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無賴 第一章
    走進剛開幕的「麗致酒店」,裡頭富麗堂皇的程度令人咋舌,賀慕萼終於知道濱海度假村的業績為什麼會下滑。

    近年來休閒旅遊風盛行,旅遊不再是走馬看花式的行程,而是優閒的度假方式,找一個定點悠哉的享受周休二日。

    爺爺經營的「濱海度假村」並沒有跟著潮流進步,一直沿襲著三年前崔總經理留下來的點子持續經營,以至於度假村的營運每況愈下,甚至已經到了生存不下去的地步。

    想起崔誄珞,賀慕萼的心裡不禁酸澀起來,不知道他現在過得好不好?

    自從資助爺爺的顧女士抽回資金之後,度假村的周轉資金根本不充裕,即使有心整修內部,也沒有足夠的資金支付重新裝潢的開支。

    她也曾經勸說爺爺接受她舞龍集團的幫忙,或者結束濱海度假村,好好過退休的生活,但爺爺非常好強,非要證明他有能力獨自支撐度假村,說什麼也不肯接受父親的資助或者是結束度假村的營業。

    唉!還是有錢人的錢好賺,像這種五星級的飯店,度假村賣出十個套裝行程都不夠住在這兒一晚呢!

    這些有錢人到底都是從哪兒來的?

    賀慕萼仔細的觀察起參與酒會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外國人,有的像是來洽公,有的是來旅遊。

    她很認真的研究麗致酒客的客人階層,揣想他們的身份,最後得到一個結論,麗致酒店的客人與濱海度假村的客人完全沒有重迭性,也就是說,濱海度假村的營業狀況純粹是本身的問題。

    不知道爺爺知道了這些情形會高興還是失望?

    局勢明朗後,賀慕萼不打算再待下去,拿起放在一旁的包包準備離開,眼光卻被剛出現的男人給吸引。

    那高大挺拔的男子像極了崔誄珞,雖然臉上缺乏陽光般的笑臉,但是她肯定自己不會認錯人。

    她的身子微微的顫抖,一顆心猛烈的狂跳,週遭嘈雜的聲音彷彿在瞬間消失,因為她的眼中只有崔誄珞。

    她控制不住腳步,一步一步的走到崔誄珞的面前,含淚的眼眸水汪汪的看著他。

    崔誄珞一臉狐疑的看著站在他面前表情千變萬化的女人,不懂她為什麼帶著憤怒又埋怨的眼神看著她?

    看她的樣子,似乎是認識他,而他對她也有一種特別的感覺,這是過去三年來不曾有過的感覺。

    自從在佩卡特龍花園發生車禍之後他便失去了記憶,但卻一直牽掛著台灣,總覺得他在台灣有未完成的心願,所以才會要求顧阿姨讓他回台灣。

    「小姐,請問妳貴姓?」不管兩人是否相識,來者是客,他理當禮貌性的問候。

    請問貴姓?賀慕萼張大嘴差點哼出聲!

    這男人不認識她嗎?

    還是她認錯人了?

    「我是賀慕萼。」她咬著牙說出自己的全名,看看他有什麼反應?

    「妳好,我叫崔誄珞,是麗致集團的副總裁。」他不懂,為什麼賀慕萼聽見他的名字時反應那麼激烈?

    「我就在離這兒不遠處的濱海度假村服務,能不能請副總裁有空到我們那兒參觀一下,做一些指導。」賀慕萼不斷提起一些他應該熟悉的事物,但他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為什麼他總覺得這位小姐的目光讓他的情緒異常波動?

    失去記憶之後,不論顧阿姨和小筠提起什麼事都無法讓他有特別的情緒反應,但眼前這位賀小姐卻可以……

    「妳是不是認識我?」他瞅著她。

    「這也是我的問題,你為什麼不認得我?」她一再強迫自己要忘了他,為什麼他還要出現?

