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賣身男歡 第九章
    當暗夜借由邵堤偉所散發出的魔氣,找到他所在之處時,看到了令他血液為之凍結的一幕。  

    暗夜怒氣爆發,因為他的小情人竟教伊弗裡特那個叛賊給壓在桌上上下其手著,而小東西的身上也只剩下一件不足蔽體的內褲,他修長細緻的身軀更是全然的暴露在賊人的手下,任由他恣意撫摸。  

    「伊弗裡特,放開堤偉!」暗夜狂哮道。  

    邵堤偉朦朧間聽到他以為再也見不到的人的聲音時,他睜開了淚水模糊的大眼,看到他熟悉的身影時,他的淚掉得更凶了。  

    「夜……」  

    邵堤偉哽咽得說不出其它的話。  

    「你說放就放啊?憑什麼我要聽你的話?我才捨不得放開他呢!他現在可是我的人。」伊弗裡特冷笑的看著暗夜。  

    暗夜心疼的看著邵堤偉佈滿淚痕的小臉,他巴不得緊緊的將他摟進懷裡,但是當務之急是先把伊弗裡特打倒。  

    「放開他!開出你的條件!」暗夜冷睨著伊弗裡特。  

    「條件?哈!其實我要的條件很簡單,只是你可能給不起。」  

    伊弗裡特將仰躺在桌上的邵堤偉拉入他的懷裡,還故意的將近赤裸的邵堤偉面對著暗夜,赤銅的手更是粗魯的捏著他的粉臉。  

    「唔……不要……」邵堤偉哭泣地抵抗著他的手。  

    暗夜看在眼裡更是憤怒,他的銀眸射出冷峭的殺意。  

    「伊弗裡特,你要是敢再動他,我會要你的命!」  

    「哇!好恐怖喔!我好怕!你以為我不敢嗎?」伊弗裡特張嘴便咬上邵堤偉的頸子。  

    用力之猛教邵堤偉痛呼出聲,他的頸側也流出了汩汩的鮮血。  

    邵堤偉的這一聲痛呼教暗夜緊擰了心。  

    「怎麼?對我的表現還滿意?」伊弗裡特邊舔著邵堤偉的鮮血,邊問著暗夜。  

    「你……」  

    暗夜正想發作時,站在他身後的默,及時的制止了暴怒的魔王。  

    「王,請您息怒!現在阿偉的安全最重要。」  

    「說出我給不起的條件!」  

    暗夜王者的霸氣顯露無遺。  

    「我要你與我一決高下,我已不再是昔日的我。我不要什麼狗屁王位,我要打敗你,我要讓魔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比你強,我要你永遠活在這個恥辱之下……哈、哈哈……」  伊弗裡特狂笑著。  

    「可以!我答應!」  

    「王……」默與炎不贊同的正想出聲勸阻。  

    暗夜抬手制止他們想說的話。  

    「我心意已決,不必多言!」  

    「好!爽快!不愧是魔界的王者!」  

    「不過要是我贏了呢?」  

    「哈!你要是贏了,我就把他還給你,而我從此自魔界消失。」伊弗裡特自信滿滿的訕笑道。  

    「這可是你說的,不要後悔!」  

    在兩人激烈的交手過幾回合後,伊弗裡特已漸趨下風。  

    過度的自信和自滿是他的致命傷,最初不可一世、神氣洋洋的模樣,現在已不復存在,只有一臉的慌張。  

    原先從容不迫的應接著暗夜攻擊的手腳,這時早已自顧不暇,伊弗裡特恨不得自己有三頭六臂,可以用來對付暗夜猛烈激進的攻擊。  

    越來越疲累,並且滿頭大汗,氣喘如牛的伊弗裡特,已是招式盡出,用盡他在潛伏時所學會的魔法,但他依然不是暗夜的對手。  

    反觀暗夜,他未曾使出過全力,然而卻是應付自如、游刃有餘,愈戰益發的勇猛。  

    終於,又在過手數招之後,在暗夜的「天地爆裂」之下,伊弗裡特還是再度慘敗了。不管他說得自己是如何的了得,他終究還是敵不過暗壓!  

