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戀緋聞傳不停 第六章
    他不讓她再逃避下去,決定中午約她到外面,開誠布公的談一談。

    「龔小姐呢?」在座位上沒看到人。

    坐在睿娜對面的男職員站起身,「總經理要找龔小姐?因為『國王購物廣場』的專櫃小姐剛剛打電話來,說她吃壞肚子,整晚都上吐下瀉,現在躺在醫院的急診處吊點滴,我們臨時又找不到其他的代班小姐,所以龔小姐就去幫她了。」

    羅冬驥眉頭攬得死緊。「她是會計,又不懂得銷售,跑去干什麼?小劉,馬上打電話給上晚班的專櫃小姐,叫她今天上全天,加班費公司照付。」

    「是。」

    待辦公室的門關上,盧鳳娟哼笑一聲,「總經理對龔小姐還真好,捨不得她去拋頭露面。」真是氣死人了!

    「盧小姐,妳要是不爽的話,直接去跟總經理抱怨。」就只會在背後說壞話的女人最令人生厭了。

    「你……」才要罵回去,就被呂秀燕制止。「不要拉我!」

    她指指那扇門。「等一下被總經理聽到就不好了。」

    盧鳳娟哼了哼,坐了回去。

    「鈴……」人稱小劉的男職員接起電話,原本精神還不太集中,因為肚子好餓,又很想睡個午覺來補眠,可是電話那頭傳來的話頓時把他嚇醒。「你說什麼?那現在情況怎麼樣?好、好……我知道……我會跟我們總經理報告的……再見、再見。」

    其他同事見他臉色不對,紛紛詢問。

    「發生什麼事了?」

    他沒空回答,二話不說就往總經理辦公室沖去。「總經理,不好了!」

    火山快爆發的羅冬驥臉色難看的瞪了一眼連門都下敲的部屬。「什麼事情不好了?你通知那個專櫃小姐了沒有?」

    「總經理,現在那個不重要啦!剛才我接到『國王購物廣場』的顧客服務部主任打來的電話,他們說龔小姐,她……她打了一名顧客的耳光,那名顧客馬上提出申訴,還要她賠償精神損失。」因為事態嚴重,他連喘氣都不敢喘,一氣呵成的把話說完。

    羅冬驥臉色倏地陰沉、駭人,「我馬上過去處理。」

    「總經理,我相信龔小姐不是那種會隨便動手打人的女人,其中一定有誤會,你要明察秋毫……」面對外來的敵人,再怎麼樣也是要替自己的同事說話,而不是落井下石。

    他當然知道睿娜不是,她根本是那種就算吃了虧,搞不好還不知道的女人,之所以會出手,准是對方的錯,而且最好不是他想的那種可能性。

    在六樓的顧客服務部門辦公室內,睿娜低垂著蒼白的嬌容,十指在身前交纏,任憑她說破了嘴、怎麼解釋,對方也聽不進去。

    「……我們公司最重視的就是員工的服務態度,標榜的是顧客永遠是對的,妳居然敢對客人無禮,還動手打人,我已經打電話到你們公司,要你們羅總親自過來解釋清楚。」年約四十多歲的顧客服務部主任板著冷臉,不留情面的訓斥。身為公司唯一的女主管,在男人的世界裡,為了要凸顯自己的能力,當然要嚴格的執行公司的策略才行,好讓男人不敢看輕自己,偏偏這個臨時跑來代班的小姐真是太有眼無珠了,不但讓她丟臉,而且得罪的對象還是和公司有生意往來的日本客戶,更加不可饒恕。

    她厲聲喝斥,「還不快跟渡邊先生道歉!」

    睿娜抿起微白的唇瓣,小聲的囁嚅,「我、我沒有做錯……」

    「妳還敢說沒有?!」主任簡直氣炸了。

    而坐在沙發上的中年男人,就是代表日本「籐田株式會社」來和台灣的「皇天集團」洽談合作事宜的渡邊太郎,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被女人打耳光讓他顏面盡失,說什麼也要睿娜向他下跪認錯,然後陪他一夜,他才願意撤銷申訴。

    「我、我沒錯。」雖然害怕,睿娜還是堅持自己的說法。

    主任瞪了她一眼,轉向渡邊太郎,馬上換了張臉孔,操著日語不斷的鞠躬。「渡邊先生,真是非常抱歉,我在這裡向你賠罪。」

    「我要妳這老女人賠罪干嘛?叫她過來跪在我面前道歉,不然等我回日本跟我們社長說明,沒想到『皇天集團』養了一堆無禮的廢物。」他蹺起二郎腿,得意洋洋的看著主任刷白的臉色。

