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不識愛 第六章
    倪釋天暫時停下手上的工作,將目光從電腦螢幕上移開,投射在一旁窩在沙發裡已經睡著的路曉曉身上。

    看著她蜷曲著身子,像小蝦米一樣往角落裡縮,他的唇邊不由洩露一絲笑意。

    他起身走到沙發前蹲了下來,這時她正好一個翻身,臉面向他。原本放在身上的畫本,也隨之墜向地面。

    他反手快速接起,怕墜地聲太響而吵醒她。無意間瞟了一眼,發現畫本裡畫的全是同一個人。

    側臉、正面、偏頭、垂首、專注、嘲笑、魅惑,甚至連陰沉的表情、眼神,都被一一捕捉進畫裡。

    不得不承認,她在繪畫方面,的確有天分。

    倪釋天的眼中泛著他自己都沒察覺的溫情,微溫的眼神落在她臉上。

    他想多年前,即使她有勇氣向他表白,恐怕他也不會接受。

    那時的他,只想著如何成為讓父母驕傲的孩子,成為最厲害的陰鬼,成為組織中不可或缺的人。

    而現在,一切都不同了,沒有人可以是最強的,他不是,他的父母也不是。所以他的父母被比他們更強的人殺死。

    他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死前可以無怨無悔?沒有人關心,沒有人同情,沒有人傷痛,就這樣悲哀孤獨的死去。

    他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他不怕死,但不願意那樣悲哀孤單的離開這個世界,沒有人為他哭,為他傷心,惦記……

    倪釋天深深地看著她,他為什麼這麼在意她?那麼膽小又不出眾的一個女孩,是因為他和她有著同樣空洞的靈魂嗎?

    他喜歡她嗎?他沒有答案。

    他想和她在一起,照顧她也好,欺負她也好,他想和她在一起……

    ***  bbscn  ***  bbscn  ***  bbscn  ***

    路曉曉想嘗試一下做頓飯給他吃,就當禮尚往來好了,沒別的意思。

    她一邊小心翼翼地將胡蘿蔔切成丁,一邊作著心理建設。在他家混了這麼久,不做點兒什麼似乎有些過意不去。

    拿著漂亮的食譜研究了半天,猶豫了好一番,深怕一出手就把他幹淨整潔的廚房變成戰敗現場……要不,還是放棄好了?

    正在這時,門鈴響起,她納悶,這時候會是誰?

    跑出廚房去開門,手上的菜刀忘記放下,亮閃閃的反著光。

    門一開,門裡門外兩個人都同時愣了一下。

    路曉曉後悔自己的衝動,要知道是這個女人,就不開門了。她當然記得她,那個自稱是大魔頭的紅顏知己,叫楚晴的那個女人嘛。

    楚晴顯然已經把她給忘了,但見她身穿圍裙,右手拿著菜刀跑出來,不由也嚇了一跳。

    「你、你誰呀?!」楚晴大叫一聲。「喔!你是倪釋天請的傭人是不是?」

    路曉曉的眼角微微抽搐,她長得很像傭人嗎?「我不是。」

    「那你是誰?為什麼會在倪釋天的家裡?」楚晴狐疑的眼神在她週身游移。

    她為什麼會在大魔頭家裡?因為大魔頭有拿鑰匙給她呀!路曉曉擋在門口,下意識不想讓楚晴進來。

    「你讓開,我要進去。」

    楚晴作勢要進屋,路曉曉上前一擋。「等一下,主人不在,我可不能讓你隨便進去。」

    「哼!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楚晴!是倪釋天的親密女友,你不讓我進去!你算哪根蔥啊!」

    路曉曉晃晃手上亮閃閃的菜刀,刀刀鋒利的光芒射進楚晴的眼裡,讓她後退了兩步。

    「這個借口,早就用過了,換個新的。」

    楚晴聽了她的話,詫異了一下,而後仔細地看了路曉曉一眼。

    「喔!我想起來了!你是那個被我趕走的助理!你怎麼會在這裡?你和倪釋天是什麼關係?」

    路曉曉的眉毛扭來扭去,像蚯蚓不耐煩地動著。「你去問他啊!不要問我,還有,你要找的人不在,慢走不送。」說完她轉身閃進屋,欲關上門送客。

    突然楚晴一踢,將門踢開,路曉曉當場傻眼,哇咧!練過功夫不成?

