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愛保鮮期 第六章
    現在

    希晴疲累地將自己扔向沙發,大眼空洞地瞪著天花板。

    都是裴宇澔那通電話打亂了她的生活步調,想起四年前的事,害她完全沒有心情過聖誕節。

    「表姊,妳回來囉?」正在房間上網的表弟薛明凱探出頭。

    「嗯。」

    薛明凱是阿姨的小兒子,因為考上台北的學校,搬來和她同住。一方面可以節省房租,另一方面還可幫阿姨就近監視。

    算是打過招呼,薛明凱又窩回房間裡。

    倏地,希晴從沙發翻身坐起。

    裴宇澔是一個記憶力很好的男人,只要她說過的話,他一定都會記得清清楚楚。

    那如果他問起她有關男朋友的事,她要從哪裡變出一個來給他?

    她衝至薛明凱的房門口。「阿凱,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薛明凱頭也不回,忙著打字。

    「做我男朋友。」

    「What?」薛明凱像是活見鬼般的瞪她,「表姊,妳瘋啦?」

    「我是說假裝,」她揚高下巴,「如果你答應,我就幫你隱瞞這學期連當三科的事。」

    「妳這是威脅。」太過分了!

    「這叫交易。」她糾正。

    「表姊,妳吃錯藥啦?幹嘛急著找一個男朋友?」

    「因為……」希晴深吸一口氣,「我最近被一個怪男人纏上了,如果有必要,可能需要請你幫忙。」

    「那當然是沒問題。」他點點頭。

    「到時,你要裝得像一點,別漏出馬腳。」因為那男人是很精的。

    「知道。」

    「到時別叫我表姊。」特別提醒。

    「這是當然。」

    希晴見他點頭應允,這才放心地轉身離開。

    「表姊!」薛明凱突然叫住她。

    「嗯?」

    「假裝妳的男朋友,有沒有鐘點費可以拿?」

    「……」

    早上八點十五分,希晴快步地越過長廊,直撲老總的辦公室,手中拿著她苦思一晚的離職信。

    她也知道,如果她再這麼換工作下去,她可能會被全台灣的廣告公司列為黑名單。

    深吸一口氣,將髮絲塞至耳後,希晴敲門。

    老總一向比工友還早到,她不用擔心他不在。

    房門裡傳來兩個男人的笑聲,她正覺得納悶,身材圓胖的老總已然開門。「杜小姐,妳來得正好,我們正聊到妳呢!」

    老總笑呵呵的,顯然心情很好,不知道等他看見她的離職信後,還能笑得出來嗎?「沒想到你們是同一間學校畢業的。」

    「我們?」希晴聽得一頭霧水。

    「是呀!說不定你們認識呢!」老總稍微側身,讓她看清楚坐在沙發上恰然自得的俊逸男子,「我來幫妳介紹。他姓裴,裴宇澔,是奧星廣告公司的執行副總。」

    一陣地轉天旋,希晴的笑容當場凍結,瞪著那張她以為早已絕緣的笑臉,她甚至沒注意老總的介紹詞。

    裴宇澔優雅地朝她點點頭,得意的模樣不可一世。

    「妳好。」他笑容可掬地朝她伸手,「初次見面。」

    「你好。」他是想跟她裝不熟啊?這樣正好,她也不想與他有所交集。

    「杜小姐,裴先生和妳一樣單身未婚,」老總拉著她坐下來,「你們一定要好好認識一下。」

    希晴欲言又止,她又不是來相親的。「我……」

    「他的人品妳放心,他是我從小看到大,絕對不會有問題,是個人品傑出的好青年。」老總大力誇讚。

    裴宇澔挑眉,似笑非笑的眸望住她。

    彷彿是在和她炫耀:聽到沒?我是個好男人。

    希晴輕輕哼了一聲,老總一定是被他天使般的笑容給蒙騙了,她還會不認識裴宇澔嗎?

