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妾 第一卷宅院 第四十四章 世上哪有容易事
    第四十四章世上哪有容易事

    夜色深沉,外屋的那一點昏光終於熄了。(小說~網看小說)房間裡便徹底暗了下來。

    李玉娘微微側了個身,聽著身邊輕微的鼻息,睡意朦朧。因著白薇,她特意在床邊上又接了一大截木板。三個女人橫躺在床上,雖然有些擠,卻也能睡得下。

    「玉娘……」聽到白薇的低喚聲,她瞇著眼,含含糊糊地應了一聲。「你睡著了嗎?」聽著她的聲音不是很清楚,白薇便翻了個身支起半邊身子來。李玉娘就算是想睡也被她吵得睡不著了,便轉過身,隔著可兒望到白薇的一雙眼在黑暗中閃爍著。偏了下頭,她總覺得白薇似乎有些興奮,想想便道:「陸大娘的脾氣是大些,你也莫惱她了,反正,就是忍也是忍上一時罷了。」

    眨了下眼,白薇沉默了片刻,突然倔聲道:「我不怕她!」

    嗯?不怕她?也不知是誰在看到臉頰上那兩道血痕時大驚失色。李玉娘笑了笑,原本還想開兩句玩笑,可瞥到白薇發亮的眼眸,卻把到嘴邊的話收了回去。

    似乎是覺察出她的沉默裡帶出的疑惑意味。白薇也靜了下來,過了幾分後才突然道:「那老婆子不是怕我勾引她兒子嗎?我就偏偏要勾引給她看。我就不信那個陸五真是塊不解風情的石頭,就算他是石頭,我也能捂熱他……」

    李玉娘啞然失聲,一時找不到自己的聲音。白薇卻已經有些擔憂似地追問道:「你不會是也喜歡陸五吧?」

    「誰說的?」條件反射一樣衝口而說後,李玉娘才有些驚訝地問:「也?你喜歡陸五了?」

    黑暗裡看不清白薇臉上的表情,可她的聲音裡卻透出淡淡的嬌羞,「他、他喚我白娘子。」

    這有什麼?他每天都喚她李娘子呢!李玉娘撇著嘴,有些不明白白薇是怎麼想的。只聽得白薇幽幽道:「從來沒有人喚過我娘子,不是稱呼我行首,就是小姐……」

    李玉娘一怔,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不說別人,就是她自己還不是因為習慣而稱呼著白薇作小姐嗎?雖然並無惡意,可這個稱呼卻一直提醒著白薇不願再提起再想起的過去。想來,是如一根針般紮在心頭吧?要不然也不會為了陸五的一個稱呼就這麼激動吧?

    沉默著,沒有說話,在白薇又輕聲喚她時,李玉娘沒有再應聲,反倒發出輕微的酣聲。過了片刻,只聽到白薇輕聲一歎。李玉娘睜著眼看著頭頂發黑的床板,慢慢地合上了眼……

    *

    一大清早,李玉娘就收拾妥當,準備出門。這幾天為著陪白薇找房子,她已經耽誤了時間。現在看白薇似乎也沒有立刻搬走的意思,她還是先去找個工作才是要緊事。她打算得是挺好,可誰知人還沒等出門,就被白薇叫住。

    「你何苦那麼辛苦呢?我的錢雖然不多。可也夠咱們花銷了,等過些日子再買個小院,咱們好好過日子就是。」

    李玉娘眨巴著眼睛,很懷疑白薇是不是撞壞了腦袋,「我知道你那些珠寶若是變賣了,也夠你一輩子嚼頭了可是,」她低下頭,笑了笑,「你的錢是你的錢,我不用別人來養的。」

    白薇臉上的笑僵住,尷尬地站了一會才低聲道:「我並不是故意讓你難堪,只是希望能為你做些什麼。」頓了一下,她又道:「你打算找什麼樣的活計?在酒店做?還是又去做什麼人的使女甚至哪家的廚娘?那樣的活計,你要做得多辛苦才能養活一家人?是啊,顧昱還小沒什麼他能做的,可兒年輕你捨不得她拋頭露面怕她遇到壞人,那你呢?你也不過才十六歲而已,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了……」

    李玉娘沉默著,過了好久才微微一笑,「謝謝你的好意,我會好好想想你說的話。」轉身離開。卻不自覺地扯了扯衣襟。明明是仲春時節,可為什麼卻會覺得有些發寒呢?