    「我可告訴你喔,不要以為能進他家就能和他扯上關係,這個社會是要講門當戶對的,門當戶對懂不懂?也就是指我!我才是和他最配的女人!他當我是紅顏知己,所以你就別妄想了!」

    「你是他的紅顏知己?」路曉曉輕輕的問。

    「當然!」

    「他說的?」

    「他沒有親口說,但是他的行為已經很明白的表現出來了。」

    「行為?什麼行為?」路曉曉覺得心裡像冒出一些小蟲子,爬呀爬呀,讓她心裡癢癢的,很不舒服很不痛快。

    楚晴得意的瞄了她一眼。「現在你知道自己是什麼貨色了吧?」

    路曉曉的眼角、唇角、手指都在微微地抽搐著。

    奇怪,這個女人第一次說這樣的話時,她並沒有什麼感覺,今天為什麼會感覺不夾!

    「喂!讓開!我要進去。」楚晴準備進屋。

    「你聾啦!跟你說了主人不在請你走人!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厚臉皮!」路曉曉一手揮舞著菜刀,一邊對楚晴吼道。

    楚晴萬萬沒想到,前一秒還低聲下氣的人,突然變河東獅吼,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不由愣住。

    「你不是他的紅顏知己嗎?你不是和他門當戶對嗎?那你就去他身邊啊!跑到這裡來做什麼?神經病!」哇咧,她火了!

    「你!你!你!你敢……」

    「我我我什麼?我敢什麼了?!我告訴你!別以為『小強』不發威就好欺負!」

    路曉曉手上的菜刀在楚晴眼前快速晃著,殺氣騰騰的!

    「現在、立刻、馬上、離開!」

    她每說兩個字,菜刀就在楚晴面前重重落下,刀光寒寒的,逼得楚晴步步向後退。

    說完她重重地哼了一聲,將門拉過,砰地一聲,當著楚晴的面狠狠關上。

    一股鬱悶氣壓在心口,她忍不住向上吁出一口氣,額前的發隨著飛揚起來。

    她衝進廚房,看見正在準備的食材,越看越覺得心煩礙眼。

    手指蠢蠢欲動,很想將手中的菜刀飛射出去,像小李飛刀一樣,將那些胡蘿蔔當成某人的頭,射射射射!

    不知是心有所想還是怎麼,只聽她一聲「啊呀」!菜刀真的飛射而出,旋轉著旋轉著……

    砰!碰!匡!當!

    菜刀砸在貼有高級瓷磚的牆面上,硬生生砸出一個大洞。巨大的連環響讓她趕緊塞住耳朵,一抖一抖的縮了縮脖子。

    回過神來,才在心裡暗叫:完了!

