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醉 第五章
    夏琉璃個性和善好親近,一個月後,整個邵府內的人無一不喜歡上這名溫柔可人的少夫人,甚至是刁鑽的邵家二小姐邵玲瓏也對大嫂尊敬有加。

    對吃頗有興趣的邵玲瓏某日與夏琉璃談了一上午後,從此天天來纏著她探聽其他地方的美食,她們除了姑嫂關係之外,還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嫂子,以前聽大哥說你喜歡到處去玩,我本以為你定沒有那種大家閨秀的氣質,現在才發現錯了,沒想到你不僅懂得多,就連氣質也高雅不凡,大哥真是有幸娶這麼好的妻子。」邵玲瓏向來嘴甜,只要是她真心喜歡的人,就非常樂意證美對方。

    「是你不嫌棄,其實論這些遊歷,我還不及司徒公子,他才是真正的商人,手腕高超、頭腦靈活,我曾與他交談過幾次,他確實是個值得學習的對象。」夏琉璃也喜歡稱讚比自己厲害的人,絕不會心生嫉妒。

    邵玲瓏聞言,連忙左看看,右瞧瞧,確定頗會嫉妒的大哥不在附近後才說:「嫂子,以後這些話可以對我說,但千萬別在大哥面前說,他那個人外表看似不會在意這些,其實心底可介意得不得了,卻又不愛人說破他愛嫉妒。他這麼愛你,最好不要讓他知道你佩服別的男人,要不然家裡可會亂了。」

    夏琉璃湝揚笑,很難想像邵霽東會有嫉妒的時候。「你大哥是天之驕子,又高高在上,怎可能會嫉妒。」她才不信。

    「我絕不騙你。不過他的嫉妒只用在他所愛的人身上,比如你、比如我和爹娘,至於與他不相關的人,他才懶得理會,我記得有回我不過稱讚了上官鳴玉幾句,大哥便好幾天不跟我說話,你說他這心眼小不小?」難得有人可以聽她數落大哥的小缺點,邵玲瓏說得很開心。

