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轎討夫賊 第三章
    蘇智傑在俞府找不到他的老婆,也找不到答案,只好自己另外想辦法。他命令冬梅準備了文房四寶,他不但能文能武,而且也精通琴棋書畫,現在為了尋找逃妻,他決定憑著印象畫下她的容貌,交給屬下們去尋找她的下落。

    冬梅站在書桌邊磨墨,伺候著他,「軒主,軒主夫人跑了,你怎麼還有心情坐在這寫大字呢?」

    蘇智傑提筆瞧了她一眼,「就是因為你們軒主夫人跑了,所以我才更需要坐在這裡,除了我之外,沒人見過她,我不畫個樣子出來,誰能幫我把她找回來啊!」說著便動筆在紙上揮灑。

    冬梅瞭解他的意思,「原來是這樣啊!軒主你還能把她的容貌畫出來,一定是對她印象深刻囉!」

    蘇智傑抬頭對她微微一笑,彷彿讓她猜中心事一樣。「冬梅,你伺候我那麼久了,倒也挺瞭解我的嘛!」

    冬梅遮嘴笑說:「軒主,你如果不是對她印象深刻,在畫畫的時候就不會露出這麼有自信的表情了,而且……軒主對夫人好像很有好感。」

    「是嗎?」蘇智傑揚了揚眉道:「怎麼說我對她有好感,我說話的語氣有什麼不一樣嗎?」

    冬梅笑嘻嘻地道:「不只是語氣不同,軒主的表情也是看起來很愉快的樣子。」

    蘇智傑否認著,「是嗎?我平時就是這樣子,會有什麼不一樣的,再說,我老婆跑了,我應該哭才是,怎麼會愉快呢?除非我是高興她跑了。」

    冬梅找不到話來反駁他,「軒主這麼說是沒有錯,但是我覺得軒主應該是喜歡夫人的吧!我說的對不對呢?」

    蘇智傑露出神秘的微笑,「也許是吧!」這麼隨便的一語帶過後,又再繼續他的畫。

    冬梅瞧他不肯坦白的說出,只好閉上嘴巴,靜靜地做她的事,一邊磨著墨一邊看著他畫畫,看看他們的軒主夫人長得漂不漂亮、美不美。

    不久,蘇智傑已將鹹紫築的容貌晝在紙上,雖然沒有十分像卻已經有七分的像,也把她的韻味表現得近似她本人。

    他放下毛筆拿起那張畫,雙眼露出滿意的光采瞧著畫中的佳人,「嗯!完成了,就是她,可惜不知道她的芳名。」

    冬梅瞧那夫人的畫像已好,便也放下手中的工作,來到蘇智傑身後,欣賞著那幅畫,原來他們的軒主夫人長得挺嬌俏的,難怪他們軒主會歡喜,冬梅微笑著道:「軒主,夫人挺美的,難怪軒主急著要把夫人找回來。」

    蘇智傑不認為自己是貪戀她的美色,而是因為必須要對她負起責任,還有對她的一點好奇心,才會急著把她尋找回來。「冬梅,我找她純粹是因為要對她負責任,沒有其他的意思。」

    冬梅替鹹紫築感到失望道:「如果只是這樣,夫人一定會感到非常的失望。」

    蘇智傑回頭看著冬梅,緊閉著雙唇不語,因為冬梅說的沒有錯,一個沒有愛情的婚姻,對他們任何一方來說,都是挺悲哀的,尤其是女人,她們的一生全是依靠著她們的丈夫,失去丈夫就好比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可是他們既然已經拜堂了,就不會再有其他的男人會娶她,如果他不接納她為妻子,那她該怎麼辦呢?他的良心又怎能安呢!