    ***  bbscn  ***  bbscn  ***  bbscn  ***

    倪釋天回到家,見她乖乖在客廳坐著,不動也不吭聲,心裡有點納悶。

    他走進廚房想倒杯水,路曉曉幾乎可以聽見他倒吸一口氣的聲音,接著便叫了她的名字。

    「路曉曉。」

    好沉的聲音,他會不會已經氣爆了?她小跑步進廚房,見他雙臂交叉,眼神瞄著「犯罪現場」。

    「你怎麼解釋?」

    她嘿嘿地乾笑一聲。「事情是這樣的,首先你知道人在生氣的時候就會做出一些反常的事,比如破壞行為,比如……」

    「講重點!」

    呃?她頓住,猶豫了一下,吶吶開口。「今天有個女的來找你,我告訴她你不在,她偏不聽,還說了一堆廢話讓我很不高興,我一不高興就……」

    「路曉曉……」他斜眼瞄了她一下,害她打了一個冷顫。「還要我再提醒嗎?說重點。」

    她感覺自己臉部肌肉抖了抖,她眼一閉瞬間又睜開,終於豁出去。「好!重點是吧!重點就是那個叫楚晴的女人莫名其妙找上門,說她是你的紅顏知己,跟你門當戶對,要我最好閃遠一點!哇咧!我不舒服!鬱悶!鬱悶鬱悶鬱悶!想發洩!所以拿菜刀砸了你的牆!重點,行了吧!」

    她一鼓作氣吼完,呼吸急促,眼睜得大大的盯著他,怕他採取什麼報復行動。

    倪釋天卻只是別有意味地看了她一眼,便走出廚房。

    耶?這麼平和?她摸摸頭,尾隨在他身後。

    「我和那位楚小姐沒有關係。」他坐下來先說了這一句。「再者,不准拿家裡的東西來發洩。」說完便拿起電話叫外賣。

    路曉曉擰著眉,眼珠滾動了一圈,等他打完電話便坐過去,狐疑地看著他。「就這樣?」

    倪釋天轉眼看向她,兩秒鐘後,只見他突然露出溫和的笑容,和藹可親地對她說:「沒關係,不用在意,重新整修就好。」

    路曉曉卻被他過於「和善」的表情弄得整個人哆嗦了一下,身體向後靠。「好恐怖,好偽善,你還是回到前面那個樣子好了。」

    他表情立刻一收,嘲弄地勾著唇,低柔地說:「你還知道怕嗎?我還以為,你的膽子大到可以將我的房子拆了。」

    「我只是因為太氣憤……」

    「氣憤什麼?」他打斷她的話,問道。卻見她眉心聚攏,答不出來。

    「氣憤那個女人說和我關係匪淺?氣她無視你的存在?還是氣她說跟我門當戶對、是我的紅顏知己這樣的話?」他笑了,不是嘲笑,而是帶著暖意的調侃。

    她哼了一聲仍不回答。

    「路曉曉,回答。」

    哇咧!她別開臉咬牙切齒,低低地吐出兩個字。「都有。」

    「那你完了。」他很快接口。「這證明在你心裡,我佔有非常重的份量。」

    「亂講!」她回過臉瞪著他叫。

    倪釋天湊近她。「你不承認?」

    也許是他太靠近,讓她的體溫上升,她竟覺得很躁熱。

    「那,那怎麼辦?」傻啊,怎麼問出這麼白癡的問題。

    望著她逐漸酡紅的小臉,倪釋天忍不住笑開,隨即拉開些距離,路曉曉吐出一口氣。

    「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怎麼順其自然?我連你從前是什麼人都不太清楚。」

    他瞥了她一眼。「不清楚嗎?我以為你已經很瞭解了。」

    路曉曉坐直身體感興趣地面向他。「你平時做什麼的?我是說你在當『陰鬼』的時候。」呿,誰取這麼詭異的名字?

    倪釋天在聽到「陰鬼」兩個字時,眼裡閃過一道光,整個眼神一變,透出懾人的目光,他的眼微微瞇著,臉上浮動著讓她不安的表情,邪魅得讓人害怕。

    路曉曉輕輕推了推他,他才全身放鬆,慢慢懶散地靠在她身邊,用一種傭懶的神態,抬眼看了她一下,輕柔地說。「殺人。」

    「咦?停停停,太血腥了,不說這個,那你有仇家囉?」她低頭問。

    他窩在她的手臂旁,臉貼著她的皮膚,狀似思索。「大部分都死了。」

    路曉曉傻愣了一下,再問:「你這次回台灣,會一直待下去嗎?那是表示你和那個『陰鬼』脫離關係了?」

    她最想問的,其實就是這個吧?倪釋天抬起頭深深的看著她。

    路曉曉卻被他這種「深情」的目光看得全身汗毛豎起!她是不是問得太多了?

