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重生生活 正文 199、遇到麻煩
    199、遇到麻煩

    坐在床上笑夠了,我起身拿起給芳菲國嬈和王麗買的禮物,抹黑走進她們的房間,把禮物放在她們的床頭,在悄悄摸回我自己的房間,因為不想開燈驚動樓下的雷鵬和芳菲,在王麗房裡還差點被她扔在地上的「暗器」絆倒。(小說~網看小說)王麗的房間裡總是會有一些毛絨玩具或者是衣服之類的扔在地板上,是我們所有女孩子裡房間最亂的一個,但是張付兵卻是一個很整潔的人,房間裡每個物品都有自己的位置,絕對不會隨意擺放,所以每次張付兵走進王麗房間,都要大發牢騷,外加整理房間。

    把禮物藏進她們房間之後,我隨便洗了個澡,心滿意足的躺在床上,很快進入夢鄉,臉半夜有人潛入我房間我都不知道,結果第二天起床時,被床頭堆積的五份禮物嚇了一跳。我的聖誕願望是想要一套高檔的文房四寶,原以為最多有兩三個人會給我買,沒想到能收這麼多。

    王麗和雷新兩個人一大早就在嘰嘰喳喳說個沒完,隱隱約約能聽到王學偉的抱怨,還有何陽張付兵不情不願的起床聲,每天早上,我們這個家裡都充滿了生機勃勃的感覺。

    「顏瑋!你偏心!給芳菲她們都買禮物,就沒我的份,你太過分了!」雷新就像小朋友爭糖吃一樣,不依不饒的跟著我。

    我很無辜的說:「這不能怪我呀,誰讓你想要的禮物那麼幼稚,而且還那麼大呢?我可不想跟傻子一樣抱著一個一人多高的毛絨小熊招搖過市,你看她們三個想要的東西多好,都小小的,一個背包就去全裝下了,你也應該跟她們學學啊。」

    「可是,你想要的禮物死沉死沉的,我不也給你買回來了嗎?」雷新委屈的說。

    沈林忙過來打圓場:「雷新你別委屈了,我不也沒收到顏瑋的禮物?咱們倆算是難兄難弟。」

    雷新氣嘟嘟的說:「你就會替她說話,不理你們這一對姦夫yin婦了!」

    沈林苦笑,我拋給沈林一個「你吃力不討好」的眼神,轉身回房,把他們送我的禮物給裝起來,這些東西不好好保管的話,等到用的時候質量起碼會下降一個檔次。正收拾著,王學偉過來點了一下數,我奇怪的問了一下,才想起來去年定下這個計劃的時候,還有一個最後的評選活動,那就是看誰收到的禮物最多,誰收到的最少,沒想到王學偉記得這麼清楚。

    最後的統計結果,我收到了五份禮物,是所有人中最多的,雷鵬僅僅收到兩份,是最少的,其他人一直表決,我們倆要分別請大家吃一頓好吃的,我是獎勵,雷鵬是懲罰。雖然我們倆對於獎勵和懲罰的條件完全一樣而進行過反抗,可是人民的力量是無窮的,我們兩個人的小胳膊擰不過他們八個人的大腿,只能服從他們的決定。

    「哈,每到冬天,就開始大吃大喝,加上過年回家,淨吃些高熱量的東西,每年冬天都要長十幾斤肉,到春天時還要想辦法把他減下去。」張付兵臉上露出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說。

    雷新快嘴快舌的批判:「誰讓你胡吃海塞又不注意運動的,你看我們幾個,哪天吃的多了,就一定要加大運動量,嚴格控制體重增長,不就不用千辛萬苦的減肥了?」

    王麗則是感到好笑的說:「你一個大男人,怎麼跟個女人似的,還害怕長胖啊?」

    「那當然了,長胖之後,身體各個部位的協調就被破壞了,跟人打架時就會感覺到不適應,很可能就會吃虧,所以必須要保持一個穩定的體重。」張付兵一本正經的說。

    何陽無比羨慕的對王學偉說:「你就好了,渾身上下沒多少肉,就算是長胖十幾斤也沒關係,哪像我們,要時刻保持身材,真是痛苦啊!」

    國嬈瞪著明亮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著何陽,好奇的問:「男生也關心身材問題嗎?」

    雷鵬回答了她這個問題:「當然,雖然不像你們女生那麼誇張,長胖一斤兩斤就擔心的要死,但是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多多少少都想要一副標準身材的,誰也不想挺著大肚子,低頭看不見腳尖,男人嘛,可以塊頭大一點,但是絕對不能臃腫。」

    「哈哈,有些男人,在老婆懷孕六七個月時,還能跟老婆比比誰的肚子大,那才叫悲哀呢。」我笑嘻嘻的說。

    「確實是悲哀啊!」王學偉笑崩了。

    我嘖他一眼,更正到:「我說的悲哀指的是他老婆,不是那個胖子。還有啊,你們既然這麼關心身材,就不要吃那麼多,大餐少吃兩頓死不了人,我就不請你們吃飯了,省的還你們長兩斤肉,你們還要辛辛苦苦去減肥。」

