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妾 第一卷宅院 第六十章 賜婚
    第六十章賜婚

    回到高侯府中,卻恰逢媒人上門。

    才進二門,停在府裡的小紅便先迎上來告知此事。李玉娘眉鋒一挑,剛剛露出一絲喜色。高敏卻是一聲低叱:「若你再作這般情態,我可是不許你往花廳去的。」

    李玉娘聞言立時斂去臉上的喜色,也學高敏做出端莊鄭重之色。一連兩日沒有見到蕭青戎,她委實惦念,又不知蕭青戎究竟是找的什麼人來說媒,雖然知道事情不會有什麼變換,可到底心中有些焦灼。

    高敏瞥了她一眼,也不多說,逕直轉去花廳。才一進花廳,便看到坐在廳中的老婦。看她身著紫色背子,打扮甚是乾淨利落,高敏便先點了點頭。

    李玉娘不知這著媒人一行中著衣也是有講究的。和官員一樣,著紫色背子者為尊,一般來說是專說官宦之家,名門望族的。所以高敏一見媒婆裝束,便先點頭微笑,覺得蕭青戎也算是表了誠意。

    因見花廳中相陪的是高婆子,並沒見到高侯夫人鄭氏的身影,那媒婆右手的桌上又沒個茶點的。李玉娘心裡便先認定了是鄭氏待薄。所以便回頭低聲吩咐:「還不快去奉茶。」

    她這一句客套話出口,屋裡的人卻是都變了臉色。高敏反手拉了她下,又對著那變了臉色的媒婆道:「這位媽媽莫要著惱,這娘子不知這說媒的規矩,不是有心的。」

    高敏這一樣一說,那媒婆臉色才好看了些。為生計,這京中各位貴夫人她自己都是清楚的。見了高敏,她便立刻知道這位乃是高侯的千金,又嫁了相府的大公子。身份尊貴不容怠慢。只是面上卻仍然從容,比之曾讓李玉娘驚訝媒婆全不是想像中一樣的魏媽媽更添了幾分氣度。

    相互通了名,那陳媽媽便用眼淡淡掃過李玉娘,笑道:「老身乃是受蕭青戎蕭大官人所委,來拜會貴府尊親李娘子的。只不知高夫人卻是李娘子的……」試探著頓了下,陳氏在心中暗自奇怪。雖然那位蕭大官人出手闊綽,讓她不能拒絕,可在心裡難免會對這位寄居於高侯府的李娘子有些好奇。只不知這一位究竟和高侯府家到底是什麼關係,又能不能讓她說成這門親事。

    看高敏但笑不語,她心裡多少有些安了下來,便笑著喚了帶來的小丫頭把東西拿過來。「這『繳簷紅』卻不知夫人可願收下。」

    李玉娘定睛看去,卻是一隻網籃,內裝兩隻大號酒瓶,又有紗綾扎就的大紅花八朵又並銀箔剪就的人形彩花銀勝八枝裝在籃中。她看得奇怪,忍不住轉了身低問立在後面的高婆子。

    那高婆子卻是瞪了她一眼,只道:「娘子莫要再說話了像剛才就差點把事情說黃了。」

    被她一訓,李玉娘暗自委屈。她哪裡知道媒人上門是不能喝茶只能待說成後喝謝媒酒的風俗呢當下,也只得垂下眉眼不再言語。

    高敏回眸看看李玉娘,以目示意小紅上前接了那網籃。然後淡淡吩咐高婆子道:「吩咐下去,為玉娘準備『回魚箸』。」

    那陳媽媽聞言,立刻如釋重負般笑了起來。「難得夫人如此爽利,既是已經應了這門親事,那便請交換庚貼,擇日納采,也好好日成這秦晉之好。」她這會兒算是看出來了,八成兩頭早有默契,她這個媒人也不過是來走個過場便是。只是即便是走過場也得走得體體面面的。

    正在說著話,高婆子卻已經又返了回來。李玉娘轉目看去,卻見那網籃中的紅花與銀勝已經取去。高婆子卻是捧著那瓶子,小心翼翼的,想見這會兒瓶中已經盛滿了水,隱約聽得撲稜之聲,聯想到這什麼「回魚箸」的稱呼,李玉娘倒也能猜到這瓶中大概是放了活魚的。只不知這插了兩雙筷子、放了活魚的瓶子怎麼就能代表了她願意嫁給蕭青戎的回復了呢?

