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粉惡女 第二章
    石磊不只一次的看手腕上的表,都九點半了,她居然還沒出現,雖然有點惋惜,但也算省了一個麻煩。

    「叩!叩!」歐子帆不等他回應就直接進來了。

    「有事嗎?」石磊驚訝的看著他皺著眉頭,這真是個奇跡。

    「總經理,你……你真的隨便孟小姐做什麼都可以嗎?」他觀察著上司的表情問道。

    「她不是還沒來嗎?」他疑惑的問道。

    「其實,孟小姐她……早就來了,現在已在三樓。」

    「三樓?她在秘書課做什麼?」怎麼來了也下先來跟他這個老闆報到呢?

    「孟小姐已在做問卷調查,因為總經理昨天說不要阻止她做任何事,所以我——」

    石磊隱約知道她在幹什麼了,兩條濃眉皺得更厲害,「所以你就任她為所欲為,做她的——問卷調查?」

    「總經理——」

    石磊制止他的話,說:「這不怪你,等我找到她再說。」

    在三樓的琉璃已興奮的看著她的成果,沒想到這群秘書小姐那麼合作,把每張問卷填得如此詳細,她也從中得到更多的情報。

    「大家慢慢寫,寫得愈多愈好,總經理一定很高興大家都那麼瞭解他。」這招假藉他人名義不賴吧!

    她念著手上的資料,「喜歡豐滿、大膽、有經驗的女人,身高一百六十五以上,胸圍三十四、腰圍二十四、臀圍三十六,擅於撒嬌,真噁心!他以為他是潘安再世啊!」

    又看向下一份念道:「目前沒有跟任何女人同居,嗯,饒他一個全屍,什麼?!正跟三個女人交往,三個!他想腳踏三條船,不,是四條船,太可恨了!」

    「孟小姐,你真的認為總經理想在我們之中挑一個做女朋友嗎?」一位長得不錯,但聲音嗲得害琉璃雞皮疙瘩掉滿地的女秘書問道。

    琉璃說謊臉不紅氣不喘的說:「當然是真的,身為總經理的私人秘書怎麼可能騙你們呢?唉!總經理就是太煩惱,不知道該選誰才好,所以才派我來做問卷調查,凡是最瞭解他的人就有機會。」

    全場一陣嘩然,每個人臉上都掛著夢幻般的微笑,琉璃翻了個白眼,唉!女人就是女人,只要看到長得好看一點的男人就變得像花癡一樣,所以,老天才派她來解救她們遠離惡魔。

    「那我要好好寫。」

    「是啊!能嫁給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我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了。」

    「哼!總經理才不會看上你。」

    「在說你自己吧!」

    琉璃登高一呼,「各位小姐們別急,我一向是很公平的,你們全都有機會,只要趕快把問卷寫好,總經理一定會慎重挑選的。」

    「孟小姐,你一定要幫我,事成之後,我會好好答謝你的。」

    「不要幫她,孟小姐該幫的是我。」

    「才怪,是我才對。」

    成功了,琉璃滿意的看著她的傑作,女人的妒意是最可怕的武器,不信可以瞧瞧,她們正不留情的互相謾罵,太精采了。

    突然一陣靜寂。

    出了什麼事,是不是罵累了?琉璃心想目的達到了,她也可以走了,她從桌上跳了下來,手上不忘捧著她的戰利品,心想:這可不能丟了!她才一轉身,「砰!」的不知撞到什麼,好險沒摔個四腳朝天,到底是哪個——鬼?

