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帽不要王子 第二章
    到處找不到高赫的身影,聽說他今天又蹺掉了好幾堂課,讓老師氣得揚言要讓他吃不完兜著走。

    一整天下來,春媛連上課的心情都沒有,好懊悔當時沒有把對方看清楚,也不至於弄到現在不可收拾。

    因為是值日生,春媛倒完垃圾,關好教室的門,才準備離開校門。

    「黎春媛!」

    有人在叫她。

    她揚起沮喪的小臉,杏眼驀地大瞠。「你……學、學長……」

    失蹤一個下午的人總算現身了,她急忙衝到前面。「請……請你把信還給我。」

    坐在機車上的高赫兩手環胸的挑起一道劍眉。「你是說那封情書?」還刻意強調「情書」兩個字。

    小臉霎時紅透了。「請把它還給我!」

    高赫一臉邪氣,笑謔的默念信上的內容。「學長你好,我叫黎春媛,家裡的人都叫我小媛,我真的好喜歡看你打球……」

    「不要念了!」春媛臉紅到了耳根子,又羞又氣。「你……你快把信還給我,否則……否則……」

    他好整以暇的嘲諷。「否則怎麼樣?報告老師嗎?」

    「才不是!」她當然知道就連訓導主任都拿他沒轍了,何況是老師。「否則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有人一輩子都記得我,這樣也不錯。」高赫玩世不恭的笑說。

    春媛努力抬高下顎,不想矮人家太多了。

    「我、我是說真的。」要有魄力,不能表現出害怕的樣子,免得被吃定了,這是郁慈教她的。

    「還給你當然是可以,不過……我突然想去兜風,身邊少了個伴,玩起來沒意思,只要你跟我一塊去,說不定我心情一高興就把它還給你了。」

    她咬白了下唇。「你說的是真的?」

    「信不信由你了。」高赫看出來小紅帽上勾了。

    「……好吧。」為了快點把信要回來,只好忍耐了。

    高赫先把自己的安全帽丟給她。「把它戴上。」

    「那你呢?」

    他轉動機車鑰匙,引擎發出轟轟的聲響。「我不需要。」

    乖乖的把安全帽戴好,她小心的採用側坐的姿勢--

    「你想摔下去嗎?用跨坐的。」

    春媛頭搖得像博浪鼓,吶吶的說:「可是裙子會……會飛起來……」

    「說得也對。」高赫靈機一動,將自己的毛線外套貢獻出來,綁在她的腰上,也蓋住大腿。「嗯,這樣應該就可以了。」

    她有些意外他的體貼,不像傳聞中的那般不堪入耳。「謝、謝謝。」

    「坐好羅……抱住我的腰,要是掉出去我可不管。」

    「呃……」春媛怯生生的圈住他,從來沒有跟男生這麼近距離的接觸,讓她渾身不自在。「這樣可以了嗎?」

    高赫眼底閃過一抹詭笑,機車「咻!」的一聲衝了出去,嚇得她抱得更緊一些,這才達到他的目的。

    「學、學長……騎慢一點--」她幾乎是用尖叫的。

    這一刻,她後悔了。

    他仰頭大笑,風聲不斷的從耳畔呼嘯而過,刮得他頭皮發麻,好不過癮。

    「哈哈∼∼這已經夠慢了……」

    機車霍地來個S型的蛇行表演,在車陣中快速穿梭,讓春媛又冷又怕,一臉駭然的閉緊眼皮。「啊啊啊∼∼」

    她真是笨透了,為什麼要答應?萬一出了車禍怎麼辦?

    「好不好玩?」高赫無所謂的扯開嗓門問道。

    春媛面無血色,噙著兩泡可憐兮兮的眼淚,放聲大叫。「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她還不想死啊!