    「那表示他相當重視你們。」

    「嫂子也是大哥重視的人啊。」邵玲瓏甜甜一笑。

    「是啊。」夏琉璃紅了臉,卻不是邵玲瓏以為的意思,只是一種掩飾罷了,在外人面前,她早習慣隱藏自己最真的情緒,也善於作假。

    「嫂子,你們可要早點生個侄子或侄女讓我當姑姑呢,以後我還可以帶著出去玩呢。」正在喝水的夏琉璃突然嗆到咳了出來,邵玲瓏連忙伸手拍拍她的背。「喝慢點。」

    「玲瓏,這種事情不是說有就有,順其自然吧。」這會兒夏琉璃臉上的酡色可是最真的了。

    「也是,不過如果你頭一胎就是男孩,我保證你的地位從此不會動搖。」她非常喜歡這個大嫂,自然一心向著她。

    不會動搖?可惜她不會久留,既然是夢,終究會有轉醒的一日,她有這個認知,絕不會希冀。

    「這話你在我面前說說就好,別去跟你大哥說,畢竟這是我們女人家的事,好嗎?」她不希望邵玲瓏的好心招致邵霽東的反感。

    「知道了。咦,那不是大哥嗎?他回來啦。大哥!大哥!」看見正要走過去的邵霽東,邵玲瓏揚聲喚住他。

    邵霽東看了她們一眼,朝她們走過來。

    「大哥,今天比較早回來啊?」她語帶調侃。

    「嗯。」最近他忙著店裡的事情,爹娘怕他冷落妻子,千叮嚀、萬囑咐要他提早回來,他懶得爭辯什麼,乖乖照辦。

    「那我把嫂子還給你,你們慢慢聊。」她這妹妹可是很識相的。

    可惜邵玲瓏不知他們這對夫妻在外人面前似是相敬如賓,一旦熄了燈,卻是分房睡。

    「今天還好吧?」

    一個月過去了,他們的相處不好也不壞,邵霽東也從最初的盛怒慢慢熄了火,畢竟他願意相信這些事情都是意外而不是有人存心而為。

    「還好。有清風的消息了嗎?」

    「有,已經知道姊姊是往南走。」一有消息,她便知無不言,絕不隱瞞。

    「一個人嗎?」

    這個問題讓夏琉璃明顯一怔,心卜通卜通跳快了好幾下。

    「這、這是當然了,姊是獨自離開,斷不可能有人同行,莫非邵公子也派人去探查姊姊的行蹤嗎?」

    「沒有。」

    他不信任夏琉璃,的確有請人去探查,自然也得知清風往南走的事情,只是回報的人說清風身旁還有個男人,聽見他們以兄妹相稱,因此還不清楚對方的身份。

    明明在找到清風的下落後,他就該囑咐把人帶回,可不知怎地,他並沒有這麼做,反倒要他們繼續跟著,哪知就在前幾日,突然失去清風他們的蹤影,很顯然是他們發現被跟蹤了。

    琉璃說她姊姊是獨自離開,那在她身邊的男人究竟是誰?

    邵霽東落坐,望著桌上的東西,以眼神詢問。

    夏琉璃也挺有默契的回道:「這是我閒來無事做的點心,要不要嘗嘗?」

    「我不愛甜食。」

    「是鹹的。」早已打聽清楚邵霽東的喜好,她只想不求回報的對他好。

    忙了一整天,中午吃的也不多,眼前的點心看起來又十分可口,邵霽東於是挑了一塊。點心一入口便融了,他又多吃了幾塊。

    夏琉璃很高興他喜歡這些點心,連忙介紹忙了一整天的成果。

    「這些都是琥珀教我的,我曉得你不愛甜食,這道『芙蓉糕』是琥珀不外傳的,是我特地央求她教我的,你快吃吃看,若你喜歡,我明天再做給你……」察覺到邵霽東審視的目光後,她接著解釋道:「在這裡我沒什麼事情可做,才會花時間做這些點心,就是希望有人幫我試味道,若你喜歡,我就能做給爹娘嘗嘗了。」

    簡言之,她的心思不是專為他。

    邵霽東有些不快。

    「我爹娘不挑嘴,你儘管拿給他們品嚐,畢竟每個人口味不同。」他盡量保持平和的口氣,不摻太多的情緒。

    不清楚他為何突然不高興,夏琉璃也不知如何是好,訥訥的說:「你說得是,我下次不會再找你了,對不起,耽誤你的時間。」

    「……我沒這意思。」

    原本和樂的氣氛一下子又僵了,兩人間除了夏清風的話題之外不知該說什麼好。

    最後,邵霽東終於開口化解僵局。「你也不必討好誰,反正你總有一天會離開,用不著多費心思了,還有,也不必差人以娘的名義送來熱湯,我不想喝。」

    他愈說愈讓夏琉璃難受,那些湯都是她花了不少時間熬的。

    「好,我明白了。邵公子,我知道你非常厭惡我,若不是看在姊姊的面子上,也不會答應我的要脅,但我已經向你保證,絕不會破壞你與姊姊的幸福,所以你可否將我當作是你的……妹妹呢?我沒有大哥,你願不願意把我當作另一個妹妹看待?若是可以,私底下我能喊你一聲大哥嗎?」她只希望能在邵霽東身邊多待一些日子就好。

    「你為何喜歡我?」

    這問題已經存在他心底好些時候,現在他終於能解開疑惑。

    「這個……要我解釋也不知該怎麼說才好,只能說那是一種感覺吧。當時看見你站在樹下,不瞞你說,我的確是看到出神,覺得你似乎就是我想要的人……」那一瞬間,她確實覺得邵霽東應該能給她希冀的保護。「我這樣說你大概會覺得我不知羞吧,竟然說想要個男人,但我對你的感覺確實是如此,在我沒來得及阻止之前,你的身影已烙印在我心上無法抹去了,對不起!不過你放心,我向來說到做到,你與姊姊的幸福,我絕對會好好保護。」

    感覺……是嗎?

    正如他挑選玉飾的時候,除了精準的眼光之外就是感覺了。

    每個人的喜好不同,他不能替所有人決定,只能憑感覺挑一些自己絕對會喜歡的玉飾才來賣給客人。

    事實證明他眼光獨到,才能成功,他喜歡清風也是憑著感覺,不過為何這一刻能說得如此貼近他內心想法的卻是琉璃?

