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重生生活 正文 298、峰迴路轉
    298、峰迴路轉

    我笑了笑,說:「有些人天生就是個嚴肅的,也怪不得你見著害怕。(小說~網看小說)不過話說回來,咱們這也不是第一次見雷鵬的爸媽了,前兩次見面,人家看咱們是雷鵬的朋友,對咱們還算客氣,也沒覺得怎麼著,這次,估計人家心裡就把咱們當成誘拐了人家兒子的幫兇,所以才沒有一點好臉色,說話也不陰不陽的。實話告訴你,如果不是怕雷鵬和芳菲難做人,我剛才就跟她吵起來了,雷鵬是她兒子,芳菲是她兒媳,她耍威風刷到他們倆頭上,咱們管不著,可是,我跟她有什麼關係?她憑什麼對我大小眼的?我看在她是長輩的面子上對她客氣,這是我有禮貌,可是她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款兒來?我又沒什麼地方要求著她的」我心裡也有氣,就衝著雷新發了一通牢騷。

    雷新贊同的點點頭,說:「你是不是不想看她的臉色,才讓雷鵬帶著她出去吃飯的?」

    「一半一半吧,這個原因也佔一方面,主要還是想讓他們出去把話講清楚,咱們這麼多人都在的話,他們有很多話都沒辦法講吧。對了,中午咱們吃什麼?」

    聽我這麼問,雷新看了看手錶,驚叫一聲說:「呀,都快十二點了,他們馬上就要下班,我下去做飯了,中午咱們吃米飯,我還熬了一鍋枸杞烏雞湯,應該已經熬好了,只顧著看熱鬧了,湯還在火上燉著呢……」雷新說著就往廚房跑,話音還沒落呢,人就已經跑不見了。

    我看著她的背影失笑,雷新就是這麼風風火火的,看樣子再過幾十年也學不來穩重那一套,不過,現在才開始做飯,雷新一個人確實有點忙不過來,我還是過去給她搭把手吧。

    沒一會兒,沈林他們陸陸續續回來,我們的午餐還沒做好,王學偉這個餓死鬼投胎的傢伙,一個箭步衝進廚房喊餓,雷新頭也不會的罵:「催什麼隨先到客廳等著去,放一會兒就好」

    王學偉悻悻的走出去,雷新還在嘟囔,我笑著說:「早知道他們一點也等不及,咱們還不如煮一鍋麵條算了,又省事,又省時間,幹嘛要做這麼多菜,費力不討好的。」

    雷新趾高氣昂的聲明:「我身為一家之廚,絕對不允許自己有這麼偷工減料的行為,哪怕讓他們餓著肚子等著,也不能隨便。」

    我無語,正好雷新又炒好一盤菜,我忙把它端出去,同時吆喝著客廳裡的人過來端盤子拿碗,人多力量大,片刻之後所有的菜和飯都已經上桌了,雷新最後把那鍋她精心熬製的雞湯端出來,招呼大家開飯。

    「雷鵬和芳菲呢?他們倆接了個電話就不知蹤影了,沒回家嗎?」國嬈邊盛飯邊說。

    她的話音剛落,雷新馬上接口:「雷鵬的爸媽來了,你們不知道吧?」

    王學偉緊跟著問:「雷鵬的爸媽來了?什麼時候來的?他們來幹什麼?現在去哪兒了?」

    「你一次問這麼多問題,讓我們回答哪一個?」我好笑的反問。

    雷新倒是井井有條的回答:「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來的,反正我回來就看到他們在房間裡坐著,雷鵬和芳菲的表情好像很嚴肅的樣子,我把顏瑋從樓頂叫下來,顏瑋好心好意給他們打招呼,雷鵬的媽媽也沒什麼好臉色,後來顏瑋就給雷鵬發信息,讓他們出去吃飯了。」

    沈林奇怪的問:「怎麼不讓他們在家吃?」

    我沒好氣的說:「你不知道雷鵬的媽媽多有范兒,我怕咱們自己做的飯人家看不上眼。」

    沈林了然一笑,王麗還在問雷鵬的媽媽到底什麼樣,雷新把她的話轉述了一遍,王麗也閉上嘴不吭聲了,飯桌上一片安靜,這頓飯我們吃的真不怎麼開心。

    下午,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去上班了,我一個人午休過後,坐在房間裡上網玩遊戲,不知道什麼時候,雷鵬一家從外面回來,雷鵬媽媽那挑剔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雷鵬,不是我說你,沒錢買房子就先別買,和這麼多人住一起算怎麼回事?」

