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重生生活 正文 171、這也算緣分?
    171、這也算緣分?

    國嬈被程叔調侃的有點下不來台。(小說~網看小說)不依的說:「程叔,你就會那我們逗樂。」

    程叔他們都笑起來,雖然國嬈有點小情緒,但是這樣一來,剛才我們的那種傷感不覺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大家都自在了不少。

    其實想想,謝叔他們這個年齡的人,早就已經見慣了各種悲歡離合,像這種一個月的分別,在他們眼裡還不是小意思,恐怕心裡更難受一點的是我們吧。

    就因為國嬈的一句話,我們又在Z市逗留了兩天,等我們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大年二十四了,幾乎每人的家長都打電話問過怎麼回去那麼晚,如果不是家裡催的緊,說不定我們還要繼續留幾天呢。謝叔他們一方面對我們這種行為很不贊同,另一方面又感動不已,搞得他們都不知道是該趕我們回去好,還是留我們好了。

    到家之後,我家已經是人聲鼎沸了。三哥和四哥一家四口都已經回來了,家裡多了兩個小傢伙,吵的要死,尤其是四哥的兒子劉欣,也不知道是隨誰,每天哭個沒完。家裡還有一個意想不到的人,是三哥帶回來的一個小姑娘。

    我之所以說她是小姑娘,主要是和三哥對比著來說的,三哥今年已經三十出頭了,那個女孩頂多二十三四歲,長得挺漂亮的,說是我三哥的小女友。由此可以看出,我的三哥是一個注重外貌的人,前一個三嫂就是美女,現在又談一個,同樣是美女。

    老媽可能是吃過一次虧之後學乖了,對這個女孩冷淡的很,以老**老思想來看,凡是正經姑娘,都不會沒名沒分的跟著男人到他家過年,而三哥的小女友明顯犯了這項忌諱,尤其是她和我三哥住的是同一個房間,這就更讓老媽看不上她。

    「也不知道從哪找一個小狐狸精,哎呦,我是管不了了,他們想咋辦就咋辦吧,早晚我會叫他們幾個給我氣死。」老媽說起來這事就一肚子火。

    我笑著說:「瞧你這話說的。我三哥都三十好幾的人了,他還用你操心?對了,她來咱家你就沒給她收拾一間房子?」

    「她是誰?」老媽說:「哦,你說那個小狐狸精啊,我咋沒給她收拾房間,她愣是不住,非要睡你三哥那屋,你說我有啥辦法?怪不得老是聽說她們那個縣專門出這號人,以前我還不信,現在可算是見著了。」

    「他們縣出哪一種人啊?我咋沒聽說?」我問。

    老媽停頓一下,沒好氣的說:「大姑娘家瞎打聽啥,不該你知道的別亂問。」說著叉著腰晃到廚房忙活去了。

    我這才想起來,以前確實也聽過這麼一回事,有一個縣的大部分女人,都在外面打工,很多都是去*台或者在髮廊工作,據說她們縣的風俗就是「笑貧不笑娼」,甚至有男人什麼都不幹,就讓自己的老婆出去掙錢,只要有錢拿,根本不管這些錢的來歷。說實話。我一直很佩服那些男人們,這要有多麼豁達的胸襟,才能夠做到不在乎頭頂上的綠色啊。

    通過兩天的觀察,我發現三哥的小女友很安靜,每天大多數時間都是呆在房間裡,除了吃飯,很少出來活動,也沒見過她幫忙做個家務什麼的,見了老爹老媽也沒有稱呼,經常是三哥一個命令她一個動作,其他時候安靜的都感覺不到她的存在。看來三哥第一次婚姻的失敗,還是給他帶來了不小的陰影,這一位繼任者,跟前任幾乎沒有任何共同點。

    四嫂是個勤快人,一刻也閒不住,只要劉欣不哭不鬧,她就開始忙東忙西,不是洗衣服就是打掃衛生,看的老媽滿意不已,直說這個兒媳婦娶對了。

    「四嫂,你歇一會吧,屋裡昨天才打掃過,哪有那麼多灰。」我對忙的團團轉的四嫂說。

    四嫂看著一塵不染的房間,滿意的放下手上的活,拉著妮妮和我坐下一起看電視,四嫂小心翼翼的問:「小妹,你說咱三哥是咋想的,咱媽給他說了好幾個,哪一個不比他領回來的這個強。可是他一個也沒看上,誰知道千挑萬選選了這麼一個人。」

