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你靠本事 第四章
    折騰了一下午,胡靈姍這才氣虛神弱的回到公司。

    她不但被溫泉烤箱給熱得快昏倒,還被沈少冀氣得半死,她很清楚知道,他想報復,報他小時候被欺負的一箭之仇。

    她不敢相信,一個男人氣量怎會如此地小,都已經過了十年,還這樣耿耿於懷,心胸比一顆芝麻粒還要小。

    當她垂頭喪氣走進辦公室,迎面而來的,竟是她最討厭的顏錦琳。

    「唷,集思廣益的大紅人,王牌企劃員,您回來了?」看她一臉無精打采樣,她可樂歪了。「案子拿到了吧,真厲害呀,全公司上下,都要拜你為神了!」

    「案子……被妙趣橫生拿去了……」她把包包丟在桌上,像虛脫一般跌坐在座位上。

    「什麼?你說什麼?麻煩大聲一點,給妙趣橫生搶去了?」顏錦琳立刻仰天長笑。「呵呵呵,我還以為你多厲害,不就是這樣嗎?哼,不是聽說你認識沈少冀,天啊,認識還不給你面子,看你多沒人緣。」她搖頭,雙手交叉胸前。

    「死八婆,你講完了沒,快回你組裡工作,這裡不歡迎你啦!」左思敏走上前來,替好友罵走她。

    「沒本事以後就少囂張,哈哈哈哈……」說完,她便踐得要死的轉身離去。

    看著顏錦琳離去的身影,胡靈姍為之氣喪,她本來就該想到有這樣的結果,昨是今非,她怎能拿十年前的沈少冀,與現在的沈少冀相提並論,十年前他愛她,可並不代表十年後,他還得對她百依百順、言聽計從。

    「他還是不接受我們提出的企劃案?」左思敏看她的表情,知道這話問了也是白問。

    「從頭到尾,他就不打算採用我們提出的案子,這點,也是我該檢討的地方,不該有需要的時候才去找他,這樣當然會引起他的反感。」靜思後,她諸多反省,知道不能全怪沈少冀,是她的態度讓他不舒服。

    她咎由自取,怪不得人,沈少冀說得沒錯,電話中,她是說好要吃飯,對於企劃案一事隻字末提,突然間由原本私人的飯局,轉為制式化的應酬,他當然不開心了,會把案子交給妙趣橫生,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她錯了,錯在不該那麼現實,這點她無話可說。

    這時突然桌上的內線燈亮起,她接起來一聽,是組長打來的。

    「組長,很對不起,這件案子……我恐怕拿不回來了。」她還是先招認的好。

    「靈姍,你跟我道什麼歉,剛剛四季洋行的許經理打電話來,說明天早上十點,要你到他們公司一趟,還說要你把企劃案提詳細一點,他們總經理打算重新看一遍。」

    她立刻從座位上跳了起來,「組……組長,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我說要你明天早上十點到四季洋行把企劃案再跟他們總經理提詳細點,這樣夠清楚了嗎?」組長不解,她今天明明不就是出去提案嗎?怎麼還一副很驚訝的樣子。

    她手上的話筒滑了下來,怔怔地凝望左思敏,不解……

    沈少冀要她把企劃案提詳細點?難不成……

    這案子起死回生了?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從組長把消息告訴她,一直到她回家的這段路上,她反覆思索著,這沈少冀是怎麼了,明明說好要把案子交給妙趣橫生來做,為何整件事會急轉直下,要她重新去向他報告一遍?他心裡在想些什麼?為何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是還想繼續消遺她,要著她玩嗎?

    他該不會逮到機會,就打算一次玩死她,要她刻骨銘心,知道善惡到頭終有報的道理吧?

    不會的,他不該是那樣氣量狹小的人,如果是,她也認了,要是他在戲要她後,能讓案子重新回到她手上,就當做是補償,有何不可呢?

    這樣想想,心裡也就舒坦多了!

    一回到家,整個客廳漆黑,只隱約看見有一個人形只影單的坐在沙發上,她開亮燈,原來是她母親。

    「媽,為什麼不開燈?你……你怎麼了,臉色怎會那麼難看?」她挨近邱春綢身邊,發現她垂頭喪氣,表情黯淡。

    「你銀姨要回來了!」

    銀姨?

    「就是那個討人厭,老喜歡炫耀她很有錢的銀姨?」媽呀,怪不得她媽會一個頭兩個大,那個銀姨不是已經搬去美國了嗎?怎麼,難不成她要回來台灣?

