還是掩飾不住臉上的狂喜和驕傲,大步衝進房間,小心翼翼的坐在床沿,眼泛淚光的撫摸孩子柔細、可愛的臉頰,心中的喜悅是筆墨難以形容的。

    「我曾經不只一次偷偷期盼過,如果緯緯是我親生的兒子該有多好,想不到這是真的,他是我的兒子……我的兒子……」

    這一刻他覺得自己擁有了全世界。

    在這世上,他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家人。

    睿娜在旁邊偷偷拭著眼角的淚水,能夠體會到他此刻的激動。

    他真想馬上叫醒緯緯,聽他親口叫一聲爸爸。

    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似的,羅冬驥突然掀開覆在緯緯身上的小涼被,將他從床上抱起來,這番舉動嚇了睿娜一大跳。

    「你要幹什麼?」

    他沒有看她一眼,只是面無表情。「我要帶他回家。」

    「可是、可是這裡就是他的家。」她不知所措的看他抱著緯緯走出房間,連忙跟著跑。「冬驥,你要把緯緯帶去哪裡?快把孩子還給我……你不要這樣,我求求你,你不要把緯緯帶走……」

    羅冬驥冷睇她一眼,「我是他的親生父親,難道沒有資格嗎?」

    「我……我沒有說你不是,可是……你不要把緯緯搶走好不好?我不能失去他,求你把孩子還給我!」睿娜一邊啜泣,一邊低喊。「緯緯!」

    似乎被大人的吵鬧聲叫醒,緯緯揉著眼皮,「馬麻……」

    「緯緯!」聽到孩子的叫聲,她更是心如刀割。「你不能就這樣把孩子帶走,你會嚇到他的……緯緯!」

    於是他低頭問著半夢半醒的孩子,「緯緯,我們再去玩好不好?」

    「好。」聽到可以和叔叔去玩,不禁咧開大大的笑臉。

    睿娜聽了心都碎了。「緯緯,馬麻在這裡!」

    「妳已經霸佔兒子太久了,今晚我們父子想單獨相處。」羅冬驥繃著俊臉,毫不留情的步出大門。

    「緯緯!緯緯!」她覺得整個人被掏空了,痛哭失聲的叫著寶貝兒子,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嗚嗚……把孩子還我!緯緯……」她最害怕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

    她不禁又想起八歲那年,那時母親還在世,有天家裡來了個老爺爺,旁邊還跟著幾個穿西裝的伯伯,其中一個好像叫什麼律師,看起來有點可怕,讓她只敢躲在廚房偷聽大人談話,雖然還小,可是那天的事卻記得格外清楚。

    「……我們辜家並不承認這個孩子,何況妳生的又是個女兒,不是兒子,也就更沒必要去做親子鑒定,只要妳以後不再糾纏不清,我會付給妳們母女一筆錢,等簽署契約之後,不要再讓我看到妳們……」

    「辜老先生,我不會收你的錢,既然女兒是我決定要生下來的,自然會想辦法養大……」

    就是因為她不是兒子,所以親生父親那邊不願承認她的存在,是死去的母親堅決不拿對方的錢,執意靠自己的力量將她養育成人。但是最後還是積勞成疾、撒手人寰,她只好去住在舅舅家。

    因為是兒子可以傳宗接代,所以男人比較重視嗎?

    要是他再也不把緯緯還給她,那該怎麼辦?

    失去緯緯,她怎麼活下去?

    「嗚嗚……」睿娜六神無主的哭著,陡地想到魏文玲,連忙跑回屋子打電話求救。「文玲……嗚……緯緯……緯緯他……他被他爸爸帶走了……怎麼辦?怎麼辦?」

    不到半個小時,魏文玲氣急敗壞的衝到家裡。

    「那個男人憑什麼把緯緯帶走?就憑他貢獻一尾精蟲嗎?我們去報警,就告他綁架!」她劈哩啪啦地破口大罵。「也不想想他有個兒子是誰的功勞,他只想不勞而獲,算什麼男人?王八蛋!他住哪裡?老娘跟他拚了!」敢搶走她的寶貝乾兒子,她要找一些兄弟去修理他一頓。

