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心聖女 楔子
    「天祐日光!天祐聖女!」

    神殿內外擠滿了上千名日光島的島民。今天是每半年固定舉辦的祭拜儀式,島民們以最崇敬的叩拜之禮,的叩拜之禮,祈求他們最敬仰的神啊@g展獯笊竦謀佑雍痛透!?br />

    神殿之上矗立著一座約有三、四人高的巨石,那石像隱約可看出是盤腿而坐的人形,身後是一輪宛如太陽般的火焰圖案,那就是島民所認定的日光大神。

    據說在十年前,島民的日子過得相當清苦,漁民出海時常捕不到魚,可是自從祭司帶著年幼的聖女請來了神像,他們的生活便有了極大的改善,所以更加堅信日光大神無遠弗屆的力量。

    祭拜完神像之後,島民在起身的當口,全都異口同聲的大喊。

    「聖女!聖女!」

    那聲音的力量不只撼動了整座神殿,就連日光島也彷彿地震般微微震動,似乎想借此將他們的誠心上達天聽,可見得這名「聖女」對眾人有極高的影響力。

    神像後走出一名白衣女子,她將如雲的秀髮綰成高髻,臉上覆了一方白色薄紗,讓人很難窺見她的真面目,一雙猶如寒冰的美目,沒有溫度的俯視神殿內外那群無知的島民。

    「天祐聖女!願聖女長命百歲!」島民們齊聲高呼。

    白紗後的唇角掀起冷笑,沒有人看到這抹近乎輕蔑、自嘲的笑意,更猜不出聖女心中在想些什麼。

    跟在聖女後面出來的中年男子右手一抬,原本撼動神殿的高呼聲突然靜默下來,所有人敬畏的等候他的裁示。

    「大家的心意大神已經感應到了,今年又將會是豐收的一年。」中年男子以渾厚的嗓音向眾人宣佈。

    不等他把話說完,神殿內外歡聲雷動,沒有人對他的話有絲毫的懷疑。

    「那麼——這個月該輪到有為村,哪一位有事要請聖女向大神祈求?」這名蓄著八字鬍的中年男子便是祭司,在島民心中的地位僅次於聖女。

    上百名有為村的村民裡頭,走出一名面帶愁苦的老人,他踏著老邁的步伐在村長的扶持下來到台階前跪下。

    「聖女,請你一定要幫幫我——」老人流下兩行老淚,哽咽的哭訴。

    祭司見聖女沒有反應,遂大聲的問:「有什麼事要請聖女幫忙?」

    「我——這半年來胸口老是悶悶的,右手臂時常抬不起來,大夫也找不出原因,大概是活不了多久了,可是,我還不想死,我還想看孫子長大——求聖女幫我求求大神,求他讓我再多活幾年。」老人的哀求聲並沒有融化聖女眼中的冰冷,因為她只是個傀儡,一舉一動都不是她能自主的。

    祭司附在她耳旁咕噥了幾句,她才拖著曳地的裙擺步下台階,來到老人面前,接著將青蔥般的玉手放在他肩上,眾人屏氣凝神的傾聽她再一次施展大神賜予的神奇力量。

    「你沒有病!」聖女清脆的嗓音像珍珠般擲地有聲。「你身體上的症狀全是來自你的媳婦兒,她在人前裝得很孝順,在人後卻虐待你,更不給你飯吃,你好幾次氣得想打她,可是,想到兒子已經不在人世,沒有人可以依靠,又怕她把你趕出家門,只好一直忍氣吞聲,對不對?」

    老人聽她這麼說,所有的委屈化成淚水,哭得泣不成聲,也證實了她所說的話。

    在場的人開始聲討老人的不孝兒媳,把躲在人群後的婦人嚇得臉色發青,全身直打哆嗦的被押出來。

    「饒命呀!聖女,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爹,請你原諒我。」婦人以為可以瞞天過海,知道老人不敢向別人訴苦,也不會有人發覺,想不到還是穿幫了。

    「真是可惡!聖女,你千萬不要放過她——」

    「是啊!聖女,這女人罪有應得,我們不能容許島上有這種人——」

    「一定要處罰她、處罰她——」

    婦人聽見島民憤怒的吼叫聲,頓時慌了手腳,只得轉向公公求助,「爹,請你看在我生了小龍的情面上,原諒我!我再也不敢了,媳婦兒以後一定會好好侍奉你,爹——」

    聽了媳婦兒的懺悔,老人猶豫了。

    「做錯事就該接受懲罰,大神最無法原諒的就是不孝之人,把這女人押到地牢關三天,只給水喝,不准給她東西吃,讓她也嘗嘗看餓肚子的滋味。」祭司不帶一絲感情的下達旨意。

    「爹——你要救我!」婦人呼天搶地的大哭。

    老人心想她畢竟是孫子的親娘,有些於心不忍,「聖女——」

    「這是大神的旨意,任何人都不能違抗,把她帶走!」不待聖女回答,祭司已經召來兩名守護神殿的衛兵把人押走。

    在老人跪拜答謝中退下去之後,島民們對聖女的異能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再一次對她是日光大神派遣下凡的使者身份深信不疑。

    「還有誰有事祈求?」祭司又問。

    在下一個人出來之前,聖女依舊冷漠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彷彿她只是個局外人,等著自己又將這些島民玩弄於股掌間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