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戀緋聞傳不停 第一章
    短短不到三年的光景,「福爾摩莎酒莊」跌破同業的眼鏡,以驚人的成長站穩了腳步,還拿到不少國外頂級葡萄酒的代理權,可以說比其他規模不知大上幾倍的公司運氣好。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創立這家公司的兩位合夥人對葡葡酒的熱愛和重視的心意感動了那些酒廠主人,願意和他們合作,而且在今年還把公司的觸角伸向各大百貨公司和大型的購物商場洽談設櫃事宜,讓一般民眾也能接受紅酒,並且瞭解它。

    由於公司規模本來就不大,算一算內勤的也只有五名職員,四男一女,可以說得上是陽盛陰衰,唯一的女性還是個四十多歲的已婚婦女,在工作的場合中總是缺少了一點活力。

    「……唉!看來今天又要加班了。」男職員甲趴在桌上歎氣。「雖然現在外頭不景氣,很多公司不是遷到大陸,就是倒閉關門,能像我們這樣生意越做越大,應該偷笑才對。可是再這樣每天加班下去,連約會的時間也沒有,我女朋友說要跟我分手……」

    男職員乙拿下眼鏡,揉了揉眉心,「我也覺得自己最近的臉色不太好,改天要去醫院做肝功能檢查,我可不想過勞死……」

    「乾脆我們叫總經理再應徵幾個人進來幫忙,不然光靠我們幾個,就是一天四十八小時也不夠用。」男職員丙摸了摸自己快禿的前額,「想到我還沒三十,頭髮都快掉光了,像個四十歲的歐吉桑,這下有哪個女人願意嫁給我。」

    「你們有完沒完?有時間在這邊抱怨,還不如快點把工作完成就可以不用加班了。」公司內唯一的女職員展開十指神功敲打電腦鍵盤,將客戶的資料存檔。「說起你們這些男人,除了靠那張嘴,還有什麼出息?」

    男職員丁忍不住吐槽。「王姊,妳有老公會養妳,妳當然不用煩惱了。」

    「養我?靠他那一點薪水怎麼夠用?而且我回家還要帶小孩、煮飯,還要聽婆婆碎碎念,你們說誰比較辛苦?」女職員白了他們一眼,「有種就去找總經理,把你們的委屈說出來,不要只會在背後埋怨。」

    「我們也想說啊!可是每次看到總經理就說不出來了……」

    「不如找副總好了,副總比較好說話。」

    「他看起來比較有親和力嗎?」

    「沒錯,總經理就是比較嚴厲了點,而且又是個工作狂,連續工作二十個小時,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是這樣子嗎?」

    其中一名男職員頸背的寒毛立起。「咳!」

    「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怎麼跟總經理比……」

    「咳!咳!」他又咳得更大力。

    終於大家意識到不對勁,回頭瞥見不知何時打開的總經理辦公室門口,矗立著令他們聞風喪膽……不是,是肅然起敬的頂頭上司,嚇得從座位上跳起來。

    「總、總經理?!」

    羅冬驥俊逸的臉上掛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冷冽笑意。「我現在才知道公司還真是太虧待你們了,一個怕女朋友跑了、一個怕過勞死、一個怕禿頭,還有呢?一併說出來大家參詳、參詳吧!」

    「總經理,我們只是在開玩笑,哪敢有什麼抱怨,又不是跟天借膽,你們說對不對?」男職員乙趕緊圓場。

    大家點頭如搗蒜,都快把頭點掉了。

    「你們剛才明明不是這麼說的。」女職員故意扯後腿。「不是說要叫總經理再登報徵人,不然就不幹了,以示抗議,怎麼都不敢說了?」

    「王姊,我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妳不要陷害我們……」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萬一老闆誤會,下個捲鋪蓋走路的就是自己。

    「總經理,你可千萬不要聽信讒言……」

    「我們可是誓死效忠公司,再苦再累也不會吭一聲……」各個說得很有氣魄,巴不得為老闆拋頭顱、灑熱血。

    「沒錯、沒錯,我們的心永遠向著公司……」

    他揚起一道好看的眉毛,「原本我是有打算在104網站上徵人,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那就算了,公司的前途就全靠你們了。」

