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重生生活 正文 197、來去匆匆
    197、來去匆匆

    結果,因為劉磊在我們的歡迎晚宴前醉的不省人事,我們原本計劃想要給他們一個隆重的歡迎晚會的事,順理成章的成為泡影,加上孫亮出奇的沉默,一頓飯吃下來,我們都感到渾身不舒服,雷新雖然有心想要活躍氣氛,奈何大家都不配合她,她一個人也孤掌難鳴。(小說~網看小說)

    第二天早上,劉磊睡夠十二個小時,心滿意足的從床上爬起來時,家裡已經只剩下我、雷鵬以及何陽,其他人都早早的去上課了。

    「你們起的真早啊,我在學校時,如果上午沒課,不睡到中午我就不起床。」劉磊對湊了一桌麻將的我們說。

    何陽頭都不回:「我們就沒有睡懶覺的命,每天早上五點半準時起床,哪像你們這麼自由,什麼時候睡夠了什麼時候起床,幸福啊!」

    劉磊不可置信的驚呼:「不是吧?!你們到現在還在晨跑?從高一一直堅持到現在?」

    何陽惡毒的瞪我一眼:「你以為我們願意啊?還不是被某些人給逼的!」

    我無辜的說:「瞧您這話說的,從大一開始,我都沒有強制你們一定要陪我跑步了呀,是你們自願的,這怎麼能怪到我頭上?」

    「還不是因為以前跑習慣了,現在一到五點半就醒,想睡都睡不著,與其睜著眼躺床上,還不如起來鍛煉身體,你說不怪你怪誰?」何陽強詞奪理。

    「你也別打了便宜還賣乖,要不是咱們天天鍛煉身體,你跟別人打架怎麼會百戰百勝的?早就被別人一巴掌拍死了。」雷鵬說了一句公道話。

    何陽這個人哪都好,就是脾氣有點急躁,他看的順眼的還好,如果是他看不順眼的人,說起話來真是一點顏面都不給人家留,以前還好,遇到這種情況頂多和別人吵幾句,現在卻因為他的脾氣,得罪了不少人,大學才上一年多,架倒是沒少打,重點大學裡也並不是人人都是乖寶寶的,問題學生總是有幾個,而何陽通過打架還認識了幾個哥們兒,這也是一個怪異現象,沒人能解釋清楚,也許男人的友誼就是這麼奇怪吧。

    劉磊坐在何陽旁邊看我們打牌,時不時指點何陽一下,不過他的水平不咋地,每每能讓何陽轉勝為敗,氣的何陽恨不得在他嘴上貼上膠布,雷鵬說:「你自己意志不堅定,還要怨別人亂說話。對了,劉磊、孫亮,明天星期六,大家都沒課,今天晚上請你們吃一頓好吃的,算是給你們接風,明天帶你們到Z市轉一圈,你們看怎麼樣?」

    劉磊忙說:「好啊,我們倆正想找個地方好好玩玩,你們做嚮導是再好不過了。」

    「不用了,我們明天就走。」孫亮幾乎和劉磊同時開口。

    劉磊飛快的看了孫亮一眼,口風轉的很快:「哎,我都忘了,我們倆還有別的事,不能在這兒呆的時間長,下次吧,下次有機會再跟你們一起出去玩,或者你們有時間到北京找我們,我們給你們當導遊,在北京城轉轉,這一次就算了。」

    我們三個也都不是笨人,自然看出來他們倆的表現很奇怪,相互之間飛快的用眼神交流一遍,有雷鵬代表發言:「急什麼,不管有什麼事都不差這一天兩天,明天多留一天,也讓我們盡盡地主之誼,哪有剛來就要走的?」

    劉磊看著孫亮,孫亮堅定的說:「我們真有事,明天一定要走。」

    「就是就是,我們回家真有事,到這兒就是順路過來看看你們,你們也都知道我家老頭有多嚴格,要是知道我路上還拐一個彎,又是一頓臭罵,你們就別害我挨罵了,這咱們聯繫上了,以後有的是機會約著一起玩,這次就算了吧?」劉磊總是在替孫亮圓場。

    我們都還記得,昨天劉磊還說要在這兒玩上三五天的話,不過明顯人家現在改變主意了,我們也沒興趣揭穿他的話,只是心中那種莫名其妙感覺更強烈了。

    晚上,所有人終於清醒的坐到一起吃了頓飯,劉磊邊吃飯邊罵我們奢侈,住這麼大的房子,還有傭人服務,日子過的太**了,我們都笑,王學偉說:「你沒資格說我們,你也沒比我們好到哪兒去,別以為我們都不知道你家是什麼情況。」