    他暫時只想到對鹹紫築負責,一副認命似的願意接受她為妻子的模樣,外表看似有點冷,其實內心的世界卻不同,誰知道他的心默默地被偷取了,碰上了鹹紫築,竟是那麼不經意、不受控制地愛上她,如果這時出現其他的男人跟他爭奪她,他也許就不會如此理智地去看待這件事情。

    他命冬梅去請來丁文炫和王富華。「冬梅,去幫我把文炫他們請來。」

    「是,軒主。」冬梅遵照旨意地離開了書房。

    丁文炫和王富華一聽到蘇智傑要見他們,立刻趕到書房。「軒主,你找我們有急事嗎?」

    蘇智傑把手中的畫遞給他們看,「這是你們夫人的畫像,拿去看仔細。」

    丁文炫接過那張畫,和王富華仔細地看了一遍,「軒主,你確定這就是夫人?」丁文炫懷疑的說著,因為那畫中的人跟俞雁婷比起來毫不遜色,如果真是他們的軒主夫人,那他錯安排的這場婚姻倒還挺美好的。

    「雖然我畫得並不是十分的像,但她的樣子的確是這般模樣,我現在要你們吩附下去,盡快將她找到,任何人有她的下落,都要立刻回來稟告。」蘇智傑交代他們去尋找陌生女子的下落,有了這張畫像應該是不難找到才是。

    丁文炫和王富華異口同聲地道:「是,軒主,我們立刻就去辦,一定會盡快找回夫人的,請軒主放心,我們造就去找。」

    「去吧!」蘇智傑揮了揮手,目送他們離去。

    bbsnetbbsnetbbsnet

    鹹紫築離開了傲雪軒之後,沒有立刻回到顧府,她在外面遊蕩了兩天,每天都走到了顧府,卻沒有踏進去一步,第三天的傍晚她又走到了顧府大門前,她猶豫地徘徊在顧府的大門前,最後還是下定了決心,邁開大步走向大門踏進了顧府。

    在那當時,一名傲雪軒的下屬,瞧見她在顧府門前徘徊,見她長得跟軒主夫人的畫像很像,於是那名下屬一見她踏進了顧府,便立刻飛奔回傲雪軒去稟告蘇智傑。

    鹹紫築回到了顧府,在經過後花園要回到暫居的房間時,遇到了顧之風夫妻兩人,他們正在花園的亭子裡聊天。顧之風在和俞雁婷談笑之間,瞥見鹹紫築經過,便開口叫住她。

    「鹹姑娘,鹹姑娘!」顧之風叫喚著她。

    鹹紫築一聽見是顧之風的聲音,心裡非常歡喜,循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卻見到了俞雁婷站在他身旁,歡喜的心一下子跌落到谷底,見他們夫妻兩人攜手前來,好一副恩愛非常的畫面,真教她痛徹心扉。

    「鹹姑娘,這幾天怎麼沒看見你,你上哪去了?連我的大喜之日都沒來參加。」顧之風為她們兩人介紹著,「雁婷,這位就是我剛跟你提起的那位鹹姑娘。」

    「鹹姑娘,你好,我姓俞名雁婷,剛剛之風還跟我提到你,你果然像之風說的一樣漂亮。」俞雁婷好生有禮地跟她打著招呼。

    鹹紫築見她那麼有禮,自己也不能失禮,便勉強微笑道:「大嫂。你不介意我稱呼你大嫂吧!」

    俞雁婷露著幸福的笑容道:「我不介意。」

    「顧大哥真是好福氣,能娶到你這麼溫柔美麗的妻子,我祝福你們白頭偕老。」鹹紫築心痛地說出祝福的話語。

    「謝謝。」俞雁婷嬌羞地依偎在顧之風的懷裡。

    顧之風邀請她一起到亭子裡聊天道:「鹹姑娘,一起到亭子裡聊聊嘛!來嘛!」他挽著俞雁婷走回亭子。

    「我……我看我還是不打擾你們了,再見。」鹹紫築無法面對心愛的人和別的女人幸福美滿的依偎在一起,只想眼不見為淨。

    俞雁婷親切地笑道:「鹹姑娘,你別太客氣了。一起過來聊聊嘛!我也想多瞭解你,多和你談談天。」

    「我……」鹹紫築看她那麼溫柔,心地又善良,為人親切,心裡頓時覺得如果能跟她成為姊妹,那該有多好!「我從小沒有其他的兄弟姊妹,長久以來一直覺得很寂寞,可是當我看著你的時候,我感覺到無比的溫馨,如果我有你這麼一個姊妹的話,該有多好!」

    俞雁婷聽她這麼一說,便離開顧之風走到她面前,暖暖地笑著,「如果你不嫌棄,我也很希望跟你成為好姊妹。」

    鹹紫築訝異地看著她,她真的是個很好的女人,凝視著她溫柔的目光,鹹紫築寂寞的雙眼透著點點閃閃感動的淚光,自從她的爺爺去世後,就不再有這麼溫暖的感覺,她露出真摯的笑容點了點頭,「我今年剛滿二十歲。」