    過後,她才知道這插筷子,是因為這筷子若照民間的叫法便有「快」的意思,加上有「魚傳尺素」美名的魚,就代表著「期盼佳音快快回復」的意思。同時魚又代表富貴、多子多孫,所以在答覆許婚的同時又有祝福新人之意。

    那陳媽媽得了「回魚箸」,又得了高敏親手所書的庚貼,臉上笑容更盛。笑著又寒暄幾句,正待起身離去,卻突聽外面一陣喧嘩。鄭氏身邊的沈媽媽快步走進花廳,施禮道:「娘子,宮裡太后娘娘派人傳懿旨來了。

    那陳媽媽雖也是去慣了大家,見多了世面的人,可突聽得太后傳懿旨卻還是唬了一跳。可看高夫人神情自若,似乎早已知曉的神情,再想想這位夫人的身份,便有些安心。還待說迴避,高敏卻已經淡淡道:「陳媽媽也不用迴避了,一會跟在後面就是。正好,你也聽聽,到時做事也好有個分寸。「

    聽她這樣說,雖然還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樣,可陳媽媽也知道這會太后的懿旨必是和這樁婚事有關了。

    一陣忙亂之後,侯府相關人員都聚在了大堂。其中又以六品命婦服的李玉娘為主。

    看著那穿得正服,手捧明黃絹書,面帶肅容的太監,李玉娘還有些恍惚。原來她還有接受旨意,被推為主角的時候。

    「還請李娘子上前領太后娘娘懿旨。」雖然是賭注天家,可因為知道高侯府的底細,這宣旨太監倒也未曾擺什麼架子,反倒很是和氣。就是對李玉娘這個名不見輕傳的小小婦人也是笑吟吟的。

    應聲走出,在那太監的示意下跪下。便聽那太監尖聲宣讀道:「茲有杭州義婦李氏玉娘溫良賢德,素有善行,甚得予心,特敕六品安人之身。又聞其與蕭氏結親,予心甚歡,親賜二人完秦晉之盟。念二人於京中並無親幫,賜特居侯府,命王門高氏代予出面為其主婚,諸事便宜行事。「

    這旨意並不那麼難懂,李玉娘聽明白了這是在為她賜婚。便知道高敏所說的第二重倚仗是什麼意思了。皇權至上的年代,皇家賜婚可是極大的榮耀。

    雖然李玉娘只是有感於高敏的用心良苦,可旁的人卻是都不由對她另眼相看。就是鄭氏的臉色也沒之前那樣不悅了。之前李玉娘住在高侯府,是因為高敏強勢要求,她不得不應下來。可現在有太后的旨意,就是別人問,她也好說話。而那陳媽媽更是喜形於色,拍著胸脯對高敏保證,一定會籌辦一場全京師最盛大的婚禮。又直笑道:「夫人放心,不是老身自誇,這滿京城裡老身雖不敢自稱第一,可怎麼著也是數一數二的媒人了。定然不會讓二位失望的。」

    李玉娘聞言但笑不語,只在高敏朗聲說著「不在乎花多少錢,只要事情辦得風光就可以時」,忍不住出聲道:「需要多少錢,我先支給你便時。」只是她才搭話,高敏便瞪了她一眼,對著那陳媽媽道:「錢財之事你若是有需要,來回我便是。這婚禮女方這頭卻是由我作主。」

    李玉娘也知這是高敏的心意,可想想這到底不僅僅是涉及高敏一人。斷沒有讓她拿王家的錢來為她這外姓人操辦婚事的道理。便要堅持。只是她和高敏才爭執了幾句,那陳媽媽已行笑道:「二位不必如此此,蕭大官人早已放了銀錢在老身這裡。就是操辦再大的婚事,也是夠用了的……」

    高敏挑起眉,點點頭便不再應聲。而李玉娘卻是目光微瞬,心裡暗生疑惑。蕭青戎這兩年在商行裡分得的紅利,卻是一分未取,都放在她這裡。只不知這會兒他花的又是什麼錢。莫不是他之前攢下的……晃了下腦袋,她把在心裡升出的那兩個字甩了去。只是在心底低歎一聲卻不再說話。

    PS:掛鉤疼,吃了一個叫什麼「吲哚美辛」的消炎藥。頭暈得厲害。只更這些了,也算是送得多了不少字,算是賠禮。

    附上三月感謝名單,排名不分先後。感謝親們的支持。如有遺漏,請在評論區留言。

    qq229203400;м若雪;我愛暉暉仔;矜攸

    huangyu2009;huolu713314;梧桐樹3366

    巫靈王;夜月瑯;?堁.裹裹;剎那轉身

    PP落;愛狗的KELLY;;狐狸的爪子;愛與願違

    漏*點快感;mikewei;書友100527183125776

    書友100918170006793;亞仁今;聰明的文虎;

    愛奈何;江天雪意;yangguigang;柳寄悠yx

    菲林夕ゼ;擁擠的樂園;kathaly;夏雨銀河

    丫丫去流浪;清風明月一樹梨花;

    xuanivy;皮皮露露沙沙#¥%;水雲冰天

    子曰子語;whket;水水1983;菜菜豬;

    藝園獨秀

    [無廣告小說奉獻]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