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馴服你 第二章
    十三年後

    在夷南友人開的夜店包廂內,一群來這尋歡作樂的男人簡直快玩翻了。

    「喝、喝、喝……」

    在一群人的拍掌鼓噪中,身材碩長、面容俊俏的艾夷南,穿著當季最流行的名牌服飾,半敞的襯衫露出他上健身房練出的結實胸肌,渾身透著令女人又愛又恨的氣息。

    有著一雙迷死人不償命的超級電眼,嗓音又極具磁性的他,是個所向披靡的把妹高手。只見他起身,宛如王子邀舞般,傾身朝酥胸羊露的性感美女伸手一牽,兩個人就這麼當眾嘴對嘴互哺,幹了一整杯紅酒,當場贏得滿堂彩。

    「喂,酒都干了,你們兩個嘴還不分開,不怕熱到燒起來啊?」

    「厚,南茜在吃醋了喔!夷南,我看你不跟她也乾一杯可是擺不平喔!」

    「嘿,妳們幾個女孩子該不會是覬覦我年輕的肉體,想把我灌醉藉機非禮我吧?」

    在哄堂笑聲中,夷南放開懷中美人,拉了拉身旁的好友。

    「石宇,身為好友的你該出面為我擋酒了吧?」

    「何必找人擋酒?反正你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嘛!最難消受美人恩,這種事你還是別找我吧!我自認無福消受。」

    一身黑衣的石宇,淡笑著一口回絕。

    夷南唇一撇。「哇!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乏味了?」

    「從他陷入愛河開始嘍!」王雲飛帥氣地一甩髮,曖昧笑說:「剛剛我和他坐在吧檯等你來的時候,有個不錯的美眉自動送上門,石宇不但視若無睹,還從頭到尾裝啞巴不回人家一句話,直接把美女凍走咧!」

    夷南聞言,不禁搖頭大歎。「唉,竟然讓美女傷心,實在太沒風度了!」

    石宇不以為然地說:「傷什麼心?我根本不認識她,那種一看見長得還不錯的男人就自動貼上來的女人,只會讓我覺得倒胃口──」

    「石宇!」

    夷南輕拍了好友肩膀一下,石宇這才發現跟著夷南進來的那群年輕女孩,臉色全都不大好看,場面似乎被他的發言搞冷了。

    「你們繼續玩吧,我先出去打個電話。」

    石宇識趣地找個理由暫時離場,夷南馬上先講幾個自己初到電台當DJ時鬧的笑話,讓大家笑一笑,忘了先前的不快。

    「雲飛,場面先交給你撐著,我去看看石宇。可別等我回來人都走光,那今晚就要你陪我嘍!」

    「瞭了啦!」

    雲飛啼笑皆非地答應,夷南立刻藉尿遁離開,找了半天才發現窩在僻靜處拿著手機講不停的石宇。

    「……嗯,夷南他們玩得正瘋,大概還要好一會兒才會散……女人?夷南在的地方怎麼可能沒女人,他一口氣就帶了五個作風大膽的辣妹來,又親、又抱地很快活的呢……放心,除了妳,其他女人我全不看在眼裡……」

    厚,真是教人聽不下去了!站在後頭的夷南在心裡嚷著。

    看著原本是冷酷帥哥的石宇,竟然輕聲細語,還一臉柔情似水地跟女友情話綿綿,他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要我早點回去?那就得看妳怎麼說動我「見色忘友」嘍……誰說甜言蜜語一定得男人說的?為了妳,我可是三天兩頭就被夷南他們拿來取笑,偶爾也該換妳哄哄我吧?……嗯,聽起來不錯,不過還不夠──」