    一路恍惚,走到薦人館前,又是一大群人。李玉娘懶懶地排在後面,看似平靜,可心裡卻似滾水一般翻騰著。

    不能否認白薇說的話完全不對。雖然她辛苦拚命能讓自己和家人得到溫飽,可除了溫飽她還想要更多,何況這樣隨時都會被炒掉的工作就連她自己都覺得沒有什麼安全感。想要富起來,那只能自己做一些小生意?可是做生意又談何容易呢?沒什麼本錢,她所會的技術又有限。就是在現代,都不能發家致富的人穿到古代來怎麼可能突然變成萬能了?

    忍不住一聲低歎,李玉娘有些茫然地抬起頭,看向前面傳來爭吵的人群。

    「你當老子這裡是開善堂的嗎?沒有錢跑這兒來唬弄老子玩是吧?」一個粗壯的漢子惡聲吼著,嚇得面前有了些年紀的男人嚇白了一張臉。「這位小兄弟,雖然我現在沒有錢,可只要我找到了工作就會立刻付你們錢了,真的,只要我能……」話沒說完,已經被那漢子一下子推倒在地,「呸,沒眼色的混帳,你聽誰說過咱們薦人館還讓人賒欠銀子的?他**的混球,沒錢找什麼活計啊!?」

    不自覺地皺起眉,李玉娘在心裡暗道:要是有錢還不來找活計做了呢?還是現代好,找工作基本上沒有什麼費用……

    偏了腦袋,李玉娘眨了眨眼,突然忍不住樂了起來。這大宋朝要沒什麼成本的生意,這薦人館可不就是嘛!別說租店面,只要有能放下一張桌子的地方。這薦人館也就能開張了。不管是幫人找工作還是幫著老闆找打工的人,主要的工作不在店面而是在人脈上。就算沒有太大的成本,只要有人脈,這薦人館的生意也不算太難做。

    也不是……扭頭看了看那尤自斥罵不休的漢子,李玉娘咬著唇。呆了半晌突然低聲道:「再怎麼說,不是還有陸五嘛!「

    打定了主意,她回到家有些忐忑地提著特意買回來的果子去拜訪陸大娘。好話說了一筐,卻仍被陸大娘用懷疑的眼神盯著。

    「你到底是有什麼求我啊?你大娘我是個直腸子,雖然脾氣爆,卻沒什麼壞心眼兒,你有什麼話也別和我繞圈子,痛快地把話說完了,能行就行,就行就該幹嘛幹嘛去,也省得浪費大家的時間。」

    李玉娘深吸了一口氣,陪了兩分笑臉,笑道:「大娘真是快人快語。其實這話也沒什麼不好說的,您也知道我不是怕吃辛苦的人,可是再吃辛苦能賺到的錢也是有限,遠不如自己做些小生意來得實惠。」看著陸大娘疑惑的眼光,她也不掩飾,「您是知道我是沒什麼本錢的,所以我想來想去。卻是有一門不用花多少本錢的生意。只是這生意我一個人做畢竟是年輕又沒有什麼人脈,所以才想要來請陸大娘出山和我搭個伙做這生意。」

    「什麼生意啊?這還有不用什麼本錢的生意?也不是,這世上沒本錢的生意倒也是有的,甭管男女,鼠有鼠道嘛!」

    聽到陸大娘意有所指的嘲弄,李玉娘乾笑了兩聲,坦白道:「我想開個小一點的薦人館。陸大娘認識的人又多,又是能言善道人緣最好,想來做這一門生意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陸大娘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你還別說,我認識的人比你吃的鹽都多。就不說遠的了。光是這一片,就沒我不認識的。」捧完自己,她的好興致突然弱了三分,「我說李娘子,我怎麼記得好像誰和我說過什麼薦人館打架的事兒啊?你這是想找我合夥做生意啊還是想讓我去幫你吵架啊?」