    不該在意琉璃的,她是清風的妹妹,但待在她身旁,竟能讓他忘卻週遭的一切,甚至也遺忘清風,讓他滿心滿眼只容得下她,這是為什麼?

    「那就當我的妹妹吧,我會照顧你。」

    不,他絕不能因為她有著跟清風相同的臉容而產生遐想,琉璃是清風的妹妹,他喜歡的是清風,不是琉璃。

    就當她是妹妹吧。

    未了,邵霽東發現自己竟然看著夏琉璃喜悅的笑容而醉了。

    真要將她當成妹妹……是嗎?

    琉璃有著和清風一模一樣的五官,旁人分不清是因為他們對清風的用心不如他,只需一眼,他便能分辨出她們兩姊妹。

    只是……因何最近他的目光總會隨著琉璃移動?

    看不見的時候,心頭忍不住懸著她,怕她會太勉強、太壓抑自己。

    他不該對她太好,畢竟她對他的心思似乎還沒有停止,他們應該拉開距離,即使以兄妹相稱也沒這必要,然而,每見她一回,他的意志就受到撼動。

    明知不該,卻難以阻止。

    最近,他察覺琉璃的笑容變多了,不再是過去那種將人阻隔在外頭,是真切地打心底欣喜,他也愛看她的笑。

    清風一笑傾城,琉璃的笑容卻會揪疼人心,彷彿是經過了重重悲傷淬煉才有的領悟。

    相處愈久,愈發覺她們姊妹的差異,以及琉璃的真實性格。

    天冷了,是她提醒需要加衣;他晚歸,待在房裡的她也不熄燈,直到他回來為止;他忙於公事,她如往常般送來湯品給他補身;她也將爹娘照顧得很好,讓他們直說多了一個貼心的女兒。

    但真能將她當作是妹妹嗎?

    如今琉璃在他心底的份量一日比一日重,公事以外他逐漸習慣依賴她,這樣下去似乎不太好。

    「嗯,若以你的情況來說肯定不太好。」聽完邵霽東說的,上官鳴玉不禁點頭贊同。「清風姑娘不知為何離家,結果卻是她妹妹代嫁,雖說她是為了兩家好,但你最愛的人仍是清風姑娘,的確不該太在意她,要不等哪天清風姑娘想通後再回來,你要怎麼解決才好?我記得你說不會娶妾的,這兩位姑娘又這麼好,你該如何取捨?這件事你最好要處理妥當,要不然會毀了夏姑娘的名聲。」

    「鳴玉,你倒是說說清風為何要在大喜之日離開?」他是百思不得其解,是清風不滿意他哪裡嗎?

    上官鳴玉睇了他一眼。

    早先便知道這場烏龍婚姻的始末,當時他很想幫忙解決,無奈好友一時間不能接受這巨變,不肯聽他的實話,現在終於能接受逆耳的實話了嗎?

    「霽東,我說話向來不會掩飾,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你確定要聽傷人的實話了嗎?」還是再問一遍確保自己待會兒不會慘遭池魚之殃。

    「說吧。」都過去一個月了,天大的怒火也已平靜下來,商人就該隨時保持理性。

    起初他還能對琉璃嚴辭厲色,對她的好視若無睹,可人心畢竟是肉做的,他又不是鐵石心腸,怎會無動於衷。

    她對他的好,他默默看在眼底、放在心底,本以為久了她會覺得自討沒趣,而不再妄想從他這裡得到回報,可惜隨著時間過去卻是他先舉旗投降,再也無法冷漠以對。

    若撇開先前不好的印象,琉璃真的是一位值得被捧在手心呵疼的好姑娘,甚至……最近他的看法逐漸認同了鳴玉。

    清風似風,他是因為喜歡她的個性而想抓住;琉璃卻是溫暖人心的煦陽,一旦失去便頓失光明,正因為他們十分相像,他更能瞭解她究竟在想些什麼,有時候不用她開口,他便能猜出她下一個動作。