    「我也是,你幾月生的。」俞雁婷跟她一樣興奮地握著她的手道:「我是六月出生的。」

    鹹紫築撒嬌地喚了她一聲姊姊道:「姊姊,我是在八月出生的。」

    「妹妹,好妹妹。」俞雁婷原來也是獨生女,沒有兄弟姊妹,這回頭一次有人撒嬌地叫她姊姊,興奮的感覺完全不亞於鹹紫築的感動。

    「咳!咳!」顧之風看她們兩人完全忽視了他的存在,故意咳了幾聲來提醒她們。

    鹹紫築和俞雁婷同時抬頭看著他,三人相視而笑。

    顧之風走到俞雁婷身邊,伸手摟著她的纖腰,一副怕她有了妹妹就不要老公的模樣,緊抱著她道:「鹹姑娘你……」

    俞雁婷不滿他的稱呼,「之風,你怎麼還叫她鹹姑娘,應該叫紫築才是啊!」

    「是,老婆大人。」顧之風伸手點了下她的鼻尖。

    鹹紫築瞧見他們夫妻倆如此的恩愛,雖然和俞雁婷認作乾姊妹,但是心中仍然有些失落,面對著他們如此這般,依然止不住傷悲。,

    俞雁婷輕輕地推開顧之風,牽著鹹紫築的手道:「紫築妹妹,來!我們別理他,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

    「老婆!」顧之風抗議地呻吟著。

    俞雁婷回頭對他皺了一下鼻子,「我要和紫築妹妹談的是女孩子家的事,你不能聽。」轉向鹹紫築微笑,「來,到你的房間去,我們姊妹倆好好的聊聊。」

    顧之風站在原地,微笑地輕搖了搖頭,目送她們離去。

    bbsnetbbsnetbbsnet

    蘇智傑正在書房裡,研讀著孫子兵法,突然有名下屬匆匆來報,「軒主,軒主!找到夫人了,找到夫人了。」

    蘇智傑只聽到聲音還沒見到來人,便已經火速地從椅子上站起來,趕忙打開房門踏出去問道:「在哪?她在哪?」

    一名滿臉落腮鬍的漢子見到蘇智傑,便恭敬地道:「軒主,找到夫人了,小的看到她出現在西南門的顧府門外徘徊……。」

    不待他把話說完,蘇智傑便搶著追問他,「那她現在人呢?還在那裡嗎?」

    「回軒主的話,小的看見她進入顧府,所以小的就立刻前來回稟。」

    蘇智傑得到鹹紫築的消息之後,立即招來丁文炫和王富華,陪同他一起到顧府找回老婆。他們三人火速地來到了顧府的大門外,經過顧府的家丁通報後,被帶進顧府的大廳裡。顧老爺顧如龍聽說是傲雪軒軒主親自前來拜訪,在感到訝異之時亦覺得高興,雖然和傲雪軒沒什麼交情,但是傲雪軒畢竟是名門正派,而且軒主蘇智傑聽說為人正氣,今天得以一見也是緣分。

    蘇智傑等人一踏進大廳,顧如龍便從椅子上站起來,迎向他們道:「歡迎歡迎!軒主光臨寒舍,真是讓寒舍增光不少。」

    蘇智傑舉手作揖好生有禮的道:「顧老爺客氣了,晚輩此次前來,實在是因為有一個難以啟齒的事情,想要拜託老爺幫忙。」

    顧如龍感到好奇地道:「你會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呢?如果是我幫得上忙的,我一定盡力幫你。」

    蘇智傑對尋找鹹紫築的事情,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一來他不知道鹹紫築的姓名,二來他該以什麼名義來找她?「這件事情……我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你但說無妨,只要是用得上我的地方,我一定盡力而為。」顧如龍誠心地說著。