    聞言,四張臉同時大變,只有一張是幸災樂禍。

    「總經理,你、你怎麼不早說呢?」

    眼看馬屁拍到馬腿上,男職員一個個垮著臉跟進總經理辦公室,企圖力挽狂瀾,證明自己的忠心耿耿。

    男職員丁努力將三寸不爛之舌發揮到極致。「啟稟總經理,我們當然願意為你分憂解勞了,不過以目前公司的規模,增加人手是必然的,這樣也可以證明公司的前景看好,可以讓其他同業不敢再小看我們。」

    「就是說嘛!總經理,可不是我們要推卸責任,不想加班,而是要往遠處想,多了個人手,速度也會加快,業績自然也會好。」男職員甲為了能和親親女友約會,就算是死馬也要想辦法說成活的。

    男職員丙下意識的摸了下禿了一塊的前額,「總經理,我們知道多個人來領薪水,對公司來說也是種負擔,我們一定會更努力的提高業績,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是啊!總經理,我們決定這輩子都要待在這家公司一直到退休。」一臉菜色的男職員乙幾乎要哭了。

    羅冬驥冷冷的看著在辦公桌前站成一排的員工,「好吧!看在你們這麼虔誠的份上,我這個總經理也不好太刁難,只要這個月的業績能比上個月成長百分之三十的話,你們的要求就照準。」

    大小抽氣聲此起彼落的響起。「百分之三十?!」

    「要是覺得辦不到,那就當作剛才的話我沒說,如果有誰要遞辭呈,儘管呈上來無所謂。」他打開電腦,開始工作。

    都到了這個地步,他們還能說什麼?

    「總經理,你可要說話算話。」

    「好,我們就跟它拚了!」

    他眼神一凜,「既然這樣,現在統統給我滾出去工作。」這些人就是嘴巴太閒了,工作都忙不完了,還有時間在那邊抱怨。

    男職員們不敢再囉唆,一哄而散,各個奪門而出。

    電子信箱陸陸續續傳進來幾封郵件,不過羅冬驥卻沒有注意到,只是掐了掐眉心,扯高一邊的嘴角,有點自我解嘲。

    工作狂嗎?

    原來在大家的眼中,他是個一旦工作起來就六親不認的工作狂,其實這麼說也沒錯,自己的個性就是一旦決定要做,就非得做到盡善盡美不可,否則就什麼都不要。當初之所以會成立「福爾摩莎酒莊」,除了抱著對葡萄酒的熱愛,也是想有一番作為,在創業初期委實吃了不少苦頭和悶虧,他和穆守軍這個合夥人兼好友整年都以公司為家,投下的資金幾乎血本無歸。不過他們並沒有因此氣餒,跟銀行借了筆錢又一頭栽了進去,終於在今年得到了回報,運氣算是很好的,不但爭取到了不少國外知名酒廠的葡萄酒代理權,接到的訂單也令他們振奮,還結識了不少同好,當上「葡萄酒愛好會」的副會長,這些都是意外的收穫。

    但是俗話也說有得必有失,思及至此,羅冬驥自嘲的掩下比女人還長還翹的睫毛,左手的手肘撐在座椅的扶手上,支著下顎,那張俊逸的臉龐透著一股淡淡的憂鬱氣質,讓女人看了都會尖叫。

    你到底愛不愛我?

    我和工作哪一個重要?

    我好寂寞,你知不知道?

    我們解除婚約吧!

    唇邊揚起一道近似嘲謔的笑弧,女人真是一種難懂的動物,男人拚命的工作不就是為彼此的將來,要讓她過更好的生活,就為了不能時時陪在她身邊,時時哄她開心,可以說分手就分手,這究竟是什麼心態?直到現在他還摸不清。

    叮咚!叮咚!

    MSN傳來呼叫的聲音,是在「童心出版社」擔任總編的好友,他也同樣是「葡萄酒愛好會」的會員之一。

    今晚有空嗎?

    裴大總編要請吃飯的話當然有空了。

    那晚上八點老地方見了。

    OK!