    夷南突然一把搶過石宇的手機。「OK啦,妳洗乾淨上床等,他馬上就回家啦!拜嘍!石宇飛快搶回手機,但是已經來不及阻止他的惡作劇了。「艾夷南!」

    「哈哈∼∼」

    瞧見好友脹紅的臉,夷南忍不住捧腹大笑。

    石宇往他肩窩槌上一記。「還笑?!」

    「不然叫我哭啊?」夷南抿著笑說:「也對啦,有你這麼個想「見色忘友」的死黨,我好像應該哭一下才對喔?」

    「哇!」石宇沒好氣地自他一眼。「該哭的是我吧?!」

    「哭什麼?你啊,一整個晚上正經八百地活像唐三藏,當那些美眉全是要吃你的蜘蛛精一樣,繃著一張臉坐懷不亂的,在為你女朋友守貞啊?」

    「守你個頭啦!」石宇被說得亂不好意思的。「我只是對那些女人沒興趣罷了。」

    「我看除了你女朋友,全天下的女人在你眼裡全成白骨精了吧?」夷南存心虧他。「自動送上門的美女你視若無睹,接到女友電話就眉開眼笑,你啊,簡直就像你女朋友養的哈巴狗,不是男人了!」

    石宇不以為意地回他:「隨便你怎麼說,沒真心愛過一個人的你是不會懂的。」

    「哼,只有女人愛慘我,不可能會有女人能讓我眼裡只有她一個。」夷南雙眉一揚,自信滿滿地說:「我可不像你,在這世上有太多美女等著我,為了一棵樹捨棄整座森林的蠢事我才不做例!」

    「呵,話別說得太滿,搞不好你是個「隱性」的癡情種,一遇上對的人就會發作,到時候情況比我還嚴重呢!」

    夷南大笑三聲。「哈、哈、哈,真是笑話!」

    「那麼有自信?那要不要打個賭呀?」

    「好啊,賭就賭!」信心十足的夷南一口答應。「賭什麼呢……這樣吧,我要是在四十歲前轉性發昏想跟哪個女人定下來,就不算男人!以後你就改叫我「艾公公」好了。」

    「好啊,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誰怕誰啊!」

    夷南信心滿滿地和石宇擊掌為誓。他可是肯定得很,天底下絕對不可能有任何女人,有能耐馴服巴不得當皇帝養三千寵妃的他。

    哼,絕不可能!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梳了個公主頭,穿上在菜市場新買的純白棉布洋裝,趿上一雙洗得有些褪色的帆布鞋,怡女在奶奶陪嫁的古董鏡台前打扮妥當,再去神明廳上柱香,把祖先牌位放進行李箱裡,依依不捨地環顧週遭一眼才踏出家門,坐上停在門前的一台發財車。

    「阿才伯,要麻煩您了。」

    「不麻煩,順路嘛!」

    七十好幾的阿才伯看著坐在自己身旁,稚氣未脫又純樸的年輕女孩,有些擔心,眉頭緊蹙。

    「怡女呀,老王已經跟著他大兒子搬去日本住了四年多,他外孫這些年也沒再上山找過妳,妳就這麼去找他,萬一他不認婚約,那──」

    「不會啦!」怡女的稚氣臉龐充滿信心。「夷南哥不會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而且我們發過誓的,我想他一定只是忙忘了,看見我去找他,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希望是這樣,不然妳房子都簽長約租人了……」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太過擔心,阿才伯連忙笑笑說:「那我就先恭喜妳了,請喜酒的時候可別忘了寄張喜帖給阿才伯,再遠我也一定會到喔!」

    「嗯。」

    怡女甜笑著點頭答應。山路上鳥啼輕揚,陽光燦燦,宛如她一心等著當新嫁娘的雀躍心情。

    奶奶過世至今已經七個多月了,她一直遵從奶奶的遺言,好好完成高中學業,牢記著自己是有婚約的人,不接受任何男生的追求,連話都不跟他們多說一句,好好守著邱家人最重視的女德,一心一意只等著滿十八歲的那天,夷南哥上門迎娶,她就能脫離這孤苦伶丁的生活了。

    可是,離她十八歲的生日已經匆匆過了快兩個月,艾家音訊全無。她猜想著二十四歲的夷南哥應該已經在工作,也許是工作太忙讓他一時忘了,何況來這山上路途迢遙,身為一個賢慧的未婚妻,她應該省去他的麻煩,自己收拾包袱去找他才對。