    「嗨,早安,我正想上去找你呢!」她真是七月鴨子,不知死活。

    石磊由高處俯視著她,臉上的青筋直抽動著,見她仍掛著天真無邪的笑容,才使他沒馬上勒死她。

    不知她是真笨還是裝笨,她竟關心的對他說:「昨晚又去哪裡風流了?你要多注意身體,年紀大了就不要逞能,看你臉色那麼差,還是回家休息好了。」

    「噗哧」一聲!有生以來,歐子帆第一笑了,還笑得特別大聲,直到石磊噴火的眸子射向他,他才摀住自己的嘴。

    石磊眼睛噴火的將在場的人橫掃了一遍,等全部的女秘書紛紛回到自己的崗位坐好,最後才回到琉璃臉上。

    「把她手上的東西拿走!」他難得嚴厲的口氣也使歐子帆愣了一下,但他還是趕緊照做。

    看到自己手上突然變空,琉璃大叫:「你幹嘛把我的東西拿走?那是我的,還給我!」

    她撲向歐子帆,大冰山!我還沒整你,你倒先得罪我了。

    琉璃還未撲到他,就感到自己騰空飛起來了。

    「你幹什麼?!」她努力地搖晃著雙腿,她永遠都會記住她竟被自己最痛恨的男人環腰拎了起來,「放開我!我又不是小孩子,救命呀!」

    她的尖叫聲一路從秘書課傳來,引起所有員工駐足圍觀,看來石氏從今天起不得安寧了。

    石磊左手夾著她直往八樓,這下子換業務部的職員個個瞪大眼睛了。

    琉璃早就叫到沒氣了,從眼角她看到有人在偷笑,等著吧!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我已經把你做記號了,到時別向我跪地求饒。

    辦公室的木門「砰!」的摔在牆壁上,歐子帆跟在後面,為防有人過來探頭探腦,他趕緊關上門。

    「哎喲!」她一屁股跌坐在地毯上,「你怎麼那麼粗魯?」

    「子帆,把那些東西全扔進碎紙機裡。」

    琉璃不死心的又想撲過去,結過一樣撲了個空,歐子帆已經出去了。

    「臭石頭,你怎麼可以毀滅證據?那可是我整晚沒睡想出來的,你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她耍賴的坐在地上不依的叫著。

    石磊的氣已消了一大半,雙臂抱胸,問道:「你是存心想讓公司關門倒閉的,是不是?這跟我們的約定不合哦!」

    「哪有不合,昨天我不是說要幫你除掉麻煩嗎?我想了很久,你最大的麻煩就是公司裡有太多仰慕你的女職員了,所以,我才想用問卷調查的方法幫你,你想想看,當她們知道你喜歡那種大胸脯的性感女人以後,知道自己沒希望就會放棄你,我的方法不錯吧!」

    他真是啞口無言。

    「少了她們對你糾纏不清,你不是也輕鬆很多嗎?剩下的就只有你外面那三個狐狸精了。」

    「三個狐狸精?你聽誰說的?」

    「你別管誰說的,到底有沒有?」她伸出手指,指著他的鼻子問,活像妻子在質問老公外遇的對象似的。

    石磊的氣全消了,他將她的手包在他的手心中,不知該拿她怎麼辦?

