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親男朋友 第八章 心心相印
    火舌迅速席卷,剎那間,她看到自己已被大火吞噬!灼熱的高溫熨燙她的肌膚,令她痛呼尖叫——

    猛然由床上坐起,林小瑩兩手胡亂的拍打著身體!試圖撲滅身上蔓延開來的火勢!

    在第二聲尖叫落下、第三聲響起之前,凌雲人已沖出書房。

    他慌張的沖上前,抱住那不斷拍打自己身子的林小瑩,臉色蒼白的連聲在她耳畔低喃輕撫。

    “噓,沒事了!沒事了……只是噩夢而已……”

    他擁著她打顫的身子,輕輕搖晃,一邊柔聲安撫,直到她掙脫夢魘,完全安靜下來。

    “凌雲?”

    “我在這裡。”他輕擁她一下。

    “我又做噩夢了?”她抱緊他,在他懷裡哽咽地抽氣,語氣猶帶余悸。

    “對不起!”他感到萬分歉疚。

    凌雲認為林小瑩會經歷這一切,全都是因為他的緣故。他早該和她暫時畫清界限的,要不她也不會無故被卷入這場是非,親眼目睹那仿如人間煉獄的淒慘一幕。

    雖說歹徒的目標是他,然而經過這一次,他不敢保證他們不會對他身邊的人下手。為了保護她們的安全,他的權宜之計就是不讓她離開自己的視線;而奶奶那邊則加派雙重警力,進行二十四小時的保護措施。

    凌雲話裡的自責令林小瑩搖頭。“不!是我自己太沒用了,老是讓噩夢困擾住。”

    “如果我說你是我見過最勇敢的女人呢?”替她撥開額前汗濕的頭發,他微笑地以袖口為她拭淨淚痕。

    “謊話!”她皺了皺鼻子,讓他勾起自己的下顎。

    “你真是愈來愈難伺候了,女人!”眉毛一揚,他輕捏她的嬌俏小鼻。“好了,你現在可以安心睡了。”

    一如這幾天來的習慣,他在她微啟的紅唇印上一記晚安之吻。

    看著她拉好棉被!他這才起身關掉床頭燈,打開遠處的一盞直立燈,房內頓時沐浴於一片柔和的昏黃光線下。

    “凌雲……”她不確定的口吻在一頭輕喚著。

    “不!你昨天答應我的。”凌雲微蹙劍眉,堅決的邁向門口。

    “假如我又做噩夢呢?”

    “我會打開書房的門。”

    “假如我在我的床尾,發現一頭會噴火的怪物呢?”她努力的想辦些恐怖的情節,好博得他的同情。

    “你早過了看童話的年紀,小瑩。”不知不覺中,他笑了開來。

    “凌雲——”林小瑩這聲喚得既懇求又可憐,她抱著棉被坐起,亮晶晶的美眸閃爍著哀求的光芒,默默地緊盯著准備棄她而去的背影。

    凌雲無奈的低歎一聲,“好吧!我會在這裡陪你到天亮。”

    他搬來一張單人沙發椅,放在床邊。

    林小瑩怔愣地看了看椅子,又瞧了瞧身下的大床。最後目光放在凌雲俊逸的臉龐。

    “你不睡這裡嗎?”她拍拍身邊的床位,非常純潔的詢問。

    “不。”

    凌雲幾乎是立刻喊了出聲,害林小瑩差點被嚇到了,不過,她還是繼續問著。“為什麼?”

    “‘為什麼’?因為我今天只想做個‘凡人’!”這一聲並不比先前來得小。

    她瑟縮的表情讓他有幾絲愧疚,他將軟墊丟進沙發裡,懊惱地抓了抓頭。“對不起,小瑩,我不該對你吼的……但是,你的提議是在考驗一個男人的意志力啊!”

    他溫柔地望著她,衷心期盼她能了解他話中的含意。

    “我……我只是覺得你睡在那張椅子上會很不舒服。”說完這句話的同時,林小瑩已主動躺下並為自己拉好被子,嬌羞的模樣可愛極了。

    “相信我,這絕對值得的。”凌雲攤開由櫥櫃拉出的一條薄毯,把自己塞進椅子裡。“如果你還睡不著的話,可以握著我的手。”他提議著。

    輕咬下唇,林小瑩別開目光,低語道了聲晚安,她翻轉開身子。

    ???