    找老穆一起來。

    我問問看,只要他沒有跟女人約好的話。

    呵呵,瞭解,那就這樣了,晚上見。

    對方離線之後,羅冬驥甩去腦中紊亂的雜念,打起精神開始忙碌的一天,對現在的他來說,工作永遠是放在第一位,打開Outlook信箱閱覽國外的客戶所提出的問題,再一一回信。

    聽見門鈴聲啾啾的響起,龔睿娜停下正在磨墨的動作,腦後的馬尾跟著左右搖擺,趿著可愛的小熊維尼拖鞋開門去了。

    「嗨!」門外的年輕女人笑呵呵的打招呼,手上還提著大包小包印著家樂福字樣的塑膠袋,「我的手都要麻掉了,快幫我提進去。」

    她連忙接過兩袋,有些哭笑不得。「妳不要每次來都買這麼多東西,萬一吃不完壞掉多浪費錢。」

    魏文玲將高跟鞋甩開,換上室內拖鞋進屋。「我是買給我寶貝乾兒子吃的,又不是給妳的……緯緯還在睡嗎?」

    「嗯,剛才陪他看完卡通又睡著了,等一下我要去面試,會先帶去保母家。」睿娜知道她有多愛自己的兒子,可以說視如己出。「今天不用上班嗎?」

    「我排兩天的年假,對了!今天下午剛好沒事,不如幫妳帶緯緯好了。」她興致勃勃的提議。「都怪妳兒子長得太可愛了,我現在一天沒看到他,就覺得全身不對勁,連作夢都會夢到。」

    「他現在可是好動得不得了,對什麼東西都好奇,還會跑給妳追,我怕妳只帶一天就會大喊救命了,何況我也不想耽誤妳約會的時間。」睿娜將幾罐奶粉收進櫃子裡,再把要冷藏的食材和水果放進冰箱。

    她哼了一聲,「對我來說,這世上沒有男人能跟我的寶貝乾兒子相比。」男人閃邊涼快去。

    睿娜忍不住調侃。「要是以後嫁不出去,可別怪我兒子。」

    「現在不是流行老少配,叫妳兒子長大以後娶我好了。」她作起白日夢。「我怎麼沒有想到,嘿嘿,緯緯長大一定是個人見人愛的美少年,要快點把他訂下來才行,免得被別的女人搶走。」

    咯咯的嬌笑,「只要他願意,我是沒意見。」

    「這可是妳自己說的喔!緯緯一定會點頭的。」魏文玲跟著她走回客廳,霍地想到更重要的事。「對了!妳待會兒要去應徵什麼樣的公司?妳的眼睛可要睜大一點,要是人家又用色迷迷的眼睛盯著妳,什麼都不用考慮,趕快離開知道嗎?」

    覷著眼前既是高中同學,也是好友的睿娜,她天生一張美艷動人的臉蛋,全身上下的皮膚也是白泡泡幼綿綿,身材更是前凸後翹,尤其是那豐滿傲人的上圍,不知道羨煞多少女人,就連魏文玲自己有時也恨不得去隆乳算了,不然兩人站在一塊都會感到自卑。同性都如此了,更何況是男人,只要她一踏出家門,就會自動吸引一大群蒼蠅,趕都趕不走。可是這樣的她卻偏偏有顆天真、單純的腦袋瓜子,就算哪天被人家拐去賣,還會幫忙數錢呢!

    她噘了下紅唇,「我知道,這個妳說過好幾遍了。」

    「妳知道?」魏文玲怪叫一聲,「既然知道,為什麼每次都會碰到同樣的事?就是因為妳的神經太大條,反應又遲鈍,人家都在給妳性騷擾了,妳居然一點感覺也沒有,嫩豆腐都被人白白地吃了好幾口,便宜了那些豬哥。」說到這個就有一肚子的氣。

    睿娜被罵得很無辜。「可是當場給人家難堪,這樣會不會害他面子掛不住?」總要替人家設想一下。

    「妳管他面子不面子,難道妳還要等他把妳撲倒再來喊救命嗎?」

    被魏文玲氣唬唬的架勢給嚇得往後仰,「我又沒這麼說。」小聲的申辯。

    「那乾脆待會兒把緯緯送到保母家,我陪妳去面試好了。」這樣還比較安心。

    「不用了啦!我又不是小孩子。」睿娜覺得那樣有點丟臉,都幾歲的大人了,找工作還要人家陪。「何況我這次應徵的是家美容公司的會計,我已經先問過,他們的老闆是女的,下面的主管大部分也都是,這次應該不會有問題。」

