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富家女 第四章
    談宙痐@直跟在林達威的身後。才剛進入停車場,立刻聽到白小六的呼救,他趕緊循聲跑去。

    「走開……走開……」

    白小六拼命掙扎,她手腳並用的想踢開那個侵犯她的壞蛋,可是卻效果不彰。

    「住手!」

    談宙眱蒬雂@聲,見到眼前的景況,頓時讓他怒火狂生,他疾速的朝林達威撲了過去,並提起他的衣領,一個抬腿就踢向他的腹部。

    「啊——」

    林達威痛得緊抱腹部,跪在地上。

    「你這個禽獸!」

    談宙祫暀ㄘ髀L他,他憤怒極了。又是一個側踢,再度將正想站起身的林達威踢回地上。

    那個人竟敢對白小六不軌?他會要他付出代價的。

    「你是『林氏企業』的長子,林達威吧?」他憤怒的說。「你竟然敢動我的女人!回去告訴你父親,我們『談氏企業』決定撤掉對你們的援助。從此,不再與你們合作。」

    林達威抹掉嘴角邊的血絲,他恨恨的爬起身,防備的看著談宙痋C

    「別以為你是『談氏企業』的總裁,就可以這樣命令人。白小六根本與你毫不相干,你干嘛壞我的好事?」

    林達威逞能的說道。媽的,怎麼半途殺出這個程咬金。

    「我剛才說過,白澄璐是我的女人。你敢動她,就是和『談氏企業』為敵。你應該清楚『談氏企業』對付敵人的手段!」

    「你……」

    「滾!」談宙盓N冷的說道。

    林達威慘白著臉.他連滾帶爬的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談宙皏艅餔鄏^白小六身邊,先將她身後的拉鏈拉好,再將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下,並按在她身上,輕拍著她依舊顫抖的背。

    「沒事了,你安全了。」

    他溫柔的撫著她的發,因方才的掙扎,讓她原本盤在頭上的發辮,全部披散而下。

    談宙硈o才發現,原來她的頭發是那麼的美。這麼美的頭發為什麼要將它藏起來?

    他將她緊擁在懷,突然想起方才他對林達威所說的一句話:白澄璐是我的女人……

    什麼時候,她進駐他的心了呢?

    而且,他並不會對這句像誓言一般的誓詞感到不悅或是惱怒,反而將它視為理所當然。

    談宙眹M定,從此以後,應該要把她納入自己的羽翼之下。

    「我們回去吧!」他輕柔的對白小六低語。

    而她只是嚶嚀一聲,就在他懷中沉沉睡去。

    談宙皏J細瞧著她仍酡紅的臉,以及她身軀無意識的扭動,突然罵了一句。「該死!」

    她被下藥了!可惡的林達威!

    談宙眻N她打橫抱起,走向自己的車子。將她安頓好後,立刻發動引擎,呼嘯而去——

    ***  

    「澄璐,醒醒!澄璐!」

    男人輕喃的呼喚著女人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試圖將她喚醒。

    屋內的暖意混合著男性獨有的麝香味,刺激著男人和女人的感官。

    「嗯——」

    男人將女人的手拉環住自己的頸項,將頭理在她的鎖骨間。溫熱的呼息,讓女人不住的微顫。

    談宙皏H他的唇齒,緩緩地脫下白小六身上的束縛。這是個極為艱鉅的浩大工程。不過,他甘之如飴。

    談宙眵`深地吻著他身軀下的女人,舌尖滑進她的小嘴。熾熱的眼神游移過她的每一寸肌膚。

    他把臉整個理人剛自衣料中蹦跳而出的豐軟胸房中間。貪婪的汲取她的體香,並用舌尖品當她的光滑與細致……

    在黎明來臨之前,她是屬於他的——

    ***  

    清晨時分,談宙眲藒M醒了過來。雖然臥室裡的溫度並不高,可是他赤裸的背上仍布著一層薄汗。

    談宙皏H手肘將自己撐起,轉身看著在一旁沉睡的白小六。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驕傲,卻又夾雜著一股懊惱。

    自昨天她的青澀反應來看,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可是……他為什麼會對她出現這種獨占的想法?

    他並不禁欲,和所有女伴的關系也是好聚好散。卻獨獨對這笨笨的小女人……

    一回想起昨晚,她和另一名男子調笑的模樣,心裡的醋意開始發酵。

    雖然稍稍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卻仍對她昨日隨意跟別的男人走,而感到不悅。

    她怎麼會選擇一個長得這麼「抱歉」的男人?而且她看不出那男的對她意圖不軌嗎?還傻楞楞的跟著他走。

    他摟住白小六的纖腰。剛健的身軀在她的裸體上不停地摩擦,薄唇不斷的在裸露的香肩上親吻。

    「唔——」

    白小六自夢中清醒,臉上的酡紅愈來愈艷。因情欲而艷麗的面容使臥室周遭的氛圍更顯得妖艷。

    高聳柔嫩的雙峰隨著她的氣息起伏,紅潤的嘴唇喃喃吐露不清楚的言語。

    她的指甲陷入他的肌膚。

    「求你!」

    白小六低語著,並不了解自己想求他什麼,只知道自己需要他來解除體內的火熱。

    「澄璐!」

    「叫我小六!」白小六喃喃說道。

    「小六。」談宙眯D吟出聲。

    他的唇尋覓著她身子的每一寸,有時候,他甚至用牙齒咬著、舌尖舔著、吸吮著……

    ***  

    「嗯——」

    微掀開沉重的眼皮,白小六從一場奇異的夢境中醒來。她的手攏過一頭凌亂的秀發,揉搓著犯疼的大陽穴。

    「好疼……」

    腦袋裡好像有一團鼓樂隊,正在那兒左敲敲、右打打,讓她的頭痛得快要爆掉了似的。

    好像……昨夜好像……

    蒙朧間,她好像聞到一股熟悉的男性麝香味。她強迫自己回想昨天宴會後的片段,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可是這種感覺卻又如此真實。

    她似乎可以聽得到談宙祤鰡〞漕本y,感覺到他的手輕撫過她的肌膚,感覺到他占有性的侵略她的唇……

    「天!我怎麼全身酸痛的不得了?」白小六忍不住驚呼出聲。

    尤其是雙腿間,獲疼的感覺更加明顯。可是,她仍理不出個頭緒。

    白小六緊抓著覆在自己身上的被單,這裡的環境一切都是那麼的陌生,在看清楚周遭陌生的環境後,她昏沉的意志終於清醒。

    她猛然坐起,拉開被單,看見了床單上的斑斑血漬。這不是夢!

    她只記得昨天酒醉,然後……然後……

    白小六轉頭,發現旁邊的椅子上有一件眼熟的衣裝,是昨晚談宙眲麊滿C

    她怎麼會糊塗到跟他……他人呢?

    「該死的你,你打算拿我怎麼辦?」

    羞忿的淚水自她臉上蜿蜒而下。

    白小六決定自己必須離開這裡,她對床上的那一片凌亂完全視而不見。只是努力的撿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並穿戴妥當。

    她跳下床,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見四周沒有任何人影,她迅速的跑下樓,消失在大門外。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