    「請你千萬不要這麼做,我馬上叫她跟你賠罪……」她又轉身面對睿娜。「如果妳再不道歉,你們『福爾摩莎酒莊』就等著被撤櫃好了。」

    睿娜驚得掉下淚來。

    怎麼辦?不能讓公司因為她的事而蒙受損失……

    「就算撤櫃,她也不會道歉!」剛踏進門就聽到這番對話,羅冬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聽到的。

    聽見耳熟的嗓音,睿娜倏地睇向門口,瞥見挾著震怒的表情在看向她時卻滿眼關懷的男人,淚水倏地奪眶而出,努力忍住才沒奔過去。

    「總經理……」

    他看出她受了很大的委屈,心髒一陣緊縮,心疼寫在臉上。「沒事吧?他們有沒有對妳怎麼樣?」

    螓首慌亂的搖了搖。

    羅冬驥握住她的柔荑,用行動來表示自己的支持,才發現她的手又冰又涼,可見嚇壞了。「有我在,別怕。」

    這句話比什麼都來得有效。

    「羅總,你公司的小姐得罪了我們的客人,請你給我一個交代。」主任昂起下巴,得理不饒人地說。

    「要什麼交代?」他口氣森冷,「我相信我們公司的員工絕對不會無緣無故動手打人,所以我倒想問問看對方究竟對她做了什麼不禮貌的事?」

    「渡邊先生怎麼可能做出那種事,一定是她……」

    冷漠地打斷她的話。「就因為『顧客永遠是對的』這句話,妳就專斷的認定錯的一定是我公司的員工?原來這就是你們處理事情的態度,我今天真是見識到了,也讓我倒足胃口。」

    主任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你這話什麼意思?」

    「龔小姐,妳把事情的經過告訴我。」羅冬驥沒空搭理她。

    睿娜怯怯的瞄了下還坐在沙發上耀武揚威的日本男人。「剛剛十一點開店之後,我、我正在擦拭架上的酒瓶,然後這位先生就……就晃進櫃內,我以為他想買葡萄酒,就過去幫他介紹……然後……他說了一大串日語,可是我又聽不懂……想說去請樓面的主管過來幫忙翻譯……」

    「妳做得很好,然後呢?」他微笑表示贊許,用眼神鼓勵她說完。

    她吸了吸梗塞的鼻水,「他、他突然就從背後抱住我……我嚇了一跳,想要掙開他,他就、就往我的胸部掐了一下……我才……我才打他耳光……」這次她可沒有呆呆的被人吃豆腐,而是勇敢的反擊了。

    聽到最後,羅冬驥臉色丕變,惡狠狠瞪向不知死活的渡邊太郎;即使早就預料到是這種事,但是親耳聽見還是會讓人氣憤。「你居然敢碰她?」再也控制不住胸中那股殺人沖動,一個箭步上前,一手揪住對方的衣襟,把矮了自己一個頭的男人從沙發上提了起來,一手緊握成拳,就要往對方的門面揍下去。