    他吐了口氣,又低垂下頭,身體更是倚向她,頭往她的手臂內側靠去,有碰到胸部的嫌疑。

    路曉曉一動不動,生怕不小心擦槍走火。

    「其實……」他正欲回答,卻在吐出兩個字後,被門鈴聲打斷。

    倪釋天挑了挑眉,原本要說的話收了回去,他坐起來,離開她的懷抱,她感到被帶走了一絲溫暖。

    「大概是送外賣的。」說完他便去開門。

    路曉曉撇撇嘴,哇咧,什麼時候不好送,在最關鍵的時刻來送。

    她知道,他不會再說了,而自己也沒有再問的勇氣。

    ***  bbscn  ***  bbscn  ***  bbscn  ***

    楚晴接到倪釋天約她的電話,頓時欣喜若禲A花了一天的時間挑衣服、做臉、做頭髮,準備以最美的面貌迎接兩人的第一次約會。

    倪釋天在下午六點來接她,兩人一起到法國餐廳共進晚餐,雖然從頭到尾他都沒怎麼說話,但他的風度和氣宇仍然深深的吸引她。他們這次約會,是不是就代表她正式成為他的女朋友?

    想到此,楚晴心裡暗暗竊喜。

    晚餐過後,他紳士地為她取來披肩,又體貼的為她打開車門,他要帶她去兜風嗎?

    「倪釋天,這是我們第一次約會耶!」她一個人高興地自說自話。「對了,上次我到你家去,看見你之前那個助理竟然在你家!還不准我進去,真是太囂張了,她是你請的傭人嗎?態度真的好差。」

    傭人?他開著車,車窗外一片暗色。

    「我們要去哪裡啊?」楚晴見他一直沒說話,只得隨口問。

    「到了。」他回答,熄火,背向後靠。

    「這是哪裡?我們停在路邊做什麼?」楚晴瞧了瞧窗外,看不清楚,依稀見來往的車輛呼嘯而過。

    她欲打開車門,卻發現怎麼都開不開。

    「楚小姐……」他的聲音從她背後傳來,她立刻回頭,見他的臉上浮著笑意,卻讓她隱隱感到不對。

    「什麼?」

    「剛剛的晚餐,還愉快吧?」他的臉上帶著笑,聲音卻是冷的。

    「嗯,愉……愉快。」

    「那以後,我和你將不再有任何牽扯,希望你別再出現在我面前。」

    「為什麼?你不是……」不是打算和她交往嗎?楚晴皺了皺眉。突然發現他的眼神不再是平時那樣的溫和,臉上有著一種讓人琢磨不透的表情。

    「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懂嗎?」他淡淡地說,輕輕看了她一眼,頓時懾人心神般讓人戰慄。

    楚晴的身體不自覺的抖了抖,覺得車裡的溫度詭異地冷了下來,她心裡漸漸升起恐懼。他為什麼突然和平時不一樣了?他的樣子變得好邪氣!

    「你請我吃飯,不是為了要和我交往嗎?」不怕,她不是弱女子!

    「交往?」倪釋天輕哼。「我認識你嗎?我只是要跟你講清楚。」

    「你!」楚晴食指一伸,不悅的指向他,下一秒他的眼神彷若毒箭猛地刺了過來,她嚇得驚叫一聲。「你要幹什麼!」

    「以後,你不能再出現在我面前,明白嗎?」陰涼的聲音讓人戰慄,見她嚇得語不成句,他眼微瞇,笑看她。

    「明白嗎?」

    好可怕的笑!楚晴忙不迭地點頭。「明……白……明白。」

    他轉回頭,看向前方。「現在你是要我送你回去,還是你自己走?」

    她哪敢讓他送!「我自己走,自己走。」

    倪釋天滿意地笑了笑。「那就慢走,不送了。」卡的一聲,車門的鎖彈開。

    楚晴跌跌撞撞的打開門,不敢再看他一眼。她究竟惹上什麼人啊!倪釋天,他到底是什麼人啊?!

