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詐駭客不好拐 第二章
    獨自走在這陌生又熟悉的街道上,早春的台北吸引了簡煌燿的注意。微冷的晨風輕刷樹梢,幾聲清脆的鳥鳴歡欣歌詠著春神降臨。

    他的電子帝國,便在這海島的首都發跡……

    叮鈴——

    清脆的風鈴聲打斷了他的思緒。轉頭,他看見一個手持竹掃帚的女子由柳樹中現身,踩著悠閒的步伐踏出籬笆,低頭掃起地上的落葉。

    他楞住了。什麼時候自家公司前多了這麼一個像是柳林仙境的地方,而他卻不知道?

    驀地,一陣風吹起,柳絮隨風起舞,飛散在城市的樓廈間,為空寂的街道注入屬於春天的氣息。

    專注於欣賞漫天柳絮的簡煌燿,渾然不知在剛剛因避風而微微轉身的同時,口袋中那張泛黃照片掉了出來。

    綠燈亮了,他朝著馬路對面的曜天大樓走去。

    正在掃地的辛蘤沂發現了那張被遺忘的照片,彎身拾起,她只來得及瞄見可能是照片主人的男子穿過馬路,走進對面大樓的大門。

    可惜那背影在朦朧的晨光裡顯得模糊,以至於目光敏銳的她並未發現,那人便是前些日子遭她戲弄,並傳信開導的男子。

    「沂姊,別發呆呀!有客人上門了。」服務生小黎站在咖啡屋門口的台階上對停下清掃動作的她喊道。

    握著照片,第六感奇準的她竟有種感覺,屬於她的春天,即將來臨。

    ***  bbscn  ***  bbscn  ***  bbscn  ***

    「喲!你什麼時候開始對小男生感興趣?」不疾不徐帶著戲謔口吻的女音在吧檯前響起,打斷了辛蘤沂手上的動作。

    由筆記型電腦前抬起頭,她發現好友卓月榛正以好奇的目光,注視著她擺在桌上的那張泛黃照片。

    「安啦!我正常得很,沒有戀童癖。那只是早上一個粗心的路人掉在我店門口的照片而已。」語畢還不忘喝口花茶潤喉一下。

    「喔!原來是這樣。我還在擔心你的喜好問題,想幫你找個優良的心理醫生看看呢。」拍拍好友的肩,她一點也不避諱的說道。「別害怕!如果真的是像我所說的那樣,朋友我一定幫你解決,別忘了找醫生我最內行。」

    不好意思,誰叫她自己就是個醫生,不過那只是副業,她的正職是畫家。她們倆都是捨棄天資、不務正業的怪胎。

    「別鬧了!我說不是就不是。倒是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通知一聲,好讓我開那輛快生蛌瑪n架去機場接你。」

    「天壽喔,小姐!百萬名車放到生蛂A不如借我開,保證不到三天就進廠大肆整修。」在國外開快車開慣了,要她在台灣遵守交通規則還真有些難。

    難怪只要她在台灣,紅單從不間斷。

    「我又不是故意的,都要怪我那愛女心切的老爹。我只不過覺得在台灣念大學沒車很不方便,於是跟他說打算買輛腳踏車。誰知他不瞭解我的用途,自動將腳踏車升級成轎車,還是進口的那種,然後硬塞給我。結果我平白多了一輛車,腳踏車還不是得照買!」

    有人看過百萬積架在校園裡出現,只因為車主想趕課換教室嗎?所以那輛無用武之地,開出門還怕被刮傷的積架,只好停在她家後頭的車庫裡納涼啦!

    「不過我覺得伯父的決定是對的。」

    「啥?為什麼是對的?」連她都很想把那輛占車位又要保養的積架給賣掉,但最後都因怕老爹傷心而作罷。試問這決定為啥是對的?

