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重生生活 正文 272、慶功宴
    272、慶功宴

    當我給劉東洗腦的成果展現的時候,沈林他們經過五個多月的艱苦奮鬥,終於把手上的工作大體上完成了,就剩下一些細節需要再完善一下,整個工作室的人,總算是可以稍微鬆口氣,輕鬆一下。(小說~網看小說)沈林和雷鵬決定,在工作徹底完成的時候,帶著全工作室的人一起出去大吃一頓,算是提前給大家舉行一個慶功宴,芳菲我們幾個同時決定,給他們的驚喜在同一天展現在他們的面前,讓他們領略一下我們的創意無限。

    非常難得的,所有人都在家裡呆著,好像自從大四一來,我們就很少有這麼悠閒的時候,不是這個人有事忙,就是那個人抽不開身,接了這單大生意之後,更是除了睡覺,基本就不回家,所有人見面都是匆匆打聲招呼,已經很久沒有在一起喝茶聊天了。

    三月初的天氣,還有點乍暖還涼,我和芳菲兩個都沒能逃過流感的襲擊,雙雙中招,正一輪一替的打著噴嚏,兩個人的噴嚏聲交相呼應,給大家增添了一個嘲笑我們的機會。

    「顏瑋,說起來你也是練過十幾年武功的人,怎麼連一個小感冒都抗不過去?每年流感你都能趕上,只要你感冒了,沒多久就會有一場大面積流感,比風向標還準確,這也太靈了吧?」其中以王學偉的聲音最大,內容最討人嫌。

    我沒好氣的白他一眼,先打一串噴嚏,之後才說:「你以為我想啊,我這也是……阿嚏」

    話沒說完又是一個噴嚏,沈林在旁邊好笑又心疼的說:「來,多喝點水,別跟王學偉鬥嘴了,省點力氣吧,看你鼻子都紅了,今天的藥吃了沒?」

    同樣是感冒,芳菲的症狀就比我要輕微多了,人家只是噴嚏打不停,基本上沒有別的症狀,哪像我,又是流鼻涕又是咳嗽的,吃了藥也沒有什麼作用,完全是白費功夫,但是不吃還不行,沈林盯得緊,他見不得我有病拖著不看。

    「別說我了,你們的工作怎麼樣了?」我揉著通紅的鼻子,眼裡還含著淚光說。

    沈林笑:「已經全部完成了,明天再做一次最後的測試,如果沒問題的話,就可以交任務了。我剛還和雷鵬說呢,準備明天帶著所有人一起舉行一個慶功宴。」

    「你也不想想,要是工作沒完成,我們哪能這麼悠閒的坐著跟你閒磕牙?」王學偉說。

    國嬈插嘴說:「對了,別人早就開始實習了,咱們怎麼辦?是不是也找家單位去上幾個月班?」

    何陽攬著她的肩,說:「真笨咱們自己有工作室,用得著到別人的單位上班嗎?正好也不用上課了,咱們就把精力全都放在工作室,也不用像上半期那樣兩邊跑了。」

    「那實習報告怎麼辦?還有啊,學校推薦我去一家出版社上班,我還想去試試呢,照你這麼說,這個機會我就白白不要了?」國嬈不滿。

    可能這個問題他們幾個男人早就達成了共識,王學偉說:「咱們就算是畢業了,也還是要在工作室上班,實習要是去其他單位,那才是浪費時間,至於實習報告就更好辦了,互相交換著寫一份就行了,誰還能查出來不成?」

    這樣的主意都能被他們想到,真是服了他們了。不過,王學偉說的也有道理,除非我們不打算在工作室上班,不然還真是沒必要去其他地方實習呢。可能我們原本都是打算各自謀發展的,但是工作室開辦到現在,完全有足夠的工作崗位能夠讓我們每個人都有事可做。現在,工作室裡有二三十個技術人員,外加六個後勤行政人員,再加上國嬈她們四個,人數可能稍微有點多,但是也不是負擔不起,何況,我們馬上就要開始新一輪的擴張了,這次,最起碼要加入二十個新鮮人。

    沈林他們現在積累的工作,已經夠他們目前這麼多人做到年底了,手上這單生意交貨之後,按照當初的協議,他們還有一張後續訂單,那也是沒有八個月到一年別想完成的。在這麼個形式下,擴大規模已經是一個必須要提上日程的事,聽雷鵬說,工作室的招聘已經打了出去,月底的時候就能把人補充到位。

    「喂,給我留一個做事輕鬆有不用操心的崗位,我也賴上你們了。」我跟雷鵬打商量。

    雷鵬拽拽的說:「你說的這種崗位工作室只有一個,你幹不幹?」

    「什麼崗位?」我謹慎的問,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雷鵬狡猾一笑:「現在空閒的崗位,只剩下一個董事長了,我就勉為其難讓你當了。」