    掛著兩行淚水,睿娜可憐兮兮的攔下她。「文玲,妳先冷靜一下……不要報警啦!這樣他以後在外面怎麼做人?」

    魏文玲一副快昏倒的樣子。「拜託!妳幹嘛還替那個男人說話?」

    「因為他是緯緯的親生父親。」就憑這一點,就有資格跟她搶兒子了。

    文玲往上翻了個白眼,「我真不曉得該怎麼說妳?他不是原本就打算跟妳結婚的嗎?還說要給妳和緯緯幸福,難道他只是想跟妳玩一玩?怎麼突然會在知道緯緯是他的親生兒子之後就翻臉不認帳了?他到底跟妳說了些什麼?」

    「我、我也不知道。」她的頭腦是一片混亂。「說不定他後悔了,不想跟我結婚了……他的表情好凶,我一直求他、一直哭,他都不肯聽我說……」

    「王八蛋!臭男人!」魏文玲一邊咒罵,一邊在客廳走來走去。「要是他想跟妳爭奪緯緯的監護權怎麼辦?電視連續劇不是都這麼演的嗎?」

    睿娜臉色發白,嬌軀搖搖欲墜。

    「妳要跟他打官司嗎?目前的法律條文聽說都是對男人有利,搞不好會把監護權判給他,畢竟他是公司的老闆之一,經濟條件比妳好……呸!呸!我怎麼可以長他人的志氣、滅自己的威風?明天我就去找個厲害的律師討論一下看要怎麼辦。」她全身充滿鬥志。「對!我先打個電話……」

    看著魏文玲拿起手機就狂叩,睿娜跌坐在地板上,茫然不知所措,只能頻頻掉淚……

    一整個晚上都沒有回房,睿娜呆坐在客廳,等著天亮。

    其實她能夠體會羅冬驥的心情,他是個孤兒,從小最渴望的就是能夠擁有自己的親人,如今好不容易知道自己有個兒子,他怎麼可能輕易放手,如果他決定要跟她爭奪緯緯的監護權,她該怎麼做?

    躺在椅子上睡了四、五個小時的魏文玲,打了個呵欠,睡眼惺忪的看了下時間,「已經快八點了……妳都沒睡嗎?」看著睿娜還是維持昨晚的姿勢,眼睛紅腫,她於心不忍的問。

    她將下巴抵在膝蓋上,「我睡不著。」

    「我跟律師約好十點見面,一定會想辦法把緯緯搶回來,妳不要擔心。」

    睿娜輕搖螓首,「我想應該還有更好的辦法。」

    「還會有什麼辦法,妳可不能在這個時候心軟,難道妳想把緯緯讓給他?」魏文玲這句話正中要害,她這個乾媽說什麼也不會答應。

    「我……」睿娜當然不想了。

    見她精神委靡,情緒低落,不想再讓她難過。「好了,妳也先別想這麼多,等我跟律師討論過再做打算,妳餓不餓?我出去買早餐回來吃。」

    「我吃不下。」

    魏文玲橫她一眼,「不吃東西怎麼有體力戰鬥?」

    「我真的……」這時,睿娜好像聽到外頭有什麼,背脊倏地一挺。「是緯緯在叫我!我聽到緯緯的聲音了……緯緯!」彷彿打了一針強心劑,馬上從地上爬起來,奔向門口。

    「我怎麼沒聽到?」該不會思念過度,產生幻聽。「睿娜,等我一下!」被她突然的舉動嚇到。

    飛快的打開鐵門之後,從樓梯間傳來的童聲更加清晰。

    「馬麻!馬麻!」看到母親,小臉笑得更開懷。

    她淚眼凝注癡癡望著一夜不見的心肝寶貝,哭喊一聲,「緯緯!」說著便張開雙臂撲過去,不由分說的從羅冬驥手上搶了過來,將小小的身軀抱個滿懷,再也捨不得放開。「緯緯,媽媽好想你,媽媽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胖胖的小手拍了拍母親的頭。「乖。」

    兒子的安慰讓睿娜哭得更凶了。「嗚嗚……」

    「睿娜,先把緯緯抱進去。」魏文玲瞪了一眼妄想跟她搶乾兒子的男人,長得是人模人樣沒錯,不過「黃色手帕」裡的李尚民不也一樣,結果知道自己的老婆不能生,便猶想慈英的小孩,這種敗類不需要跟他客氣。