    何陽馬上反對:「你想得美。我們寧可忍受減肥之苦,也要吃到你請客的飯!」

    「我就知道,你們不讓我放點血才是活不下去,對吧?不過總是吃飯真沒意思,不如這樣吧,今天這頓飯讓雷鵬請,吃過飯之後,我請你們去舞廳跳舞,怎麼樣?」我就知道他們不會放過宰我的機會,提出另一個建議。

    幾個人商量了一下,其實主要就是雷新王麗何陽王學偉這四個人交換了一下意見,另外幾個人都很好說話,大家一直決定同意我的建議。

    說實話,舞廳對我們來說,是一個相對陌生的場所,可以說我們還從來沒有進去過,這一次倒也是破天荒頭一次,大家當然都抱有一絲期盼,不過,當真正進去之後才發現,也就是那麼回事了,昏暗的燈光,激昂的音樂,舞池內瘋狂扭動的人們,舞台上一個不知名的小樂團聲嘶力竭的唱著不知名的歌曲,時不時有幾個醉醺醺的酒鬼從眼前走過,空氣裡充滿煙草的味道,到處是糜爛頹廢的感覺。

    芳菲皺著眉,用手在鼻子前扇扇,試圖把污濁的空氣扇走,可惜做的全是無用功,被充滿煙氣的空氣嗆得直咳嗽,雷鵬四處環視一圈,拉著她大步走向前面的吧檯,那裡現在沒幾個人,裡面一個調酒師,正在調酒。我們都跟過去,在吧檯附近找幾張桌子坐下,幾個男士自覺的給我們端了一杯看起來很美麗的酒回來,我們一邊淺酌,一邊看著周圍光怪陸離的環境。

    王學偉雷新何陽和王麗這四個人倒是如魚得水,我們一個閃神,他們四個就跳進舞池裡,跟著音樂瘋狂的扭動,玩的很high,我們幾個就沒有那麼活潑了,只是靜靜的坐著。

    沈林笑著說:「我還真不喜歡這麼喧鬧的環境,你是怎麼想起來到這種地方玩的?」

    我呵呵笑:「其實我倒是挺喜歡的。」

    雷鵬正和芳菲竊竊私語,聽到這話,免費送我一個白眼,沉聲說:「你喜歡倒是下去跳啊!」

    我知道他是不喜歡讓芳菲接觸這種環境,所以對提議來這裡的我也產生不滿,不過我毫不在意,吐吐舌頭調皮的說:「我就是喜歡坐一邊看別人瘋狂,但是我不喜歡自己去瘋給別人看。」

    國嬈嫻靜的笑:「說的也是,偶爾看看另外一種生活狀態,也是一件挺好玩的事,就這樣看著別人,我也覺得很有意思呢。」

    「我怎麼看不出來哪有意思?」張付兵悶聲悶氣的說,眼睛一直瞪著舞池裡的王麗。王麗正跟一個頭髮染的黃燦燦的,穿著一件不分男女的外套的人拼舞,周圍有幾個人又是鼓掌又是吹口哨的給他們加油。王麗跳的很投入,也很瘋狂,我們從來沒見過這一面的她,給我們的感覺很陌生,怪不得張付兵的眉頭皺的都快能打結了。

    沈林輕描淡寫的說:「每個人都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方面,兩個人就算是情侶,也不能徹底瞭解對方吧,其實有點神秘感不是更好?」

    張付兵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國嬈拉拉我的衣袖,小聲說:「陪我上廁所。」

    我站起身,芳菲不知道我們要幹什麼,忙跟上我們,我們三個人一起從人群中鑽過去,輪流去一趟衛生間,我是最後一個進去的,等我出來的時候,就感覺到周圍有一點騷亂,舉目望去,國嬈緊緊的拉著芳菲的手,旁邊有兩個人似乎正在對她們拉拉扯扯,周圍為了一圈看熱鬧的人。

    我擠過去,問:「怎麼了?」

    國嬈臉色很不好,氣憤的指著邊上那兩個人說:「他們倆非要拉著芳菲去跳舞!」

    我聽了這話,渾身的興奮細胞都要暴起了,以前身邊都是些文明人,像這種小流氓還從來沒遇到過,所以更別提傳說中的英雄救美了,我故意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尖叫一聲,看到不遠處的沈林他們幾個愣了一下,接著快步朝這個方向走來,心中暗暗偷笑,也許今天能看一場好戲也說不定。不過,這種檔次還不錯的舞廳裡也有這些小流氓的蹤跡,這一點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事先打聽過的,Z時的地痞流氓之流,大部分都不會到這些正規的舞廳搗亂,他們都有自己的地盤,像這種撈過界的人還真不多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