    「那不叫狐狸精,叫紅粉知己。」

    「說得真好聽,好吧!把你那三位紅粉知己的名字給我,另外電話、住址也要。」

    他警覺的問道:「你又想幹什麼?不會是要上門興師問罪吧?」

    「你當我真的那麼笨嗎?摸清敵人的底細才是最重要的,我要先去看看對方是什麼樣的女人,才能決定該怎麼應付她們。」

    天呀!他頭痛欲裂,「可不可以讓我考慮一下再給你?」

    「好吧!我也不想逼人太甚,但為了我姊姊將來的幸福著想,我要剷平眼前所有礙手礙腳的人。」

    剷平!天呀!殺了我算了!石磊愁眉苦臉的想著,她是不是上帝派來克他的人呢?要不然以他的男性魅力,她竟然會無動於衷,還猛找他麻煩。

    琉璃像是想到什麼,在背包裡翻找著。

    「找到了!」她掏出一張紙,上面密密麻麻的寫了好幾行字。「石頭,你在上面簽一下名字。」

    「這是什麼?月薪兩萬五千元,上班時間可任意變動,免費供應中餐、下午茶,不干涉其行動……你這就叫做上班嗎?」

    「這可是最基本的福利,當個小妹都有兩萬元的薪水,何況我是你的秘書,再說,我又不是正武職員,不用朝九晚五,也不用打卡,至於中餐、下午茶,本來就有供應呀!」

    他無法反駁她的話,又問道:「那不干涉其行動又是怎麼一回事?」

    「那表示萬一有突發狀況產生,我必須去做某件事的時候。」

    「譬如——」他腦子裡有不好的預感。

    她實在不想告訴他,但為了讓他簽字不得不說。

    「萬一當你在上班時想跟某個紅粉知己出去約會,你不准叫我留在公司,我也要跟去才行。」

    「我從來不在上班時間約會。」他抗議的吼道。

    「我知道,所以我才說萬一啊!石頭,我這是為你好,將來你會感激我將你導入正途。」

    是啊!如果我還活著的話,他安慰著自己想。

    「那上班時間以外呢?你不怕我跟那些紅粉知己約會嗎?」話一出口他就後悔了,自己幹嘛提醒她。

    琉璃笑了笑,「把你大哥大的號碼給我,順便也幫我申請一支,這樣我就隨時知道你在哪裡了,對不對?」

    石磊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容忍她,連他未來的妻子都無法像她這樣控制他。

    他老老實實的將電話號碼給了她,並答應幫她申請一支大哥大。

    「嘟……」桌上的電話響了,他的手還沒摸到話筒就已被另一個人搶先了。

    「喂,這裡是總經理辦公室,啊!是宋姊姊——」

    她的勢力範圍已擴展到總機室了,她不是才來幾個小時嗎?石磊這才知道不可太小看她。

    「有人要找總經理——是男的還是女的?喔!男的,好,宋姊姊,麻煩你接過來,謝謝!」

    她將話筒遞給他,知道他的臉色一定不會太好看,所以,還是趁他在講電話時,趕緊再到別的樓層去熟悉一下。

    「汪經理,你稍等一下!」電話講到一半,他眼尖看見她又要溜出去,這一出去不知道又要惹出什麼事,「琉璃,你又想跑去哪裡?」

    「女性盥洗室,簡稱女廁所,可以嗎?」她可憐兮兮的眨眨眼,這可是跟她大姊學的。

    石磊揮一下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哈!哈!她高興的哼著歌,原來男人都喜歡這個調調,她可要好好擅加利用。

    又在開會!琉璃無趣的看著會議室大門。

    這種班上得有夠無聊,嫁給這種有工作狂的男人也很無聊,依她這些天觀察下來,石磊僅有的可取之處就是他很認真工作,是個企業人才。

    該做些什麼打發時間呢?她無聊得發慌,乾脆以後拿些手工來做算了,還有錢賺欸!