    邱春綢點點頭,「她打電話來,說她打算下個月回來台灣走走看看,誰不知道她回來就愛炫耀她嫁了多好的老公,說她在美國過著多優渥的生活,興致一來,還不忘損咱們一番,一定說咱們怎麼還沒搬新家,衣服怎麼不穿名牌,嫌東嫌西,沒一句好聽的話。」

    「媽,你可以不理她啊,你真的很老實,什麼都要跟她實話實說。」就是出了她媽這種濫好人,才會被人欺壓得死死的。

    邱春綢歎了口長氣,「你忘了你爸死之前欠的一屁股債,要不是你銀姨先拿一千萬出來替咱們還債,我們母女倆早被討債公司抓走,現在都不曉得到哪裡去了。」飲水思源,這份恩情她不能忘啊!

    「媽,話是沒錯,但我們每個月都匯三萬塊到美國還她,我們也是盡力在做了啊,總不能因為欠她一個人情,自尊就得被她踩在腳底下吧!」這年頭就是這樣,有錢就能大聲說話。

    邱春綢認命了,她擠出一絲苦笑,說道:「一個月還三萬,一千萬得還多久啊?你銀姨不錯了,只是嘴巴壞,沒逼咱們母女倆一次還清,我們就該心滿意足了,反正她難得回來,忍一忍,等她回去也就沒事了。」

    這本來就是個不公平的社會,有錢人主導一切,胡靈姍對於這即將到來的討厭鬼,心中直替母親感到心疼。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四季洋行台灣分行坐落在一棟規模宏偉的辦公大樓裡。

    胡靈姍在九點五十分準時踏進大樓,正準備搭電梯前往十二樓總經理室時,一名女子也恰好在電梯關上的前一秒,踏了進來。

    「真巧啊,你也來提案的嗎?」女子戴著時髦太陽眼鏡,脖子繫著紅色絲巾,全身行頭高貴時尚,一眼就看得出是很精明幹練的上班女郎。

    「是啊,真是巧,」胡靈姍懂了,沈少冀找兩人來,無非就是想看兩人鬥得你死我活,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會挑起胡靈姍強烈反感的女子,正是妙趣橫生的企劃女王阮翠翠,她那拚命三娘的精神,在業界可是大大有名。

    沈少冀打的如意算盤,這下她終於懂了,不過,她還是會維持基本的底限,能退讓到什麼地步,她有自知之明,若要她割喉競爭,賠老本就為了賭口氣,她絕對不會跟進的。

    電梯直上十二樓,兩人依序出了電梯門,在秘書小姐的帶領下,兩人一同進了會議室。

    兩人像是鴨子划水般,表面上不動聲色,檯面下暗潮洶湧,她們僅僅微笑以對,並沒有任何言語上的交談。

    那阮翠翠一副就沒有將胡靈姍放在眼裡的打算,她私下和沈少冀通過電話,兩人談話愉快,無論他說什麼,阮翠翠幾乎能答應的都爽快答應,公司給她談判的空間很大,即使是打平成本,為了面子,也要將案子給搶到手。

    不一會,沈少冀步入會議室。

    橢圓形長桌上,沈少冀與兩位女子面對面相望,當他看完兩家的合約後,開始開出一些條件。

    「有關集思廣益所提出的一些宣傳活動與優惠方案,妙趣橫生通通都能提供,現在我想要聽聽,你們還能給我們什麼,讓這次的薄酒萊新酒,能更打進台灣的市場,搶攻更多族群。」他的雙眼來回在兩人之間梭巡。

    這是在暗示她什麼嗎?什麼她們提供的一切,妙趣橫生都能配合,以對方給予的預算,他們的成本已經控制得很緊,每個環節能掌握的利潤有限,哪能有什麼向下探的空間?