    「很抱歉,有很多事情我都忘了。」他淡淡的解釋。「包括我的名字都是看到身份證件才知道自己叫作崔誄珞。」

    「我不懂你的意思……」賀慕萼不敢說出心裡的猜測,眼眶卻控制不住的升起淚霧。

    「說出來妳大概會覺得很不真實,就像台灣當下所播出的許多連續劇一樣,我出了一場車禍,醒來之後就什麼都忘了,有時候連我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賀慕萼費了好大的力氣克制自己,但是眼淚還是不受控制的掉下來。「既然你忘了一切,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我一直覺得我在台灣還有沒完成的心願,所以我就回來了。」為什麼她的淚水讓他覺得心痛?

    「你是在巴黎發生車禍的嗎?」她在佩卡特龍花園看見他的時候,他是否已經失去記憶?

    「你怎麼知道我是在巴黎發生車禍的?」崔誄珞很吃驚。

    「車禍發生在游賞佩卡特龍花園之前還是之後?」雖然這些問題的答案沒什麼意義,但是賀慕萼迫切的想知道。

    「妳怎麼知道我去過佩卡特龍花園?」崔誄珞非常震驚的看著賀慕萼。「妳到底是誰?」

    「我是……」她不知道該怎麼定位自己的身份,更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他已經遺忘的往事?

    就在賀慕萼遲疑之際,她看見三年前坐在輪椅上的那個女人,蒼白著一張臉,直挺挺的走過來。

    崔誄珞看見她走近,連忙上前扶住腳步搖搖晃晃的顧小筠。

    看見崔誄珞體貼溫柔的一面,被崔誄珞拋棄的往事歷歷在目,讓她辛酸、心痛,轉身疾步走出麗致酒店。

    崔誄珞皺著眉頭想追上去,卻被顧小筠給拉住,她泫然欲泣的模樣,讓他打消追回賀慕萼的念頭。

    「妳身體不好,怎麼不在房間裡休息?」崔誄珞扶著她走向電梯,對於剛才的事情隻字未提。

    「剛才那個女人是誰?」顧小筠心裡充滿恐懼不安。

    她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她曾極力阻止崔誄珞回台灣,甚至要求母親別讓珞哥哥回來。但母親告訴她,如果珞哥哥對她的愛是男女之間的愛,不管他遇見誰,都還是會愛她;如果珞哥哥對她只有兄妹的情誼,她就該放手讓珞哥哥去追求自己的真愛……

    可……她不甘心呀!

    珞哥哥和她是青梅竹馬,對她呵護有加,雖然珞哥哥不願和她到法國定居,但只要她耍點心機裝病、搞絕食,珞哥哥總是二話不說立刻飛到法國和她見面,可他怎麼也沒想到珞哥哥會打電話告訴母親他想結婚,逼得她不得不上演一出絕食記,把珞哥哥騙到法國去……

    她花了那麼多的心血,為的就是將珞哥哥留在身邊。

    早知道對手在珞哥哥的心裡有那麼重的份量,連失去記憶都還對那個女人有感覺,說什麼她都不讓珞哥哥回台灣。

    「附近度假村的負責人吧?」小筠的反應讓他有點起疑。

    「你們談了些什麼?」

    「很平常的自我介紹。」崔誄珞皺著眉頭回答。

    「就這樣?沒說別的?」顧小筠不相信。

    「妳覺得她該說什麼?」小筠從來不會懷疑他說的話,為什麼她今天如此反常?