    他根本就是個不愛乾淨,又懶惰、又性好漁色的色情狂。

    尤其換女人和換衣服一樣。

    「最重要的是,」老總壓低音量,「奧星廣告的董事長是他老爸。」

    希晴猛然抬頭。

    奧星廣告?就是那間代理許多國外知名運動品脾的廣告公司?雖然不算跨國集團,但也是數一數二知名企業。

    難怪他從以前就出手闊綽。

    「對了,杜小姐,這麼早找我什麼事?」老總突然想起這個重點。

    希晴挫敗地咬住唇,她總不能當著裴宇澔的面丟離職信。

    「我……」她尷尬地笑笑,「我忘了。」

    「忘了?」老總一怔。

    「沒想到杜小姐的記憶不太好,這麼容易忘記。」裴宇澔笑著接口。

    希晴極緩慢地眨眨眼,這些年來,她改戴隱形眼鏡,早能善用自己的魅力。「有時候瑣事太多,記憶力難免會不好。」

    「所以該記的記不得,不該記的也忘了。」他頷首。

    「是呀!」所以他好不好用的事她也早忘了。

    對於她挑釁的語氣,裴宇澔的黑瞳裡眸光一閃。

    「沒關係,」老總根本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如果妳想起來再來找我。」

    「謝謝。」聞言,希晴立刻站起遠離一級戰區。

    「什麼時候有這份榮幸可以請杜小姐吃頓飯?」裴宇澔低沉的嗓聲在她身後揚起。

    希晴「沒空」兩個字還來不及說出口,老總已經搶著幫她回答。「不如就今天晚上吧!」

    老總直搓著雙手,「杜小姐目前也沒有男朋友,你們兩個一起吃個飯,那是再好也不過了。」

    「老總?」顧不得外人在場,她驚叫出聲,老總怎麼可以把她的私事全抖出來?

    「沒有男朋友?」裴宇澔聞言,笑意更深。

    希晴背對他不想多做解釋,她徹底明瞭千防萬防家賊難防這句話的含義。

    防不住老總的大嘴巴。

    「那麼今天晚上六點我來接妳。」

    真討厭,他不知道她是避他唯恐不及嗎?

    「用不著那麼晚,下班時段容易塞車,到哪都不方便,你五點半來接她就好了。」老總熱情地道。

    五點半?忍不住驚訝,希晴回頭瞄了一眼老總,公司不是六點才下班嗎?

    為了把她推入火坑,提早下班也可以?

    「那麼就這樣決定了,杜小姐。」在她拉開門前,她聽見裴宇澔不容拒絕的邀請。

    如果她會乖乖的等他出現,她就不叫杜希晴!

    還沒到下午五點,希晴趁老總被電話纏得分不開身時,隨便找了個借口早退。

    沒想到她還會見到裴宇澔,她以為自己已經躲得很好了。

    剛走出辦公大樓,希晴正要越過馬路,一輛黑色BMW318在距她不到半公尺前緊急煞車,大剌剌地橫在馬路中央。

    「會不會開車?」希晴的三魂七魄被嚇跑一半,她瞪著眼前差點撞到她的兇嫌。

    車窗緩緩放下,希晴不禁倒抽一口冷氣。

    車窗裡出現的是她最不願見到的笑臉。

    「上車。」帶著笑,他簡短地下達命令。

    「不要。」她直覺拒絕,

    提早離開都會被逮到?他是偵探嗎?

    「我是無所謂,」裴宇澔攤攤手,「還是妳喜歡這樣和我僵持在馬路上?」

    瞪著他足足三秒鐘,希晴不得不屈服於他的淫威之下。

    沒辦法,誰教她膽子小,她已經被那些因他擋住路而不能前進的路人,用目光瞪得萬箭穿心。

    「好久沒回台北了,想到哪裡用餐?」等她坐妥繫上安全帶,他平穩地將車滑入車道。

    希晴沒回答,思緒一團亂。

    「怎麼不回答?」他還是好心情的問。

    「……你怎麼會認識老總?」她思考這個問題很久了。

    「因為我在找妳。」

    聞言,她心頭一突。

    「為了找妳,我幾乎翻遍所有的廣告公司。」笑容斂起,他持方向盤的手一緊。「找了妳整整四年。」

    「……」

    「我想知道妳當年不告而別的理由。」他的心情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複雜過,怒火像黑洞般不斷的在胸口凝聚燃燒,卻不敢提高一點點音量,深怕她一躲又是四年。

    四年--不是四天、四個月,而是一千四百多個日子。

    他不惜動用父親的人脈關係,翻出她所有藏身的可能,好幾次差一點點就找到人了,最後又被她逃掉。

    如果說他變心,所以她氣得包袱款款走人,那他沒話說;可是並沒有,晴晴連變心的機會都沒給他,他只是到樓下拿個東西回來,就已是人去樓空。

    她欠他一個解釋。

    希晴深深望住他的側臉,重想當年,難堪的情緒再次別過她的四肢百骸。「都過了。」

    轉看窗外,她低語。

    裴宇澔唇線緊抿,最好他這些年的南北奔波,能被她用都過了這三個字輕描淡寫給帶過。

    「過了也好,」他重新泛起笑,順著她的話,「我們去用餐吧!」

    既然抓到她,也就不急於一時,他有的是時間慢慢和她算總帳。

    看她還能跑到哪裡去?