    蘇智傑只好據實以告,「是這樣的,我的新婚妻子離家出走,有人看到她走進了貴府,所以……我是來找尋我的妻子。」

    「有這回事,夫人的芳名是?」顧如籠要知道她是誰,才能幫得上他的忙。

    「她……她……」蘇智傑無法將她的名字告訴他。

    「爹!」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傳來。

    就在蘇智傑說不出名字時,顧之風帶著妻子俞雁婷前來大廳,因為俞雁婷從家丁口中得知蘇智傑的來訪,便將他恩公的事告知了顧之風,顧之風得知此事,想要當面向蘇智傑道謝,故而帶著俞雁婷一道前去,而鹹紫築也好奇地跑去觀看。

    鹹紫築不出現還好,一出現蘇智傑便睜著大眼,指著她大叫,「娘子。」

    鹹紫築驚見是他,便掉頭往裡面跑,蘇智傑匆匆地拋下一句:「對不起!」便隨後追去。

    顧之風和俞雁婷對這情形感到莫名其妙,「爹!這是怎麼一回事?」

    顧如龍將蘇智傑的來意告訴他們,「傲雪軒主是來找離家出走的妻子。」

    「什麼?紫築是他的妻子!?」顧之風和俞雁婷皆驚訝地睜大雙眼。

    「是啊!想不到鹹姑娘會是傲雪軒主的夫人。」顧如龍也感到很震驚。

    bbsnetbbsnetbbsnet

    鹹紫築從大廳跑到了後花園,而蘇智傑也追到了那裡,「站住!」他喝阻著鹹紫築再逃跑。

    鹹紫築停住了腳步,站在原地喘著大氣,「你……你……你真是陰魂不散,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蘇智傑向她走去:「我們的事情還沒解決呢!」能再見到她,他的心是如此的興奮和高興,感謝老天讓他尋覓到她。

    鹹紫築回頭瞪他,「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就不要出現在我面前,我說過我要殺了你。」這個可惡的男人,竟然還有膽子出現在我面前。

    「我知道,不過在你殺我之前,我想要知道你的理由是什麼?還有你為什麼要打昏俞小姐,假冒她上花轎?」蘇智傑提出他的疑問。

    「你……怎麼知道我……」她承認了他說的事實,但是她不屈服於他而淡淡一笑道:「你想把這件事情告訴他們嗎?別忘了你也有錯啊!是誰耍手段搶親的,你該不會也想讓他們知道吧?」

    「我知道這件事情是我的錯,但是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蘇智傑把整件事情想了一遍,聰明地說出答案道:「我明白了,你是因為喜歡顧少爺,所以才打昏俞小姐,頂替她嫁給顧少爺。」知道了她頂替俞雁婷的原因時,他的心裡莫名地升起一股怒氣,眉頭也隨著緊皺成一團,未料到她的心裡竟然已有了意中人。

    「你說的沒錯!我們都是同樣的人,只不過運氣比較差點,我上錯花轎,你搶錯親,這件事情最好就到此結束,我不殺你,你也不准把這件事告訴他們,否則大伙都沒有好處。」她坦白地承認她所做的事,同時希望跟他達成協議,把所有的事情一筆勾銷。

    他答應不拆穿她,因為他也不想讓顧之風知道,鹹紫築喜歡他的事情,否則她一定會被顧之風搶走的……搶走她?為什麼他認識了她之後,在腦海中老是出現一些從未有過的想法,他竟然會害怕她被別的男人搶走,而他不道出這件事情的原因,竟然不是因為要掩飾彼此的錯誤,而是因為顧之風,這……

    「我不會把那件事情告訴他們,不過我們兩個人的事情,可還沒結束。」他正色地看著她。

    「你到底還想要怎麼樣?」她精明的雙眼一轉,想到了他大概要說什麼道:「喔喔喔!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想要跟我合作是吧!你以為我喜歡顧大哥,就會因為這種私人的利益,跟你這種人合作嗎?」她把他看成了卑鄙無恥下流的人。「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告訴你,我絕對不會跟你合作的,要我跟你一起來拆散他們,做不到!」

    他先是呆呆的看著她,一會兒才失態地張嘴大笑道:「哈哈哈……你……你也真的是太瞧得起我了,像這種卑鄙無恥的事,我怎麼擔得起呢!」

    「笑什麼?不准笑!」她杏眼圓睜地怒視著他,他的態度實在是太輕蔑了。

    他笑嘻嘻地喚了聲,「我的好娘子,你誤會我的意思了。」娘子娘子叫久了,也覺得挺自然的,還挺慶幸只有他能這麼親匿地喚她。

    「誰是你的娘子,不准你這麼叫。」她生氣的俏臉上,任性得極可愛。

    看在他的眼裡,是越瞧越有趣,看著她醉人的媚眼,那一張臉看來是那麼的甜,真想握住她的手放在心頭,告訴她一生相守的承諾,他此時竟狂熱地迷戀著想守護她這個美人的心,在他內心澎湃的愛情已充塞著一觸即發的情緒,愛上了她的每個眼神,每個嬌容。