    魏文玲一臉悻悻然,「萬一那個老闆是個同性戀呢?」

    「啊,不會這麼慘吧?」她垮下嬌艷的臉龐,「文玲,妳不要凡事往壞事想嘛!而且我有預感很快就能找到工作了。」

    她歎了口氣,「其實妳也不用這麼急著找工作,如果缺錢跟我說。」

    「我不能老是跟妳拿錢,就連保母費都是由妳出,這樣我會過意不去。」睿娜想到這兩年多來幸虧有她,不然真的走投無路了。「妳對我已經夠好了,可是我也不能一直依賴妳。」

    「好吧!不過前提是妳要保護好自己,要是誰敢對妳動手動腳,妳就不要跟他客氣。」她再三叮嚀。

    「好,我知道。」睿娜在餐桌前坐了下來,重新磨墨。

    看著桌上擺著筆墨,文玲不禁好奇。「妳什麼時候開始在練習寫毛筆字了?」

    睿娜搖了搖頭,朝她一笑,「我不是在練毛筆字,這是書上寫的招徠好運的方法,只要準備一套全新的硯台和毛筆,然後再裁七張長寬各十公分的紅紙,每天同一個時間在紅紙上寫上『鴻運當頭』四個字,連續寫上七天之後,再放到皮包裡面,這樣就能招徠好運了。」

    「這個妳也相信?」魏文玲笑到差點被口水嗆到。

    她一臉認真,「書上說這個很準,今天已經是第六天了,明天寫完之後,說不定就能找到理想的工作。」

    連續應徵了幾家公司,給她的答覆大都是等候通知,現在連要找個會計工作都這麼困難,有的甚至要求能到大陸上班更好。不過對睿娜來說是不可能的,除了那裡人生地不熟之外,她還有個兒子要養,要把心肝寶貝丟在台灣,跑到那麼遠的地方,那是萬萬不可能的事,而且也捨不得,所以只好再繼續找下去了。

    「我真服了妳。」她也太單「蠢」了吧?!

    看了下腕上的手錶,算好時間,睿娜拿起毛筆,動作有些生澀,拿法也不太對,可是這並不是重點,在硯台上蘸了蘸墨汁,最後小心翼翼地在紅紙上寫下「鴻運當頭」。

    「好了。」拿起紅紙吹乾。

    魏文玲眼珠轉了轉,「對了,我朋友的朋友的公司正在征會計,我馬上就想到妳了,看妳明天要不要去面試。」她不著痕跡的問,其實她根本不必擔心好友會發現,因為她太信任自己了。

    「當然要了。」只要有機會都願意去試試看。「是什麼樣的公司?」

    她嚥了口唾沫,就怕功敗垂成。「是一家叫作『福爾摩莎酒莊』的公司,專門代理國外一些知名的葡萄酒,因為生意越做越大,所以公司人手不夠,最近急著在找人,而且他們的要求很簡單,不需要非常有經驗的,只要做事細心就好。」