    「我……我不知道。」

    「那就把妳知道的告訴我。」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在飯店的房間裡,瀰漫著一股凝重、窒悶的氣氛,顧小筠極度的不安,崔誄珞則是一臉高深莫測,完全看不出他此刻的心緒。

    「妳知道賀慕萼這個人對不對?」

    「不!我不知道,別忘了我已經離開台灣很多年了。」顧小筠激動的搖頭,不願回想當年崔誄珞說要和賀慕萼結婚的那一幕。

    「這麼說來,妳當然也不知道我和她是什麼關係囉!」他可以感覺得出來,賀慕萼應該和自己有非常親密的關係。

    「你在台灣的事情我真的一無所知,該讓你知道的,我媽媽都說了,難道你不相信我媽說的話?」

    崔誄珞無言以對。

    他沒有什麼好出身,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從高中時代就在院長開設的飯店半工半讀,直到完成大學學業。

    這些都是無法造假的事,更何況顧阿姨有他從小到大的照片,也有他和顧阿姨往返的信件,那些東西都不可能作假,他當然相信顧阿姨所說的每一句話……

    算了!

    當他從鬼門關走一遭回來時,那種一無所有到連記憶都失去的恐懼,讓他覺得世界上沒什麼值得追求的。

    何況一個完全不記得過去的人,想要執著也無從執著起。

    他認命的相信顧阿姨所說的話,他到巴黎是為了說服小筠住進醫院治療,讓她有健康的身體。

    「珞哥哥……」顧小筠的眼中含著淚水。「你會不要小筠嗎?」這些年她一直以自己的身體尚未復元為借口來綁住崔誄珞,她不希望一切前功盡棄。

    「怎麼會?顧阿姨就像我的母親一樣,這種關係永遠也斷不了,妳當然也是。」他像大哥哥一樣的拍拍她的背。「好好休息,我還得去招呼賓客。」

    望著崔誄珞離去的背影,顧小筠忍不住放聲大哭。

    難道珞哥哥真的不屬於她嗎?

    這時顧小筠又想起母親所說的話──

    任何人都可以愛,但絕不要愛上已經把愛情奉獻給別人的人。

    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愛著珞哥哥,忍不住想要將他據為己有……

    賀慕萼淚痕滿腮的衝回家,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的賀進潤嚇了一跳。

    「怎麼了?」賀進潤擔憂的問:「是不是看了麗致酒店的規模,覺得我們的度假村沒望了?」

    賀慕萼只是哭,完全無法回答爺爺的問題。

    「放心啦!爺爺已經想通了,妳說的也有道理,既然做不下去就算了。」唉!為了徹底讓慕萼死了混黑道的心思,他毅然決然的將所有的積蓄投入度假村,沒想到會落到這種地步。

    賀慕萼無力的搖搖頭。

    「妳搖頭是什麼意思?不同意爺爺的作法嗎?」

    「不是,度假村的營運好壞,應該和麗致酒店的開幕沒關係。」她考慮著該不該讓爺爺知道她和崔誄珞的戀情?

    還是不要說好了,她根本不知道崔誄珞是因為失憶離開她,或者是存心拋棄她另結新歡?

    「就算和麗致酒店的開幕無關,我們也想不出有效振興度假村的方案呀!」人老了就跟不上時代,想當年他也曾經在江湖上叱衪毓部A沒想到現在卻落得連一家小小的度假村都經營不起來。

    「您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讓度假村恢復生機。」

    原本她一直勸爺爺結束度假村的營業,但現在因為崔誄珞的出現,讓她心裡那股不服輸的念頭冒了出來,誓言要讓度假村起死回生。

    忙碌的假日,喧鬧的人潮讓賀慕萼覺得致力於度假村的經營,可以有效的治療她的情傷。

    但是這些人潮裡卻出現一個不速之客。

    顧小筠身著白色洋裝,臉上滿是委屈的神情。

    「有什麼事就說吧!」雖然知道來者不善,賀慕萼仍是力求鎮定,不希望顧小筠來破壞她好不容易撫平的情緒。

    「我……」顧小筠吞吞吐吐,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妳是為了崔誄珞來的吧!我可以告訴妳,我什麼都沒說。」賀慕萼微微的挑眉。