    他帶笑的雙眼,看她看得那麼毫不保留,像是要把她看透似地。「要我不叫你娘子也行,那你得告訴我你的芳名,不然我怎麼稱呼你呢!」

    她考慮了一會兒,才傲慢地告訴他,「鹹紫築,你呢?」

    「在下姓蘇名智傑。」他調皮地逗著她,「小生這廂有禮了。」

    「你少肉麻兮兮啦!有什麼話就快說完,我可沒有時間跟你在這耗。」她對他的態度始終如一,冷淡又愛理不理的。

    他睜大那雙炯炯有神的道:「紫築,我是來接你回去的。」

    「接我回去,回去哪兒啊?」她疑惑地看著他。

    「當然是回傲雪軒啦!我不是說過要對你負責,你為什麼還要不告而別呢?走,跟我回去。」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欲將她帶回傲雪軒。

    「放手,你放手啊!」她掙扎著要掙脫他的手,可惜被他抓得緊,她氣呼呼地發出最後警告,「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可要叫救命了!放手啊!」

    他不聽警告地硬將她拉回大廳去,她拚命地掙扎嘶喊著救命,可是卻沒有人前來阻止他,一直到大廳上,顧如籠才站出來為他們排解。

    「軒主,鹹姑娘,兩位有什麼誤會應該坐下來好好的談清楚,你們這個樣子,在外人的面前……不好看啊!」顧如龍為了他們兩人好,不管有什麼天大的誤會,他都不能這麼強拉走她,以免被人誤會他強搶民女,那可是有損他傲雪軒的名譽。但是如果只能用這種方法,蘇智傑倒寧可為了她而損毀傲雪軒的名譽。

    鹹紫築像是溺水的人找到一塊浮木似地,靠向顧如龍那邊微笑地道:「顧老爺說得對,說得有理。」轉向蘇智傑像對仇人似地吼著,「聽到沒!你還不快放手。」

    他看在顧如龍的面子上,鬆開了緊抓著她的手,「我放開你,你可別再跟我玩什麼花樣啊!」

    她哼聲地抽回自己的手,「哼!誰喜歡跟你玩花樣啊!」

    「你相公囉!」他輕輕一笑地逗著她道:「娘子,別再跟我鬧了,你在顧家打擾人家那麼久了,該跟我回去了,我們回家吧!」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不是你的妻子,我不要跟你回去。」她走到顧之風身邊,「顧大哥,我是真的一點都不認識他,更不是他的妻子,你要幫幫我啊!」

    他看著她依靠向顧之風時,心裡可真不是滋味,臉上的表情立刻顯得很難看,誰都看得出來他在吃醋,他向著她走近一步,她就後退一步,令他更為之氣結,瞪著大眼怒視著她,「娘子,所有的事情我都跟你說清楚了,只是一場誤會而已,你怎麼還不相信我,你要我怎麼做才肯回來我身邊呢?」他的心裡已經開始詛咒著顧之風,竟敢跟他老婆這麼親密,可惡!他所喜歡的兩個女人,竟然全都靠在顧之風身邊,難道他真的一點魅力都沒有嗎?他堂堂一個傲雪軒主,會比不上一個顧之風?

    「你別口口聲聲娘子娘子的叫,我是真的不認識你啊!」她堅決否認著。

    「如果你不認識我,那為何一看到我就跑?」他打破了她的說詞。

    「我跑……我哪……有跑啊!」她歪曲事實地解釋道:「我只是突然想到有件事還沒做,所以才退回裡面去的,哪有一見到你就心虛的跑掉。」

    「你這麼否認,那我們拜堂成親的事也是假的囉!你敢對天發誓沒有跟我成親圓房?」他提出事實教她無話可辯。

    「我……」她才不會傻到去對天發誓,而且弄不好他來個驗明正身,那她不是要死得很慘。

    「無話可說了吧!乖乖地跟我回去啦!」他上前去拉起她的手。

    她撥開他的手跑到俞雁婷身邊,企圖取得她的協助,「俞姊姊,你要幫幫我,我不要跟他回去,我不要……」她露出無奈的眼神,含淚滿腔的令人心生憐憫。「俞姊姊,你要替我作主,他的心裡根本就沒有我,我不要這樣的婚姻,我不要跟他回去。」哭倒在俞雁婷的懷裡,而那些的確是她的心聲。