    阮翠翠指著合約裡加注的一項。「總經理,為了促銷薄酒萊新酒,我們願意加拍一支廣告CF,至於拍片的相關費用,我們有熟悉的傳播公司可以合作,如此一來,更能打進每個家庭,在我看來,電視無非是最好的傳銷管道,至於播出費用,若是貴公司沒這預算,我們有一筆額外的人事費用可以省下,應該可以在新酒推出的前一周,密集在電視上播放。」

    沈少冀點點頭,將目光轉向胡靈姍,「你們也能提供相同的方案嗎?」

    「我承認電視傳銷是最快的一種手法,但拍片成本往往相對提高,如果貴公司非得要我們拍一支廣告CF,在預算上,我們恐怕要做調整,但……也不是不無可能,只是播出費用,我想恐怕就沒辦法了,再怎麼精簡其他費用,也很難再提供這方面的服務。」她清楚說明,底限已到,她不能再讓步了。

    阮翠翠聽了在心裡狂笑。哈哈哈哈,要跟我鬥,門都沒有。

    老闆這回是斷了胳臂也要搶到這筆生意,他們都很清楚,只要抓住四季洋行這隻金雞母,即使第一次賠本也無所謂,將來肯定有再次合作的機會,等到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機會,再一口氣把之前賠的通通撈回來,這就叫做放長線釣大魚,所以嘍,這生意她是拿定嘍!

    「阮小姐,那麼我還能不能額外提出一項要求?」

    「沈總經理,您請說。」她來者不拒,沒有底限。

    「我還希望你們能在各大超市……像是頂好、松青之類大型賣場的廣告目,特別為薄酒萊新酒印製一份,以投信箱的方式,挨家挨戶送達,我不求多,北高兩市即可。」

    阮翠翠想都不想,立即點頭,「行,當然行,這有什麼問題。」反正錢又不是她花,老闆本錢厚,再說,羊毛出在羊身上,將來肯定有回收的一天。

    沈少冀帶著質問卻又理所當然的口吻,轉向胡靈姍。「所以說,我更不要指望你提供這方面的活動了?」

    「很抱歉,我是在幫老闆做賺錢生意,不是在幫老闆做賠錢生意,我相信我所提供的一切,絕對物超所值,我會讓你的產品享受被尊重的價值,及受到大眾肯定,要是要求得太過無理,利潤都看不到,哪來的用心可言?」她還是堅持己見,不肯削價競爭。

    「聽你這麼說,你好像不在乎失去這份合約?」他輕笑,瞇著眼看她。

    一隻牛要被扒好幾層皮,阮翠翠那個女人瘋了,賠老本在做生意,她有病,她才不跟她一起昏頭。

    「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本的生意沒人做,我們已經盡一切的努力來表現出我們的誠意,很抱歉,要我們公司做死做活,把所有員工累到半死卻得不到半點酬勞,這樣的合約我簽不下去,我不能不顧公司生計及所有同事的權益,這點,希望你能諒解。」她整整資料,拉開椅子站起。「抱歉,我有事先走了。」

    阮翠翠斜睨她一眼。唉,還是一株生嫩的小草,這樣不懂得要手段,還要跟人家搶什麼客人啊?

    當她轉身準備離去時,他出聲了,「小心慢走。」

    「我會慢走的。」她禮貌性的回話。

    「我不是要你慢走,我是要她慢走。」沈少冀把視線轉到阮翠翠臉上。

    一時還會意不過來的她,竟然有種被棒子打到的暈眩戚。「要……要我走?」阮翠翠指著自己鼻子,她是哪裡做錯了,還是存心跟她開玩笑。

    「沒錯。」

    「沈總經理,為什麼?我幾乎都答應了你的需求,你怎麼……」

    「你以為我那麼笨嗎?這樣離譜的事,我會不去懷疑嗎?你們公司並非慈善團體,必須要有收入才能支付公司所有開銷,今天你提了太不合理的條件,我又提出過份無理的要求,這完全是賠了老本在做,在我看來,這不叫做生意,而是別有用心,跟你們談事情,我怎能放得了心。」他把話說得很明,而他也洞悉她所有的心思。

    這男人能當上總經理,絕非泛泛之輩,他眼神銳利,訓超人來一板一眼,給人震撼感,尤其是他專注看人的樣子,簡直就像是X光機,非要把人看透似的。

    「沈總經理,我們絕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能提供這麼多的周邊服務,完全是……」

    「慢著,你的眼睛不要飄來飄去。」

    「啥?」

    「看著我的眼睛,然後告訴我,你所說的一切,都發自於你的良知?」

    被那雙駭人的雙眼盯著,阮翠翠不免冒汗,她知道,在這男人面前,想騙他,無非死路一條。

    「沈總經理,我……」

    「慢走,我不送了!」他看得出來,她有自知之明。在他霸氣張狂的瞪視下,再也擠不出半句謊言。

    在這尷尬的氣氛下,阮翠翠只有悻悻然離去,在經過胡靈姍身旁時,還朝她丟了記白眼。

    等到阮翠翠已經離開好一陣子,胡靈姍還意會不過來,這中間究竟出了什麼事。

    「靈姍,坐下,我們簽約吧!」他示意她坐好,別再往阮翠翠離去的方向看。

    她腦子還亂烘烘,為什麼他會願意跟她簽約,既然想跟她簽約,那又為何把阮翠翠找來,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沈少冀在簽完約後,把合約書推到她面前。「往後的宣傳工作,就有勞你多費心了。」