    「哈哈哈∼∼」嘲弄的笑聲很是刺耳。

    她喉頭哽咽,索性嚎啕大哭。「放我下去……嗚嗚∼∼我不要去了……」爸、媽,救我,好可怕喔∼∼

    慘了!真的哭了。

    這下子高赫只好緊急靠邊停下來。

    得到自由,春媛馬上跳下機車,蹲在人行道上哇哇大哭。

    他抓耳搔腦的問:「小紅帽,你真的哭了?」

    「嗚嗚∼∼」她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

    高赫也不管地上髒不髒就坐下,他寧願現在去跟人家幹架,也好過在這兒哄女孩子開心。

    「你不要哭了,又沒有騎很快,看你嚇得臉都白了……好好好,只要你不哭,我就把信還給你。」

    「真的?」她抽抽噎噎的問。

    原本就只是想逗逗她,為自己找點樂子。「真的、真的。」

    之前不曉得載過多少女生,她們一個個只會假哭,還裝出很害怕的表情,用胸前的兩團肉猛往他身上磨蹭,她的反應跟她們不同,是真的被他嚇壞了。

    哭得五官都皺在一塊的小臉從膝蓋上仰起,拚命的把眼淚眨回去。「好,我不哭,把信拿來!」

    「我沒帶在身上,明天再給你。」

    春媛一臉狐疑,壓根就認為他在騙人。「真的不在身上?」

    「你不信?不然讓你搜好了。」

    高赫大方的扯開上衣,露出結實的胸膛,上頭還有幾處已經結痂的疤痕,緊跟著要扯開褲頭上的皮帶,害得她連忙閉上眼睛,就怕會長針眼。

    她勉為其難的同意。「我相信就是了,明天一定要還我喔。」

    「還你就還你。」他拍了拍屁股站起來,「不過你還是得陪我去兜風,算是報答我把信還給你。」

    厚∼∼信原本就是她的,物歸原主本來就是天經地義,居然還要她報答?!這種話他也說得出口!「哪有這樣子!」

    高赫半威脅的斜睞。「你不要是不是?」

    「我……」春媛垂下腦袋,好不容易蓄存的勇氣全跑光了。「好嘛,但是你要騎慢一點。」

    他悻悻然的撇嘴。「騎太慢就沒有快感了,你懂不懂?還不上來?」

    第一堂下課鐘響,蘇郁慈就把春媛拉出教室,表情有些嚴肅,讓她也跟著緊張一下。

    「春媛,我聽說這幾天放學,高赫都會在校門口等你,是不是真的?」

    因為兩人交情好,所以她也沒有隱瞞。「呃,嗯。」

    「你怎麼會跟他在一起?」

    春媛連忙猛揮小手。「不是啦,郁慈,你不要誤會,我是因為要拿回那封信才會跟他見面的。」

    「是不是他不肯還給你?」蘇郁慈打抱不平。「沒關係,我認識他們班的班長,可以拜託他出面跟高赫交涉。」

    「其實他有答應要還給我,可是那封信忽然不見了。」

    蘇郁慈才不相信咧。「不見了?」

    「對呀,他原本放在抽屜裡,後來要去拿的時候,才發現不見了,說不定被別人拿走,他說要幫我問問看,所以我們才會約好放學之後見面……」春媛一五一十的把經過情形交代得清清楚楚。

    她順勢接了下去。「然後他就順便載你去夜市吃甜不辣和雞排?」

    小臉陡地一紅。「你……你怎麼知道?」

    「是副班長偷偷告訴我的,她家就住在夜市附近,她擔心你會被高赫帶壞,要我先警告你,千萬不要跟他走得太近。」

    春媛下意識的為高赫辯解。「郁慈,其實學長他不像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壞。」

    「你曉不曉得他曾經殺過人?」一向嫉惡如仇的蘇郁慈板起臉問。

    她囁嚅的說:「也許那只是傳聞……」

    蘇郁慈當場澆了她一盆冷水?「是真的,有人當面問過他,他也親口承認殺過人。春媛,像他這種只會逞兇鬥狠又不肯學好的壞男生,你還要跟他交往嗎?我不相信你的眼光這麼差。」