    他試著不去在意,偏生心湖早已泛起陣陣漣漪了。

    真是一團亂。

    「既然你要聽,那我就不客氣了。霽東,我清楚你對清風姑娘的情意很深,但是……清風對你又是如何呢?」

    「當然是喜歡的,要不她怎會答應嫁給我?」邵霽東不假思索的回道。

    「這是你自己的看法,不是清風姑娘的吧?坦白說,我從不認為清風姑娘是愛你的。」頓了一下,見邵霽東沒有變臉,上官鳴玉才往下說:「喜歡一個人儘管想隱藏也不可能連眼神都騙得了人,我看清風姑娘對你似乎比不上對白師傅認真。」他這局外人看得清清楚楚。

    「鳴玉,清風本就喜歡玉飾,我雖是販售玉器的商人,但不懂琢磨,白師傅是個中好手,清風經常找他,這點我當然明白,你犯不著在這裡大做文章。」他相信清風與白師傅之間絕無曖昧。

    「我也相信他們沒有什麼,不過『日久生情』這四個字,你肯定也懂。」

    「白師傅喜歡的人是琉璃。」

    「真的?!」真令人難以置信。「是這樣嗎?我看倒是不太像。」

    「鳴玉,你眼睛真的不太好,改天記得去找大夫看看。」邵霽東好意提醒。

    「即使我每天看書,依舊旁觀『眼』清,不過即使我怎麼認定,若當事人不採信,說了也是白說。總之,你真的認為清風姑娘愛的人是你嗎?有沒有可能她只當你是朋友,面對你的深情再加上兩家的交情而不好拒絕,只好在大喜之日離去?」上官鳴玉提出他的猜測。

    「如果她真是這想法,那我只能說她太幼稚了,我並不是那種不可理喻的人。」但邵霽東心底卻無法否認這個可能性。

    「但偶爾真不近人情,尤其當你盛怒之下,說出來的話還挺傷人的。」上官鳴玉老實道。

    邵霽東看他一眼,「傷了你嗎?」

    「不不,是怕傷了夏姑娘,你別看她好像很堅強,其實很脆弱的。」他們以書相交數年,儘管少有交談,但從偶爾論書的談話中便可窺知一二。「只可惜夏姑娘有喜歡的人,要不……等等,霽東,你說白師傅喜歡的是夏姑娘,難道夏姑娘喜歡的人就是白師傅?」遲鈍的上官鳴玉這時才想起這件事。

    琉璃真正喜歡的是誰,恐怕只有她自己才清楚。邵霽東暗忖。

    「鳴玉,你該不會還喜歡琉璃吧?」

    「是又如何?可沒哪條律法規定我不能喜歡誰。」上官鳴玉存心挑釁。

    「琉璃已經是我的妻子。」即使是好友,他也不喜歡聽見好友喜歡的人是他的妻子。

    上官鳴玉挑挑眉,對於能抓住好友的語病而感到有股莫名的興奮。「霽東,千萬別忘了這只是權宜之計,將來你們仍會分開,除非……你真的愛上了她!不過我記得某人說過最愛的是清風姑娘,因此我還是有機會的吧?」

    「鳴玉,你故意要惹我生氣嗎?」他已夠煩惱了,這傢伙還硬要來攪局。

    「當然不,就跟你說了忠言逆耳。霽東,我只是想勸你,凡事莫強求,順其自然說不定就是上天對你最好的安排,好好珍惜你眼前擁有的,莫要到失去了才來悔,恨。」

    「我懂。」好友衷心的話,深深打入邵霽東心底。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身為朋友能幫的也不多,他最多只能適時提醒罷了,至於要不要做全看邵霽東自己。

    他應該是愛著清風,這份心思也不曾動搖,但為何在琉璃出現後,卻慢慢受到她的吸引?

    邵霽東閉上眼睛,心底浮現了一個再熟悉不過的人影,但是清風,抑或是……

    清風、白師傅、玉飾、淚痕、出走、代嫁,以及陪在清風身邊的男人……他總覺得自己已拼湊出一些真相,但不解的是,為何他竟然沒有一絲動怒的感覺?