    胡靈姍看著合約上的簽名,然後再抬眼看他。「你繞了這麼大圈子,到底有何居心?」

    「要是我回答你,你願不願意答應我一個小小要求?」

    「看在合約份上,嗯……應該可以,你說吧!」

    「哇,真現實,一個小小要求,換一份合約,怎麼說都是你佔便宜。」

    「大老闆,讓我這個小小員工佔點便宜,你不會吃虧到哪裡去吧?」不愧是商人,算盤撥得真精。

    「是是是,你說得都對,不過,我的要求也不算高,就是答應我,明天一早陪我去爬山。」

    「爬山?」

    「沒錯,爬以前我們就讀的誠陽高中的後山?」

    「爬那座山做什麼?」她滿腦子問號。

    「賣個開子,你先別問。」

    「受不了你,這麼大的人了,還在玩這種小孩子的遊戲。」

    「我童心未泯啊!」

    「好好好,那我剛問你的問題,你可以說了吧?」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你那問題問得不錯。」他走到她面前,後腰靠著桌子,斜著身子,修長的雙腿在腳踝處交疊著。「我這麼做的用意,是不想讓人說閒話,說你拿到這案子,全靠我們之間的特殊關係。」

    「說閒話?」

    「沒錯,相信你不說,我們倆的關係也會在你們公司傳播開來。」他頗有自知之明。「要是讓公司裡的人知道你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我的合約,試問,將來你在公司如何建立你的威望與地位?」

    嗯,聽起來有道理……

    這也是為什麼組長會急著從顏錦琳手中,把案子轉交給她的主要原因。

    「聽你的分析,還挺有道理的,所以你故意把阮翠翠找來,就是要上演一齣戲給她看,要讓她明白,你和我簽約,完全是公開化、透明化,一切全憑我自己的實力,沒關說、不走後門。」

    「很聰明,我這麼做,無非是希望你不要被別人誤解,這跟我喜歡你沒有關連,我一直很識相,知道你愛的是我大哥,不過……我害怕我現在變得不一樣,你會偷偷地愛上我。」他笑得很有自信。這也難怪,主要是他也變得太多。

    像他這樣有外貌、有智慧的男人,肯定有一大票女人在後頭窮追不捨,他並不需要主動去追求對象,要是他想,隨手一揮,肯定一招就來。

    「我承認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大哥,怎麼樣,要替我牽線嗎?」看他這麼臭屁,她也不客氣要求。

    「哇,說這話好傷我的心啊,想要我幫你跟我大哥牽線,你說真的還是假的?」他覷笑著。

    「當然是真的,你哥哥那麼有魅力,當年多少女生被他迷得團團轉。」也包括她在內。

    「可是我得告訴你,現在是我比他有魅力,因為我現在長得比我哥好看,而且事業有成,我的魅力怕你會擋不住。」

    「哈哈哈哈……好了,你儘管放心好了,我只要一想到你是小時候那個呆呆的,看到我講話就會結巴的沈少冀,我就不會胡思亂想,我發誓。」她高舉右手。

    「狠,真狠,果真是個狠角色。」他豎起大拇指回應。

    「你現在才知道啊,不晚,還來得及。」她看著他,眼裡笑意盎然,很久沒這麼開心過了。

    她的笑容對他而言,永遠令他醉心,他讓她快樂,她也帶給他無比歡欣,這是他們倆重逢以來,心最接近的一刻。

    「我現在還有一些事要忙,明天一早,我到你家接你。」

    她點點頭。「沒問題,明天天氣應該會不錯,是適合爬山的好天氣。」

    奇怪,當她在說這句話時,怎麼好像挺高興的,她似乎很心甘情願,並且發自內心,十二萬分願意跟他去爬山,她不是口口聲聲說她不會喜歡上他,而她自己也清楚,她喜歡的是他哥哥沈少豫,不是嗎?

    然而,她的種種作為卻又不是這麼一回事,她不禁要偷偷問自己,會不會有一天,她會突然莫名其妙地喜歡上他?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