    原本殷切盼望的嬌容黯了下來。「原來是賣葡萄酒的公司……」

    魏文玲端詳著她的表情。「怎麼了?」

    「沒什麼,我只是不想跟酒扯上關係。」她苦笑的說。

    「妳是想到……睿娜,對不起。」知道自己觸動了好友的心事。「明知道妳根本不會喝酒,那一天實在不該約妳去那種地方,也不會發生那麼倒楣的事。」

    她沉默了片刻,「其實我也不認為自己倒楣,畢竟能生下緯緯,我真的很開心,一點都不後悔。」

    「妳能這麼想就好了。」她心裡的內疚也會少一點。「不過這家公司只是單純的賣酒,妳去當會計,就算不會喝酒也沒關係。」

    睿娜綻開一抹嫵媚的笑靨,「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去試試看。」

    「太好了!」魏文玲偷吁了口氣,幸好計畫還算順利。「那我就打電話跟我朋友說一聲,妳明天早上就去應徵。」

    沒料到她會一反常態,變得這麼積極。「明天?」

    「呃,其實我昨天已經先幫妳寫好履歷表伊媚兒到那家公司去了,對方早上回信給我,約妳明天早上十點半到公司面試,睿娜,妳不會生氣吧?」她兩手合十表示懺悔的問。

    「我怎麼會生氣?可是我原本打算明天要帶緯緯去打五合一疫苗……」

    不容許她有一絲一毫的遲疑,魏文玲馬上找到理由。「下午再去就好了,早上我可以抱緯緯去我家給我媽玩幾個小時,讓妳安心去面試。她前幾天才跟我說很想念緯緯,所以妳不用擔心沒人幫妳帶孩子。」

    「好吧!那就要麻煩魏媽媽了。」睿娜不疑有他的說。

    魏文玲乾笑一聲,「說什麼麻煩,我媽急著抱孫子,偏偏我大哥跟他女朋友都還不想結婚,所以只能抱緯緯過過奶奶的乾癮……說到這個,今天還沒有看到緯緯,去偷看他一下。」

    說著,就真的摸進房間付諸行動。

    跟著進房的睿娜看著寶貝兒子可愛的睡顏,心都融化了,兩個女人就趴在床上看著他,讚歎生命的奇妙。

    她有感而發。「睿娜,妳覺不覺得緯緯越大越像他爸爸了?」

    「緯緯比較像我。」睿娜噘嘴糾正。

    「是,他的小嘴是像妳,不過他的眉毛和眼睛就……」彷彿警覺到自己快要說溜嘴,話鋒一轉。「其實我也忘了那個男人長什麼樣子了,妳還記得嗎?」

    睿娜艷麗的臉龐恍惚一下。「我、我也忘了。」

    「這樣喔!」魏文玲閉上嘴巴,沒有再問下去。

    「我現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趕快找到工作,緯緯能夠平平安安長大就好了。」輕撫著寶貝兒子的頭,由衷的盼望。

    她喉頭一梗,「一定會的。」

    高大男人春風滿面的走出公司,瞥見站在門口長得鮮嫩可口的美女,似乎正在猶豫要不要進去,出於男性鑒賞的本能,不禁吹了聲口哨表示讚美。

    「有什麼事需要我效勞嗎?」

    睿娜覷見對方牛仔般魁梧壯碩的體格,下意識的退後一步,這點警覺心她還是有的。「呃,你好,我是來面試的……」

    「那真是太好了。」高大男人咧開兩排白牙,「我們公司正缺人手,妳是來應徵專櫃小姐嗎?」這樣的美女不只可以美化公司這個枯燥的環境,而且還可以增加業績,也就是所謂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有美女推銷,還怕客人不把錢掏出來,雖然這個想法有點惡劣。

    她用力搖幾下頭,「不是,我、我是來應徵會計的。」

    高大男人表示遺憾的歎口氣,「那真是太可惜了,不過還是很希望妳會被錄取,請進,總經理正在等妳。」要不是跟「國王購物廣場」的李經理約好談設櫃的事宜,真想留下來聽聽看。