    「這樣你以後突然發瘋想談戀愛,釣金龜婿就容易多了。」女生開積架出去釣帥哥,聽起來既新奇又拉風。

    憑什麼男人可以開名車泡美人,女人就不可以開名車釣男人?

    「呃……」辛蘤沂的臉上多了三條黑線,她真是敗給這個腦筋線路異於常人的朋友了。「別再講我那輛沒用的積架,今天來又有什麼事要我幫忙搞定的?」

    「也沒什麼特別的,只是咱們三人也有兩三個月沒聚聚了。剛剛去找過曖彤,她說晚點會過來,本來想等她一道走,但她叫我先來找你聊聊。」

    想她們三人,在大學裡可是出名的風雲人物,身邊的親衛隊從來沒少過。

    文學造詣極優秀的覃曖彤是中文系系花,屬於靈氣飄逸的古典型美人。

    平易近人且有一手鍵上功夫了得的辛蘤沂,則屬於那種陽光型的資訊美人。不知有多少被她踩在腳下的同系生都視她為偶像,傾盡全心只為博得她的歡心。

    而她,醫學院號稱「冷血魔醫」的高材生,與辛蘤沂正巧相反,冰冰冷冷的性子同樣吸引不少男性同胞。

    暫且不論她們有多讓男性著迷,身為一個學生,她們在中文,電機、醫學三個繫上的表現可都是頂呱呱。因為一次在學校餐廳的同桌之緣,讓她們三個不以找男人為人生近程目標的女子,結下不滅的友誼。

    甚至在校內還有T大三奇葩的稱號。

    「說到曖彤,前陣子她不是才去巴黎嗎?你們有沒有在巴黎碰到面啊?」雖說巴黎很大,但手機是萬能的,隨便一Call便能輕鬆搭上線了。

    「很不巧,她到巴黎的前一天,我剛好接到我爸的電話,他叫我去紐約參加一場學術研討會。結果我們倆就在空中擦身而過嘍!」卓月榛無奈道。

    「真慘!小彤彤一定會哭說沒人陪她在巴黎街頭閒逛的。」雖然她也不太需要人陪,畢竟她不是第一次去巴黎。

    「算了吧!你老爹家就在巴黎,隨便一通電話叫你弟或你老爹的手下出來陪她不就得了!」這麼簡單的問題,真不是人該問的。「對了!我去巴黎時有去拜訪辛阿姨,她問你什麼時候要回法國看她?」

    不孝女,老媽都追著要人了還不回去!該打屁股。

    「啊!真糟糕,我完全忘了這件事!老爹可能要發十二道金牌招我回去了。」這下可完了,還是趕快收拾行李上飛機,自動回家報到為妙,不然老爹等不到人,親自出現在「城市插曲」裡,她這裡準會成為觀光景點。

    「你們兩個在談什麼,談得這麼興起?」清柔典雅的女聲一響,兩名高談闊論的聒噪女子立刻降低音量,就怕破壞文學美人的氣質。

    「小彤彤,你可終於來了,這下咱們T大奇葩三人組終於團聚了。」

    趁著卓月榛對剛進店門的覃曖彤打招呼時,辛蘤沂闔上電腦,交代小黎獨自顧店,便拉著兩人上樓聊天去了。

    這次聚會純屬臨時起意,她總不好將店裡的客人全趕出去,換作是平常,三人聚會的當天,她一定關門休息。

    私人經營,老闆最大。

    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打擾到三人相聚,誰叫她們是最契合的死黨呢!