    「我看他八成是外貌協會的,只要長得好看,別的都不重要。我懷疑他腦袋裡裝的都是稻草,一點智商都沒有,真不知道他是咋混上領導崗位的。」我說。

    四嫂被我逗笑:「你小聲點,萬一讓人聽見多不好。」

    我撇嘴:「聽見又咋了,那是我三哥呢,我想咋說就咋說,誰管得著!」

    「你是沒事呀,我咋能說呢?哎,你知不知道那個女的叫啥名啊?」四嫂說。

    「我哪知道,咱媽一提起她就是『小狐狸精』『小狐狸精』的,我連問問都不讓問……」我正在抱怨,四嫂眼尖,一眼看到那個女的走到門外了,忙乾咳一聲,突兀的說:「小妹,過完年就要妮妮報戶口了,你給參謀參謀起個名吧。」

    我愣了一下,妮妮的名字四哥不是堅決不假他人之手,一定要自己起嗎?怎麼四嫂冷不防提這一茬來了?等看到那個女的之後,才醒悟過來四嫂是在轉移話題呀。

    「妮妮的名字還是等我四哥想吧。我要是敢搶他的活,他非吃了我不可。」我不動聲色的接話,就像是我們剛才一直都在說這些事一樣。

    三哥的小女友進屋之後,只是衝我們點了點頭,也沒說話,我和四嫂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她,如果她已經和三哥結婚,那我們在彆扭,喊一聲「三嫂」也就行了,問題就在於他們現在還沒結婚,我們還都不敢說他們到底會不會結婚。這聲「三嫂」就怎麼也叫不出來了,可是我們又不知道她的名字,所以,八面玲瓏的四嫂和我,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氣氛馬上變得怪異無比。

    最後還是無知的小蘿莉妮妮小朋友開口打破一室寂靜:「媽,我想吃花生。」她脆生生的說。

    我和四嫂相識一眼,我忙給妮妮抓一把糖,四嫂對三哥的小女友說:「那個,你也坐哈,你是和飲料還是和茶?」

    「我自己倒就行了。」她客氣的說,「你們剛才在聊什麼呢?」

    四嫂笑道:「瞎聊唄,你也別整天悶屋裡,沒事多出來轉轉,咱們也好親近親近……」四嫂客氣的話自己都聽不下去了,我才不信她是真想和她親近呢。

    三哥這時正好到屋裡拿東西,看到他的小女友,說:「你下來了?我早就跟你說過,別整天悶不吭聲的,這是我妹,這是我弟媳,」說著轉向我和四嫂,「小梅,你們沒事也多找小夏說說話,她內向的很,也不咋會說話,你們多擔待一點。」

    四嫂忙說:「我知道了三哥,你去忙吧,我們幾個也好多聊聊。」

    三哥點著頭出去了,四嫂說:「那個,小夏呀,看樣子我比你要大幾歲,就倚老賣老喊你一聲『小夏』,你們家裡兄妹幾個呀?」

    拉家常第一步,聊聊對方的家庭,四嫂這個話題起的還不錯。

    「我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就我們三個人。」可惜對方的回答實在是讓人接不下去話啊。

    「那你弟弟妹妹都多大了?在哪上學呢?」四嫂再接再厲。

    「我妹妹今年二十一。在Z大上大三,我弟弟九歲,就在五小上學,今年上三年級。」小夏老老實實的回答,感覺上她們根本就不像是聊天,反倒像四嫂在審問她。

    「哎,你妹妹也是在Z大?小妹也是Z大的,她們還是一個學校呢,你妹妹叫什麼名字啊?說不定小妹跟她還認識呢。」四嫂問。

    「應該不認識吧,我妹妹都上大三了,她叫夏林春。」還是木訥的聲音,怯怯的語氣。

    真的假的?她妹妹也叫夏林春?還是說乾脆就是我認識的那個人?我一口茶差點沒喝到鼻子裡,這個消息也太刺激,太驚悚了點吧!

    「小夏姐,你妹妹讀的是什麼專業呀?」我忙進行確認。

    小夏飛快的看我一眼,說:「她是英語系的,你認識嗎?」

    我忙收起過度外露的情緒,平靜的說:「我是認識一個大三的學姐,也是英語系的,名字也是夏林春,就是不敢確定是不是跟你妹妹是同一個人。」

    我雖然嘴上說著不確定,心裡卻已經確信她們就是一個人了,不然哪會有這麼巧的事,而且,以夏林春在英語系的知名程度,還從來沒聽說過有和她同名同姓的人呢。

    「應該就是一個人吧,我妹妹前兩天也回來了,和我爸媽都在市裡呢,要不我讓她過來一趟?」小夏說,這時她的語氣才有了一點熱絡。

    我和四嫂面面相覷,不知道她是沒神經還是老謀深算,哪有帶著妹妹在別人家過年的?

    「呵呵,不用了吧,再過兩天就大年三十了,你們家肯定也忙著呢,這個時候讓她過來不太合適吧?」我乾笑著說。

    小夏皺眉:「我們家有啥忙的,房子也是租的,就稍微買點菜就行了。」

    你說這話讓我怎麼往下接?我簡直要仰天長嘯了,看來她不是心機重,而是天然呆啊,明明她妹妹是挺精明的人啊!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