    「聽妳們老總說,妳現在沒有男朋友?」高級餐廳裡,俊男美女優雅地在靠窗的位置用餐,看似郎才女貌的兩人,私底下卻是明潮暗湧。

    「我有。」希晴糾正。

    「妳沒有。」

    當年屬於男孩的稚氣脫去,現在的裴宇澔舉手投足都充滿男人的成熟魅力,自信危險的氣息直逼眼前的清秀佳人。

    「我有。」她再次低喊。

    「如果真有,妳們老總怎會不知道?」

    「我有沒有男朋友,並不用拿出來炫耀。」被他一語道中,她微惱的說。

    對她的堅持有些不快,裴宇澔拿起酒杯輕啜。

    「這些年來,我的男朋友多到數不清。」希晴誇張地重申。

    「數不清?」

    「沒錯,」她伸出手,「十根指頭數不完。」

    「很好。」裴宇澔仍是掛著無害地笑容,斂下的眸裡卻是冷光乍現。

    她在玩火!

    希晴瞄了一眼不動聲色的裴宇澔,突然不安地喝口酒壓驚。

    雖然已經很久沒見面,她仍能感覺出他瀕臨爆發的怒氣,她是說錯什麼了嗎?

    「我都已經二十六歲了,」希晴的聲音愈說愈小,「有一、兩個男朋友應該不會太奇怪。」

    裴宇澔黑眸半瞇,怎麼才沒過一會兒,她的男友已從多到數不清變成一、兩個了。

    「我不在的這四年,到底有幾個?」他放下杯子,不輕不重的聲響驚得希晴心頭一跳。

    「一……一個。」一緊張,她只能把薛明凱推出來當作擋箭牌。

    「只有一個?」涼涼地他反問。

    「……嗯。」是不是只要遇見裴宇澔,她就只能乖乖的被欺負?

    裴宇澔輕輕哼了一聲,、既然對手只有「一個」,他會讓對方知難而退的。「改天約出來我看看。」

    「什麼?」希晴一怔。

    「我說改天約出來讓我看看。」他好整以暇地重複。

    「為什麼?」阿凱怎麼看都是大學生,帶出來一定會破功的。

    「身為妳的摯友,我有幫妳鑒定的義務。」他朝她舉杯。

    鑒定什麼?又不是歷史文物。

    希晴心煩意亂地將杯內的紅酒一口飲盡,眉心的折痕足以夾死一隻蚊子。「有什麼好看的,還不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和嘴巴。」

    「別擔心,我的眼光很準。」好心地幫她斟滿酒,他的俊顏上浮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

    如果他沒猜錯,晴晴的酒量應該沒多少長進才對。

    「這樣太麻煩你了。」心中只記得盤算要如何拒絕,希晴無意識地舉杯就唇。

    「不會,我們是朋友,沒什麼麻煩不麻煩?」裴宇澔的笑容有如天使般燦爛,他將瓶內的酒盡數倒給她,「對吧!親愛的晴晴。」

    瞪著他的笑,希晴身上的寒毛全部立正站好。「你……別這樣對我笑。」她急急轉開臉,將最後的紅酒統統喝完。

    只要這種天使的笑容一出現,絕對不會有好事。

    橢圓形的大床上,半裸的男女四肢糾纏,彼此身體的契合密度近乎百分百。

    上午七點整,陽光還來不及灑進屋內,頑皮豹可愛的手機鈴聲已經響起,打破一室靜謐的氣氛。

    女人翻了個身,小手四處摸索搜尋,終於在^燈下找到喧鬧不已的手機。

    「喂?」帶著濃濃的鼻音,女人還在半夢半醒間。

    「表姊,妳在哪裡?為什麼一夜沒回家?」一聽見有人響應,薛明凱迫不及待地大吼。

    「我……」薛明凱的大嗓門嚇走她所有的瞌睡蟲,希晴立刻翻身坐起,卻錯愕地瞪著身旁赤裸的男人。

    他和她怎麼都沒穿衣服?