    「謝謝。」睿娜在對方的目送下推開玻璃門進入。「請問……」

    剎那之間,裡頭的男職員全部瞪大雙眼看著她,下巴往下掉,看到眼睛都發直了,有一種恍如在夢中的錯覺,更誇張的還有人噁心的流下口水而不自知。

    「請問一下……」她有些窘迫不安。「我是來面試的。」

    宛如嗅到了花蜜的香味,所有的男職員有志一同的衝了過來,大獻慇勤,想要替自己博得好印象。

    「小姐是來應徵的?請這邊坐……」

    「妳要喝茶還是咖啡?」

    「不知道小姐貴姓?」

    「外頭很熱,冷氣夠不夠強?」

    睿娜登時顯得侷促不安,白玉般的雙頰也染上兩片不自在的紅暈,「我……你們……」面對這麼多陌生的異性總是讓她神經繃緊。

    「你們夠了沒有?沒看過女人是不是?」唯一的女職員發出獅子吼,把一干被美色迷得忘了我是誰的男同事全擠開來。「全都閃開!你們要把人家嚇死了!」

    她感激的微笑,「謝謝。」

    「不要客氣,就當作這些人不存在好了。」女職員瞪了那些男同事一眼,「妳是來面試的,不知道小姐貴姓?」

    「我姓龔。」睿娜深吸了口氣說。

    女職員頷了下首,「好,請妳在這兒等一下。」說完便旋身走向總經理辦公室,在門上敲了兩聲,才把門推開一條縫,探進頭去。「總經理,有位龔小姐來面試。」

    「請她進來。」忙得不可開交的羅冬驥連頭也不抬的說。

    「是。」女職員把頭也縮回來。「龔小姐請進。」

    睿娜道了聲謝便進去了,順手關上門。

    這間辦公室不算大,也堆了不少書籍和雜物,而坐在辦公桌後面,埋首在電腦前的男人應該就是這家公司頭銜最大的了。

    「請坐。」他快速的敲打鍵盤,「稍等一下,很快就好。」有一批貨要延到下禮拜才能運到台灣,他必須問清楚原因。

    她看了一下,對方指的大概是擺在桌前的椅子。「好,沒關係。」坐下之後,有些神經質的順了順裙子,不讓它產生縐褶,雖然已經面試過不知道幾回,還是很容易緊張。

    呼∼∼偷偷做了個深呼吸的動作,舔了舔上了粉色胭脂的小嘴,這才把目光放在對面的男人身上。她一向欣賞穿白襯衫的男人,那代表對方很注重乾淨,因為工作忙碌的關係,兩邊的袖子往上捲了好幾褶,敲打鍵盤的十根手指修長而有力,骨節分明,指甲修剪得整齊,左手的無名指戴著一隻樣式簡單的寬版銀戒,右手手腕則是佩戴著勞斯丹頓的不袗腕表,恰到好處的襯托出主人的優雅和時尚。慢慢的往上移動,脖子上繫著一條dunhill的深藍底水色斑點領帶,可見得這個男人個性保守,睿娜從來沒有這麼認真研究過一個男人的穿著,或許是想藉著這樣的觀察降低情緒的緊張,幸好有點效果出來了……她下意識的揚起捲翹的睫毛,睇向對方的臉孔,待看清對方的同時,嬌軀陡地僵住,腦子旋即出現幾秒的空白……

    是他?!

    不!不可能是他!

    只是長得有點像而已……對,不要自己嚇自己……

    睿娜說服自己相信,眼前像極了梁朝偉在電影2046中迷人模樣的男人和「他」只是長得幾分相似,絕對不是同一個人,不會有這麼巧的事才對。

    終於把工作告一個段落了,羅冬驥往後靠在椅背上,將目光調到前來面試的應徵者身上。「抱歉,讓妳久等了。」

    「喝!」她倒抽了口氣,宛如驚弓之鳥的往後仰。

    凝睇著對方驟然刷白的嬌顏,他習慣性的皺眉。「龔小姐,妳還好吧?」雖然來面試的女人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美麗,讓他有些訝異,不過這位小姐也不必嚇成那副模樣,好像他想對她意圖不軌似的。

    「呃,我、我沒事。」睿娜唯唯諾諾的說。

    看他的表情應該沒認出她才對。

    她終於明白不能再自欺欺人,這個男人就是……就是……

    「龔小姐,我看了妳伊媚兒過來的履歷,妳自從商專畢業之後,這三年在外面工作的經驗似乎不太多。」所有前來應徵者的資料全都收集在他的腦中,之所以願意請她過來面試,是因為她在校成績不錯,而且履歷表上專長那一欄寫著細心、謹慎,這才是最重要的部分。他可不希望聘用到的是一位經驗豐富,卻過於油條,又會摸魚的員工。

    這是比較含蓄的說法,其實根本是經驗等於零。「嗯、嗯。」她把螓首垂得低低的,只能點頭表示。

    羅冬驥覷了一眼用頭頂回話的女人。「那麼龔小姐會使用電腦嗎?」

    「嗯。」怎麼辦?還是走好了,這份工作不要了。

    他不滿意這種敷衍的態度。「龔小姐……」

    「對不起,我想這份工作可能不適合我,耽誤你的時間,我先走了。」睿娜一口氣說完,抓起皮包就要起身。

    「等一下!」羅冬驥蹙起眉頭,口吻嚴肅的低斥,「這就是龔小姐做人處事的態度嗎?如果妳是抱持著這種可有可無的心態,就算應徵再多的工作也是會處處碰壁。」

    睿娜漲紅了粉臉,「對不起。」好凶!