    她明白蘇智傑喜歡的人不是她,而這個認知卻教她抑不住傷悲,她應該不在乎他的心裡有沒有她,可是她竟然會莫名地心痛,而淚水也控制不住地奪眶而出,她分不清此時的心境是真是假,然而她卻是真的有點假戲真做,抱著俞雁婷哭訴著內心的委屈。

    「紫築妹妹……」俞雁婷心疼地安撫著她,「你放心,姊姊一定會站在你這一邊。」

    他被她突來的一招打敗了,可是誰說他心裡沒有她,剛才看到她一雙著淚的眼,一張楚楚可憐的俏面時,心底可是心疼不已,一顆心也慌了、亂了,只想能摟著她的肩膀,讓她靠在他的胸膛,傾瀉著有如排山倒海般無盡的情絲愛意。

    可惜他這剛硬的漢子,說不出柔情的字句,他是如此的笨拙,從來就不懂得如何討好一個女人的心,有些話不是放在心裡就算,即使他的愛早已覆水難收,卻仍只有溫柔熱情充滿一雙眼睛,無語地望著她,他癡心的眼光為誰亂放,誰都明白他癡愛若狂。

    顧如龍見這場誤會一時之間也無法排解,只好暫時讓鹹紫築再在顧府住下,而且天早巳黑了,有什麼事待明天天明再談吧!「傲雪軒主,我看不如這樣,現在天色已晚,有什麼誤會明天再說,今晚鹹姑娘就暫住在這,如何?」

    他暗歎一聲點頭答應,「好吧!」目光帶點哀怨疲倦地看著鹹紫築,「娘子,你就暫時留在這,我先回去了。」轉向顧如龍等人告別,「對不起打擾了,我們先告辭。」

    bbsnetbbsnetbbsnet

    鹹紫築回到她的房間裡,氣呼呼地倒在床上,她想不到蘇智傑會找到這裡來,更想不到他死纏著她不放,硬是聲稱他們是夫妻,他的心裡分明喜歡的是俞雁婷,為什麼連她也不願放過呢!真是貪心不足。

    想起了他們新婚之夜的事情,鹹紫築反身伏在床上,瞪著枕頭怒蟋菕A「好色鬼,色魔,採花賊。」

    堂堂一個傲雪軒的軒主,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宛如一個採花大盜,不但卑鄙無恥,還下流好色,對他輕蔑不屑到了極點,更痛恨他玷污她的清白,壞她的好事。

    蘇智傑,你休想要我委身於你,就算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絕對不會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你給我等著瞧好了,我跟你是勢不兩立,我絕對不會再讓你破壞我的事,也絕對不會讓你拆散俞姊姊和顧大哥這對神仙眷侶,絕不!

    另一方面回到傲雪軒的蘇智傑,他堅毅卓絕的面容上帶著失望地直奔房裡,他走到床邊坐下,一手用力地拍著床板,氣道:「可惡,她竟然不告而別,還住在別的男人的家中,簡直不把我放在眼裡,真是可惡!」

    他一想到鹹紫築喜歡的人是顧之風,而且還住在他府中,心裡就越來越不是滋味,嫉妒像團火一樣在他心中燃起,雖說找回她是為盡責任,但是想要佔有她的強烈意識早已存在心裡,只是他拙於言語,不懂得訴說甜言和蜜語,但內心裡卻有柔情千萬縷,只懂得如何對她好,如果她能靜心地去感覺他,就會知道他的心裡只有她沒有其他,他該如何讓她靜心地看看他,讓她去感覺他的深情。

    無法停歇的思念,又是一個無眠的夜。自從鹹紫築離開傲雪軒,他便時常在無人的時候想起地,曾經迷戀俞雁婷的心情,被她漸漸取代,時間又累積愛意,念她念得若癡若狂,今天雖然見了她的俏面,可是她卻像個石頭人視作不理,態度冷傲像北風,明白她心愛的人不是他,被她拒絕在外,卻消減不了對她的愛念。