    睿娜稍稍止住淚水,淚眼矇矓的看向站在矮了兩階樓梯的羅冬驥,無法對他惡言相向。「進來裡面再說吧……緯緯,你的尿布都濕濕了,馬麻趕快來幫你換,不然會臭臭。」先行進屋,就直接帶兒子到房間去,看緯緯笑呵呵的,可見父子倆昨晚相處得很融洽。

    「羅先生,你到底想怎麼樣?」魏文玲率先開炮。

    他眉頭深攬,猜測著眼前女子的身份。「妳就是魏小姐?」也就是睿娜口中的閨中密友、緯緯的乾媽。

    「沒錯。」

    羅冬驥對她可沒什麼好感,畢竟就是她帶睿娜到酒吧,害她後來吃了這麼多苦頭,她算是罪魁禍首。

    「我不懂魏小姐剛剛那句話的意思?」口氣自然也不怎麼好。

    她雙手扠腰,一副想跟人大吵特吵的樣子。「明人不說暗話,就算你是緯緯的親生父親又怎樣?要不是睿娜把他生下來,你根本不可能有個兒子,要是你想跟她爭監護權的話,我們也不會任人宰割,我們就在法庭見。」

    這位小姐八成得了嚴重的妄想症了。「魏小姐,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和睿娜爭緯緯的監護權?」

    魏文玲一臉狐疑,「難道不是?你可不要以為我很好騙,想要以退為進,假裝沒這回事,又偷偷在背後搞鬼?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他們母子的。」

    「我沒必要跟妳談這些。」話不投機半句多。

    她氣得跳腳,「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對眼前的男人更看不順眼了。

    「魏小姐,這是我和睿娜之間的問題,不需要外人來插手。」羅冬驥也不給面子,直接挑明了說。

    「你!」她登時氣結,「要不是我拜託朋友四處打聽,知道你的公司正在應徵會計,故意叫睿娜去面試這份工作,好讓你們見面,恐怕你這輩子都不可能知道自己還有個兒子,你不感謝我,還敢這麼囂張。」真是狗咬呂洞賓,不知好人心,給老娘記住。

    似乎聽出什麼破綻,他瞇起黑眸,「這麼說來,魏小姐早在睿娜來公司應徵之前,就知道我和她的關係?」

    「哼!」這次換魏文玲跩了。

    羅冬驥目露寒光,下顎抽緊,「魏小姐,請妳解釋清楚。」

    「文玲,是真的嗎?」安頓好兒子,從房裡出來的睿娜也正好聽見了。「妳真的早就知道那家公司是他開的?妳是故意叫我去的?」

    她嘴巴張了又閉。「緯緯呢?」

    「我讓他再睡一會兒,煮好了粥再叫他。」睿娜納悶的走向她,「文玲,妳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我……好啦!我說就是了。」魏文玲歎了口氣,對於這天的來臨,也做好心理準備了。「妳剛才沒聽錯,我早就知道那家公司是他開的,所以才要妳去應徵,就是不想看到妳養孩子這麼辛苦,至少也要讓緯緯的爸爸負起該負的責任,不要太便宜他了。」

    睿娜半晌說不出話來。「可是……可是怎麼會這麼巧……」

    「一點都不巧,因為我一直在找他。」她繼續說:「為了找他,我還常跑去那家酒吧,和裡頭的酒保混得很熟,還曾經交往過一段時間,不過彼此認為不太適合,還是做普通朋友比較好。反正那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要他幫我留意那天晚上帶妳去賓館的男人,可惜那個男人之後就不曾再出現過了,不過那是唯一的線索,說什麼也不能放棄。直到幾個月前,酒保打電話給我,說那個男人帶了兩個朋友到酒吧去了,他還算反應機靈,順便要了張名片,所以我才知道他是誰。」

    聽完,她不禁動容了。「所以妳才催我接受這份工作?」

    「我知道他還沒有結婚,而且有能力養妳和緯緯,孩子有爸爸會比較幸福不是嗎?」魏文玲眼泛淚光,面有慚色。「其實我也是在彌補自己犯的過錯,要不是我心胸狹窄,一直在偷偷嫉妒妳,還故意帶妳去那家酒吧,也不會讓妳遇到那種事,當我知道妳懷孕了,還被妳舅舅他們趕出家門,我真的好想打死自己算了,都是我害的……」