    「夷南哥一定會嚇一大跳吧?」

    又緊張又興奮的她,一顆心就這麼一路上跟著火車搖擺到站。拿出抄了艾家地址的字條跟路人問了該搭上幾號公車,結果還是不小心迷了路、坐錯了車。因此,明明是早上就出門的她,來到艾家大門前已經是晚上六點多了。

    「哇∼∼」

    隔著鐵門看見有著寬闊庭院的豪華獨棟別墅,怡女眨了眨眼,不由得先倒退三步,再拿起字條再三比對艾家地址無誤,這才確定自己沒找錯地方。

    夷南哥的外公移居日本前,艾家也正好換新居,當時王爺爺只告訴她那是個有大庭院、可以讓喜愛花草的她,就算嫁去文家也不覺孤單的大房子,卻沒告訴她,這房子居然比她家的小木屋還大上好多、好多倍耶!

    「以後整理起來會很辛苦吧?」

    她自言自語完,才想起自己還沒按門鈴,連忙先整理被風吹亂的長髮,再按下門鈴。

    「喉?」

    「妳好……」怡女被對講機裡傳來的大嗓門女聲嚇了一跳。「請問,艾夷南住在這裡嗎?

    「是。」菲傭操著怪腔怪調的國語反問她:「請問妳哪裡找?」

    怡女手捂著心口,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是他未婚妻,妳跟他這麼說,他就知道了。」

    「未婚妻?二少爺哪有什麼未婚妻!小姐,妳是他的Fans吧?回家啦,他不會見妳啦!」

    菲傭露西已經在文家工作快兩年,不曉得替夷南過濾過多少神通廣大、找他找到家裡來的狂熱女聽眾,一聽怡女這自我介紹詞,馬上確定她要不是愛慕夷南的聽眾,就是神經病,立刻攆人。

    「Fans?小姐,我不是──」

    怡女完全不懂對方為什麼不聽她解釋就不理人,不管她再怎麼按電鈴,就是沒人搭理她。

    「夷南哥,你在不在裡面啊?」她乾脆對著屋裡大喊:「夷南哥,我是怡女,幫我開開門啊!」

    「小姐,妳再叫我就叫警察來抓妳嘍!快走啦!」

    對講機裡又傳來女傭的聲音,怡女一聽立刻噤聲,不懂這個女人為什麼不讓她見夷南哥,還對她那麼凶?

    沒辦法,她只能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開始枯等,就不信艾家人都不從這扇門進出。

    等待可是她的強項,只是雨絲卻悄悄的開始降下……

    ***  雲台書屋獨家製作  ***  bbscn  ***

    一個多小時候,一輛黑色房車從雨幕中緩緩駛來。

    「伯愷,你說哥哥們會不會喜歡我選的禮物?」

    剛出國度蜜月回來的常意芯,膩著新婚夫婿撒嬌輕問,眼裡儘是甜蜜笑意。

    原本因為父親再婚的關係,從小一直希望能有個哥哥的她,頓時成了艾家五兄弟的妹妹。更沒想到的是,她到頭來竟和一開始最不對盤的老大伯愷成了歡喜冤家,雖然最後少了個「哥哥」,卻多了個最疼愛她的老公。

    「只要是妳送的,他們怎麼可能不喜歡,何況那些傢伙最喜歡免錢的禮物了。」伯愷肯定地告訴新婚妻子。「當年我說要從美國分公司回來,沒人問我需不需要接機,倒是記得馬上E了一張禮物清單給我,好像我是聖誕老人,欠他們的哩!」

    「呵∼∼」

    意芯被老公幽怨的表情、哀怨的口吻逗笑,才想開口說些什麼,伯芯表情突然變得有些怪異,她循著他的視線往前一看,只見有個白影漸漸清晰,彷彿是穿得一身白的身影從微雨中「飄」出來,就擋在他們的車前

