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悄悄話 第一章
    誰來救救他呢?

    千萬別死呀!

    救他……救救他啊……

    「方姊,醒一醒呀!方姊……」

    工讀生曉玫一臉疑惑地看著方芴璃清醒過來。

    原來是作夢。

    方芴璃眨眨眼,做了個深呼吸,稍稍穩住紊亂的心跳。

    「我沒事。」接過曉玫遞來的紙巾,她擦了擦額上的冷汗。

    「是不是作惡夢呀?」

    「嗯。」點點頭,她不想多談。

    嚴格說起來,那並不算是惡夢,而是一場揮之不去的真實經歷!即使是多年後的今天,她仍然忘卻不掉。

    而當年救她的那個人……

    唉!想什麼呢?現在的一切她已經十分滿足了。

    「那個……方姊,我……我可不可以麻煩你……」

    「怎麼啦?有話就直說吧,吞吞吐吐的可不像是你的個性,我會不習慣的。」惡作劇地捏了捏曉玫的鼻子,芴璃滿意地看她皺起了眉頭。

    「哎呀!」拉下蹂躪她的手,曉玫放聲怪叫:「言經理要的這份資料,人家整理不出來啦!」

    「資料?我看看……」芴璃認真的替她解惑。

    咦?挺眼熟的……

    「我想言經理只是跟你開玩笑罷了。」她瞭然於心的輕笑出聲。

    「開玩笑?」

    「是啊!這些全是漢朝時興的織繡圖紋,要用來作為下一季商品開發的靈感來源,根本就用不著你來整理。」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在上個月的商品研討會中,總經理是指名設計部門來全權負責,而言沐方則是整個設計部門的統籌。不過,他卻也是個以整人為樂的搗蛋鬼。

    瞧!他又在捉弄別人了。

    「可惡,我也不過是個小小的工讀生,他還要來欺負人家。」

    「別嘟嘴啦!他只是逗你開心而已。」

    「才怪!這一層樓誰沒被他整過?大家都是有冤無處喊,除了方姊以外,所以你才會替他講好話。」嘴一癟,曉玫說得好無辜。

    聞言,芴璃但笑不語,不便再多說什麼。

    「其實也還好啦,偶爾看他被總經理修理也蠻不錯的。」古靈精怪的眼珠子轉了一圈,曉玫又往他處想去。

    「你說到哪兒去了?」

    「本來就是。總經理是他的剋星,而你是總經理身邊的大紅人,只要你稍微被欺負一下下,呵呵,有人就慘囉!」說到激動處,曉玫還手舞足蹈一番。

    「越說越離譜,我不過是總經理的特別助理,不是什麼大紅人。」

    芴璃搖頭,真佩服這些小女生天真的想法。

    「那私底下呢?」曉玫試探的問。依她觀察,應該有什麼吧!

    私底下?

    「什麼也不是。」芴璃訥訥地說。

    霎時,她為自己說出口的答案,閃過一絲絲哀痛。

    「真的假的?」

    「什麼真的假的?」她不是不懂,而是只能裝傻。

    「總經理又高又帥又多金,而且也沒傳過任何緋聞,是個千年難得一見的好男人喔!」說著說著,曉玫竟陷入幻想之中,眼看就要飛騰起來。

    正當她耽溺於美夢之際,芴璃桌上的內線突然響起,不客氣地把嘴角淌著一絲口水的曉玫拉回現實。

    「嘻嘻!皇帝召見了。」她看向放下話筒後一臉認真的芴璃。

    「瞎說什麼!越來越頑皮。」芴璃佯裝嗔怒,用食指推開緊靠過來的頭顱。

    「哪有!明明總經理任何事都少不了你嘛,才一個早上而已,你已經進去過三次了耶。」她大大地比了個「三」這個數字。

    「你還講!」舉高兩本檔案夾,轉身離去的芴璃回頭警告。

    「不要啦!我回去做事了。」

    抱著頭,曉玫做出一副怕檔案夾飛射而來的樣子,雖然她知道方姊不會真的扁她,但還是戲劇化地表演了一下。

    她心情愉快地想著,來這家公司真的很不錯,除了薪水優渥之外,還有另一個好處,那就是——她遇到了一個親切可人的好主管。

    望了望那走遠的窈窕身影,腦中頓時呈現出一幅唯美畫面,嗯……方姊跟總經理真像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瞪著計算機作夢,她嘻嘻傻笑……