    李玉娘心裡撲通一聲,可看看陸大娘的臉上,雖然是在質問,可也沒太生氣的表情。難道她不知道……眉毛一揚,她討好地笑道:「陸大娘這是在損我嗎?陸大娘是什麼人呢?年高德勳,往那一站就夠服眾了,哪裡有人那麼不開眼呢?再說了,您兒子是哪位啊?陸都頭的大名全杭州有哪個不知哪個不曉!誰吃了豹子膽敢來亂來?陸大娘,真人面前不說假話,我實在是因為想借助您的人脈,這才過來請您出山的。您放心,這生意您也不用出本錢,只要肯過來幫手,我出三分紅利給您。」

    「不用出本錢就有三分紅利?」陸大娘扳著手指,禁不住有些心動。雖然不知道李玉娘說的薦人館能賺多少,可是用法用出錢就有三分紅利拿,對她來說可是一樁意想不到的外財。略一沉吟,她立刻當場拍板,這個生意她入伙了。

    李玉娘一聽,立刻鬆了一口氣。把陸大娘拐上她這艘船,那有什麼事情的時候陸五想不幫忙都不成了。又甜言蜜語哄了陸大娘笑得更開心,李玉娘轉身出了陸家進了自己的東屋後就開始翻箱倒櫃。別說正在準備午飯的可兒,就是正在寫字默書的顧昱也抬頭看過來。白薇在一旁看了一會兒,就過來問她。

    「啊,也沒什麼,算是我之前想了想你說的話,覺得很有道理。或許我是該做點小生意,而不是那麼苦哈哈地整天去求著人給我一份活計。」跪在床邊的李玉娘抬頭衝著白薇笑笑,又伸長了手往床底下探。「啊,找到了。」從床底下掏出幾乎看不出什麼顏色的小布包,她也不避著白薇直接打開來,裡頭是一隻小木匣。打開木匣,就露出裡面的幾樣首飾。

    這。也算是首飾?白薇不自覺地皺起眉,李玉娘看了便笑起來,「我這些東西自然是比不過你那些寶貝的,不過賣了總還是能換一張桌子的。」

    「桌子?」白薇不明所以地低喃,目光落在李玉娘倒在手上的那幾塊紅寶石上。「這是紅寶石?」她有些驚訝地瞇起眼。

    李玉娘一笑,捧高了手,「你覺得這紅寶石成色如何?」看著白薇拿起一塊寶石,看來看去,眉毛已經皺了起來,她不禁歎了聲。看來,這寶石果然是騙不過懂行的人。

    在白薇張嘴說話之前,她笑道:「不用懷疑,這的確不是紅寶石,只不過是琉璃罷了。不過我想就算是琉璃,也應該能值上幾兩銀子吧!」

    看了看她,白薇皺眉道:「你要是真想做生意,就由我來本錢好了。你不用急著拒絕,這錢不是要白給你的,算是借你也好或是投資也罷,總之,你不要拒絕。」

    「不是什麼大生意,用不著那麼大的投資。」李玉娘微微一笑,並沒有打算接受白薇的建議。其實她有些怕,怕自己一旦可以輕易得到別人幫助的錢財,就不會再有之前的那股拼勁了。

    白薇忍不住瞪她,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就算是再小的生意,也總要本錢的吧?最起碼你總要租間鋪子回來才行吧?」

    「鋪子?其實,可以沒有啦!」李玉娘彎眉一笑,笑容裡透出的從容讓白薇不禁怔住。「還有不用鋪子的生意?」她低喃著,搞不懂李玉娘究竟想做什麼。過了幾天,當李玉娘那家取名叫「前程無憂」的薦人館開張之後,她才知道李玉娘所謂的不用鋪子是個什麼意思。

    「這些,都是你弄的?」轉目看去,這片空地上插滿了彩旗。雖然看似雜亂,可細看之下這些彩旗卻是把這片空地整整齊齊地圈了起來。「怪不得這些日子你天天早出晚歸的,原來是做這些了。」

    點點頭,李玉娘頗有幾分得色。也是她幸運,想起城中有這樣一片無主的空地。或許,不該說是無主。但從她經過看到時,這片空地就一直沒什麼人佔用。所以動了開薦人館的心思之後,她第一個就想到了這裡。