    「啊!」

    「吱──」

    在意芯被躬得大叫的同時,伯橙也緊急煞車,差點沒被冊到開車去拉自家圍牆。

    「鬼∼∼鬼∼∼」

    「是人啦。妳別動,我下車看看。」

    沒被緊急煞車嚇到,反倒被人影嚇得緊閉著眼直嚷個不停的意芯,聽見伯愷那麼說還不太相信,先睜開一隻眼看看,還是有些怕怕。

    伯愷看清楚了車前一身濕漉漉的白衣女子,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好像也有點被他們嚇到,便伸手從後座拿傘,開門下車。

    「妳是誰?為什麼站在我家門前嚇人?」

    怡女只是坐累了晃到鐵門前看看,卻聽見背後傳來一陣緊急煞車聲,一回頭,瞧見車子就快撞上來,她都嚇傻了!

    可惡的是,對方竟然還一下車就反怪她站在他家門前嚇人,未免也欺人太──

    等等,這是他家?

    「這是你家?」怡女滿懷希望地問:「請問你是艾夷南的家人嗎?」

    「妳找我二哥呀!」

    「意芯,我不是叫妳留在車上的嗎?」

    看見老婆不管外頭還飄著雨就急著下車湊熱鬧,伯愷連忙繞到車子另一邊為她撐傘遮雨,有些不悅地數落她一句。

    不理會老公的責備,意芯反而從他手中拿過傘,好心地替已經渾身濕透的怡女遮雨,讓被掠在一旁淋雨的伯愷實在又好氣又好笑。

    「妳是我二哥的聽眾嗎?」意芒同情地勸她:「露西不讓妳進去是吧?真抱歉,二哥他向來不喜歡聽眾跟到家裡來,不管妳等多久他都不曾出門見妳的,這是他的原則,妳還是回家吧!」

    「我不是什麼聽眾,我是他的未婚妻邱怡女呀!」

    「什麼?!」伯愷可沒漏了重點。「小姐,妳說妳是夷南的未婚妻?他親口向妳求婚的?」

    「嗯。」

    「怎麼可能…‥」意芯十分懷疑。「二哥他會跟女人求婚?他不是最討厭被女人綁住的嗎?」

    「是真的!」

    怡女害怕又被當成騙徒,不給她進門,心急地立刻舉手立誓。

    「我發誓,如果我騙你們,就罰我五雷轟頂、不得好死!」

    「欸,沒人要妳發這種毒誓呀!」意芯想阻止也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看著老公說:「伯愷,我看這女孩子不像壞人,神智也很清楚,不如先讓她進去,再找二哥問清楚。」

    「真是的!肯定是那小子酒後亂性,玩弄良家婦女還亂許承諾,才讓人家找上門來。」伯愷劍眉直豎,大為光火。「這回他死定了!」

    意芯吐吐舌,看來待會兒家裡可要鬧翻天了。

    「露西,二少爺呢?」

    伯愷右手拉著自己的行李,左手拖著放了怡女全部家當的大箱子,一進門看見迎上前的菲傭,馬上氣呼呼地詢問。

    「二少爺在睡覺。」

    不知發生什麼事的菲傭,立刻畢恭畢敬地回答。艾大少爺雖然長得帥,但是只要一發怒,那冷峻的表情總是教人不寒而慄、讓人腿軟呢!