    「不用勉強了,我對這麼位高權重的崗位沒有一點興趣。大不了我什麼也不幹了,就閒著玩上幾個月,只要到時候你們給我寫一份實習報告的評語就行了。」

    沈林說:「她乾脆不來了,這下你的算盤落空了吧?」

    雷鵬臭著臉,威脅我:「她要是不幹的話,我就剋扣她的分紅,以後一分錢工資都不給她發,讓她喝西北風去。」

    我囂張的笑:「哈,你不給我分紅我就沒轍了嗎?大不了讓沈林養著我,沈林,你肯定不會忍心看我沒錢花的,對吧?而且,你憑什麼扣我的錢?別忘了現在工作室的財務歸國嬈負責,就算你是總經理,也不能以權謀私」

    王麗忍無可忍的打斷我們:「你們能不能說點有營養的話題?」

    我莫名其妙:「這是關於我未來幸福的大事,怎麼能說沒營養呢?你是不是想找茬?」

    王麗摩拳擦掌:「我就是找茬了,你怎麼著吧?不服氣咱們打一架」

    我嘟嘴:「野蠻人我才不跟你一般見識。哎,你們明天的慶功宴訂到什麼地方了?」

    沈林想了想說:「既然是慶功宴,那就別太寒酸了,去一家好一點的酒店吧,吃過飯還能去唱歌,大家忙了將近一年,也算是給他們放鬆放鬆,雷鵬你的意見呢?」

    雷鵬也沒什麼意見,而聽到能好好玩一次的王學偉何陽幾個人,已經開始歡呼了,王麗也不嫌棄我們的對話沒營養,馬上轉變立場,討論的比誰都熱烈。

    第二天,測試的過程如預料般順利,只是時間很長,我原本是打算看個熱鬧的,結果卻變成無聊的等時間了,一直到下午三四點的時候,全部工作才算完成。所有人都歡呼起來,在一片歡騰的海洋裡,我卻發現了一個不太對勁的人,他神色木然,有點和周圍的人群格格不入之感,謹慎起見,我拽著沈林讓他多注意一下這個人。

    沈林皺了一下眉,似乎這個人真的有點什麼問題,轉身和雷鵬商量去了,兩個人竊竊私語說了十幾分鐘,然後雷鵬拍拍手,把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過去,清清嗓子大聲說:「今天晚上請大家吃飯,給大家慶功,咱們不醉不歸」

    人們的歡呼聲更大了,王學偉和雷新先走一步去定位子,雷鵬讓大家解散,各自回家收拾一下,時間到了自己去目的地,不用再回公司集合,所有人一哄而散,沈林和雷鵬兩人到他們的豪華辦公室忙碌了一番,我們幾個是最後一批出工作室的人。

    「沈林,你看那個人是不是我剛讓你主意的那個?」出了門,我眼尖的發現一個可疑的身影。

    沈林不動聲色的握緊我的手,帶著我走出好遠之後,才表情凝重的說:「我和雷鵬已經安排好了,不要讓他發現咱們注意他了,免得打草驚蛇。」

    既然他們已經有了準備,我就不用跟著瞎操心了,相信他們一定能處理妥當的。心情放鬆的開始和王麗國嬈聊天,順便探聽一下她們的「驚喜」準備的怎麼樣了,說實話我覺得這個主意有點老土,同時也不是很好意思,但是我一個人也抗爭不過她們四個,只能和她們一起,省的她們把我孤立起來。

    到了飯店,王學偉和雷新已經等的有點不耐煩了,他們倆從來不是很有耐心的人。看到我們過來,雷新的抱怨衝口而出:「你們太慢了吧」

    沒人理她,大家各自找了一個自己喜歡的位置,坐下喝茶嗑瓜子,把她氣的哇哇叫。我的噴嚏已經止住了,今天的症狀是不停的咳嗽,每個人都離我遠遠的,生怕被傳染一樣,只有沈林不嫌棄我,還是圍在我身邊。

    等人到齊之後,服務員開始上菜,大家推杯換盞,個個笑逐顏開,他們也都知道,完成了這麼大的一個工作,獎金一定少不了他們的,能拿獎金,沒有人會不開心。我仔細觀察了一下,想找到那個有問題的人,可惜的是,他的臉在我腦海裡存在的時間太短,我現在已經記不得他長什麼樣了,加上大家的衣服都已經換掉,對我來說,那個人已經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

    既然找不到,我也就不再刻意尋找,免得因為我的關注是沈林他們的計劃洩露。打定主意的我跟著加入狂歡的人中,而且比他們玩的還要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