    ***  bbscn  ***  bbscn  ***  bbscn  ***

    久日未見,一見面自然相談甚歡。

    送走了好友,相約改天再一起出去壓馬路,買回家「省親」的禮物。辛蘤沂看看壁上的鐘,中午休息時間已過,店裡的上班族都回到工作崗位去了,只剩下幾位喝茶聊天的貴婦人。

    叮鈴——

    職業性的回頭望去,她看見兩位還算挺熟的熟客上門——曜天集團副總裁及其妹子,也就是那位心臟方面有宿疾的Louvre小姐。一個常在店裡碰面,另一個則常在網路上錯身。

    不能怪她這麼清楚對方的底細,一切只能怪那位將她錯看成「人畜無害」的曜天副總裁老兄。當他們一喝起咖啡時,該說的不該說的全都給他說完了,當然這種情況只會發生在店裡只有他們主客兩人時。由此可知,這位先生多愛蹺班、多敢蹺班了。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當年她為了進行某項計畫,因此研究了不少業界名人的檔案。

    「大哥也真是的,不過是張照片掉了,卻搞得像是要了他的命一樣嚴重。」咕噥著搖晃剛端上桌的冰拿鐵,簡辰杉悶悶的開口說道。

    坐在他對面的簡釉芸則一邊翻Menu,一邊反駁二哥的話,「那又不是張普通照片,要是你將母親唯一的一張照片弄丟了,八成也會和大哥一樣著急。」

    沒良心的傢伙,難怪老哥存心要操他,活該。

    「就算這樣,也不用出動我們兩個出來幫他找照片吧!天涯海角,誰知那張照片會在何方?搞不好早就被清道夫丟進垃圾桶了。」

    「天曉得!反正你在公司也不會幫大哥處理公事,倒不如讓你出來幫他找找東西,至少物盡其用。」嗯!這份特餐看起來不錯,就點它好了。

    「不公平!你愛寫程式,他就讓你無憂無慮的寫程式,我也愛寫程式,他就偏叫我去開行政會議,和那些奇怪的數字報表打交道。」嗚……不公平!大大的不公平!他要投訴、他要抗議!

    「誰叫你是他弟弟,兄有事,老弟服其勞。你就乖乖當你的副總裁,供他差遺蹂躪糟蹋吧!」不過她覺得以老哥那「養育之恩,無以奉還」的觀念,會叫二哥去管理行政事務,其實是以後想將公司交給二哥接管。

    要是這樣,代志可就大條了。哪一天由二哥掌管曜天集團,她保證集團不到三個月就會宣佈倒閉。

    理由是——上樑不正。

    誰敢指望一個除了電腦程式碼,其他都不重要的二哥去領導一個大集團呢!

    「嗚……小芸芸,怎麼連你都站在大哥那一邊?」兩票對一票,他被孤立了。

    「我這是就事論事。」不過二哥的管理能力也不錯,至少還有個碩士學位。能力雖比不上大哥,卻遠勝過其他不知上進的企業家第二代。

    「那你可不可以就事論事的告訴我,要上哪去找大哥要的照片?」他可不想在街上像無頭蒼蠅般亂找,那會累死人的。

    端上簡釉芸剛才點的果汁,耳力極好的辛蘤沂自然將兩人的談話盡收耳中。

    從以上線索來看,有母親又有點年代,又是對面公司總裁掉的照片,百分之九十九就是她撿到的那張。

    走回吧檯取出那張照片,辛蘤沂再度回到兩人桌邊。「不好意思!請問你們要找的照片是不是這張?」

    將照片遞至兩人面前,隨即便看到簡辰杉瞪得老大的雙眼,這時她非常確定他們要找的就是這張。

    「你怎麼會有這張照片?」先回過神的簡釉芸驚問。還沒開始找,就有人自動提供,今天運氣真是太好了!等會兒記得去買張樂透彩,頭獎保證是她的。

    「今天早上有個過路人士經過店前時掉的,不過他似乎在想事情而沒發現,我是在門口掃落葉時撿到的,但只看到那個人過馬路走進對面曜天大樓,卻沒來得及叫住他。」

    看到簡家兄妹恍然大悟的反應,辛蘤沂接下去說:「我本來想送去給大樓的櫃檯小姐,不過想到曜天的職員那麼多,櫃檯小姐也不會知道是誰掉的,所以乾脆就先收著,猜想或許失主會回來找,到時再還他就行了。」