    「哼,做了這種缺德事,虧他還睡得安穩!去叫醒他。」

    「是。」

    「等一下。」他突然又叫住女傭,眼中精光一閃。「我去。」

    三十秒後……

    「哇──哎喲∼∼」

    從夷南房裡傳出一陣殺豬似的哀嚎聲,只見先是伯愷帥氣地大步走出,不一會兒,一頭亂髮的夷南只穿著條四角短褲,氣急敗壞地跟了出來。

    「大哥,你變態啊?1」夷南邊罵邊揉著自己屁股,痛得唉唉叫。「人家睡得好好的,你幹麼一進門就踹我屁股,還硬把我拉下床,想害我摔死啊!」

    伯愷停下腳步,冷冷地望著他說:「你應該慶幸自己是趴著睡,不然被我踹中的地方會比現在還痛上一百倍!」

    夷南愣了愣才會過意來,嚇得立刻下意識地伸出雙手護住自己褲檔。

    「你是在國外吃了不乾淨的牛肉,狂牛症突然發作是不是?剛回來就發什麼瘋?」

    「該是我問你在外頭又做了什麼好事才對吧?」

    銳利的眼神、額頭微冒的青筋、嘴角那抹強忍怒氣而露出的恐怖寒笑……

    以做兄弟二十多年的經驗來看,這──好像是大哥氣得想扁人的前兆。

    「呵∼∼」搞不懂情況的夷南露出諮媚的笑容,先打哈哈再說。「早上我去7-11買東西,把發票捐給創世基金會算不算好事?」

    伯愷瞪他。「捐什麼發票?你乾脆把自己捐去衣索比亞算了!」

    夷南一臉莫名其妙。「我去那要幹麼?」

    「你不是老愛在外「獻身』?乾脆把你這禍害廢物利用,捐出去餵人,讓我少煩心!」

    「哇哈哈∼∼」

    一聲放肆大笑把兩人都嚇了一跳,夷南回頭,原來是出來看看他們在爭執些什麼的五弟君戎正捧腹大笑。

    「死小子,你幸災樂禍會不會太明顯了一點?」

    夷南白了五弟一眼,又悻悻地看向伯愷。

    「大哥,你直接說吧,我到底哪裡得罪你了?」

    「你不是得罪我,而是不該去外頭亂跟人求婚!」

    「求婚?!」

    夷南和君戎異口同聲,全都瞪大眼。

    「二哥,你也要結婚啦?」

    「怎麼可能!」夷南一口否認。「我瘋啦,我才二十四,又不是四十二歲,幹麼那麼想不開!哥,你是在哪裡聽到的流言?」

    「什麼流言,人家女孩子都找上門來了!」

    「什麼?!」

    伯愷乾脆把二弟直接拖到客廳,指著正用毛巾拭乾頭髮的怡女。

    「隉C」他再指向地上的大行李箱。「人家連行李都拖來要投奔你了。」

    夷南看著頭蓋白毛巾、一身白衣、蒼白的臉上還黏著幾絡長髮,其有幾分「鬼氣」的怡女,肯定自己就算是喝得酪可大醉也絕對、絕對不可能向這種女人求婚的。

    「拜託,這是你和意芯的惡作劇吧?」他馬上把整件事當成笑話。「太離譜了,想騙我也得找個名模來嘛!你們是從哪裡找來這個「孝女白琴」啊?對了,成允應該快回來了,讓她去嚇嚇那塊大木頭吧!」

    「二哥!」

    意芯不悅地皺眉,又向他使眼色,再看看那女孩泫然欲泣的模樣,夷南有些心虛地往身旁一看,大哥也正用一雙火眼金睛怒瞪著他,讓他當場倒抽了口氣。

    他乾笑問:「不是開玩笑?」

    意芯用力地點點頭,夷南立刻覺得頭皮發麻。

    「小姐,這種玩笑可開不得!」他一改嘻皮笑臉的態度,慎重其事地看著怡女說:「我對妳一點印象也沒有,更肯定自己就算被人拿刀架住脖子,也絕對不會開口向任何人求婚,妳要不是找錯人,就是得了妄想症,一切都跟我無關喔!」

    「夷南哥,你忘記我了嗎?我是邱怡女,小乖呀!」怡女又慌又急地提醒他。

    「你十一歲那年到你外公家過暑假,我們一直玩在一塊,後來……」

    聽著、聽著,夷南開始有點印象了。

    對喔,是有這麼一回事……就在他小時候不懂事的年紀,好像很白癡地一口答應了這門親事……

    「沒──沒這回事!」他慌亂地打斷怡女的敘述。

    開玩笑!當年外公跟他爸媽提這件事時雖然十分慎重,但爸媽好像只當是小孩子的玩笑話聽聽而已,成允也沒跟其他兄弟提過這件糗事,要是讓大哥知道他許諾過這門親,搞不好真會被逼著娶這個「孝女白琴」!