    雷鵬諾諾的說:「我知道了,等有了錢一定買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

    「這還差不多,等你買了房,我和你爸搬過來和你一起住,也能幫你照顧一下家。那個誰,你別以為嫁進我們家,就可以坐吃山空,我告訴你,雷鵬買的房子那也是我們的,跟你沒關係,除非你自己掏錢買,別想佔我們家的便宜,我這是給雷鵬面子,才勉強承認你,別以為我多待見你似地,告訴你,就你這條件,我還真看不上。也不知道雷鵬這是什麼眼光,原來不是說跟你分手了嘛,怎麼又搞到一起了?真是莫名其妙,早知道他最後選了你,我還不如早點給他介紹一個呢,怎麼著也比你強,就連前年雷鵬帶回家那個,看著也順眼的多……」

    雷鵬媽媽喋喋不休的挑剔著,雖然話說的很不客氣,但話裡話外的意思看來是同意了雷鵬和芳菲的婚事,不管怎麼說也算是一個進步吧,也不知道中午他們是怎麼說的。

    「你少說兩句,孩子們長大了,自己有主張,你少跟著瞎摻合,我看芳菲就挺好的,話雖然不多,倒也是個明白人,也不是那種爭強好勝的,只要雷鵬自己喜歡就行了。」這是雷鵬爸爸的聲音,看來他也是個明白人,而且還挺明事理的,雖然在雷鵬的爭取過程中沒見他幫什麼忙,最起碼沒有拖雷鵬的後腿,這就已經不錯了。

    接著是雷鵬不太高興的聲音:「媽,你既然同意了,就別那麼多意見,回家幫我看個日子,我跟芳菲結婚證都領了半年多了,再不快點把婚禮辦了,看著也不是個事。我這些朋友都結婚了,現在就剩我一個,你以為我臉上多有光彩嗎?」

    「呦,你還有理了?我就是不給你辦你又能怎麼地?」雷鵬媽**聲音又尖刻起來。

    「好了好了,我回去就給你們定日子,你看看家裡房子用不用重新裝修一下?還有,你結婚這麼大的事,也不能啥也不買不是,你寫個單子,我跟你媽提前把東西買齊,也省的等你回家手忙腳亂。」雷鵬爸爸息事寧人的聲音。

    我踮起腳尖走到門口,把門關嚴,也把雷鵬一家的說話聲都關在門外,呵呵,做偷聽者就要小心翼翼,萬一被人發現了那多尷尬。不過,門關上之後,外面什麼聲音也聽不到了,當初裝修的時候,著重讓他們加固了一下房間的隔音性能,以前還很滿意這一點的,這時倒有點怨恨起來,早知道有這麼一天,就應該在客廳裝上兩個竊聽器。

    既然已經聽不到外面的聲音,我也就靜下心來做自己的事,過了沒多久,就有人敲我的門,打開一看,芳菲表情怪異的站在門口,看她那樣子,說不上是高興還是難受,我忙讓她進屋,小心翼翼的問:「你怎麼了?你這表情看起來怪嚇人的。」

    芳菲擠出一個笑,說:「我也說不上我現在是什麼心情,要說不高興吧,好不容易雷鵬爸媽才承認我了,要說高興吧,一想到雷鵬媽媽那麼嚴肅,我就心裡打鼓,不知道以後能不能跟她相處好,今天中午吃飯,她一句好話都沒有。」

    我同情的看著她,問:「中午雷鵬都說什麼了?是怎麼把他**搞定的?」

    芳菲苦笑:「也沒說什麼,可能是他**媽在家裡已經想通了,過來就把我們罵了一頓,然後說我們倆想結婚就結,家裡一分錢也不會給什麼的,還說要和他爸一起搬過來,雷鵬說房子不是自己買的,她還不樂意。雷鵬的爸爸還和氣一點,跟他說話也會搭上兩句,他**媽就不行了,不管我怎麼說好話,她不是不理我,就是陰陽怪氣的。」

    「可憐的孩子呀,真同情你遇到這麼一位極品婆婆,也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折磨你們呢,等你生孩子時,估計是指望不上你婆婆來伺候你了。」我摸摸芳菲的頭說。

    「別說伺候我了,只要她以後不找我麻煩就行了,像你說的,大不了我以後自己花錢請人,也比求著她強,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敢開口讓她過來,最好是一輩子也別跟她生活到一塊兒,我現在想起她就覺得心裡直打鼓。」芳菲所得可憐兮兮的。

    我嗤笑一聲:「沒出息,不就是一個嚴肅一點的女人嘛,就把你嚇成這樣,你呀,這輩子也就是被人欺壓的料了。不過,就算你不想跟人家生活到一起,人家可是打算著搬過來住的,到時候你能把公公婆婆往外邊攆嗎?」

    芳菲的臉更苦了,撅著嘴說:「我已經夠壓抑了,你就別在落井下石了行不行?我現在只希望雷鵬永遠也別把他們接過來,雖然這樣想有點對不起雷鵬,但是我實在是害怕。」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