    她趴在窗前發呆,聽到身後的門開了。

    「大冰山,你要去哪裡?」終於有人出來陪她說話了。

    歐子帆不敢得罪她的說:「我要去泡幾杯烏龍茶進去,會議還要繼續開。」

    琉璃很高興有事情做了。「這點小事,不用麻煩你這總經理秘書出馬,我去就好了。」

    「你……會嗎?」

    「泡茶誰不會,別瞧不起我,我泡給你看!」

    「等……」他的手仍停在半空中,她的人已經消失在眼前了。

    歐子帆心事重重的走回會議室,石磊看他坐立不安的樣子,問道:「怎麼了?琉璃又說什麼話氣你了?不要在意她的話,她是有口無心。」

    「我不是氣她,她——算了,沒什麼。」

    他沒有再問下去,繼續他們剛才討論的主題。

    「這次的廣告商是『開拓』,對不對?」

    負責行銷部門的主管連經理說:「是的,總經理,它在這行已經很多年,也有相當豐富的經驗,拍出來的東西很容易讓人接受,也很有內涵。」

    「有內涵是不錯,只是我不太喜歡一成不變的東西,我需要的是創新,尤其是這輛『維納斯』,它可是我們跟德國賓士技術合作完成的,我要它與眾不同。」

    「是的,我會將總經理的意思轉告他們。」

    「其他人有問題可以提出來,不需要太嚴肅。」他自己也不喜歡坐在這邊,好像在訓話一樣。

    財務部經理大著膽子問:「總經理,那位孟小姐的薪資該怎麼處理?她並不是公司的員工,我怕沒辦法和別人一樣發薪水給她。」

    石磊早就想過了。「她的薪水我自己付給她,你不用擔心。」

    「她跟總經理是什麼關係呢?總經理好像對她另眼相看?」

    豈止另眼相看,她都快爬到他頭頂上了,他想著。

    「一言難盡,只能說她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

    在座的高級主管恍然大悟,難怪她可以在公司自由走動,而且,總經理又很讓她,完全不像主管和下屬的關係,原來她就是石氏未來的少奶奶,這下他們全弄明白了。

    石磊根本不知道他們弄擰了他的意思,只想著快把會議開完。

    「叩!叩!」輪到琉璃登場了。

    歐子帆呻吟了一聲,期待現在有個藉口讓他逃出這裡,而石磊看到她捧著茶進來,心裡大喊不妙。

    「讓各位久等了,烏龍茶泡好了。」她以最快的速度將茶端來,想聽聽他們的讚美聲。

    主管們一看未來的少奶奶竟親自泡茶來,無不趕緊起身將茶杯接過去,還連聲道謝。

    「你們不要那麼客氣嘛!快喝喝看!」琉璃端著剩下的兩杯往石磊和歐子帆桌前一放。「趕快喝啊!涼了就不好喝了。」

    「琉璃,這是你泡的嗎?」老天,這是茶嗎?他看著杯子裡放了三分之二的茶葉,那喝起來鐵定很苦。

    「是啊!那茶葉是烏龍茶沒錯,我不會連這點都會弄錯的,快喝啊!大家快喝一口看看。」

    石磊和歐子帆很有默契的讓那些經理們先喝,當看見他們強扮著笑臉將它吞下的時候,不得不令他倆佩服。

    「你們的表情好像——」

    「不,不,很好喝,很好喝!」他們立刻奉承的稱讚她,琉璃當然是很高興她的努力有代價。

    「換你們喝,大冰山,你先喝,快點嘛!」

    歐子帆用著含恨的眼光瞟向他上司一眼,石磊佯裝沒看到,直到他喝入一口,石磊才轉過來,想看看他的反應。

    「好喝,孟小姐,你泡的茶真好喝。」石磊真的有點懷疑他的味覺跟別人不一樣。

    琉璃好感動,從此以後,他們之間的帳就一筆勾銷。

    「真的!大冰山,不,歐大哥,以前都是我錯怪你了,還隨便幫你取綽號,你肯原諒我嗎?求求你原諒小妹的無知。」她誠心的握住他的手,眼淚汪汪的乞求著說。

    石磊滿不是味道的將她的手拉離歐子帆,說:「你沒有做錯什麼需要求他原諒的事,他本來就是大冰山嘛!」

    「總經理,我以前的想法是錯了,孟小姐是個好女孩,你別辜負她一片心意,快喝吧!」

    這小子在玩什麼把戲?他看看眼前的兩個人,再看看也正在等他喝的部屬們,他就不信這茶會難喝到什麼程度,畢竟他們也都喝了啊!

    喝就喝,誰怕誰呀!他抓起杯子就灌了一大口。

    「噗!」我的媽呀!這叫茶嗎?他在心中大叫著。

    琉璃震驚的看見他將茶從嘴裡噴了出來,她的自尊、她的面子全部化為一攤水在桌面上了。

    歐子帆一見她表情大變,「總經理,你——」他朝琉璃站的地方努努嘴。

    石磊馬上會意過來,他太不小心了,這下該怎麼收拾才好?