    時間滴答滴答地走,當凌雲在心中默數到“十二”時,他不禁又看了手表一眼。

    天啊,這女人在床上翻來覆去已經一個小時了!而且平均每五分鍾,他身旁就會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放棄想讓自己入睡的念頭,凌雲索性掀開薄毯。“好吧,小瑩,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翻覆的身子霎時僵硬得動也不動,驀地棉被被掀起,她坐起身子。

    迎視她發紅的眼眶,凌雲開始擔心起來。

    “小瑩?”離開椅子,他在床沿坐下。

    “我不能呼吸了,凌雲!”

    絲被緊緊抓在胸前,林小瑩眼角懸淚的神情仿如受盡委屈般,她咬著下唇,水汪汪的瞳眸緊瞅著他。

    他愕然一愣。“你不能呼吸……等等!小瑩,你胸口不舒服嗎?”

    “我聞不到你的氣息!我的鼻子、嘴巴、胸腔全讓燒焦味、汽油味塞滿了,我快窒息了!”她的語氣近乎指責。

    凌雲花了一分鍾才終於完全了解她的意思。他挺拔的身子立刻在床上躺平,“小瑩,你得祈禱‘上帝’沒有在今晚背棄我。”

    想要忽視身旁那具緊挨著自己,柔軟而起伏有致的嬌軀已經是件不容易的事了!現在還要再加上不時在他胸膛“撩撥”的纖纖玉手。

    凌雲面臨著連上帝都無法忍受的考驗。

    “如果你不想讓‘事情’繼續發展下去的話,我勸你最好把手挪開,小瑩。”他低沉的嗓音充滿威嚴,卻又帶著奇特的沙啞。

    林小瑩完全沒有住手的意思,她想引誘這個男人!如此大膽的念頭,是在他對她伸展雙臂時,驀然跳進她腦海的想法!

    “它們……似乎很興奮!你在想些什麼?”她的纖指繞著第二顆鈕扣慢慢地畫圈,討厭!這男人突竟要漠視她到什麼時候?

    凌雲右眉一挑,澀澀地開口。“我發誓,在你如此親密地緊貼著我的同時,我什麼都不能想。現在你何不閉上眼睛,乖乖睡覺,然後把空氣還給我?”

    強烈想碰觸她的念頭,令他交握於腦下方的十指扣得死緊。

    假如他夠鎮靜的話,他會告訴自己,這個小女人正企圖誘惑他!

    “為什麼?難道我真的這麼沒有吸引力嗎?”第一顆鈕扣跳了開來,暴露出他覆著一層薄薄汗水的結實肌肉。

    她要擁有他,也想被他擁有。在歷經生死一瞬間的剎那,她驀然了解到世事的無常,失去生命固然可怕,但是待在沒有他的世界,那更教人生不如死。

    他就像毒藥一般,專橫的闖入她的生活,在她四周一點一滴地撒下毒網,教她不知不覺深深沉溺其中,不可自拔,如果屬於他的氣息被帶走,她也無法獨自存活,因為,她是這般無可救藥的仰賴他的氣息而活。

    寬厚的手掌猛然壓住企圖解開第二顆扣子的柔荑,凌雲深深吸了口大氣,終於迫使自己睜開雙眼。

    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睡衣根本不適合她纖細的身子。瞧那寬大的領口將她雪白的頸肩露出了大半;再加上那頭披肩的烏亮長發

    天啊!她真是性感迷人!

    他清了清喉嚨。“誰也不能阻止我想要你的念頭,但是,不是今晚,小瑩,你明白的,是那場意外影響了你,它讓你變得……變得十分令人難以抗拒。”

    “你真的這麼認為?”她的心為他最後一句話而歡唱不已。

    “上天為鑒!”他抓起纖手輕吻。“現在閉上眼睛,好好睡一覺!這幾天你的睡眠並不多。”壓抑下被她挑起的欲望,他掙扎地說著。

    “昨晚半夜醒來!發現你不在房裡,我一直睜眼到天亮。”她紅唇微喻的表示不滿。

    “我不會走的。”

    林小瑩微笑地靜默片刻。“如果我轉身,乖乖閉上眼……那麼我能有怎樣的獎賞?”她瞧他在不知不覺中吻遍她的五指。

    “獎賞?”凌雲微愕地抬眉。

    “例如……例如一個晚安之吻。”見他又將手放回腦後,她幾乎要抗議低呼。

    輕蹙眉頭,凌雲咧嘴微笑。“剛才,就在一個小時之前,你已經得到了獎賞。”

    “好吧!這次換我給你一個晚安之吻。”她唇角泛出一絲詭笑。“你現在閉上眼睛。”

    “為什麼?”她又在玩什麼游戲啊?