    「妳嫉妒我?怎麼會呢?」她始終對自己那麼有自信,可以說是女強人,這才是最讓睿娜羨慕的地方。

    魏文玲吸了吸氣,神情顯得羞愧。「還記得高三快畢業時和我交往的小馬哥嗎?他是我的初戀,我真的很喜歡他,可是妳知道嗎?有一次我為了他跟別的女生出去玩,跟他大吵了一架,明明是他自己來追我的,又不是我逼他,怎麼可以腳踏兩條船?結果妳知道他跟我說什麼嗎?他說……他說會來追我是因為妳的關係,因為妳不敢跟男生說話,所以才想透過我跟妳熟悉之後就要把我甩了,還說我沒胸沒臀,又長得沒妳美,要不是為了追妳,他連看都不會看我一眼,真是爛人一個!要是現在的我,根本不會被他的話激到,可是那時我太年輕,只能把失戀的難堪記在妳頭上……我根本沒有真心把妳當作好朋友,可是妳卻那麼相信我……」

    見她要開口,連忙阻止。「先聽我說完……那天我是故意帶妳去酒吧,美其名說是要慶祝我們畢業,其實是想看妳出糗。果然才坐下來,就有一堆蒼蠅過來跟妳搭訕,看到妳一副不知道該怎麼辦,不斷用眼神向我求救的模樣,我在心裡偷笑,卻什麼也沒做,只是坐在旁邊看妳的笑話……

    「這時有個男人走進酒吧,看來心事重重的樣子,有一股憂鬱王子的味道,想不到妳看到他之後,好像被電到了,還說他長得好像梁朝偉,我乘機慫恿妳過去跟他交朋友。可是妳很害羞,不好意思開口,還記得我把我的雞尾酒給妳喝嗎?妳才喝了兩口就醉了,我把妳推了過去……當時妳大概醉得很厲害,居然真的過去跟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說話,這是平常的妳不敢做的事,最讓我意想不到的是才聊了幾句,妳居然跟對方走了……」

    一下子說這麼多,魏文玲感到喉嚨很乾,吞了下口水,不敢正視任何人。

    羅冬驥臉色倏地陰沉,「妳竟然沒有阻止。」

    「對!我沒有。」她大聲承認錯誤。「當時我只想到要報復,為什麼男生都喜歡她,連我喜歡的人也是,我真的好嫉妒,所以就當作沒看見,讓你把睿娜帶走。可是你們才走出去五分鐘左右,我就後悔了,想到睿娜這麼信任我,我卻見死不救,我趕緊衝出去找人。可是……可是已經找不到你們了,我真的好害怕,也沒臉再見她,就跑到英國找我姊姊……」

    如果她不是女人,他真會狠狠地揍她一拳。

    「虧她還把妳當作最好的朋友,妳根本不配。」羅冬驥伸臂擁住低聲啜泣的睿娜,「不過我也有錯,沒有看出她是喝醉了,還誤認為她是那種隨便的女人。可是如果那一晚她遇到的不是我,而是有特殊癖好的變態狂,妳想她會落到什麼樣的下場?」

    文玲泣不成聲。「當我從英國回來,看到睿娜瘦得只剩皮包骨,還挺了個大肚子,我真恨不得衝到馬路上讓車撞死算了……睿娜,我對不起妳,我沒有資格得到妳的友誼和感謝,我把妳害得這麼慘,都是我的錯……」

    「文玲!」睿娜不計前嫌的上前抱住她,把心裡的話說出來。「我也有不對的地方,其實我有天看到小馬哥用機車載別的女生出去玩,我很生氣地罵他,他居然說只要我答應跟他交往,他就會對妳好一點。他根本是個混蛋,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說……我要是早點說出來,妳就不會受這麼大的委屈了……對不起……」

    魏文玲也抱著她痛哭。「那種大爛人送我也不要……睿娜,妳打我好了……是我把妳害成這樣……讓妳變成未婚媽媽,還被人家恥笑……」

    「可是沒有妳的話,我跟緯緯早就餓死了……每次緯緯生病,妳都擔心得睡不著覺,怕我們母子餓到了,或是身上沒有錢,這間房子的租金是妳付的,保母費也是妳出,還一直買衣服、買吃的、用的給我們……要是沒有妳,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她忍不住要罵。「比起妳受的苦,那又不算什麼……」