    劉磊家很有錢,具體有錢到什麼程度,沒人知道,但是聽說很可能是我們市的首富,他在家的享受絕對不會比我們差,只不過他不喜歡把這些帶到學校而已。

    雷新有點不高興的說:「你們也真是的,才來一天就要走,好好地接風宴變成送別宴了。」

    雷新是除了王學偉之外跟劉磊玩的最好的一個,跟孫亮關係也不錯,所以,也是對他們來去匆匆最不滿的一個,現在忍不住就開始抱怨了。

    劉磊很可能已經跟孫亮交流過了,毫不猶豫的開口:「接風送別一次搞定,還給你們省不少事呢,你們別生氣,等你們到北京找我們時,我們倆請你們吃頓大餐,算是賠禮道歉,這總行了吧?實在是家裡真有事,不然肯定在這兒多住兩天。」

    謊言重複一千遍就能變成真理,謊話說上三四遍可能真會變成事實,最起碼劉磊這個「家裡有事」的謊言已經越說越流利了,就跟他家真有事一樣。看他說的這麼真實,雷新就算是再有不滿,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悶著頭吃菜。

    為了避免像昨天那種情況發生,今天大家都沒怎麼喝酒,每個人都只是意思意思稍微喝了一點點,所以大家都清醒的很,有了劉磊和王學偉這兩個活寶的加入,整個吃飯的氣氛空前熱烈,似乎所有人都有說不完的話,仔細聽來十句裡面最少有六七句都是他們倆說的。

    人多了就沒辦法所有人圍一起,十幾個人明顯的分成幾堆,我跟芳菲國嬈一堆,說些女生之間的悄悄話,王麗雷新何陽王學偉和劉磊聚到一起打牌,幾個人大呼小叫的,是最熱鬧的一群,雷鵬一個人靜靜的坐著,不知道在想什麼,沈林竟然和孫亮詳談甚歡,不知道這兩個人有什麼好談的。

    「我總覺得怪怪的,」國嬈的觀察力很強,「哪有人專門找人,找到之後又馬上就走的?劉磊和孫亮肯定有古怪。」

    「廢話,我也知道他們有古怪,關鍵是到底是為什麼?」我「切」了一聲。

    芳菲說:「也許真的是他們家裡有事呢,咱們別多想了。」

    我和國嬈用看白癡的眼神看她一眼,不約而同的決定忽略她的話,國嬈出主意:「孫亮嘴嚴的很,想從他嘴裡套話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是劉磊是個大嘴巴,讓何陽他們套套話,說不定能套出點什麼。」

    「不行,劉磊雖然是個大嘴巴,但是只要是孫亮不讓他說的事,他是一個字都不會多說的,估計問他也沒用。」我惡意的猜測,「有時候我都懷疑這兩個人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超友誼的東西存在,關係實在是太好了。」

    芳菲和國嬈都會意的笑,可能是我們的笑太怪異了,惹得雷鵬和沈林孫亮都直往我們這兒看,芳菲心虛的推國嬈一把:「小聲點,別讓人家聽到了。」

    不管我們是怎麼想的,孫亮和劉磊還是在第二天一早走了,王學偉還失落了一把,何陽輕輕的照他胸口捶一把,笑著說:「哭喪著臉幹嘛?跟個小媳婦似地,你也不嫌丟人?他們只不過是回家了,又不是以後見不到了,你用得著一臉嚴肅,跟生離死別一樣?」

    王學偉擠出個笑容:「我只是覺得自己有點自私,高中畢業之後,跟高中同學一個都沒聯繫了,以前跟劉磊孫亮整天一起打球,關係多好,一年多沒見我就沒想過他們,要不是他們找過來,說不定我根本就想不起他們倆,你們說,我是不是有點無情?」

    我們面面相覷,從來沒見過王學偉這麼多愁善感的一面,何陽一陣爆笑,捂著肚子說:「哈哈哈哈,王學偉你吃撐了?你以為你是林妹妹啊?學什麼不好你學狗血電視劇裡的純情小男生?『紫薇,一個殘缺的我怎麼修補一個殘缺的你?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你,山無稜天地合,乃敢與君絕』哈哈哈哈……」

    王學偉氣的青筋暴起,我們全都忍俊不禁,何陽也太搞笑了點,雷鵬說:「我不覺得你自私無情,因為我也是這樣的,除了你們幾個,別的人我還真沒想過。」

    沈林也勸王學偉:「你要是真想跟他們聯繫的話,咱們放假舉辦一次同學會吧,想辦法把以前關係好的同學都通知到,以後每一年都在一起聚一次。」

    王學偉眼睛一亮:「這是個好主意!就是那麼多人怎麼聯繫?」

    我想到一個好東西:「喂,你們這些整天玩兒電腦的,不知道有些網站有『同學錄』『校友錄』這種東西嗎?建一個咱們這一屆的校友錄,把能加的人全都加上,咱們跟其他同學沒聯繫,不代表別人也沒聯繫,哪怕一個人都只能找到一個人,最後也能把所有的同學聚齊。」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