    顧小筠聽她這麼說,彷彿鬆了一口氣。

    「妳很愛珞哥哥吧?」

    「愛?」賀慕萼冷哼一聲。「如果我說我很愛崔誄珞,難道妳就肯放手嗎?」她的眼睛直直的瞪著顧小筠。

    「不!我絕對不會放手,珞哥哥是我的,他失憶的這三年一直都是我陪著他,將來他結婚的對象一定是我!」

    「妳既然那麼堅定,我是不是愛他對妳而言一點也不重要。我只想知道,崔誄珞是在你們去佩卡特龍花園之前或之後出車禍的。」雖然知道真相沒辦法改變事實,但至少可以讓她心裡好過一點。

    顧小筠有一瞬間的猶豫。

    其實她早知道有賀慕萼這個人存在,母親也一直勸她別愛一個心裡已經有了別人的男人,但她就是無法阻止自己去愛珞哥哥。

    三年前珞哥哥會出車禍,就是因為在佩卡特龍花園見到賀慕萼,興奮得前去追趕才會出車禍。

    但是她不會說,她不希望賀慕萼對珞哥哥存有任何幻想。

    「妳怎麼知道我和珞哥哥去過佩卡特龍花園?」顧小筠裝出非常驚訝的表情。

    「因為那天我也在那裡。」

    「如果妳當時過來跟珞哥哥打招呼,現在就不必問我珞哥哥是什麼時候出車禍的。」她沒有正面回答賀慕萼的問題。

    聽見她模稜兩可的回答,賀慕萼知道從她身上問不出什麼結果。

    算了!

    不管崔誄珞什麼時候出車禍,結果不都一樣嗎?現在他的心裡完全沒有她的存在,就算問出真相又如何?

    見她不再追問崔誄珞的一切,顧小筠大膽的提出要求:「我來找妳只有一個目的。」她欲言又止。

    賀慕萼當然知道她的目的,所以也想好了交換的條件。

    「我希望妳別再和珞哥哥有任何的瓜葛,也不要提起以前的事,讓他平靜的過生活好嗎?」

    「妳不是說他已經忘了以前的事了嗎?難道憑我提起幾件往事就能喚回他的記憶嗎?可見妳對你們之間的愛非常沒信心。」賀慕萼雖然出言諷刺,但那份椎心之痛還是狠狠的刺傷她。

    「隨妳怎麼說,只要珞哥哥不離開我,我願意承受妳的恨、妳的責難。」顧小筠豁出去了。

    「妳不必那麼激動,都已經過了三年,我對他的感覺早就淡了……」賀慕萼咬著牙說出違心之論。

    她對崔誄珞的愛從他離開之後便盡力壓抑,但是再見到他,那份被壓抑的情感已經潰堤了。

    賀慕萼的乾脆讓顧小筠很驚訝,也很驚喜。

    「謝謝妳的成全。」

    很諷刺,事情都已經是這個局面了,她不接受行嗎?顧小筠又何必向她道謝?她不過是坦然面對而已。

    「妳別謝得太早,我有個條件,妳答應了我才會實現我的承諾。」要她抹去這段感情的記憶,她總得索取一點代價。

    「妳要多少錢?」顧小筠顯得非常大方。

    「愛情純潔如水晶,我不希望妳用金錢污辱我的愛情。」望著她以為金錢可以解決一切的表情,賀慕萼覺得崔誄珞很不值得。

    「不要錢?那妳要什麼?」顧小筠戒慎恐懼的盯著她。

    「妳應該知道崔誄珞曾經是濱海度假村的總經理,他的頭腦不錯,我希望他可以改善濱海度假村目前住房率慘跌的窘境。」

    「要他幫妳?」這不就製造兩人的接觸機會了?