    「可是我心裡只有感激,謝謝妳對我和緯緯所做的一切……」

    「笨蛋!妳在跟我道什麼謝?」魏文玲眼淚猛掉。

    睿娜又哭又笑。「文玲,妳永遠是我最好的朋友……」

    「睿娜……」

    兩個女人又哭成一團。

    在場唯一的男人掐了掐眉心,考慮要不要阻止她們再繼續淹大水。

    「噗!文玲,妳的眼線都糊掉了……」睿娜「噗哧」的噴笑出來,抓了張面紙幫她擦,想不到越擦越髒。

    她捧著哭花的臉蛋慘叫一聲,「糟糕!我昨晚忘記卸妝了……哈!妳的眼皮也好腫,我們先去洗個臉,用冰塊敷一敷……」兩個女人手牽手,嘻嘻哈哈的走進浴室了。

    羅冬驥額頭登時滑下三條黑線。

    等她們重新回到客廳,已經過了半個多小時。

    「好了,可以談正事了。」魏文玲拉著睿娜並肩坐下,臉色一整,「羅先生,雖然你是緯緯的親生父親,可是睿娜才是生他的人,她把他養到這麼大,你不能說搶就搶,你的良心被狗叼走了是不是?」

    他很不想跟個不可理喻的女人說話,偏偏她是自己心愛的女人最信任的朋友,只得嚥下這口氣。

    「魏小姐,是誰跟妳說我要爭奪緯緯的監護權?」他咬牙問道。

    魏文玲愣了一下,瞟向身旁的女人。「難道不是他說的嗎?」

    「他沒有說嗎?」睿娜一臉無辜的反問。

    她又是一怔,「所以我才問妳。」

    「嘎?」

    羅冬驥緊閉下眼睛,拚命忍耐眼前可笑又荒謬的情況。「我根本沒說過。」她們把他想成什麼樣的男人了?

    「既然這樣,你沒事幹嘛把緯緯抱走?」魏文玲才不管,總而言之都是他的錯,和睿娜無關,她可是護短得很。

    這下他可找到「兇手」了。「我只說過妳霸佔緯緯太久了,想要和他父子倆單獨相處一晚,這樣哪裡錯了?」

    「是這樣嗎?」魏文玲錯愕的看著好友。

    睿娜偏頭想了想,然後臉蛋驀地一紅。「好像有這麼說過……當時我嚇壞了,以為他不把緯緯還給我,所以……沒仔細聽清楚……」

    「嗄?」她傻眼。

    他真的很忍耐了,可是怎麼會發生這種烏龍呢?「不管怎麼說,我都要謝謝妳幫我生下兒子,怎麼可能會跟妳搶呢?何況我們都打算結婚了,一旦結了婚,緯緯照樣會冠我的姓,我幹嘛沒事跟妳打官司爭監護權?」

    「對啊!」睿娜想想也是。

    魏文玲嘴巴張得好大,說不出話來了。

    那她口口聲聲說要伸張正義,要請厲害的律師上法院打官司,要讓對方身敗名裂……豈不是像白癡?

    「算我欠妳的,我認了。」魏文玲覺得好累,全身都腰酸背痛,也沒睡好,這樣對皮膚很傷。「既然沒事,我要回去了。」

    睿娜跟著起身。「不留下吃完早餐再回去?」

    「等你們結婚再請我喝喜酒吧!」看來已經不需要自己了,雖然是有點寂寞啦!不過這是最好的結局。

    睿娜送她下樓,關上大門踅了回來,有些難為情的看著一臉好氣又好笑的羅冬驥。「對不起。」

    「過來!」他伸出手臂。

    當她投進他的懷抱,羅冬驥抱著溫香軟玉,不禁笑歎,「妳真以為我只要兒子不要兒子的媽?」

    「對不起嘛!」睿娜撒嬌的噘嘴。

    他俯下頭深深一吻。「好不容易老天爺才把你們母子賜給了我,說什麼我也不會放手,睿娜,這些年辛苦妳了,我光是想到妳為了生下緯緯所受的苦,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說。」

    輕搖了下螓首,「什麼都不用說,因為一點都不辛苦,我很高興當初選擇生下緯緯,不是為了你,而是因為他帶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和力量。」

    羅冬驥a地壞壞一笑,「原來那晚妳就對我一見鍾情。」

    「討厭!」她摀住紅頰嗔道。

    他低聲輕笑,滿心感動。「我保證一定會讓妳和緯緯得到幸福的。」

    「我也會讓你幸福。」睿娜與他手指交握,許下承諾。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