    主任失聲大叫,「你要干什麼?!」

    「&@*……」渡邊太郎嚇得臉色慘白,說了一大串日語。

    不想把事情鬧大的睿娜抓住他的拳頭。「總經理,不要!不要打人!這樣公司會被撤櫃的……」這個櫃位的業績是最好的,要是失去就太可惜了。

    羅冬驥眼瞳出現幾條血絲,殺氣騰騰的怒視有色無膽的男人。「撤櫃就轍櫃,這樣的公司不合作也罷,我不會讓我的人受任何委屈……」

    她為之動容。

    「快放開渡邊先生!」主任吃力的把人搶救下來。「渡邊先生,你沒事吧?」要是惹火了日本那邊的客戶,她也不用在公司待下去了。

    只見渡邊太郎劈哩啪啦的指著羅冬驥的鼻子,就算聽不懂日語,也看得出他在罵人。但羅冬驥只是將睿娜牢牢護在身側,當作瘋狗在亂吠。

    「這裡在干什麼?外面都聽到鬧烘烘的。」

    一名約莫三十歲左右的男人站在門口看著裡頭一片混亂,尊貴的臉孔有著天生的高傲氣質,睥睨著底下的凡夫俗子。

    「辜、辜先生?」面對羅冬驥還趾高氣揚的主任見到這名男人,馬上丟下渡邊太郎,上前迎接。「辜先生怎麼有空來這兒巡視?只是一點小事,很快就可以解決了。」

    聽到「辜先生」這個稱呼,再加上對方的年紀,羅冬驥馬上聯想到他的身分,原來是台灣第一首富辜家的太子爺辜介天。

    不知是錯覺還是敏感,他忽然察覺到對方的視線落在睿娜的臉上,有些占有欲的用自己的身體擋住那道……不太像是驚艷的目光。即使如此,也不希望再有人見色起意。

    「辜先生,」不因對方的身分而有任何遲疑,兩人身高相當,羅冬驥的氣勢也不輸人。「請你好好對公司的部屬予以再教育,免得丟了『皇天集團』的臉,以後我們不會再合作了。」

    說完,拉著睿娜的小手,俊臉冷凜的離去。

    「總經理,我還是去跟那位渡邊先生道歉吧!」她吃力的跟上他的腳步,就算因為他的有心維護而高興,卻不能只顧自己的委屈。

    羅冬驥表情凝重的瞅她,「為什麼要道歉?妳並沒有做錯,至少妳已經懂得保護自己,這點值得獎勵,就算撤櫃了,『福爾摩莎酒莊』也不會倒閉。」

    「可是……」

    他截斷她的猶豫。「今天害妳受了驚嚇,就放妳一天假在家休息好了。」

    「不用了,我沒事。」睿娜還是過意不去。「現在櫃上沒人看著,萬一那些葡萄酒被偷了……」

    「被偷就被偷,待會兒晚班的專櫃小姐就會來了,妳不必操這個心,走吧!我送妳回去……」

    「請進。」睿娜笑得有些尷尬。「家裡有點亂……」要是早知道他會來家裡,鐵定事先徹底打掃一番,可不想讓他以為自己是個不會理家的女人,手忙腳亂的從鞋櫃內找了雙便宜的室內拖鞋給他穿。「總經理請用。」

    羅冬驥把她的緊張看在眼裡,閒適的打量四周。「妳兒子不在?」

    「嗯,他在保母那裡。」她兩手不自在的在裙側摩擦。「總經理,謝謝你送我回來,你快回公司去吧!我沒事了。」

    他轉身面對她,專注的凝視,「這幾天為什麼要躲著我?」

    「嗄?」睿娜沒有提防到他會問這個,一時語塞。

    「是因為辦公室那些閒言閒語嗎?」

    睿娜閃躲他的目光,顧左右而言他。「我、我只是不想讓大家誤會……總經理工作忙碌,還是快回公司去……」

    「妳討厭我嗎?」羅冬驥打定主意今天非逼她說出實話不可。

    「我……」

    「妳幫我准備便當,真的沒有其他的用意?」

    她嬌顏陡地一片紅灩灩,「我……」

    溫熱的大掌撫上她發燙的面頰,眼光一柔,「如果妳不討厭我,那麼請妳答應跟我交往吧!」他決定再次交出自己的心,沒有嘗試怎麼會知道結果。

    「嗄?」睿娜瞪大美眸,整個人呆掉了。

    羅冬驥朝她慢慢俯下俊臉,在她驚愕的表情中,張嘴含住那兩片渴望已久的紅唇,就跟他想象的味道一樣,喉頭發出一記滿足的沙啞呻吟。「我老早就想這麼做了。」

    「總……」微開的紅唇給了對方可乘之機。

    她在作夢嗎?

    還是又喝醉了?

    感覺嬌軀被一雙鐵臂給往上提起,只能踮起腳尖配合對方的身高,柔怯的回應他的吻。

    意猶未盡的移開嘴唇,飽含熱度的深邃黑眸盯著那被親吻到濕潤微腫的唇瓣,她的生澀滿足了羅冬驥的男性自尊。

    「這是表示妳答應了?」他瘖啞的笑問。

    睿娜臉上布滿紅潮,一直蔓延到纖白的項頸,消失到領口內。「我……可是你是總經理……」她的夢想成真了嗎?