    「琉璃,我不是有意的,我……天!別哭!」

    「哇!」這是她從出生以來最大的恥辱,教她怎麼忍得住不大哭一場,琉璃驚天動地的痛哭失聲,將所有人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石磊更是慌了手腳的直賠不是。

    「不要哭,琉璃,乖,別哭——」他試圖想將她摟進懷裡,可是才碰到她,她哭得更淒慘。

    「走開!哇……姊姊,有人欺負我……姊姊……」她要回家找姊姊,每當她傷心得哭的時候,姊姊都會抱著她安慰她,她要回家。

    她沒命的跑,看到樓梯就跑,也不管它是上還是下,而一群人卻還是把她追丟了。

    「子凡,你去門口問問櫃檯有沒有看見她,其他人去每層樓找找看。」

    他好自責,他不是早有心理準備了嗎?怎麼還是傷了她的心?琉璃,你跑哪裡去了?

    我恨你!我討厭你!我一輩子也不原諒你!

    琉璃滿腔的憤怒化成一串串的淚珠,淌滿了她細緻的小臉上。臭石頭!爛石頭!你這輩子休想娶我姊姊了,她在心底一千遍一萬遍的跟自己發誓。

    居然在那麼多人面前那樣對她,她泡的茶有那麼難喝嗎?為了讓它好喝,她還特地加了很多糖,應該很好喝才對啊!還說他很會討女孩子歡心,連這點都做不到,算什麼花花公子!

    囚為他根本當你是小孩呀!笨蛋!這句話從她腦子裡突然冒出來,一定是這樣,他只會對那些身材好、臉蛋漂亮的女人甜言蜜語,何必費事討她這小丫頭高興呢?

    想通了原因,一時悲從中來,「哇!」她哭得更大聲了,原來在他的眼中自己只是個小孩子,那太侮辱她了,她已經是二十二歲的成年女人,不是小孩子了。

    臭石頭,你去死吧!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敵人了,嗚……嗚……

    「小妹妹,你在哭什麼?」頭頂傳出一個慈祥和藹的聲音。

    琉璃邊抽泣邊仰起頭,是一位五、六十歲的老人,頭髮鬍子都快全白了,聽見他那麼關心的聲音,她更加難過了。

    「嗚——老爺爺,嗚——」她嚎啕大哭的撲入老人的懷裡,像溺水的人找到救生圈一樣緊抱著不放。

    石彥被她撲倒跌坐到長廊的地毯上,他慈愛的撫著她的頭髮說:「怎麼哭得那麼傷心?小妹妹,有老爺爺在,沒人敢欺負你,告訴老爺爺,是誰欺負你了?」

    「是臭石頭。」她沒頭沒腦的吐出這幾個字。

    果然是他兒子,能叫他兒子是臭石頭的也只有這丫頭了,見她哭成這樣,難道是他們吵架了?