    蘇智傑躺在和鹹紫築的新床上,控制不住的思想像著了魔似的,閉上眼她的模樣便在腦海裡來回盤旋,她的樣子在眼前搖晃,使他不得不醉在幻想裡,在那一夜裡身軀的舞擺,放縱的野性在輾轉癡纏,呼吸裡還留著她身體的香氣,焚著他身心的火熱高溫,已瘋狂地點起衝動。

    桃色的心思,甜蜜的美夢是他無法制止的,想起她的丰姿,令他心脈亂了程序,讓情緒放肆的神遊,好想感覺她那溫熱的呼吸,將她緊緊擁抱在懷裡……

    但是老天爺好像在跟他開玩笑,讓他誤娶了鹹紫築,跌墜在她的情網中,卻偏偏讓他知道她的意中人不是他,更不肯委身於他,不明白他的一片癡心、一往情深是為了她,他該如何才能抓住她的眼光,讓她看看他內心的情感。

    紫築,紫築……我會以我一生珍惜你,祈望你能聽到我的呼喊,我的一份真摯愛念永遠為你而獻,讓我的真情能為你點亮情火,把我的愛意傳進你的心裡面,就像那夜的交杯酒一樣,陪你醉上千年……

    bbsnetbbsnetbbsnet

    隔天清早,蘇智傑單獨一人前往顧府見鹹紫築,顧如龍認為這是他們夫妻倆的私事,外人實在不便插手,有什麼誤會應讓他們面對面單獨談清楚,於是讓他們兩人單獨在鹹紫築的房裡細細詳談。

    顧之風帶著蘇智傑前往鹹紫築的房裡,而俞雁婷早在房間裡陪著鹹紫築。

    顧之風走到俞雁婷身邊,「雁婷,就讓他們單獨談談,我們先離開吧!」

    俞雁婷握著鹹紫築的手看著她,像是讓她安心地說:「紫築妹妹,你不用怕也不用擔心,姊姊一定會站在你這一邊,你現在先跟他好好談談,如果有什麼事就叫我們,我們就在外面。」

    「俞姊姊……」鹹紫築不安地看著她。

    俞雁婷拍拍她的手背,「不用怕,我們就在外面。」說著放開她的手,跟顧之風離開了房間。

    蘇智傑目送他們離開後,隨手關上房門,立刻引來鹹紫築的抗議。

    「喂!你幹嘛把門關上啊?」她瞧他的眼神像是他一副居心不良的樣子。

    「娘子,我想你不會希望我們的談話內容,被外人聽到是吧!」他這麼做可是為了她好?!

    她毫不心領更出口反駁他道:「哼,不成理由,有心要聽我們談話,就是一道牆也擋不住,何況是一道門也起不了作用的,你沒聽過隔牆有耳嗎?」

    他微笑地看著地道:「你的心情挺好的嘛!還有多餘的情緒跟我耍嘴皮子。」

    「你少得意了,我不會跟你回去的,要我做你的妻子,你等下輩子吧!現在你不如把握時間去燒點好香,看看下輩子有沒有機會娶我為妻!」她不甘示弱地回敬他。

    「不用等下輩子了,你這輩子就已經注定是我的妻子,既成的事實是不容你否認的。」說來說去他還是只有那句話,她是他的老婆。

    她嗤嗤一笑,那不羈的笑聲極任性地說:「誰說我就只能委身當你的妻子而已,我可是還有選擇的。」

    「選擇?誰還會要你當他的妻子,你還是乖乖的做我的軒主夫人吧!」他不相信還有哪個男人願意娶她。

    她仍然笑得歡暢地說:「不,我才不屑做什麼軒主夫人,我要當顧夫人。」

    「顧夫人?顧之風的妻子?你別癡心妄想了,他已經有俞小姐這麼賢良美麗的妻子,怎麼可能再娶你呢!」他潑她冷水道。

    「為什麼不可能?」她一副已有計謀地笑著。

    瞧她那不死心的模樣,他擔心地受傷又害怕她出錯,「你……該不會又想到什麼鬼主意吧?我勸你最好不要這麼做,你是得不到什麼好處的。」

    她可是信心十足地,「你怎麼會知道對我沒好處,我不妨告訴你,我和俞雁婷已經認做乾姊妹,俞姊姊待我如同親生的妹妹一樣,我們的感情很好,只要我表露出對顧大哥的情意,俞姊姊一定會成全我的心願,接納我和她共侍一夫,到時候我也是顧夫人啦!」