    “因為我會害羞啊!凌雲,你真是個不懂體貼的男人。快點閉上眼,還有你得信守承諾,不准半途打斷我。”

    呵!她此刻的舉止可一點也不害羞,但他沒有注意到她話裡的含意,只是順從地合上眼。

    怦怦的心跳聲,在他耳畔清晰可聞。等待的過程仿如一世紀之久。

    突然,凌雲感覺腹部加了重量,接著他的臉教一對柔莠輕輕捧著,他蹙眉的等待著溫熱的唇瓣貼上自己的……

    當濕熱的舌尖不經意地輕刷過他緊閉的唇瓣時,他再也忍受不住了。

    “夠了!”

    他的動作迅如閃電,卻輕柔如風,推開她柔軟的嬌軀,凌雲睜眼的同時!他驀然了解到自己的錯誤。

    從低低垂落的寬大領口,他可以看到她雪白的雙峰正肆無忌憚地,非常誘人地輕輕震動著……

    魔法之旅在他火熱的雙唇、燒灼的雙手之下重新展現;十指緊扣他腦後,無助的扭動著嬌軀,再次沉溺於它們所營造出來的感官世界裡!直到世界消失,剩下綻放天際的絢麗……

    一個小時之後,在寬敞的浴室裡,隱隱約約傳來女子不斷的詛咒聲,最後,凌雲歎口氣地走到佇立在鏡子前,正齜牙咧嘴的林小瑩身邊。

    “我來吧!”

    正為糾結的發絲而懊惱不已的林小瑩,樂得有人伸出援手,她毫無異議地將梳子交給他。

    “從以前我就覺得這頭長發很麻煩,天曉得,我為什麼老狠不下心,再一刀剪了它?”兩眼一翻,瞪著天花板,林小瑩語氣煩躁的有感而發。

    這句話馬上換來一句威脅。“你最好不要有這樣的念頭。”

    “也對!剪了它,我就完全失去吸引力了。”林小瑩輕蹙娥眉,語氣深長的說。

    “你還有一對美麗的眼睛。”他的黑眸閃動促狹的光芒。

    她不信地眨著眼。“天啊,你真的是一點也不體貼,凌雲。”她以手肘輕撞背後的他。

    撩起她的秀發,他在她光滑細膩的裸肩印上細長的吻。“別氣了,我的女王,別忘了我是你最信任的屠龍英雄啊!”他的語氣最後變得無比曖昧。

    想起自己對他的暱稱,林小瑩為昨晚自己大膽的行徑與過分熱情的反應,嫣紅了一張臉。

    低垂眼臉,林小瑩瞪著自己的腳趾,她突然沉默不語。

    她的改變讓凌雲好奇的停下雙手。“小瑩?”

    “凌雲,為什麼有人非要置你於死地不可?”

    對於那場事先預謀的意外,她仍記憶猶新,想起他險些命喪九泉,她忍不住打了個輕顫。

    “老實說,我也很想知道。”感覺到她的擔憂,凌雲放下發梳,他由背後輕擁著她。“很抱歉讓你經歷這一切!那本該是一個愉快的生日……”

    在他懷裡搖著頭!她十指與他交握。“難道你沒有任何的線索?”

    “商場如戰場,什麼時候樹立的敵人,有時根本難以預料……所以,你河不將這頭痛的問題丟給我?”試圖轉移她的注意力,他以下顎磨蹭著她的香肩低語。“小瑩,想不想出國去玩玩?老奶奶在法國鄉間有棟臨海的別墅——”

    凌雲話尚未來得及道盡,林小瑩已自他懷裡掙脫起身。“休想!你休想將我一腳踢開,我絕不會在這種時候丟下你不管的。”她抗議地對著他咆哮。

    “小瑩……”

    “我討厭坐飛機。”

    “小……等等!你去哪裡?”

    “換衣服、上班。一個禮拜來我已經受夠了,你休想再把我困在這裡,讓我每天心驚膽跳的看著你出門,我再也不要過這種日子了。天哪!我甚至懷念起王秘書的尖酸、周秘書的苛刻了。”

    “砰”!浴室的門毫不客氣地當著凌雲的面狠狠甩上。

    ???