    他眼帶笑謔,「我是總經理又怎樣?妳會仗著自己的男朋友是公司的總經理就狐假虎威嗎?」

    「當然不會了。」她連想都不想就說。

    「那麼妳會仗著自己的男朋友是公司的總經理,就要求特殊待遇嗎?」羅冬驥再次試探的笑問。

    被問得有些生氣。「我才不會那樣。」

    「這就對了,既然都不會,那妳怕公司的同事說什麼?」

    此刻她的腦袋變得更不靈光了。「你說的是沒錯,可是……公司嚴禁辦公室戀情……唔……」

    羅冬驥不再聽她的借口,再次以吻封緘,徹底吻過她一遍,吻得睿娜兩腳發軟、暈頭轉向,發漲的胸部抵著那片堅硬的胸肌,更加敏感。

    「總經理……」她嬌喘吁吁的輕喃。

    大掌在她的腰臀之間摸索著,喘息漸粗。「還叫我總經理?」

    「那、那要叫什麼?」腦子像是裝了滿滿的漿糊,根本無法正常思考。

    他的嘴吮住秀致的耳垂,感受到她輕微的戰栗,得意的揚高男性唇角。「睿娜,叫我的名字……」

    睿娜兩手攀在他的脖子上,緊貼著彼此的下半身因欲望難耐而互相磨蹭著。

    「冬……冬驥……冬驥……」她覺得體內好像有把火在燒,燒得她好難受。

    「到妳的房間?」在來之前,羅冬驥只是想先跟她把事情談開,博得她的信任,並沒有打算這麼快就跟她發展到肌膚相親的地步。可是他真的無法壓抑內心對她的渴望,想要獲得一份真實的感情。

    她呼吸紊亂的點頭,甚至沒給自己考慮的余地就隨他走進房間。

    他們都寂寞太久了,一旦擁有,就恨不得緊緊抓住對方。

    睿娜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發出那麼淫蕩的聲音,羞得咬住下唇,迷亂的感受到男性的唇舌和雙掌在裸裎的嬌軀上游移……

    她的初夜是在高二那年失去的,對方是三年級的學長,又是學校的風雲人物,長得好看,功課又好,在學校相當活躍,更是很多女同學喜歡的男生,當對方主動表示想跟她交往,她心中又羞又喜,以為他是真心的。

    可是就在那一天,她到他家裡寫功課,在他的半哄半騙之下,羞怯的獻出自己。可是初次的痛楚嚇得她不敢再繼續,也完全沒有得到快感,想不到隔天到學校,學長居然到處宣揚他的戰績,原來他是跟同學打賭。從那天起,她對異性更是敬而遠之,直到那一晚在酒吧遇到羅冬驥,在酒精的驅使下和他發生關系,可是卻一點都不記得經過情形。直到此刻,睿娜才真正的親身領會到什麼叫「做愛」,那種情感的交流、相濡以沫的滋味……

    當睿娜的空虛被填滿之後,那種幸福讓她落下淚來……

    「龔小姐,妳還好吧?」

    「總經理讓妳放一天的假在家休息,有沒有比較好一點?」

    「昨天的事嚇到妳了吧?」

    「哼!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日本男人最好色了,他以為我們台灣的女人好欺負,居然敢對妳性騷擾,打一巴掌還算便宜他了……」

    對於此刻同事們表現出來的種種關心和打抱不平,有別於之前的冷淡排擠,讓睿娜心中淌過一道暖流,感動得泛紅眼圈,連聲音也哽咽了。

    她露出一抹靦眺的笑容,「謝謝大家,我已經沒事,讓你們擔心了。」太好了,大家終於願意再次接受她了,這也可以算是因禍得福吧!

    「妳是沒事,公司就有事了。」盧鳳娟不改冷言冷語的態度。「聽說總經理打算和『國王購物廣場』解除合約了,解約金恐怕要付不少錢吧?就為了妳一個,害公司損失一筆生意,妳倒是挺得意的。」

    睿娜找不出替自己辯駁的話。

    「盧小姐,妳和龔小姐同樣是女人,遇到這樣的事妳不是應該站在她那一邊嗎?沒想到妳還幫外人說話,真是會讓我們看不起……」

    「就是說嘛!」其他同事也附和。

    「你們……我也是替公司著想,現在有多少廠商想擠進『國王購物廣場』,總經理說撤櫃就撤櫃,損失了生意,萬一公司營運出了問題誰來負責?」她可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福爾摩莎酒莊」的處境擔憂。

    「呸!呸!呸!妳少烏鴉嘴!」

    「公司才不會這麼簡單就倒了!」

    她咬牙切齒,「你們……」

    「我不會讓公司撤櫃的。」睿娜口氣異常堅定。

    盧鳳娟輕蔑的看著她,冷笑一聲,「妳會有什麼辦法?」搞不好想靠美色。

    「我可以去求……」倏地又打住了,非到萬不得已的狀況,她實在不想去辜家,不想見到那些自以為高高在上的有錢人。可是為了公司、為了羅冬驥,就算是下跪也在所不惜。「我會想出辦法的。」