    伊弗裡特跪倒在地上,他無法接受自己再度慘敗的打擊,像是發了狂般的猛搖扎他自己的頭暴哮著。  

    「不可能……不可能……我是不會輸的……」  伊弗裡特嘴裡不斷的重複著。  

    暗夜冷睨了變得瘋狂的伊弗裡特一眼後,他歎了口氣。對著他身後的炎和默說:  

    「一切按照計劃行事,將所有的叛黨一個不留的帶回去。」  

    「是,王!」  

    炎與默轉身指揮著魔兵捉拿著叛黨餘孽。  

    心急如焚的暗夜,依循著邵堤偉的魔氣,在大殿中最偏遠的櫃子裡找到猶在哭泣的邵堤偉。  

    他疼憐的將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邵堤偉緊擁入懷裡,失而復得的心情簡直無法用筆墨來形容。  

    當暗夜撫著邵堤偉溫熱的肌膚時,他激動得眼眶都紅了。  

    「沒事了!乖,不要哭了!」暗夜暗啞的撫慰著他。  

    對於暗夜的安慰,邵堤偉卻報以最慘烈的嚎啕大哭,好似想要將他所手的委屈一併隨著淚水宣洩出。  

    「喔!小東西,你不要哭了。」暗夜吻掉邵堤偉臉上的串串淚珠,可是他的淚水卻不斷的滑落,這教他既心疼又無奈。  

    而邵堤偉只是緊抓著暗夜的衣襟,滿是淚水的蒼白小臉則埋進暗夜硬厚的胸膛裡。  

    「你可知你的淚,讓我感到無比的心疼!」暗夜更加擁住邵堤偉哭得一聳一聳的瘦弱身軀。  

    「不哭了,好嗎?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  

    邵堤偉不想讓暗夜難過,因此拚命的忍住潸然的淚水。  

    「來,笑一個給我看看,好嗎?」暗夜愛憐的抬起他的下巴,溫柔的誘哄道。  

    邵堤偉吸了吸他紅通通的鼻子,終於破涕為笑。  

    不過,當邵堤偉的視線越過暗夜的身後時,他的笑容與他的血液在瞬間凍結——  

    因為發了狂的伊弗裡特的手中有著一團血紅色的火球,而他正蓄勢待發的對準暗夜的後背。  

    「不!」邵堤偉淒厲的大喊後,他一把將暗夜推到一旁,而細小的身子首當其衝接下伊弗裡特的攻擊。  

    當暗夜回神轉身一看——  

    「不!」邵堤偉浴血的一幕教暗夜霎時失去理智,狂吼中,他以一掌將伊弗裡特擊得灰飛湮滅。  

    暗夜的怒吼聲讓在外坐鎮指揮的炎與默嚇了一跳,因為他們從來不曾聽過他們的王的吼聲會如此的激憤、悲愴。  

    當他們跑進大殿時,看到了冷靜全失的暗夜,與躺在他懷裡渾身是血、臉色死灰的邵堤偉。  

    「你這小笨蛋,張開你的眼看著我,你聽到了沒有?我不准你就這樣死了,你聽到了沒有?」  

    暗夜狂亂的將他的魔氣渡入邵堤偉的體中,但是邵堤偉一點也沒有接受。  

    「小東西,我說不準,你有沒有聽到?」暗夜哀痛的猛力搖著邵堤偉已然無知覺的冰冷身體。  

    「王!您不要這樣。您就讓阿偉安心的走吧!」默哽咽著聲音,他拉著魔王的雙臂阻止他再繼續搖晃下去。  

    「走開!」暗夜一把推開默,他厲聲的說:「誰說他死了?我不准他死,誰也別想從我的身邊帶走他!」  

    就在默與炎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柯卡裡斯托突然飛入大殿裡,在眾人還不知它的目的之前,它自暗夜的懷裡將邵堤偉給叼走了。  