    「夷南哥……」

    怡女想都沒想過,她日思夜想、那個小小年紀就懂得男子漢該敢作敢當的未婚夫,竟然會不認她,傷心又不知所措的淚水立刻撲歉落下。

    夷南移開視線不看她,免得自己一時心軟。反正為了捍衛他風流快活的「自由」,他絕對裝傻到底!

    「我小時候是愛吃乖乖,但不認識什麼小乖啦!」

    「你不怕絕子絕孫、孤獨終老嗎?」

    耍痞的夷南突然聽見有人冒出一句教他為之一驚的話,在場所有人循聲一看,才發現原來是老三艾成允回來了。

    「成允哥!」

    看見雖然髮型和裝扮不同,但是和夷南有著幾乎一模一樣臉孔的成允出現,怡女立刻就認出他,也重新燃起了希望。

    「什麼意思?」

    伯愷詢問三弟。如果他記得沒錯,當年這對變生兄弟是一起去外公家過暑假的。

    「那是二哥對著外公家的祖先牌位發的毒誓,如果他毀約不娶小乖,就是那樣的後果。」

    「艾成允!」

    夷南恨恨地瞪向老實到讓人氣得牙癢癢的變生弟弟,但又立刻感受到大哥更威厲的眼光像毒箭般射來。

    「艾夷南,你再給我裝傻啊!」

    「呵∼∼」沒得抵賴的夷南可沒笨到繼續裝傻。「我想起來了,是有這麼一回事,我怎麼會一時忘了呢?」

    意苓也連忙攔阻氣得想「清理門戶」的老公,替二哥緩頰。

    「伯嗤,要教訓二哥還多的是機會,我們應該先討論一下該怎麼給邱小姐一個交代才對吧?」

    怡女總算鬆了口氣,淚也漸漸止住。

    夷南哥說了,他只是一時忘記。她就知道,他不是故意不認她,他還是會娶她的。

    「邱小姐。」伯愷頭疼地按了按太陽穴,滿懷歉意地望向她。「很抱歉,這件事我這個做大哥的也是百到今天才知道,而且我母親因為我繼父被公司外派的關係,一起去了大陸,所以這件事我想先用電話跟我母親商量過後再給妳一個交代,今天晚上可以先請回嗎?或者妳有沒有什麼親人住在──」

    「我不能留下嗎?」怡女老實地說:「因為我想說這次來找夷南哥就要跟他結婚,所以就把房子和果園都簽長約租人,現在我已經無家可歸了。而且奶奶過世後,夷南哥算是我唯一的親人了,如果你們要趕我出門的話……」

    「當然沒有人會趕妳出門呀!」

    意芯聽她那麼一說,立刻同情又不捨地站出來為她說話。

    「既然確定妳和二哥有婚約,就算是半個艾家人,當然可以住在這裡,妳安心住下,我──」她一把將伯愷拉到自己身邊壯大聲勢。「和我老公給妳靠,誰敢趕妳?對不對呀,老公?」

    她都這麼說了,伯愷也只有順她的意,何況將一個無家可歸的弱女子趕去睡大街,這種事他也做不出來。

    「好吧,露西,妳去收拾一下客房讓邱小姐住。」

    「太好了!怡女,我可以這樣叫妳吧?妳也直接叫我意心就行了。妳跟我來,我先帶妳去洗個熱水澡,換下這身濕衣服……」

    聽說怡女要留下而震驚過度的夷南,試圖阻止這意外發展。

    「等一等,我──」

    「等什麼?」伯愷攔住還想挽回些什麼的夷南,皮笑肉不笑地搭著他的肩說「想說什麼,我陪你回你房裡慢慢說吧!」  夷南苦笑著。這下不死也得被剝層皮了啦!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