    「不回來也不打通電話,害我擔心了一整夜。」薛明凱大聲埋怨。

    「我馬上就回去。」希晴匆匆收線,一顆心提得老高。

    不會吧?

    他們又做了?

    昨夜的回憶重回她的腦海,希晴惡狠狠的瞪住睡得香甜的裴宇澔,恨不得用目光將他碎屍萬段。

    他是故意的、蓄意的、有預謀的!

    他明明知道她喝酒會亂性,昨天那瓶紅酒偏偏還讓她喝光光。

    該死的裴宇澔!

    希晴輕手輕腳的下床,企圖從一堆像鹹菜的破布中找回自己的衣服。「每次都要脫的這樣激動嗎?」她哀怨道:「皺成這樣怎麼穿出門?」

    襯衫、窄裙、內衣、破成兩半的絲襪,幾乎都找齊了。

    除了--她的小褲褲。

    希晴屏住氣,在不驚醒裴宇澔的情況下,小心翼翼地翻遍房間每一寸。

    雖然昨夜的記憶一片混亂,但她能拿人頭保證,她是有穿小褲褲的。

    可是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希晴頹然地趴在地上,仰天無聲哀號。

    她強烈懷疑是裴宇澔拿去藏起來了,忍住踹醒他的衝動,希晴起身拍去身上的灰塵。

    已經八點多了,再不出門她一定會遲到的,總不能真的叫醒裴宇澔來質問小褲褲的下落。

    這種丟臉的事,她做不出來。

    希晴氣惱的哼了一聲,拿起皮包,活像小偷似的躡手躡腳地偷溜出門。

    大門才剛關上,裴宇澔漂亮的黑瞳驀然睜開,詭譎的笑痕旋即浮上唇瓣。

    被他牢牢握在掌心的,正是她遍尋不著的黑色小褲褲。

    「昨天沒回家喔!」甫接起內線電話,小咪的賊笑聲立刻如魔音穿腦般傳入希晴的耳中,「妳穿昨天的衣服來上班。」

    希晴探出頭瞄她一眼,急急的否認。

    「哪有?妳記錯了。」打死都不能承認,不然八卦站宣傳,不用半小時,公司就會傳得沸沸揚揚。

    「別騙我,」小咪搖頭,「這招對我沒用。」

    張著口,希晴無言以對,她一時之間也想不出借口搪塞。

    「說!是怎麼樣的男人?」小咪逼問。

    「哪來的男人?」心頭一跳,希晴死鴨子嘴硬的否認。

    「沒有男人?」小咪好笑,「那妳的脖子是怎麼回事?長水痘嗎?」

    「脖子?」希晴一怔,連忙從皮包中翻出鏡子。「不會吧……」她震驚地用手遮住,心中咒罵裴宇澔千萬遍。

    他--絕對是故意的。

    五、六顆不算小的「草莓」大剌剌地「種」在她雪白的頸項,要別人看不到,除非是瞎子。

    「快回答我呀!」小咪興致高昂的問。

    一向潔身自愛的杜希晴竟然有激情吻痕,如此八卦的消息教她怎麼忍得住?

    希晴完全沒心情和她閒聊,只想盡速湮滅證據。「我很忙,等等再和妳聊。」迫不及待掛下電話,開始狂翻抽屜找工具。

    不知道用粉餅蓋得住嗎?還是用遮瑕膏?不然,OK繃行不行?

    不過臭裴宇澔把「草莓」種得那麼大,要貼住可能要用撒隆帕斯。

    「杜小姐?」突然,老總的聲音從她的頭頂上傳來,「杜小姐?」

    「是。」希晴雙手摀住脖子,尷尬的抬頭。

    「妳不舒服嗎?」老總上上下下打量她一圈,尋找含蓄的形容詞,「妳看起來挺……狼狽的。」

    「沒事,」希晴擠出一抹笑,「我很好。」

    「嗯嗯,」老總神色古怪地點點頭,眼前的女人身上穿的衣服像是剛從資源回收箱裡撿回來一樣,「沒事就好,等等要開業務會報。」

    「業務會報?」希晴驚愕的重複。

    她今天的行程表裡有這個會議嗎?

    「和幾位奧星廣告的高階主管,是臨時決定的,」老總不安地看了她一眼,「妳還可以吧?」

    「……可以。」她點點頭。

    「那就好,十點在會議室準時開會。」

    「好。」

    事情非要擠在同一時段發生嗎?希晴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她這個樣子怎麼見人?