    「柯卡裡斯托!」暗夜冷冽的咆哮著魔龍的名字,「將他還給我!」隨即緊跟在後的追出去。  

    「王!」  

    默和炎也緊跟在魔王的身後追趕而去。  

    *  *  *  

    「啊!夜,人家不要再吃了。」邵堤偉背靠著枕頭半躺在床上,嬌憨的對著正在餵他吃稀飯的暗夜抱怨道。  

    「乖!把這一碗吃完!」  

    暗夜不理會邵堤偉的抗議,又舀了一匙遞到他的嘴邊。  

    「不要!」邵堤偉並不是故意使性子,只是他真的是吃不下了。  

    現在的這一碗肉粥已是今天的第十一碗,而今天連中午都還不到呢!  

    他知道暗夜心疼他大病初癒的身體,不過也心疼太久了吧,自他恢復意識以來,已經一個多月了,別說是下床走動走動,他連地都還不曾踏觸過呢!他都快忘了踩踏在地上的觸感了。  

    他覺得自己再不下床活動一下筋骨,他全身的骨頭一定會生蛂C  

    所以,今天無論如何,他都要讓暗夜准許他下床。  

    「乖,剩下沒幾口,吃完它!」暗夜柔聲的勸哄著邵堤偉。「吃完這些,等下再給你巧克力吃。」  

    「真的?」邵堤偉驚喜的問道。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暗夜莞爾的親了下他的俏鼻。  

    邵堤偉原本想張口吃完眼前的粥,但當粥快入口的時候,他倏地想起方纔所下的決定,及時住了口。  

    「要我吃完,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好,你先吃完再說。」  

    暗夜當然知道他的小情人心底是打什麼主意,不過他也不是省油的燈,想跟他玩花樣,他再等個一萬年吧!  

    「你說的喔!你不可以……唔……反悔……」  

    邵堤偉口中嚼著粥,口齒不清的說著。  

    「好……吃東西不要說話,不然噎到了可是會很難過……」  

    暗夜的話都還未說完,邵堤偉就因岔了氣而猛咳起來。「咳……」  

    「你看你……」  

    暗夜蹙額歎息,他輕柔地拍著邵堤偉單薄的背部。  

    不過由於過度的呼出氧氣,所以即使咳嗽停止,他仍是氣喘吁吁的大口吸著氣。  

    「好一點了嗎?」暗夜疼惜的詢問著咳得臉色發紅的邵堤偉。  

    「哼!都是你不好!」邵堤偉小孩子氣的對暗夜抱怨道。  

    「是,都是我不好。」  

    當暗夜想再喂邵堤偉吃稀飯時,他卻搖了搖他的小腦袋。  

    「我自己吃!」邵堤偉接過暗夜手中的碗後,自己大口大口的吃起來,三、兩下就將碗中的粥給吃完。  

    他將碗翻過來現給暗夜看,撒嬌的凝視著暗夜。  

    「你看,我吃完了!那我可以提出我的要求了嗎?」  

    「可以!」暗夜挑了挑他的朗眉。  

    「我想下床走走。」  

    「不許!」暗夜想也不想一口就拒絕他的要求。  

    「啊……你出爾反爾!」邵堤偉不依的大叫道。  

    「我並不是出爾反爾,而是你的身體還沒好……」  

    邵堤偉不滿的打斷暗夜的話,「我的身體已經完全復元了啦!而且我已經躺在床上一個多月了,再不活動,我的骨頭就快生蚺F。」  

    暗夜捂著自己的耳朵,因為邵堤偉的尖聲埋怨,令他靈敏的耳朵很吃不消。不過,他也有他的堅持。  

    「我說不許就是不許!」  

    「啊!你簡直是不可理喻!我不管,我就是要。」邵堤偉任性的掀起被子,準備下床。  

    不過,他的腳都還未碰觸到地面,就已讓暗夜給拽回床鋪上。  

    暗夜壯碩的龐大身軀,全然的壓覆在邵堤偉的身上。  

    「你怎麼這麼不聽話?我差一點就失去你,你可知道我多麼害怕失去你?要是當時沒有柯卡裡斯托的魂珠,我就真的失去你了……」暗夜越說越激動。  

    「夜,沒事、我沒事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在這裡嗎?你並沒有失去我啊!」邵堤偉在暗夜的耳邊軟語呢喃著。  