    「別擔心,我會讓業務經理和他接觸,他出現的時候我會躲得遠遠的。」賀慕萼提出一個讓顧小筠安心的提議。

    「妳應該知道他是麗致集團的副總裁,這麼做可能會引起集團的股東非議,我不敢保證他會答應……」

    「無所謂,如果妳沒辦法說服她,必要時,我不排除親自去求他。到時候他會要我拿什麼條件作交換就很難說了。」賀慕萼覺得這不算威脅,而是實話實說。

    顧小筠雖然百般不願,但還是答應了下來。

    「謝謝妳的幫忙。」

    崔誄珞在顧小筠的房門口按了好久的門鈴,一直不見她來開門,才剛轉身就見到她從電梯裡走出來。

    「妳去哪裡了?這兒妳不熟,妳的身體也禁不起風吹,怎麼又到處亂跑了?萬一出了事情,妳要我怎麼對顧阿姨交代?」崔誄珞陪著她走進房間裡。

    聽到他這麼體貼的關心,顧小筠緊蹙的眉頭瞬間舒展開來,嘴角揚起柔和的微笑。

    「我都這麼大的人了,不會走丟的,何況麗致酒店的名氣響亮,怎麼可能找不到回來的路?」想起賀慕萼開出來的條件,她的心情就超不好。

    「妳還沒回答我,妳到底去了哪裡?」

    「我……」其實她還沒想好該怎麼開口,但是珞哥哥已經問了,她又不能不說。「你知道濱海度假村嗎?」

    他當然知道,賀慕萼曾經邀請他到濱海度假村參觀指教呢!

    「知道,聽說濱海度假村是這裡最具規模的度假村。」崔誄珞不動聲色。

    「聽說麗致酒店開幕,讓濱海度假村的營運發生問題,你覺得可能嗎?」顧小筠的腦袋轉了千百回,還是想不到適當的說法。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真的是罪過了。」崔誄珞想到了一個可以接近賀慕萼的方法。「我帶妳過去看看好了,如果真的是我們影響了別人的生計,乾脆把濱海度假村買下來好了。」

    「買濱海度假村做什麼?我們服務的階層和他們不同,互相之間根本連競爭都談不上。不如你去幫濱海度假村規劃一下他們的營運走向,讓他們更趨於平民化,這樣不就兩全其美了。」顧小筠開心的說。

    「也好,明天我就去找賀小姐。」崔誄珞心情非常愉快。

    「珞哥哥,你答應我媽要好好照顧我的,你不會忘記吧?」顧小筠的語氣激動,呼吸也變得急促。

    「妳怎麼了?找賀小姐談濱海度假村的營運,和照顧妳有什麼關係?」崔誄珞拍拍她的肩膀。

    「為什麼你要找賀小姐談?」顧小筠不信任的猛搖頭。

    「妳覺得我隨便闖入別人的地方合適嗎?當然是要找一個熟識的人。雖然我和賀小姐不熟,但總算有過一面之緣,不是比較好說話嗎?」在賀慕萼沒出現之前,他並不太在意從前的記憶是不是能找得回來,但是現在他卻想多瞭解一些有關他跟賀慕萼的事情。

    顧小筠緊緊的拉住崔誄珞的手,試著穩定自己的情緒。「我可以去找賀小姐,安排你跟濱海度假村的業務經理見面。」

    「小筠,妳到底在害怕什麼?我們不過是來台灣參加麗致酒店的開幕酒會,過幾天就要回巴黎,就算我和賀小姐見面,也不能改變我和妳的關係呀!」崔誄珞很堅決要和賀慕萼見面。

    小筠時常在他面前提起在他失去記憶前兩人多恩愛,甚至已論及婚嫁,但他始終找不到這種感覺,反而覺得小筠像個妹妹……

    顧小筠擔心的就是她無法改變她和崔誄珞的關係。

    崔誄珞對她一直保持著兄妹的感情,而她也因為害怕失去這唯一的聯繫而不敢對他表白,好不容易趁他失去記憶時誤導他,沒想到成效不彰,珞哥哥還是跟從前一樣當她是個妹妹。

    「你和賀小姐見面我要在場。」除了跟著去監視,她又能怎樣。「那是當然,我可負擔不起妳失蹤的後果。」崔誄珞非常期待再見到賀慕萼。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