    倘若事實真如他所猜測的,被蒙在鼓裡的他,自是最應該生氣的人,為什麼他的心居然如此平靜,絲毫不起波瀾?

    就好似他期待事情是朝著這個方向發展,一點也不會太意外。

    看來,有些事情他必須好好思索一番。

    夜深了,書房的窗口正好對著琉璃的房間,能看見房內燈還亮著。

    每回總是如此,他書房的燈不熄,她房內的燭火也不滅。

    兩人好似在競賽似的,比誰撐得久,正因如此,每夜支撐他繼續處理公事的動力不再是金錢或是責任感,而是有她的「陪伴」。

    只要抬起頭便可看見那盞燭火,因此即使天再冷,他也不關窗,就為了那點亮光,明明映入眼裡只剩一點點的光影,卻暖了他整顆心。

    「我剛剛肚子餓,去了趟廚房熬湯,見書房的燈還亮著,便盛來一碗給你,趁熱喝。」

    蓋子掀起,香醇的氣味飄散出來,若沒燉煮三、四個時辰以上怎可能會有這種香氣,說是剛剛才熬好的,是當他好騙嗎?

    「謝謝,擱著吧。」

    「那你慢慢喝,我先回房……」

    「要回去睡了?」

    「沒,還不想睡。」

    「那就留在這裡……」不敢直說要她陪,邵霽東只好找其他理由。「我有些事情想問你。」

    「是要問姊姊的事情嗎?對不住,我派去的人被甩掉了,不過你不用擔心,相信很快就會有線索。」

    聽她提起,邵霽東方才想起他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詢問清風的事,一方面確實是他太忙,另一方面則是心底竟有幾分不想知道這件事情。

    「不是的,我是想問你……既然你說喜愛我,那對白師傅又如何?」他逐漸明白事情不太單純,也沒忘記當日白師傅派人把玉飾還給琉璃時,她居然哭得傷心的模樣。

    夏琉璃神情微怔,不知該怎麼回答。

    她已盡量不傷害邵霽東,為何他卻執意要得到答案?

    真要說出來嗎?

    「大哥,在我回答這問題前,能不能先讓我問你一個問題?」見他點頭,她接著問:「假如有一天,你發現你最愛的人愛的其實並不是自己,你會怎麼做?」

    前幾日鳴玉才剛提過,現在輪到琉璃,他們兩人可真有默契。邵霽東暗忖。

    「要看情況,若是對方有意欺瞞,我不會輕易饒恕,但若是我一相情願,自然不會如何。」老實說,他此刻的心境已跟最初獲知這場騙局時不一樣了。

    「可你愛她至深,真能輕易放手?」

    「對我而言,一旦試過了仍無轉機,當然就要放手,強求不見得就能得到一切,我會去試,但不會以逼迫的手段來達到目的,這就跟做生意是同樣道理,雙方獲利才是皆大歡喜,生意也才能長長久久。這回答還滿意嗎?」

    夏琉璃輕輕點頭。

    「大哥……其實是這樣的,白師傅單方面喜歡我,但我卻喜愛著你,所以只能辜負他的情意。」

    「那上回為何哭了?」

    「因為、因為我……」

    「你捨不得拒絕他?」想到有可能是這個答案,邵霽東心頭有幾分不快。

    「不是的!」這三個字她倒是回得頗快。「是我想到自己也被你拒絕了,才會感同身受的落淚。」夏琉璃真是佩服自己的機靈反應,不過她也確實愧對白師傅對姊姊的一番情意。

    「那就好。」

    「你說什麼?」

    「沒事。」

    「大哥,還有事要問我嗎?」她希望他能轉移話題,否則她怕在他面前撐不了太久,和他相比,她的這點心思壓根隱瞞不住。

    「你若累了,就回去睡吧。」他誤以為她是想離開。

    「不,不是的,我只是怕留在這裡會影響你處理公事。」

    「你對我還沒這麼大能耐。」邵霽東語氣突然轉冷,並不是針對她,而是想掩飾自己早受到她影響的事實。「想留便留。」

    夏琉璃眨眨眼,不敢去揣想他究竟在想什麼,既然他不趕人,她也不急著走,便乖乖地坐在一旁,視線如絲線般地繞著他。

    他無須抬頭也清楚這傻丫頭必定盯著自己,將她留在身旁,還真是有點自找罪受。

    「別一直看著我,這裡是書房,有不少書,若嫌無聊可以找本書看。」他記得鳴玉說琉璃很愛看書。「若找不到喜歡的,明天到『臥龍書肆』那兒挑幾本回來。」由這碗湯的豐盛程度來看,可以得知她大概真的是閒到發慌。