    他摟著暗夜的頸子,主動的吻上他冰冷的薄唇,邊吻邊在暗夜的唇邊低喃著愛語。  

    「夜,我愛你,愛你……好愛好愛你。」  

    邵堤偉想要扭轉暗夜憤懣的心情,可是他又不知該怎麼做,於是他想到一件令他臉紅心跳的事。  

    他想這一定能讓暗夜的心情好轉。  

    「夜,我真的康復了!讓我出去走動走動嘛!而且你昨晚和今早不也親自得到證明了嗎?」  

    邵堤偉羞赧的望著暗夜的銀眸。  

    他的話果然教一臉激動的暗夜,乍然露出邪肆的笑容,俊邪的臉上有著說不出的邪惡與戲謔的意味。  

    「小東西,你這是在誘惑我嗎?」  

    「啊!」暗夜的話教邵堤偉一時啞口無言。  

    「不……不是啦……你真討厭!」邵堤偉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的安慰話語,竟被暗夜給誤解,他頓時羞得慌了手腳。  

    暗夜也知道他純淨的小情人是不可能會懂得如何誘惑他的,不過,他單純的小情人可能不知道,他的一舉一動對他而言,都是無言的邀請、蠱惑。  

    自他性命垂危至身體康復為止,暗夜無時無刻的想要感受他的體溫、他的存在,所以他總是克制不了自己的慾望需索著他,即使是他有傷在身……  

    想到這,暗夜將錯就錯的吻上邵堤偉的小嘴,狂猛的吸吮、啃咬著。  

    「啊……夜……不要……,今天早上才……」邵堤偉趁著接吻的空隙,提出了微微的抗議。  

    但暗夜仍是狂烈地索求著,片刻之後,邵堤偉也情不自禁的回應起他的熱吻與愛撫。  

    不消多時,兩人已沉淪入愛慾的漩渦中,不可自拔了……  

    歡愛之後,邵堤偉微喘的趴在暗夜的胸膛上,傾聽著暗夜胸膛裡紊亂的心跳聲。  

    寬大的胸膛傳來陣陣的溫暖,緊緊的包圍住他,這份安心靜謐的感覺,教邵堤偉的心充滿暖意,他覺得自己好幸福。  

    一生中,人能尋覓到無數的幸福,而他只要這一處專為他敞開的溫熱懷抱。  

    不過,他比人類還要來得幸運,因為他有生生世世的時間,能與他最愛的人朝夕相處,享受這專屬於他的柔情蜜意。  

    「我愛你!」  

    暗夜突如其來的話教邵堤偉一震,但隨即的,他釋出瞭然的笑容。  

    自他受傷性命垂危的這一個多月以來,暗夜總是不斷的對他說著愛語,他不知已聽過幾千幾萬遍了。不過,每次聽到暗夜對他訴說著他有多愛他、多不想失去他時,他就有此生「夫復何求」的幸福感覺。  

    對暗夜的愛語,他是怎麼也百聽不厭。每聽一次,他就難掩激動的愛他;每聽一次,他便滿心滿腦地被感動所包圍……  

    「嗯!我也愛你!」  

    「既然愛我,就別讓我嘗到椎心刻骨的痛,別再讓我承受差點失去你的恐懼,我是這麼的在乎你……」  

    暗夜剖心的告白,使得邵堤偉不由得熱淚盈眶。  

    「對不起、對不起……」邵堤偉哽咽的低喃道。「我知道我這麼做會讓你非常的傷心,但是我也愛你啊!教我眼睜睜的看你在我面前受傷,我又情何以堪?我不能,我寧願自己受傷,也不想看到你為我受到一絲的傷害。」  