    「我、我才沒有跟他交往……」不知怎麼,春媛說得有些心虛。

    「就算只是說說話也不行,更不用說坐上他的機車了!答應我,你不會再跟他見面了。」口氣也跟著強硬。

    她一時反駁不了。「嗯……」

    「你可不要因為心軟又跟他見面了。」蘇郁慈太瞭解她的個性了。

    春媛登時語塞。「我知道了。」

    「上來吧。」高赫將安全帽丟給她。

    想到蘇郁慈的叮嚀,她一臉為難。「我……我媽叫我今天早點回家……所以不能跟你走……」從來沒說過謊,說起來結結巴巴。

    高赫冷哼一聲。「用聽的就知道是謊話。」

    「學長,我……」

    他啐了一口。「什麼學長學妹,都是屁話,叫我高赫。」

    「我……我不能……真的不能去……」

    「你不要那封信了是不是?」高赫懶得聽她吞吞吐吐的把話說完。「如果你不要,我就把它貼在佈告欄上,讓全校都看見。」

    春媛錯愕的張大小口,難以置信。「你……你怎麼可以這樣?」

    難道就像郁慈所說的,是她太天真,看錯人了?

    「為什麼不可以?」他語帶譏刺的反問。「我就是一個這麼差勁的人,再惡劣的事都幹得出來。」

    她不自覺的絞著裙子,強撐著對他僅存的一絲信心。「你……其實你根本沒有那麼差勁……」

    高赫嗤之以鼻。「你被我騙了。」

    「為、為什麼要騙我?」春媛泛紅了眼圈。

    他不在乎的聳了聳肩膀。「好玩嘛。」

    「就為了好玩?」

    「嘖。」高赫撇了撇嘴角,用著嫌惡的口吻批評。「難道你沒聽過小紅帽的故事?我這隻大野狼還算有良心的,要是換作別人,早就一口把你吃掉。真是一點都不好玩,還是去找別的女生比較有趣……哪,這信還你!」

    說著,便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張又髒又縐的信封,隨手扔向她。

    春媛看著自己花了好多天的時間才寫好的信,被他凌虐得「不成人形」,而且還瀰漫著一股惡臭,活像剛從垃圾堆中撈出來似的,眼淚就撲簌簌的流下。

    「你……你好過分!」

    嗚咽一聲,便摀住濕淋淋的小臉跑開了。

    上完最後一堂的體育課,女生全到更衣室換回制服,大家七嘴八舌的聊著天,因為間數有限,而且大家都是女生,所以大家都大剌剌的更換,只有容易害羞的春媛硬是等到進了更衣間才敢脫。

    「……籃球隊下星期就要和其他學校舉行友誼賽了,這可是最後一次可以看到王靖舟學長投球的機會了,就算要蹺課,我也非去看不可。」

    透過那扇薄薄的門板,春媛聽到同學在外頭談論著自己暗戀的對象,但奇怪的是,聽到王靖舟這個名字,她不再會感到臉紅心跳,甚至連想聽下去的慾望也沒有。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兩個女生的情緒飆到最高點,又笑又叫。

    一名女生接著哀聲歎氣。「等學長畢業之後,就找不到可以看的男生了,二年級的根本沒有一個可以跟他比。」

    有人突然點名。「我覺得高赫前途滿看好的。」

    「高赫?!」所有的女生大叫。

    躲在更衣間的春媛也忍不住豎起耳朵,屏住呼吸偷聽。

    「你們大概不知道,高赫在其他學校可是搶手得很,有許多女生在外頭等他下課,我就看過他的機車每天都載不同的女生……」

    認同的人不只她一個。「以他的外表,是不輸給王靖舟學長,不過他殺過人是事實--」

    「沒錯,聽說他那時才十四歲,因為是未成年,所以被送到少年觀護所。」身邊的女同學接口。「這可不是我造的謠,是他本人親口承認的,還有你不要忘了,他也是三年級的畢業生……」

    「搞不好會留級,聽說他三天兩頭不來上課,就算被留級也不會意外。」

    「你們都猜錯了!」故作神秘的嗓音壓得低低的。「我有內幕消息,因為他曠太多課,又老愛打架生事,學校對他的行為已經忍無可忍了,好像打算讓他退學。」

    「我也覺得他那個人怪怪的,記得上禮拜三很晚的時候,我正好經過操場後面的垃圾場,就看見他一個人在翻垃圾,不曉得在找什麼東西,那裡臭得要命,每次經過我都要摥審?,真佩服他能憋得住氣……」

    翻垃圾?