    「既然知道錯了就坐下。」他不容許有人輕率了事。

    什麼嘛!想到放在皮包內的七張紅紙,她真想撕了它們,什麼鴻運當頭,根本一點都不准,應該說楣運當頭,不然怎麼會好死不死的來這家公司應徵。

    羅冬驥低喝,「坐下!」

    「噢!」她不敢不聽,乖乖的坐回椅子上。

    儘管他沒有性別上的歧視,也願意給新人機會表現,不過如果這位小姐是屬於那種胸大無腦型,他就得要考慮、考慮了。

    他俊臉一正,「我記得履歷表上面寫龔小姐曾經在『花?眱堻]』當過會計兩個月,為什麼後來辭職了?」

    「呃、嗯。」睿娜表情困窘。

    「有什麼不能說的嗎?」這家建設公司在業界算是排行前幾名的,每回推出的建案都是在很短的時間內銷售一空,在用人方面也很嚴謹,除非是她工作表現欠佳,試用不到三個月就被開除了。

    睿娜尷尬的笑了笑,「一定要說嗎?」

    「除非問題出在龔小姐身上,所以才會這麼難以啟齒。」羅冬驥不會因為對方是個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美女而心軟。

    她噘了噘紅唇,「當然不是,我很認真的在工作。」不喜歡被人冤枉。

    「好,那麼是什麼原因?」他咄咄逼人的問。

    抿了抿微翹的唇瓣,一臉羞窘。「因為……因為業務經理他……他有一次叫我進去辦公室……然後……然後摸了我的胸部一把……」

    羅冬驥眼中閃過一道恍然,這點倒沒想過,輕咳一聲,「對不起。」在現代的辦公室文化當中,性騷擾的事件層出不窮,以她的外型會遇上也不奇怪。「妳當場應該有拒絕他,甚至甩他耳光吧?」這點常識應該要有。

    「我……我哭著跑回家了……」睿娜想到當時真的被嚇哭了,轉頭就跑,再也不敢去那家公司上班。

    他怔了一下,額頭滑下三條黑線。「就這樣?」

    睿娜怯怯的點頭,「嗯。」

    「如果女人連保護自己的能力都沒有,那就別怪自己總是會被男人性騷擾。」看來這位小姐真的光長臉蛋和身材,卻不長腦袋,要是用了她,搞不好後患無窮,還得跟在後頭幫忙收拾爛攤子。

    她聽了有些不服氣,鼓起勇氣抗辯。「你、你是男人當然這麼說了……如果今天換作你是女人,也、也會跟我一樣。」

    「如果我是女人,會一腳踢爆對方的命根子。」他正色的說。

    嬌顏漲得比豬肝還紅。「你、你……」

    「自己沒用就不要找借口。」羅冬驥不喜歡聽那些無濟於事的理由。「龔小姐,待會兒還會有人來面試,請妳回去等候通知。」

    可惡!她才不希罕來這家公司上班,巴不得永遠不要再見面,虧她還曾經對他一見鍾情過,想不到真正的他這麼不茍言笑、不辨是非,又喜歡教訓人,沒有相處過還真的不知道,哼!她才不要在他手底下工作。

    「不用了,我也有好幾家公司等我去上班。」她也是有尊嚴的女人。「不好意思浪費你的寶貴時間,再見。」

    羅冬驥倒沒料到她還滿有骨氣的,嘴角一撇,眼底閃過笑意。

    氣惱的抓起皮包,轉頭就走,才打開辦公室的門,卻被幾個把耳朵貼在門板上偷聽的男職員給嚇了一大跳。

    眼看事跡敗露,男職員急忙衝回自己的座位,假裝忙碌。

    蹬著高跟鞋,睿娜連頭都不敢回,匆匆忙忙的離開「福爾摩莎酒莊」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