    邵堤偉的真情,讓暗夜很是激動的狂吻著他臉上的每一寸肌膚……  

    「小傻瓜,你不知道在這個魔界裡是沒有人有那份能耐能傷得了我的嗎?」  

    「現在知道了!」邵堤偉俏皮的皺了皺他的鼻。  

    在威脅和利誘之下,邵堤偉終於得以下床走動。  

    不過,是有條件的!他必須吃完所有暗夜為他準備調養身體的補品。  

    而暗夜為何會知道有補品這樣的東西?說起來,邵堤偉就生氣。  

    他覺得魯賓斯特一定跟他有仇,不然怎麼會接二連三的陷害他?先是青椒、茄子,現在則是令他想了就想吐的補品。  

    他並不是說補品很難吃,而是煮的那個人的技術,實在是讓他不敢恭維,想了就倒胃,更別說吃了。  

    而更令他咋舌的是,暗夜為了他竟然派炎到人界捉了一個「新出爐」的年輕廚師來替他煮飯,年紀與他不相上下。不過那個年輕廚師,卻傻得可以,聽說他還是自願來魔界磨練他的廚藝的呢。可是,邵堤偉心裡總是為他惋惜,因為魔界的魔物大多是不吃人界的食物,如果他繼續待在這裡,可能到死技巧也進步不了多少的。唉!不過即使他能進步,以他的手藝……  

    嗚!邵堤偉想起來就難過,他自己煮的都比他煮的還要好吃呢!  

    「堤偉……」  

    來了!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找來。邵堤偉轉身望向站在他身後不遠處、俊臉緊繃的來人。他不禁有股拔腿就跑的衝動。  

    「過來!」  

    慘了!夜好像真的生氣了。  

    邵堤偉戰戰兢兢踱步走向暗夜。  

    「你又不聽話了!」  

    「對不起!」邵堤偉低垂著他的頭,小手緊拉著暗夜的衣襟。  

    凝視著邵堤偉低垂的小腦袋,暗夜也不忍再責備他。  

    「以後不可以再這樣了!你知不知道找不到你時,我有多擔心嗎?」暗夜將邵堤偉納入懷中,寬心的低語道。  

    「嗯!」邵堤偉在暗夜的懷中頑皮的吐了吐舌頭。  

    暗夜略略放開他,溫柔地抬起他的下巴專注的凝望著他。  

    「小東西,我有個驚喜要給你!」  

    「什麼驚喜?」  

    邵堤偉有些不解的看著暗夜的俊臉,說是驚喜夜為什麼那麼嚴肅呢?  

    暗夜牽起他的手緩步前進。  

    「夜,我們要去哪裡?」  

    「等一下你就知道。乖!別問了。」  

    邵堤偉睜大他的眼,不敢置信地又揉了揉眼睛,確定眼前的人不是幻影后,他的明眸驀地湧出了淚水。  

    因為在他面前的是他以為再也見不到的最愛的兩個人!  