    春媛整個人怔愣住了。

    她想起那封沾滿垃圾臭味的信,原本還以為是他的惡作劇。

    難道是……

    「砰!」的一聲,春媛匆匆忙忙的衝出更衣室。

    將書包攬在懷中,等在高赫每回都會經過的轉角處,她不確定今天會不會遇到他,只能碰碰運氣了。

    不到十分鐘,果然聽見已經慢慢耳熟的機車引擎聲,探頭一看,果然是他!

    春媛不假思索的衝了出去,先是「嘰--」的煞車聲,接著是迭聲的咒罵。

    高赫扶正機車,大聲咆哮。「你他媽的沒長眼睛是不是?下想活了也不要找上我,我可不想當你的墊背!」

    「我……對不起。」她縮著柔弱的肩頭,怯怯的道歉。

    他冷冷的諷笑。「看你這樣子好像是在等我,還真是希罕,我以為你巴不得離我遠遠的,免得被我帶壞了。」

    春媛低垂著螓首,乖乖的挨罵。

    「有屁快放!」他不想看到她那副小可憐的樣子。

    「我、我是來跟你道歉的。」春媛鼓起勇氣,一口氣說完。「我不該誤會你,以為你故意把信弄髒。」

    他從鼻孔哼氣。「誰說我不是故意的?」

    「我、我是聽同學說的,如果你是故意的,就不必這麼辛苦的去翻垃圾,幫我把信找回來了。對不起,我誤會你了。」這點智慧她還有。

    高赫一臉嘲弄。「小紅帽就是小紅帽,人家隨便說說你就信了,說不定她們根本就看錯人了,要是怕別人閒言閒語,就不要太接近我。」

    「學長……」

    他轉動機車鑰匙,不予回應。

    她小口一張一合,終於發出聲音。「高、高赫。」

    「你到底想幹什麼?」他惱火的問。

    春媛強忍著羞意。「我、我請你吃雞排。」

    「不吃。」

    「那……那你想吃什麼?」

    午休結束,春媛一臉討好的走向蘇郁慈,她正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同學聊起星期天參加劉德華演唱會的情形。

    「郁慈……」

    沒有聽見她的叫喚,蘇郁慈說得正起勁。「……真可惜不能照相,否則我一定會拍起來,然後洗成像真人那麼大張,貼在我的房間!」

    幾個女生只要說到偶像就興奮的尖叫。「我也是、我也是。」

    「我有他在演唱會上穿裙子的照片,你們要不要--」

    春媛小力的拉扯下她的袖子。「郁慈、郁慈……」

    這次總算有了反應。「什麼事?」

    冷淡的口氣讓她怔了怔。

    是自己太敏感了嗎?春媛總覺得連續幾天下來,蘇郁慈對她老是愛理不理的,以前下了課都會來找她去福利社買麵包,或者結伴去上洗手間,可是現在都去找別人,讓她有種被冷落的滋味。

    「我是想說放學之後,我們去買滷味來吃好不好?」她小聲的問。

    蘇郁慈橫她一眼,涼涼的說:「我跟蕭怡芬約好要去買劉德華最新的CD,你找別人一塊去好了。」說完,又回頭跟大家繼續聊。

    「郁慈,你最近為什麼都不理我呢?」粉唇輕顫了幾下。「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事惹你生氣了?」

    她轉身面對春媛,瞪了幾秒。「你真的想知道?」

    「嗯。」馬上點頭如搗蒜。

    她用眼神示意春媛跟她到外頭的走廊。

    「好,既然你想知道,我就老實的告訴你好了。我不是已經勸你不要和高赫在一起嗎?你都不聽我的,那麼我也不想被你拖下水。」

    春媛急得眼圈泛紅,越想解釋,越是結巴。「郁慈,我……不是我不聽你的話,而是……高赫……他不是……」

    「你喜歡上他了對不對?」

    見她白泡泡幼綿綿的臉頰掠過一道可疑的紅暈,蘇郁慈露出輕蔑的眼神,打定主意要和她撇清關係。

    「我就知道是這樣,像他那種人你也會喜歡?你的眼光還真是不高。」

    「其實高赫也有好的一面,只要你肯多去瞭解他--」

    蘇郁慈看她的眼光好像她頭上多了一隻角。「我才不想去瞭解那種人!春媛,既然你一定要和他來往,那以後就不要來找我了,我可不想讓老師和同學以為我和你們是一國的,到時對我另眼相看。」