    格笙集團最早是以傳統制鞋工業起家。

    在早期,傳統工業曾替台灣帶來驚大財富。當時,格笙集團的創始人——杜格笙,憑著一間小小的制鞋廠,胼手胝足地奠立了日後屹立不搖的龐大家業。

    然而好景不常,高科技產業現已成為全球經濟的首席,傳統工業早在十年前就已日漸式微,終至蕭條,格笙集團也跟著沉寂一段時日,勉強維持守成的局面。

    到了杜晴允這一代,在他破釜沉舟的強悍魄力下,將產業逐步轉型,使格笙集團免於陷入被潮流淹沒的危機。

    今時今日的格笙,是國際間知名的企業,更是皮件業龍頭老大。景氣最低迷的那年,杜晴允捨棄以往成本高、投資報酬率又低的制鞋工業,應用相同的製成素材,改而投入投資報酬率高的皮件界。

    他以創新的手法顛覆制式的皮件產品,一時之間大受好評,進而營建出連串的投資商機,格笙集團再攀另一波高峰。

    這一切的一切,全是那眉頭老是深鎖的高大男人一手打拚得來的。

    芴璃推門而入,腦子裡滿是杜晴允的豐功偉業。

    「芴璃,你來得正好,快救救粘在椅子上那個老頭子吧!」一看清來人是誰,言沐方一把將人推至辦公桌前,動作十足誇張。

    「哎喲——」撞到桌腳,芴璃吃痛一聲。

    「小心!」坐在辦公室後的杜晴允立即起身,趕緊扶住她。

    「別對我的特別助理粗手粗腳,還有——」他白了言沐方一眼。「我才三十一歲,不是什麼老頭子。」

    「不是老頭子?那幹嘛整天窩在辦公室裡,一副老態龍鍾的鬼樣!」言沐方不屑地指控他。

    「那你幹嘛又成天游手好閒,淨是找我麻煩?」杜晴允反諷,他已經快被吵得一個頭兩顆大。

    想來最近真是不順。

    先有老媽三天兩頭就來「訓」他一頓,直嚷著要抱孫子;然後,年近半百的老爸不知道吃錯什麼藥,頻頻追問他何時要接下董事長的位子,好讓他「早點」退休,帶著老婆去遊山玩水。

    再加上,今年的米蘭創意設計展進度嚴重落後,所有工作一拖再拖,而他最得力的品牌設計師兼好友……

    該死的!想到這點,他決定再賞言沐方一個白眼。

    「喂、喂!你那是什麼眼神?」言沐方怪叫道。

    「上回選定的兩名畫家資料呢?」對言沐方的反應完全不予理會,晴允轉而同芴璃談起了公事。

    「在這裡。」芴璃攤開手上的兩份檔案。

    「你重新整理過了?」對她的細心,他一點也不驚訝。

    「是的。你可以直接看下面這份資料,這是對他們兩位的畫作分析。」芴璃指出最重要的那段內容。

    「分析的很好,你幫了那傢伙一個大忙。」晴允直言道。

    「喔!那真是我的不幸。」芴璃打趣地說。

    「什麼@」言沐方睜大眼。「連你也欺負我?」

    這是什麼世界啊!

    「少來這套!沒有人會同情你的。」苦肉計?晴允嗤之以鼻。

    「哼!我堅決認定芴璃是被你帶壞的。」不然溫柔的小天使怎會變成惡魔?

    「別扯開話題,你認為如何?」指著桌上的資料,晴允發問。

    「誰啊?」言沐方探看左右。

    「不是你還有誰?」

    「我?」聞言,言沐方看著他,彷彿看怪物一般。

    芴璃噗哧一笑。「別鬧了啦!」她發現某人已臉色發青。

    言沐方恍然大悟,「終於輪到我談正經事了耶,真難想像你問的人是我。」

    「對,就是你。」而耐性快要磨盡,晴允答得咬牙切齒。

    「客氣點、客氣點,你可是在詢問我的意見呦!」真是爽快,言沐方哈哈大笑。

    晴允挑眉。「容我告訴你一個事實。」

    「請說,不用客氣。」因為過於興奮,言沐方急忙搶話。

    「這個爛攤子可是你丟出來的。」這正是先前惹得他皺眉的主因。

    要知道,他身為公司的總經理,平常已忙得不可開交,現在還得撥空處理突如其來的「意外」,這該算他倒霉、誤交匪類嗎?

    晴允狠狠地瞪看罪魁禍首。

    「那個,嗯……」自知理虧,言沐方轉而埋首文件。

    「還不快說!」冷著聲,晴允等待下文。

    「好啦!」言沐方翻閱手中資料,神情一斂,道出精闢的見解:「這輔意蕎畫風奔放、用色鮮明大膽,很符合格笙的創意精神,就選她吧。」

    這次所構思米蘭參展的作品要與畫作結合,只是選畫的過程十分麻煩,為了避免中途出錯,只好找上杜晴允一起選定。說到底,他也是千萬個不願意找他麻煩呀!