    這只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真是太天真了。「你想得太天真了,他們已經知道你是我的妻子,又怎麼會讓你成為顧夫人呢?」他不看好結果地搖搖頭。

    「你……如果你不出現,我的計畫就會成功,你為什麼接二連三的要來破壞我的好事。」她把所有的過錯全怪在他身上。

    「這大概是天意吧!讓我陰錯陽差地娶了你,既然如此,我就會一輩子當你是我的妻子,你也跟我一樣認命吧!」他不會婉轉或修飾美麗的詞句,一副就是不管你喜不喜歡就該認命的模樣。

    「認命,這怎麼可能,我的命運由我自己來決定,上天不能替我安排,我絕對不認命。」她露出堅毅的表情,一副可以戰勝命運的樣子。

    「你真是固執。」他忍不住要責備她,就在她眼前的幸福她不把握,硬是要追求不可能得到的。

    她倒認為頑固的人是他,「你才是呢!事情我都跟你說清楚了,你還不放手,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他急躁地脫口道:「我也已經說得很清楚啦!我們既然已經拜堂成親了,只好將錯就錯做夫妻啊!至於感情的事我們可以慢慢培養囉!」他的話全是針對她喜歡顧之風而說的,就讓他委屈地當顧之風的代替品,只要能讓她歡喜,他不介意跟她慢慢地培養感情,讓她在他的柔情下慢慢地忘了顧之風。

    但他這一句話不知道有多傷她的心,什麼將錯就錯?難道她那麼不如,是人家挑剩下沒人要的啊!「我才不要跟你錯下去呢!沒有感情的婚姻我不要,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她那雙晶瑩剔透的眼眸,隱隱閃著淚光。

    那一刻她的心被傷透了,心碎的感覺是這麼強烈,她恨他;恨他心裡沒有她,她恨俞雁婷;恨她搶走了兩個她喜歡的人……喜歡的人?她竟然將蘇智傑也歸類到喜歡的那一邊,怎麼會這樣……她被這樣的想法震懾住了,她開始迷惑、矛盾,從什麼時候開始對他的情竟然流露在不經意之間。

    看著她的淚水輕輕地滑落,就像是對他無言的責罵,令他的心像是受盡無情鞭打般劇痛。他無法容許自己看見她傷心的神情,更不許聽到她低聲的歎息,那會讓他的心粉碎。

    他想要安慰她,但是卻說不出溫柔的詞句,「你怎麼可以這麼早就下定論呢!我也許會喜歡上你啊!對你也許會有感情的啊!」

    她瞪著抱怨的眼眸,像是他永遠不懂給她溫柔,「不用多說,在你的心裡面,只有俞姊姊而已,我才不當代替品或是後補品呢!」

    瞧見她憂鬱的眼神,他急了、慌了,連忙對她道:「不……不是這樣的,如果……你覺得我不夠真心誠意的話,那……我……我會用行動來證明給你看的。」他可以不惜名譽受損,使用手段再次佔有她,但是……他真不希望如此,因為他想得到的並不只有她的人而已,他還要得到她的心。

    「不用了,你還是離我遠一點吧!」她在氣憤流淚,但傲氣總不死。

    「我讓你暫時住在顧府好了,不過我會每天來看你的。」他只好以退為進,先安撫她的情緒,感情的事就讓時間來證明。

    「你最好是不要再來了。」她不改敵意地瞪著他。

    他開門走出了房間,顧之風和俞雁婷見他出來,便一齊走向他。

    「我還有事必須先告辭了,至於我娘子……她還是不肯相信我的真心,不過不要緊,我會每天來看她,直到她願意跟我回去為止,這段時間麻煩兩位照顧了,謝謝你們。」他誠心地向他們道謝。

    「不用客氣,她是我娘子的妹妹,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們都會好好照顧她的,請放心。」顧之風微笑著說。

    「那麼告辭了。」他瀟灑地離開了顧府。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