    「辛小姐,你真是我們的救星,因為你的善行,讓我們逃過被酷斯拉炮轟的危機,你的大恩大德我們一定牢記在心。」

    上帝!這真是太美好了!他有足夠的理由可以混一個下午了。

    「幫我轉告一下失主,下次小心點,不是每次都能這麼幸運的。」

    「無論如何,真的非常謝謝你。」

    「不客氣。」微微行個禮,辛蘤沂優雅的轉身朝吧檯走去,

    小黎下午請假,好在星期二店裡的客人不多,她還應付得來。咖啡屋開在商業中心的好處就是尖峰時間固定,少有突發狀況。

    ***  bbscn  ***  bbscn  ***  bbscn  ***

    「請問是辛小姐嗎?」一道渾厚但沒溫度的男音由頭上傳來,辛蘤沂停下手邊的工作,舉頭望向聲音來源。

    長得不錯的男人。這是她第一個想法,誰叫她那中法混血的弟弟,長得實在是沒天理的俊加沒天理的帥,所以她早就對這類的男人免疫了。

    可惜這男人長得好看卻沒熱度,注定是讓女人傷心的型。

    「我是。請問有什麼事嗎?」公式化的對答,將她精明的一面完全掩飾住。

    光臨過「城市插曲」的客人都只當她是個親切的店主,從沒人將她和惡名昭彰的駭客、身價上億歐元的豪門千金聯想在一起。

    微笑,是她最佳的保護色,親切,卻疏遠。

    「只是想和你道個謝,感謝你撿到並保管我遺失的照片,這是我的名片,我欠你一個人情。」

    「原來是你掉的,我還在想,怎麼會有人那麼早就來上班,那時不過才六點多而已。」她佯裝出完全不認識,還故意露出一副見到大人物的崇拜表情。「我想人情就免了吧!鄰居都當這麼久了,互相幫個忙也是應該的。」

    「那可不行!我有我的原則,欠了人情就該還。」俊顏上掛著沒得商量四字。

    「那我就不客氣了,哪天你收到天價帳單,可不要怨我喔!」這當然是開玩笑的,真要有天價帳單,她會選擇寄給老爹。反正老爹會很樂意替她買單,而且帳單上的金額他一向看都不看,鋼筆一提就把閃亮亮的大名簽下去。

    簡煌燿不置可否的回以職場微笑表示收到,笑容裡依舊沒有溫度。

    面對這樣的微笑,辛蘤沂以屬於駭客敏銳的觀察力打量眼前男子,短短幾秒,她已將他的資料輸進腦海裡。

    一個不錯的對街鄰居,也是她計畫中最具關鍵性的角色。

    她「獵殺計畫」中的最後一隻獵物,就藏身在他公司裡,好戲現在才要開始。

    「簡先生要來杯咖啡嗎?留到這麼晚,應該是加班吧?」她揚起親切的微笑說道。「我店裡的咖啡與點心口碑都不錯,算是替你慶祝找回失物,今天我請客。」

    手一伸,她遞給他一張Menu。

    「因為快打烊了,剩下的蛋糕不吃也浪費,留到明天可就不好吃了,所以想要就不用客氣,自己動手拿也無妨。」

    「那好。」不好拒絕她的好意,想到公司的事也都處理到一個段落,喝杯咖啡放鬆一下是個不錯的選擇。「請給我杯曼特寧咖啡。」

    「好的,稍等一下。」職業性的答道,她開始著手為他煮咖啡。

    簡煌燿則挑了張靠窗的座位坐下,取出下午尋回的照片陷入沉思。照片中一位清瘦且面帶病容的女人,用她那乾枯的雙手抱著一名約一歲大的男孩,笑得有些淒涼。

    不自覺的伸手觸撫著照片上女子的臉龐,他深深的替她感到難過。為了一個無情無義的男人,她葬送了自己短短二十五載的青春。

    那是她的悲哀,也是他的!