    襯衫皺得像燉肉用的梅乾菜,窄裙上的折痕多到數不完。

    最重要的是--她的脖子簡直就像一個「草莓」果園。

    希晴欲哭無淚,恨不得將裴宇澔千刀萬剮,她辛苦培養出來的專業形象已被他毀於一旦。

    再三確認自己的服裝儀容沒問題後,希晴伸手敲敲門走入會議室。

    雖說在室內圍著一條羊毛圍巾很突兀,卻是沒辦法中的辦法。誰教她臨時找不到一條像樣的絲巾,偏偏脖子上又都是激情吻痕。

    思及此,希晴忍不住火得咬牙切齒。

    裴宇澔昨晚真的有那麼「勇猛」嗎?

    她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今天的天氣還挺暖和的,好像有二十幾度呢!」輕鬆愉快的嗓音揚起,希晴動作不禁一僵,「杜小姐在辦公室圍圍巾,不嫌熱嗎?」

    惡魔!他絕對是惡魔,所以才會在她身邊陰魂不散。

    希晴瞪著那個始作俑者,硬扯出一抹微笑。「我有點感冒,所以怕吹風。」

    「哦!」裴宇澔故意誇張地頷首,「杜小姐感冒就太糟糕了,麻煩助理將暖氣溫度調高好嗎?」

    「沒問題。」手腳勤快的小助理馬上調高室內溫度。

    希晴又氣又恨地瞪了小助理一眼,那麼聽話幹嘛?又不是領裴宇澔的薪水,這下可好,她等等一定會熱到中暑。

    「咦?大家都到了,」老總姍姍來遲,沒看到他們剛才的小插曲,「我們會議可以開始了,先請奧星廣告的許經理為我們說明這次的廣告需求好嗎?」

    在眾人掌聲中,長相斯文的許經理走上台前開始解說。

    裴宇澔和別人換了位置,坐到希晴身旁,只見他脫下西裝外套掛在椅上,狀似悠閒的聽取簡報。

    希晴嫉妒地看他那件單薄的襯衫,忍住拉開圍巾的衝動。

    惡魔!都是他害的。

    一張小紙條悄悄遞至她前面。

    早上為什麼先走?我可以載妳來公司。

    不必。她將紙條推回去。

    反正順路。

    我不順路。她瞪他。

    妳今天看起來真狼狽。他輕笑出聲。

    希晴看了,不禁為之氣結。

    他還敢提起,也不看看是誰害的?

    你對我做了什麼事,你心裡有數。

    是妳主動要求,我只是配合。他一臉的無辜。

    「什麼?」等不及寫回紙條,希晴已激動的低吼出聲。

    許經理和眾人的目光立刻飄過來。

    「抱歉。」希晴雙頰微紅,她太激動了。

    昨天是妳爬到我身上,才一會兒工夫後,可惡的小紙條又傳過來,說妳忘記好不好用。

    希晴咬緊牙根不回答,他在說謊,她才不會上當。

    我的衣服和褲子都是妳脫的。

    說謊、說謊,她偏過頭不予理會。

    裴宇澔天使般的笑容又重新綻開。妳的衣服也是妳自己脫的。

    不可能。她終於上當響應。

    那妳看看這是什麼?他的手移到桌下。

    什麼東西是什麼?希晴好奇的往下望。

    不望還好,這一望,她那張俏臉霎時變得青一陣、白一陣。

    她的黑色小褲褲?!

    「你竟敢……」希晴激動的站起來。

    「杜小姐有什麼指教嗎?」許經理被她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

    眼裡全是裴宇澔可恨的笑臉,希晴聽見理智神經爆斷的聲音。「都是……」他惹的禍啦∼∼

    「沒什麼,」裴宇澔截斷她的話,有禮的向全場的人解釋,「剛剛有蟑螂爬過,嚇到杜小姐了。」

    眾人釋懷地點點頭,注意力重新回到許經理身上。

    女人都怕蟑螂,一時失控在所難免,沒什麼好奇怪。

    「你……」她怒視他。

    妳打算讓所有人知道妳的小褲褲在我這兒嗎?他按住她的手,拉她坐下,讓他們都知道我們有一腿?

    誰和你有一腿?希晴用唇形告知。

    妳很激動喔!裴宇澔給她一個安撫的笑容。

    希晴生氣地瞇眼。What  do  you  want?

    沒有,只是想問妳,不帶人性的小紙條又傳回來,妳沒穿小褲褲來上班喔?

    「……」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