    斑駁脫落的牆面,發霉的桌椅。這是一間通風極差的密室!缺了一角的方桌,上面那盞忽明忽滅的燭火,是地獄裡惟一的光明。

    隨著“呀!”的一聲,破舊鐵門被小心的推開了。

    “你遲到了。”

    燭光下驀然出現一張男性面孔,就著燭光點燃香煙,他面無表情的對著來者吐出一口長煙,然後又隱沒於黑暗中。

    “你根本沒有埋怨的資格,警方盯得緊,我得步步小心為營。這都怪你辦事不周,虧你當初還誇下海口,結果竟是教人失望透頂了!”

    矮胖的中年人在桌旁站定,他由懷裡掏出手帕,頻頻拭著光禿禿的額頭,一臉的指責與抱怨。

    “這不能怪我,連上帝都有錯失准頭的時候。”寒芒一閃而逝,黑衣男子微瞇雙眼,他的視線始終放在黑暗的牆角。

    那口冰冷的語氣讓中年男子不由重整臉色。“第二波行動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沒有時間再等下去了。”

    “很快。”

    “既然如此,你找我來的目的是什麼?我說過!我們最好不要碰面的!”

    “車子!我需要一輛車子,還有替我將那個女人誘出那棟大樓,那個男的把她保護得太好了。我要拿她當誘餌。”

    “這並不在我們當初約定的范圍之內,再說,你都有辦法在眾目睽睽之下在車子上動手腳,弄走個人又怎能難倒你?”

    “相信我,這需要運氣。”煙被捻熄了。“你只要回答做或不做?”黑衣男子冷漠的語氣首次有了一絲不耐。

    只見中年男子的表情一陣青紅交替。掙扎片刻,他最後咬牙說:“好吧!不過你最好祈禱這次不會再失手了!否則我要出了什麼事,你也不會好過的。還有,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以後有事在電話裡直說,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鐵門又再度輕輕關上。寂靜的室內頓時又回到先前可怕的沉寂。

    黑衣身子終於將目光由角落移開,盯著那扇生蛌漯貜O,冰冷的眼神立時出現一抹殺機——

    那個男人剛剛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

    還有……他從不祈禱的。

    ???

    距離那場意圖謀殺的爆炸案至今已經兩個禮拜了。

    看著王秘書送走警方的人,趙少東旋身進了總經理辦公室。

    “怎樣?可有進展?”

    他放下文件,望向靜默俯瞰窗外的凌雲。

    他回頭的神情,已明確告訴他答案,趙少東亦跟著皺起眉頭。“到底是誰想加害於你?該死的,我們一點線索也沒有,難道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

    撫平眉頭,凌雲的表情看起來倒是顯得平靜了許多,他緩步踱回桌後。“也不是全然沒有……或許是有人害怕自己的小辮子會被我不小心揪出來,才來個先下手為強。”

    蹺起二郎腿,他點燃一根煙。

    趙少東有些訝異。“你是說……”

    “剛剛我給了警方一份名單,也許不久便能水落石出。”

    仰頭冥想片刻,趙少東突地擊掌。“你該不會是認為——”他低首詢求答案地盯著凌雲完美的五官。

    嘴角扯出一抹弧度,凌雲揚起一邊眉。“看來我們心中想的是同一人,也希望我們的猜測是對的。”

    “不錯,我們早該想到的才是……該死!那個人最有嫌疑了。”趙少東瞇了瞇雙眼,語氣憤慨。

    “雖然我們有把握!但是現在斷言還稍嫌太早,再說這個殺手並不簡單,我倒是比較擔心她的安危。”

    “林小姐?”

    “嗯,今晚我有個推不掉的應酬,我希望你能代替我照顧她。”

    一談到林小瑩,凌雲冷峻的面孔霎時如和煦初陽乍現,柔和一片,連聲音都顯得格外溫柔。

    這就是愛情的魔力嗎?想起那個在他部門不斷制造出小小意外的林小瑩,趙少東的表情也在不知不覺中放輕松下來。

    “包在我身上吧!我很樂意當個護花使者,不過,你得保證我會安然無恙。”

    凌雲的唇角亦浮現相同的笑容。“很簡單,記得讓她遠離酒精。”

    兩個男人對視一眼,同時笑了開來。

    ???

    哈啾!

    咦?是誰在說自己的壞話?

    摸了摸鼻子,林小瑩繼續盯著電梯的門。

    夕陽的余暉斜斜拂射在大廈的一角!天空偶爾低空掠過幾只歸巢的倦鳥。

    今天和以往的每一天並無不同,然而,這棟大樓內卻發生了大事!

    林小瑩怎麼也料想不到,她竟會在今天莫名其妙地失去蹤影——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