    「爸爸、媽媽!」  

    邵堤偉投入了邵氏夫婦為他展開的雙臂裡,他淚流滿面激動的親吻著他最想念、最愛的兩個人。  

    「我以為我再也看不到你們,我好想你們。」  

    「我們也是、我們也是……」  邵氏夫婦兩人也緊緊的擁住兒子,哽咽的說著。  

    「不過,我們真的是做夢也想不到還能再見到你,這一切都要感謝你身後的那位先生。」邵母擦著兒子的淚水,感激的說道。  

    邵堤偉轉身無言的凝視著暗夜,他朦朧的淚眼裡有著千言萬語也訴不盡的謝意。  

    暗夜的銀眸裡只有無盡的疼憐,彷彿在告訴著他這一切都是因為他而已。  

    「也多虧這位先生,他讓我們在投胎之前還能再見你一面。」  

    邵父的話喚回邵堤偉的心魂。  

    「爸,你剛才說什麼?」他以為自己聽錯了。  

    「偉,我們將再度墮入輪迴。」邵母眼泛淚光的望著兒子。  

    「不,我不要,我不要再和你們分離……」邵堤偉哭喊著他的心聲,細瘦的雙臂更是緊緊地環住父母。  

    「偉,你別這樣!你這樣會讓我和你爸爸放心不下。」邵母難過的說著。  

    突然,一道金色的光芒籠罩住邵氏夫婦。  

    「偉,我們的時間到了。」邵氏夫婦依依不捨的拉著兒子的手話別著。  

    「不!不要再離開我……」邵堤偉哽咽的望著父母,迷濛的淚眼裡淨是哀痛。  

    驀地,邵堤偉的眼裡出現了毅然決然的眸光。  

    「這次不管怎樣,我是不會再和你們分離。你們要投胎,那我也……」  

    「偉,你忘了還有一個最愛你、最在乎你的人了嗎?你就這樣不管他的感受嗎?」邵父提醒著意氣用事的邵堤偉。  

    是啊!他還有夜!但是他不想再和父母分開了,他真的不想。  

    「小東西,別這樣。你這模樣教你的爸媽怎麼放心得下?你還有我!」暗夜憐恤地摟住淚流不止的邵堤偉。  

    「可以請你們將堤偉托付給我嗎?我保證,我會生生世世的愛護他,疼惜他,絕不讓他受到一丁點兒的傷害或委屈。」暗夜誠摯地注視著他最愛的人的雙親。  

    「你愛他嗎?」邵母問道。  

    「我愛他!」  

    暗夜深情、坦然的目光教邵氏夫婦信服了。  

    「偉就交給你了,如果是你,我們相信你一定能讓他幸福。」邵母抬眼深情的凝視著邵父,她的眼裡有著不可言喻的喜悅。  

    邵父也回給她一記瞭然的笑。  

    是的,他們今生已不再有任何遺憾的事,因為他們最寶貝的兒子已經得到幸福。  

    他們倆牽著手,微笑的注視著兒子。「再見了,偉。記住,我們永遠愛你!」  

    「不……」  

    本想衝過去跟著他們一起邵堤偉,卻怎麼也掙脫不開暗夜禁錮的懷抱。  

    他只能無助的看著他們逐漸模糊、透明的身影。  

    「嗚……你好可惡,你為什麼不讓我跟著他們一起走……」邵堤偉痛哭失聲地轉身槌打著暗夜的胸膛。  

    暗夜也不阻止,任由邵堤偉宣洩出他的不滿。  

    「為什麼……」  

    最後,邵堤偉累了,也倦了,他無力地靠在暗夜的懷裡,難過地低聲問著。  

    「為什麼?因為我愛你,因為我放不開你。你可以怪我,也可以怨我,但是要我放開讓我心疼不已的你,我辦不到!」  

    暗夜深情的告白教邵堤偉好不感動,也止住了他的淚。  

    「夜,對不起!我並不是故意要說出那些話讓你傷心,只是……」  

    「噓!」暗夜伸手按住邵堤偉的小嘴。  

    「不用道歉!」他溫柔的吻了吻邵堤偉紅腫的眼簾。  

    「謝謝你!」  

    邵堤偉終於露出了些許笑意。  

    「不用客氣!我可以幫你達成所有你想要做的事,我也可以替你索回你想要的東西;甚至是為了你,我可以什麼都不要,什麼都不求!但唯一讓我在乎、不想失去的——就是你,你知道嗎?」  

    「我知道。我也不想失去你,更不想離開你,所以原諒我剛才不經大腦說出的話,好嗎?」邵堤偉親著暗夜的嘴唇撒嬌著。  

    「不准再有離開我的念頭!」  

    「好。」  

    「永生永世陪在我身邊!」  

    「好。」  

    「永遠只愛我一個人!」  

    「好。」  

    邵堤偉每一次的應允,就換得暗夜讚許的親吻。  

    兩人在交換一次又一次的誓約後,他們相視而笑了。  

    「我愛你!」  

    暗夜深情地凝望著邵堤偉。  

    「我也愛你!」  

    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  

    兩人默默地凝視著彼此,一切盡在不言中。  

    因為他們知道,生生世世的時光裡,他們將永遠是彼此的唯一!  

    (完)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