    「不哭了,不哭了,是不是他罵你了?」

    她在他胸前搖搖頭。

    「不是,那你為什麼要哭?」他不解的問。

    她還是一逕的搖頭,這種沒面子的事她怎麼能到處宣傳呢!「我討厭他。」

    「你討厭他?!」這倒新鮮,女人說討厭他兒子,她還是頭一個。「那你以後不要理他就好,不要哭了,這麼漂亮的眼睛哭壞了可不好。」

    琉璃噘著嘴說:「我的眼睛一點也不漂亮,我姊姊的才漂亮,改天我帶她來給老爺爺看就知道了。」

    石彥見過孟璇玉,她們兩姊妹的美是截然不同的,兩人一比較,琉璃的笑就像陽光,可以掃去所有的黑暗和不快。

    「我相信你姊姊一定很美,可是老爺爺喜歡你,只可惜我沒有另外一個兒子,要不然……,唉!」他低頭歎了一口氣,內心還真有點後悔他的媳婦兒不是她。

    她打了一個呵欠,哭累了就想睡覺,意識也有點不清楚,但她聽到石彥的話了。

    「老爺爺有兒子的話,琉璃一定嫁給他。」她含糊不清的說。

    「你是說真的嗎?」他搖搖她的肩膀,只是她大小姐早已睡到不知第幾殿去了。

    樓下此刻像是在玩大風吹,石氏上上下下全為了尋找一位小女孩而天翻地覆。

    而她,孟琉璃已靠在石氏董事長的身上睡得好熟,這又刷新了她在石氏的另一項紀錄。

    當石磊接到報告而趕往九樓時,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半小時,職員們全都下班了。

    「爸!」他衝進董事長辦公室,一眼就見到正縮在沙發上熟睡的琉璃。

    「爸,她怎麼會……」

    石彥手拿著煙斗,緩緩的吐了一個煙圈。

    「她一直在這邊,哭累了所以睡著了,我就把她抱進來裡面,她哭得很傷心,你對她做了什麼?」

    「我……只是個誤會罷了!回去我再跟你說,我先送她回家。」

    石彥從兒子臉上顯露出來的感情看出,他對她已不像他口中說的那樣,沒有絲毫男女之情了。

    「你不先叫她起來嗎?這樣送她回去,她爸爸會怎麼想?」石彥故意點醒他兒子。

    石磊沒有說話,只是脫下西裝外套覆蓋在她身上,再將她整個橫抱起來,在他懷中顯得她更加嬌小,而她的重量也輕得不像話。

    「我不在乎他說什麼,他要怎麼想隨他。」

    「她跟我說她討厭你,不想再看到你。」石彥是故意這麼說的,只要他兒子說他愛的是琉璃,一切就好辦多了。

    石磊撇撇嘴角,凝視懷中的女孩,而琉璃正好也發出一句囈語:「臭石頭!」

    他眼神一柔,淡淡的笑了笑,「爸,我都快忘記我真正的名字叫什麼了,臭石頭要送你回家了。」

    如果那不是愛情,石彥會敢說他這生全白活了,他可以打賭他這像野馬一般難馴的兒子終於找到他的馴馬師了。

    「姊,你是不是在開我玩笑?!」琉璃坐在餐桌前,才剛夾起的菜全掉在桌子上了。

    璇玉將一盤青菜放好,然後面對她的質疑。

    「爸,姊是在跟我開玩笑,對不對?」琉璃轉向父親問道。

    孟志銓也正想問她,昨晚的那一幕使他整晚都沒睡好,他這小女兒跟石磊是怎麼認識的?又怎麼去他公司上班的?昨晚還是被他用抱的抱回家,他們之間……許多的問題使他不知如何問起。

    「那個混帳、王八蛋、殺千刀、該死的大變態!」琉璃竭盡所有的力氣怒吼著。

    「小妹,你是女孩子欸!怎麼可以罵髒話呢?」

    「我豈止罵他,我還想剁了他下飯呢!」她將筷子一放,已經沒有胃口吃飯了。

    「老二,你什麼時候跟他認識的?他可是你未來的姊夫,你別亂來。」他實在擔心,不知道他們進展到什麼程度了?由昨晚石磊堅持抱她進房間來看,會不會來不及了?

    琉璃不客氣的瞪向她父親,說:「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會喜歡他。」她重新拿起筷子,瞄準那盤麵筋加花生,她忽然又大叫一聲,「啊——」

    「你可不可以安靜點吃飯子」孟志銓受不了的說。

    「慘了!姊,那你昨晚已經跟石頭見過面了,是不是?姊,你一定要冷靜,千萬不要被他那張臉騙了,知道嗎?他外面還有三個狐狸精,天曉得還有沒有『暗ㄎㄢˇ』起來的,那種男人是不會帶給你幸福的。」她著急得都快哭了。

    璇玉望著妹妹激動的臉,好笑的說:「我們早就見過面了。」

    「啊!你們已經見過了?什麼時候?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這種天大的事,她居然被瞞在鼓裡。

    「就在你要去他公司上班之前,有一天,石伯伯約我和爸爸出去吃飯,大家順便見見面。」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害我緊張得要命,以為你一看見他就愛上他了,姊,你愛上他了嗎?」她拉住璇玉的袖子問道。