    她整個人愣在原地。

    「看在我們是同班同學的分上,我還是先警告你一下,聽說高赫同時和不少女生交往,你要跟他在一起就要有隨時被拋棄的心理準備,免得到時候哭死了也沒人理你,我話說完了,再見。」

    「郁慈、郁--」

    為什麼不相信她的話?春媛的心被刺傷了,就因為她要和高赫做朋友,就得犧牲她們快要兩年的友情?這個選擇題難倒了她,從今早開始就不舒服的小腹更疼了。

    噹噹噹……

    下午第一堂課的鐘響了。

    春媛臉色不再像平常紅潤,人又很不舒服,於是向老師說了一聲,想到保健室吃顆止痛藥。雖然每個月都要痛上一次,不過這回感覺更嚴重了。

    「老師……咦?」她見到不想在這時候看到的人。

    正在手肘上塗抹紅藥水的高赫驚奇的斜瞥了她一眼。「小紅帽?你怎麼來了?」

    「不要叫我小紅帽。」她非常討厭這個外號,因為聽起來好像她這個人真的很好騙似的。

    他一臉笑謔。「小紅帽很適合你啊!我知道了,你該不會想蹺課吧?」

    「老師呢?」她沒有心情欣賞他的笑話。

    高赫將棉花棒丟進垃圾筒。「誰曉得去哪裡摸魚了,我對這裡很熟,想要什麼東西我拿給你。」

    「不用了。」春媛有氣無力的說。

    聽出她的聲音怪怪的,這才正眼瞧她。「怎麼回事?眼睛紅得像兔子一樣,剛剛哭過了?」扣著她的下巴,緊迫盯人。

    「沒有。」

    「臉色都這麼難看了,還說沒有?」高赫非逼她說出來不可。

    春媛這才看清楚他不只手時受傷了,就連臉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你又跟人家打架了?為什麼你這麼喜歡跟人家打架呢?」

    「人家存心要找我麻煩,你要我呆呆站著讓他們打嗎?」

    仇人都找上門了,不迎戰不行,不過這些都跟她無關,沒必要讓她知道。

    強烈的無力感襲上心頭,讓她鼻頭一酸,眼淚又快掉下來了。

    為什麼他可以這麼不在乎別人的眼光?

    高赫上下打量她。「你哪裡不舒服?」

    「肚子。」春媛虛弱的坐下,不好意思說是生理痛。

    「肚子?該不會吃到不乾淨的東西了吧?難道是昨天我們去吃的火鍋有問題?應該不會,我吃了就沒事。

    「啊!我知道了,你不敢吃辣的對不對?既然不吃就說一聲,我又不會勉強你要配合我的習慣,雖然我的血液裡有一半的韓國血統,不過還不至於那麼大男人主義……」

    春媛不想讓他扯開話題。「高赫,你能不能答應我不要再跟人家打架了。」

    這樣大家對他的印象才會改觀,她真的不希望別人對他再存有偏見。

    他白她一眼。「你們女孩子不懂。」

    「可是……唔……」她攢起秀氣的眉心,臉色更蒼白了。

    「很痛是不是?」高赫打開藥箱,認真的在裡頭翻找。「我找找看有沒有止痛藥……究竟是哪一種才對……也不用中文標示清楚,我哪看得懂……啐!」

    春媛氣他的無動於衷。「你有沒有在聽?」

    「算了!不找了。」高赫索性放棄,將藥箱隨手蓋上,拉著她就往外走。「我們到外面的西藥房買比較快。」

    「你要帶我去哪裡?高赫,你真的不能再蹺課了!」

    高赫回頭瞪一眼。「我管他那麼多,你都痛成這樣了,我哪裡還有心情上課,先去買藥吃再說。」

    睇著他高大的背影,雖然氣他改不掉動不動就跟人家打架的壞習慣,但是春媛的心窩卻是甜滋滋的。

    原來這種感覺才叫做戀愛。

    這是她的初戀。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