    倪釋天在她下車後,唇角勾起一抹笑,接著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  bbscn  ***  bbscn  ***  bbscn  ***

    因為她砸了他的廚房,所以只好外出用餐。

    兩人在一家普通的西餐廳用完餐後,她拍了拍圓鼓鼓的肚子。

    「難吃死了,說了要八分熟,還弄得血紅血紅地給我,噁心、變態,吃這麼多肉乾嘛!」

    倪釋天看了她一眼,不理會她的自說自話。

    「嗝!好飽。」她仰頭吐了一口氣。

    「嘿心你還不是照樣全吃光了。」他說,見她立刻不滿地瞪了自己一眼。

    「那是付了錢的,付了錢的知道嗎?浪費很可恥!」

    倪釋天低笑了一聲,不和她計較。「在這裡等我,我去拿車。」說完他準備轉身,手臂卻被她拉住。

    「我們走走吧,這麼飽。」說著放開他的手朝前邁步,可撤下的手還來不及收回,便被他握住,她嚇了一跳,回過頭看他,見他似笑非笑。

    「散步的話,牽手比較好。」他舉起兩人交握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等、等、等一下。」她口吃地阻止。

    「有問題?還是你不想讓我牽?」他挑高眉。

    她忙不迭抽回自己的手,在他不悅的神情躍上容顏時,趕緊改拽著他的手臂。半瞇著眼小心翼翼詢問:「還是讓我拽著你吧,好不好?」

    倪釋天瞪了她一眼,甩開她的手,路曉曉嘿嘿乾笑兩聲又拽上去。

    他伸出一隻手敲敲她的頭。「路曉曉,由此可見你是多麼膽小自私的人,擔心別人丟下你就緊緊拽著,有什麼事情,就撒手自己先跑,是不是?」

    她擠眉弄眼想了一陣。「嗯,你說的還真有幾分道理。」

    倪釋天沒好氣地偏頭哼了一聲,沒有再甩開她,雙手插在褲袋中,任由她拽著走。

    兩人慢慢走到人群聚集的地方,路過的人無一不對兩人行注目禮。

    「他們一定是覺得我和你不配。」路曉曉小聲說著。

    他揚了揚眉,以為她心情低落,卻聽她又開口,聲音很是得意。

    「那我也沒有辦法,誰讓你就是煞到我呢?」

    倪釋天不由好笑,正欲開口,突然身體敏感地緊繃起來,敏銳地感覺到什麼,全身戒備著。

    他的直覺告訴他,有危險!有人在暗中窺視。

    路曉曉感覺到他的變化,不由想問。就在這時,他的眼犀利地射向前方的某一點,沒給路曉曉反應的機會,手從褲袋裡迅速抽出,反身將她往懷裡一摟,讓她貼著自己。同時腳下閃電般移動,藉著路人掩護自己。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終於找到一個空隙,她趕緊問道,卻被他一把抱住整個上身,另一隻手護著她的腦袋。