    「這位大哥,是不是要找活計啊?停下來看一看啊!」李玉娘陪著笑,把手中的宣傳單遞過去,卻不想那漢子連接都不接就一個勁地搖手往後退去。

    白薇從旁探頭看了一眼,「萬松堂印出來的?真虧你想得出,又不是書,印這麼多紙做什麼?」拈起一張白紙,只見那上面寫道:「前程無憂包你前程無憂!來本店找活計,免費為您服務……」滿紙都是諸如此類的大白話,倒是只要認字就能看得懂。她勾起嘴角,暗自好笑,只覺得這樣的文字實在是浪費了紙墨。卻不想李玉娘在旁突然一拍大腿,「啊」了一聲。還沒等她從驚嚇中回神,李玉娘已經把手裡的一疊紙塞進她的懷裡,轉身就往一旁跑去。眼看著她跑到另一頭正在幫忙發這些白紙的陸七身邊不知在說什麼,白薇不禁呶了下嘴,「真是,這些東西丟給我作甚?」雖是在嗔怪,可咬著唇,垂下眼靜了一會兒後她突然抬起頭,拈起一張紙招呼著從旁而過的行人,「這位官人……」

    「陸七陸七,」抓住陸七,李玉娘喘著氣道:「交給你一個很重要的任務。」

    「又有什麼任務啊?」拉下臉,陸七沒好氣地看著她。自打認識她之後,自己就沒從她身上佔過一丁點便宜,盡被她使喚來使喚去了。現在更是慘,不只是他,就連自家老娘都不知被她灌了什麼迷湯竟興高采烈地跑來做白工。

    「很簡單的,真的很簡單,很容易就做到的……」看著陸七懷疑的目光,李玉娘豎起手指,「你只要找來十個小朋友,領著他們在街上唱唱歌謠就成了!」

    「唱歌謠?你又想做什麼?」陸七垂下眼,看著她拍在那一疊宣傳單上的手,「你不是想讓我去唱這些東西吧?這都是什麼啊?根本就不押韻的,連打油詩都算不上……」

    「那你去不去呢?」李玉娘瞪起眼,嘿嘿笑道:「你要是不去,我也不勉強你,只是一會兒陸大娘那裡你就要繃直了皮了!」

    被她威脅,陸七幾乎都要流下眼淚了。無奈之下也只好點頭應下,走了兩步又回過身來,伸手道:「你讓我做折工就好了,那些小孩你總不會是想讓他們做白工吧?」

    撇了撇嘴,李玉娘一咬牙,從錢袋裡倒出十文錢來,「一人一塊飴糖總是夠了吧?」說完,又揚聲叫著和可兒在前面發宣傳單的顧昱,「訥,再給你兩個生力軍,別說我不夠意思了。」

    雖然聽不懂她說什麼生力軍,可她那意思陸七是明白了,轉過身,忍不住低聲咕喃:「小氣鬼……」

    雖然聽得清楚,可李玉娘卻只當什麼都沒有聽到。有些得意地笑笑,她轉身跑到裡面的桌子前。坐在桌後持著筆,看著外頭的眼神有些發呆的正是陳伯。可陸大娘立在一旁,穿了新衣一臉得意的表情,渾身上下都是當了老闆的喜氣。看到李玉娘過來,她忙招手道:「玉娘,還沒到時辰嗎?既然是做生意,總要來個開門紅的,炮竹不能不放。」

    點頭應下,李玉娘笑問:「大娘,您請的那些個老闆什麼時候來啊?」不從找工作的人裡收錢,她現在可是把寶都押在那些老闆身上了。

    「一會兒就能到吧!你放心,我這幾天天天挨家挨戶地去串門,都是說好了的。什麼點心鋪的王婆,肉店的張屠夫,開茶樓的老許還有那個……」

    眼角不自覺地抽*動,李玉娘乾笑了兩聲。心裡道:「蚊子再小也是肉,就算來的都是些小老闆,可只要她們以後勤跑跑,多認識幾個大客戶,總是能找到客源的。」

    把事情先往好了想,在那些應邀而來的客人到場時,李玉娘一徑笑臉相迎,說不盡的熱情。

    眼看著原本訂好開張的時間到了,周圍圍過來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陸大娘又過來催她時,她猶豫著道:「不等陸都頭了?」被陸大娘吼了一句「別誤了吉時」,她忙捂著耳朵去招呼人,剛一轉身,就聽到一聲清叱:「呦,這是開的什麼店啊?竟連個鋪子都沒有?還什麼薦人館呢!」

    PS:自薦《重生之星光璀璨》

    寬帶又悲劇了,走了三四條街到網吧來發文。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