    「不謀而合,就這麼決定。你可以滾了!」晴允雙手交疊頂著下巴,一改先前神情緊繃的模樣。

    「姓杜的,講話這麼不客氣啊!」竟然下起逐客令!

    「你嫌煩我煩得還不夠嗎?」晴允睥睨著他。

    「那也不用這麼尖酸刻薄,好歹有個天仙大美女在,給我留點面子不行嗎?」言沐方氣憤,這算什麼朋友!

    「呃……我先出去好了。」氣氛不太對,芴璃覺得此時她不該再待下。

    「不用。」晴允叫住她,隨即警告言沐方:「你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你還不去畫稿嗎?」言下之意還是趕人。

    「這樣就叫解決?畫呢?」不急著閃人,他還想逗逗人、尋點開心。

    看來這兩人有得吵了。芴璃退居一旁,安靜不語,將戰場留給他們。

    「別以為我不清楚你打的鬼主意,畫我會解決,但米蘭展的八百萬預算費,你別想隨隨便便給我玩掉。」他比誰都瞭解言沐方玩世不恭的懶散個性。

    「我是這種人嗎?」不痛不癢,言沐方存心跟他打哈哈。

    噙著笑,晴允斬釘截鐵地響應他:「絕對是。」

    「你誤會了吧!創作本來就是一種遊戲,我有我的進度。」雖然最近是有點拖稿,但,那又如何?

    天塌下來還有杜晴允頂著,畢竟公司是他杜家的,跟他毫無半點關係,他無須多替他費心。而他——言沐方,依然瀟灑自在。

    「很好。我也有我的原則,一個字——滾。」這傢伙吃定他了,晴允乾脆眼不見為淨。

    「你——」

    言沐方本來還想繼續頂嘴,但抬眼驚覺芴璃臉色慘白,只好收住口,向杜晴允使了個眼神詢問。

    「咬到舌頭了?」晴允揶揄道,眸光跟著他轉動,然後臉色大變。

    一個迅速的反應,他上前扶住芴璃,將她帶至門邊的沙發坐下,神情透露出萬分的憂慮。

    「芴璃,藥呢?」他問。

    「在……我的抽屜裡。」

    「我去拿!」見留下來也幫不上忙,言沐方轉向門外衝去。

    「怎麼回事?」倒了杯水,晴允一臉凝重地遞給她。

    「謝謝。」飲下一口後,芴璃緩緩答話:「可能是早餐和午餐剛好都錯過了,一整天沒吃東西,所以才——」好痛!她說不下去了。

    她的胃老是跟她唱反調。

    「才兩天沒叮嚀你,你又開始虐待起自己來!」

    「我不是故意的。」她不敢看他,答得很是委屈。

    「還有話說!你是想氣死我嗎?」

    他不過出了一趟差,昨晚才剛從新加坡回來,沒想到迎接他的卻是她「胃病發作」。

    「我……對不起……」芴璃聲若蚊蚋,抬不起頭了。

    他的樣子好凶喔!連解釋的機會也不給人。

    「說對不起就不痛了嗎?」不要她的道歉,晴允只氣她不懂得照顧自己。

    「不是,我……」突來一陣抽痛,她面色倏地慘白,已說不出話來。

    「你——我馬上送你去醫院。」想罵人,但她的表情又令人心生憐惜。

    「不要!晴允,我不想去醫院。」芴璃仍提起氣力拒絕。

    醫院是她一輩子的夢魘。

    當年他躺在加護病床上,那幕瀕臨死亡的恐怖景象,她依舊記憶如新。即使已事過境遷,他完好如初的站在她的面前,可心理的懼怕卻早已深植,抹也抹不去。

    杜晴允——這個六年前救了她的男人,是多麼清楚地知道她的恐懼。

    「你確定?」

    「我保證吃過藥後一定會好的。」她傻氣地衝著他笑。

    這一笑,讓晴允險些失了神。

    那朵笑渦襯著她嬌憨的面容,如清澈湖水上無意間泛起的漣漪,雖不搶眼,卻格外吸引住他。

    陡地,他的胸口漸漸加溫,燃起一片滾燙,眼神炙熱地望進她眼裡。

    「芴璃?」

    「嗯?」

    「今晚上到你那……」撫弄她的臉頰,晴允低沉吐氣,眼眸閃耀奪目。

    這神情,芴璃再明白不過了。

    「好。」迴避他狂烈探索的目光,她輕聲應允。

    對他,這是唯一,也是僅有的回答。

    這麼多年以來,她只是個沉默順從的女人,永遠只響應他的需要,從來就沒有過自己。

    只是……他,還不懂是嗎?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