    「這是不是表示以後我晚上也能來這裡?我不會吵你,只是不想一個人,若你不喜歡,我可以回……」

    面對她帶著乞求的神情,他捨不得拒絕。「隨你了。」

    聽見琉璃對白師傅有意思,他心底泛起不舒服的感覺,但假如今天坦承喜歡上白師傅的人是清風的話……

    思及此,他心裡竟沒有太強烈的情緒起伏。

    難道他對清風的感情真如此湵。p賄ふ兩個多月時間便能遺忘?

    算了,別多想了,邵霽東把心思轉回公事上,專心處理公事直到結束後,才發現那個說要陪他的人早已入夢。只見她坐在椅子上,頭不時往左邊偏,瞧她一副快要睡倒的模樣,他沒多想便坐在她身邊,提供自己肩膀成為她的依靠。

    有了東西可靠,夏琉璃索性貼著他身體,睡得更沉。

    邵霽東解開外衣披在她身上,過沒多久,她變成枕在他的腿上入睡,十分愜意。他失笑地搖頭,沒有抗拒,反倒還幫她調整個更好睡的姿勢。

    原本有些睡意的他,凝視著她的睡顏反而沒有睡意了,他只手倚著桌面,撐著額頭,另一隻手則是輕撫她的臉蛋,猶如將她當作玉飾般地珍惜。

    儘管內心正天人交戰,也難以阻擋受她吸引的心情。

    「琉璃,倘若我愛上你的話,該怎麼辦呢?」

    是啊,該怎麼辦才好?

    他能掌控所有事情好符合自己的期望,唯獨心完全不受他主宰,彷彿有了自主能力,想要喜歡誰,注意誰,全由不得他。

    或許……他的心早已作出決定。

    翌日清晨,夏琉璃睜開惺忪睡眼,發現自己是躺在房裡,憶起昨晚的事情,猜想大概是邵霽東送她回房。

    其實這樣分房睡也苦了他,比起白日無所事事的她,睡在書房的他白天還有忙碌的工作,著實委屈了,或許今晚她跟他提提看是否要交換房間睡,這樣會比較妥當。

    下床更衣盥洗後,她坐在銅鏡前梳妝打扮。

    望著銅鏡裡的自己,連她都覺得鏡中的人似乎跟過去不太一樣。

    現在的她每日嘴角都是彎彎的,不必再處理布莊生意的她無須勞心勞力,加上有個嗜吃如命的邵玲瓏,只要遇見她就有吃不完的點心,這段時間以來,她竟胖了不少,昨日邵夫人還偷偷問她是不是有喜了。

    有喜……以她這副瘦弱的身子骨,恐怕也難以孕育子息,若是姊姊,肯定能生下健康活潑的孩子。

    不曾作過嫁人的夢,如今她已成親,雖說只是代嫁身份,但也足夠了,既已償願,便不再有遺憾。

    望著鏡中的自己,夏琉璃不禁擔心起姊姊。

    她抬起指尖觸碰銅鏡,雙眉不禁蹙起,輕聲低喃:「姊,我讓你走是不是做錯了?跟著白師傅,你幸福嗎?若不快樂的話,那就回來吧……大哥他……還在等你,他還在等你……」

    每夜入睡前、每日清醒時,她都不斷提醒自己,邵霽東深愛的是姊姊,不是她,她要永遠永遠記住這點,萬萬不可忘,更不能做出讓人為難的事情。

    她相信姊姊終究會回來,姊姊是千金小姐出身,根本受不了苦,所以她要謹守分寸,不可逾矩。

    邵霽東永遠是她的大哥、她的……姊夫。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