    「別問,跟著我走。」

    「你確定是在走而不是在飄?」路曉曉慘兮兮地低喃。話音剛落,便被他拉著閃到另一名路人身後。

    她依稀感覺到什麼東西擦著手臂飛馳而過,瞬間有熱燙燙的感覺。

    路曉曉心跳漏了一拍,逐漸心慌起來,因不確定而更加惶恐。

    剛剛擦過手臂的,是刀?還是子彈?偷偷瞄了瞄他的臉,不由駭住。

    這樣的表情,陌生地眼熟!好似很久沒有看見,又依稀記得。

    那是一張肅殺得沒有表情的臉,眼中儘是陰狠的神色,閃爍著如獸般的光芒,看不見人的靈魂。

    他唇角泛著嗜血的陰冷微笑,彷彿整個人部空洞了,只剩下麻木不仁的念頭。

    「倪釋天……」她不自禁輕輕喚他,見他眼中閃過一道光彩,神情浮動,低下眼看著她,半晌才鬆開緊抿的唇。

    「你知道我的車停在哪裡,開回去,然後坐別的車回你家,記得,多轉幾次車,別回頭。放心,你不會有事。」

    掌心被他塞了鑰匙,她急問:「那你……」她頓住,因看見懼怕的事。

    他根本無心顧及她的話,他的眼神、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前面的位置。

    路曉曉見他手心一翻,便出現一柄薄如蟬翼的利刀,有些眼熟。她記得這個東西,他曾經用它殺了……

    路曉曉的瞳孔放大,見他手一揚,她看不清他的動作,只隱約看見前方似乎有人倒下,有人驚叫,有人圍攏,有人吶喊。

    與此同時,他推開她,低聲說了一句:「走!」便丟開她散進入群中。

    她手心握著車鑰匙,此時已密密地泛出冷汗,呆愣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急促地呼吸幾下,突然手一緊,拔腿就跑。

    彷彿身後有惡鬼在追,她一直跑到停車場,跑到身體有些微微抽搐,跑到噁心得想吐,一直跑,一直跑,跑到安全的地方。

    ***  bbscn  ***  bbscn  ***  bbscn  ***

    倪釋天回到家時,已經是半夜。整個屋子漆黑一片,他也不開燈,逕自走向沙發。

    突然發現沙發裡蜷曲著一個人,他吃了一驚。

    「你怎麼在這裡?!」他不是叫她回家嗎?

    路曉曉四肢縮起,全身捲成一團,窩在角落。「我在等你回來。」低低悶悶的聲音彷彿從夾縫中傳來。

    他筋疲力盡地坐下,和她相隔一人的距離。路曉曉突然爬過去靠近他,在他身上嗅來嗅去。

    「做什麼?」他瞇著眼問。

    「我想聞聞你身上是不是……有那種味道。」

    眸光一閃,下一秒雙手抓住她的肩膀,陰沉的聲音猶如地獄傳來。

    「什麼味道?血嗎?那你聞出來了嗎?嗯?」

    路曉曉驚恐地盯著他的眼,黑暗中,她看見裡面有危險的火焰,有她不熟悉的森冷。「你不要這樣子,我會被嚇死的。」

    聽見她顫抖的聲音,他神情一怔,倏地鬆手放開她。「回家去。」

    「你殺人了,是不是?你殺人了,是不是!」她喃喃自語,近乎質問,見他別開臉,不看她。

    「你殺人了,是不是?!」她一把抓住他的領口問。

    倪釋天依舊不回頭,只傳來低柔卻顯得蒼涼的聲音。「我不殺人,我就會被人殺,這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嗎?」

    「你不是說,你會遠離的嗎?你不是答應過我的嗎?你親口承諾的!為什麼還是會發生這樣的事?」

    她的問題,他無法回應。

    「其實,沒有那麼容易擺脫的對不對?沒有那麼容易……」

    倪釋天身體明顯一僵,她鬆開手,滑坐在地上。

    彼此沉默著,黑暗籠罩著,死寂。

    「你知道我膽小,這種事情……這種情況,我會失控,會怕的。你知道,我不能接受的。」

    她一想到他的那種神情,那樣的眼神,就會悚然顫慄。

    「你知道,我自私,心腸又不好,只想逃跑,只想自己安安穩穩就好,你知道的。你知不知道,你陷進去的那個樣子,好可怕……」她喃喃自語,跟著便不再說話。

    倪釋天將視線投在她縮成一團的身上,眼中閃過複雜的光芒。

    什麼時候開始,他對她,竟也有了那樣複雜的感情。

    隔了好久,路曉曉聽見他輕輕說:「我知道。」

    因為知道,所以,找不出借口延續……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