    另一邊的辛蘤沂,不時用眼角餘光瞄他幾眼。

    就是這個男人,化悲憤為力量,從一文不值的棄兒,搖身一變成為雄霸電子業的商業鉅子。他的人生已到達巔峰,但仍有尚未平息的悲憤,對於那不負責任的生父。

    可惜啊!放不下過去,又怎有未來可言?

    抬頭望望店裡,晚上八點過後,整排的商業大樓靜得有如空城,更何況現已過了九點,該走的人都走了,整間店就只剩下她和他。

    「簡先生。」

    自沉思中清醒,簡煌煙將焦點轉向出聲的人。「什麼事?」

    將剛煮好的曼特寧咖啡裝進咖啡杯裡,辛蘤沂步出吧檯,「白天上班勞心也就罷了,既然都下了班,眉頭就別再深鎖了。」

    輕輕將咖啡端上桌,順手拉開他對面的椅子,與他面對面坐下。

    「憂勞可是會使人提前衰老的,帥哥。」

    微微笑著,他輕啜一口咖啡,「謝謝你的提醒,我會牢記在心。」

    平淡的對答,表面看似平靜,底下卻是暗潮洶湧。

    一張普通的桌子,一杯冒煙的咖啡,在兩人之間,超越一般陌生人的緣分,屬於男人和女人間微妙的吸引力,正在蔓延。

    是愛嗎?太快了些,倒不如說是心領神會吧。

    有種錯覺,頭一次與男子相視而坐,辛蘤沂聽見冥冥中的呼喚。

    是他嗎?她問。

    是他!是他!它說。

    「簡先生的心事似乎已經苦惱很久了。」看向擱在桌面上的照片,暫時忘記腦中的幻聽。平穩心境,辛蘤沂淡淡說道。

    此話一出,簡煌燿微微楞了一下,驚訝她驚人的觀察力,也奇怪她如此明白的表示究竟有何含意?

    「你覺得會有什麼心事困擾我呢?」啜飲香醇的曼特寧咖啡,他裝作漫不經心的問道。

    「身世。」

    「你從哪看出我的心事和身世有關?」一語中的,不偏不倚正中紅心,迫使他不得不對眼前女子起戒心。

    在他的世界裡,沒有人可以參透他的心。

    自踏入商場開始,冷然便是他的代表色。唯有讓人參不透他的心緒,言商才有勝算。

    而今,他竟然栽在一個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的陌生女子身上。

    「眼神和表情。簡單來說,你的臉藏不住你的心事。」以手支頷,辛蘤沂說得雲淡風輕,好似這問題一點也不敏感。

    他們彼此都察覺,某種緣分自這一刻起,開始成形,蔓延……

    ***  bbscn  ***  bbscn  ***  bbscn  ***

    「哈哈!」肆無忌憚的笑聲迴盪在曜天集團的總裁辦公室裡。「老天有眼,讓你被一個女人看透。真是笑死我了!哈哈……」

    拿著公文卻不做正事的簡辰杉,正不顧道義的譏笑他那心靈受創的大哥。

    誰叫他總是在看穿別人的心思,而從沒被人看透過。

    「不過那女的可真精明,我都不知道她的觀察力這麼厲害。」還當她是個好聽眾;心酸苦水一古腦兒全往她那裡倒。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做你自己的事,有時間在這尋我開心,下午的會報就由你出席吧。」拎起外套,一股衝動讓簡煌棹決定再次拜訪那名令他印象深刻的女子。

    「嘿!老哥,想蹺班就明說,不必把理由說得這麼冠冕堂皇。」喔哦,看來老哥受的打擊真的很大,大到讓他這出名的工作狂興起蹺班的念頭。

    「我回來沒看到你的會報結果,你就等著連開一個月的會。」撂下狠話,他開始他生平第一次的蹺班之旅。

    目標:對街「城市插曲」咖啡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