    璇玉輕笑著說:「哪有人才見一面就愛上的,我對他也說不上什麼喜不喜歡,所以才請你幫我去調查他,我想知道他是怎樣的人。」

    「璇玉,怎麼連你也跟老二一起胡鬧,萬一被石家知道了,那多不好意思,成何體統啊!」

    琉璃扒著飯,口齒不清的說:「他們早就知道了,老爸,你的擔心太遲了。」

    「什麼?!」孟志銓跳了起來。

    「老爸,吃飯的時候不要說話!」璇玉、琉璃兩姊妹異口同聲的回答他。

    他快被氣得中風了,一個琉璃已經夠他頭痛了,現在連乖巧的大女兒也被她傳染了,他這個做父親的顏面往哪兒擺。

    牆上的鍾已指著八點整。

    「小妹,還不快吃,你要趕不上公車了。」

    琉璃更慢條斯理的吃,飯粒是一粒一粒的放進嘴裡。

    「我不去上班了。」她大聲的宣佈著。

    「那怎麼成?才去幾天就不做,枉費你千辛萬苦要石先生聘用你。」

    「我不想再見到他,我真希望從來不認識他。」

    璇玉深知她的脾氣,是來得快去得也快,於是勸道:「好了,別嘔氣,你不是跟人家打了契約嗎?你不去上班,人家可以告你的哦!」

    「姊,你怎麼知道?」

    「石先生要我跟你說,今天九點以前你沒到的話,他就會來家裡押你去上班,你不希望這樣吧?」

    用這種下流的手段,真不是君子!

    她皺了皺鼻子,心不甘情不願的將碗裡的飯吃完,然後將背包甩上肩膀。

    「我走了。」她有氣無力的向璇玉揮揮手道再見。

    那人大概是昨晚吃錯藥了,她一不去上班,他不就自由了嗎?他可以去找他的紅粉知己或者其他女人,幹嘛非要她去上班不可?真搞不懂他這個人。

    她總算趕在九點整準時到達,經過櫃檯時,那兩名服務小姐「非常」有禮貌的向她打招呼,雖然禮多人不怪,但她總覺得毛毛的。

    上了八樓,電梯門才一開,就看自石磊站在門口似乎正要下樓。

    「喂,你要去哪裡?」她往他面前一站。

    「你來了,我正在想如果你沒來的話,我就要去你家一趟。」

    他的笑容實在好看得令人討厭,她刻意忽視他對她的影響,語帶嘲諷的說:「石總經理的話我哪敢不聽,別忘了,你是我的老闆。」

    「琉璃,你還在氣昨天的事?我向你道歉好嗎?」他委曲求全的跟在她身後說著,全辦公室的人無不豎起耳澦酢躒印趿搿蹶}踮?

    「不要,我的自尊心已破損,沒那麼容易補得回來。」她走在前頭開門進去,看見房裡放了一張桌椅。「這是給我坐的嗎?」

    石磊指著跟自己辦公桌相連的桌椅說:「這是我剛才叫人搬進來的,以後你就有桌子可以寫字了。」

    她興奮的看著屬於她的桌椅,又說:「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

    「那你要我怎麼做呢?只要你說得口,我都答應去做。」

    她就在等他說這句話。「不可以食言而肥哦!」

    「當然,你說吧!」

    她唇上狡猾的笑容使他心底直發毛。「也不是很難的事,只是從今天開始,你只能喝我沖泡的茶,誰也不准幫你泡,你自己也不行。」

    石磊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天呀!這代價未免也太大了吧!「我大概沒有選擇的餘地吧?」

    「沒有。」

    「好吧!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只有犧牲我自己了。」

    「臭石頭,你再說一遍!」她粉拳捶了過去,半途被他攔了下來。「你放手啦!」

    「你不打我,我才要放手。」那柔軟的小手讓他不捨得放掉,「你的臉好紅哦!是不是生病了?」他故意取笑的問。

    琉璃在他的凝視下,臉頰更是紅得發燙,她從來不會臉紅的,為什麼只要他用那種怪異的眼神看她,她就莫名其妙的全身發熱呢?有誰可以告訴她?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