    「說得比唱得好聽。」

    男同事們一臉憤慨的聲援,雙方又吵了起來。

    「好了,大家不要吵了,就等總經理和副總回來就知道什麼情況了……」

    這番話總算讓大家都冷靜下來。

    大概快十一點左右,終於見到公司兩大巨頭一前一後現身在門口。

    「總經理,事情怎麼樣了?」

    「有副總出馬,應該都搞定了才對!」

    「對方到底怎麼說?」

    你一言我一語,大家都想知道最後的結果。

    羅冬驥朝合伙人兼好友使了個眼色,要他向大家說明,自己則是以公事公辦的態度瞅向滿眼憂慮的睿娜。

    「龔小姐,請妳跟我進來。」

    她連忙跟上去。「是。」

    「總經理……」

    門才關上,還來不及問出什麼,就被摟進一具寬闊溫暖的胸前,跟著小嘴也被封住了,害她一時之間忘了要說的話。

    「身體還好吧?」挪開嘴唇,溫柔的睇著睿娜還有些暈陶陶的嬌顏,不禁輕笑出聲。昨天他實在太需索無度,就像第一次碰到女性肉體的血氣方剛少年,要了她好幾次,等他下床離去,她還睡得不省人事。

    她臉蛋紅得像快炸開了。「嗯。」

    「那就好。」他又要俯下頭,卻被驚醒過來的睿娜給推開。

    「不行!這裡是公司,萬一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羅冬驥歎了口氣,也不想讓她不好做人,只好依依不捨的放開她。「今天下班我送妳回去。」他想多跟她培養感情、多了解彼此,當然還有她的兒子。

    「嗯。」小臉更形嬌艷。

    他笑得有些無奈,「不要對男人這麼笑,會想把妳撲倒的。」

    「我、我才沒有那個意思。」她要抗議啦!

    「我知道。」羅冬驥很快的又啄了下她的嘴才勉強解饞。

    睿娜嗔惱的睨他,才步入正題。「你們跟『國王購物廣場』的人談得怎麼樣了?真的非解除合約不可嗎?沒辦法挽救了嗎?」

    「不要緊張,先坐下來,我慢慢說給妳聽。」他將她安置在椅上,然後自己在她面前坐下。「原本我是去跟他們討論解約的事,想不到是『國王購物廣場』的賴總親自來跟我們道歉,不但不願和我們解約,還願意補償公司的名譽損失,並且答應在抽成上給我們很大的優惠。」

    她一臉詫異,「怎麼會這樣?」

    「我也很意外,聽說那名顧客服務部門的主任也被降級,到商品部擔任組長:最令人訝異的是那個日本人,據說因為他行為不檢,連帶的讓『皇天集團』拒絕了和『籐田株式會社』的合作案。」羅冬驥因為對方的處置得當。心中的不滿也稍微減輕。「至少『皇天集團』裡還有不少有腦袋的人。」

    「那公司真的沒事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羅冬驥臉色a地有些不對。

    「怎麼了?」心又跟著往上提。

    他深擰眉頭,「我從賴總的口中知道,這件事好像是辜家那位太子爺出面裁定的,因為昨天他也在場,了解整件事的始末,還要那位顧客服務部的主任親自來跟妳道歉,否則就永不錄用……我聽說這個太子爺一向眼高於頂,待人傲慢,我可不希望他是為了妳才這麼做的。」口氣中流露出濃濃的醋意。

    「為了我?」

    「我可不想突然冒出個情敵。」他干脆直說。

    睿娜面露嬌羞,「什麼跟什麼嘛,我跟他怎麼可能?」再怎麼說他們也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妹啊!難道他是為了替她出口氣?可是辜家從來沒有承認過自己的身分,為什麼肯為她這麼做?真是想不通。

    「妳長得這麼美,只要是男人都會注意到妳。」他不是對自己沒信心,只是還是會患得患失。

    她羞答答的嗔他一眼,「可是、可是我只喜歡你……」

    「真的?」他的嘴角咧得大大的。

    「不跟你說了,我要快點出去工作,免得大家懷疑。」睿娜怕兩人又情不自禁,在公司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

    羅冬驥不想再偷偷摸摸的來往了。「我看把我們的關系公開好了,雖然當初公司有明文規定禁止辦公室戀情,我會向所有的同事道歉。」

    「再過一段時間好不好?我希望讓大家看出我並沒有因為跟你談戀愛而影響到自己的工作,得到他們的認同。」這是她唯一想到的辦法。

    面對她乞求的美眸,他能說不嗎?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