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重生生活 正文 137、志願
    137、志願

    「王麗你太強悍了。(小說~網看小說)你這一句『長得茁壯』簡直和劉磊的名言『我非把他撕撕掛到學校大門上』一樣經典,完全可以列為咱們學校的十大名言永垂不朽了。」我讚歎不已。

    「哎,劉磊,現在劉瀟不在學校,你準備什麼時候履行你的諾言呢?」雷新問。

    劉磊不好意思的說:「那時候我就是頭腦不清醒,隨便說說,你們就別取笑我了。」

    所有人都被劉磊那副扭捏的樣子逗得哈哈大笑。

    回到學校之後,看看時間還早,我們一群人又去吃了一頓豐盛的晚餐,才姍姍回到教室準備開始上晚自習。教室裡已經坐了不少同學,我們坐到位置上之後,鞏萬里回過頭問:「看電影的時候怎麼沒看到你們?你們去哪兒了?」

    我還來不及說話,王麗搶先開口:「我們幾個去哪兒還要向你報告嗎?」

    鞏萬里喊冤:「問問都不行啊,我這不是關心你們嘛!」

    王麗乾脆的說:「不用,你管好你自己就行,我們不勞您老人家關心。」

    被搶白幾句的鞏萬里也來氣了,悶悶的回過頭去。我好奇的給王麗寫小紙條:他怎麼得罪你了?說話這麼不客氣。

    王麗回:那個人纏人的很,總是有事沒事找我說話,就不能給他好臉,煩死了!

    呵呵,看來鞏萬里同學對王麗抱有不單純的目的呀。要不怎麼就纏她一個人呢?我好玩的想,邊給王麗回:人家那不是想和你多接觸接觸嘛,你幹嘛這麼不通情理?

    王麗回:我又不想和他發展什麼超友誼感情,接觸什麼?你就是喜歡看我們笑話,不理你了!

    我嘿嘿笑幾聲,一點也沒有被人揭穿了的尷尬,隨手把紙條撕碎,笑瞇瞇的對王麗說:「你既然知道這是我的樂趣,就滿足我嘛,讓我多看兩次呀。」

    王麗沒好氣的說:「沒時間陪你發神經,我要看書了,別騷擾我!」說完,直接拿出厚厚的練習冊,開始做習題,任憑我在她耳朵邊嘮嘮叨叨都不為所動。

    王麗也越來越不好玩了,以前隨便攛掇兩句,她就和我辯論的不亦樂乎,現在也學會對我製造的噪音充耳不聞了,芳菲一直都是認真的性子,只要在教室裡,就很少玩笑打鬧,總是書不離手,她們倆都不理我,我一個人玩著也沒意思,只好和她們一起學習。

    後面的時間果然如我所預料的那樣,我們這些可憐的畢業生們,每天都是過著宿舍和教師的兩點一線的日子。除了吃飯睡覺,其他的時間都在拚命學習,已經完全淹沒在題海之中了。自從上一次考過一次第一名之後,沈林和雷鵬的第一名之爭更加激烈,我還是不溫不火的在年級前五名的位置上晃蕩,我們班那位高六的大哥也很厲害,每次考試都是全班第一,但是年級第一仍離他有點距離,林倩每次也就是和我差不多的名次,如果她考的比我好,她就會得意洋洋的跑到我面前炫耀一番,如果她沒有我的成績高,見到我的時候就會繞道走,生怕我嘲笑她一樣。雷新國嬈她們幾個的成績很穩定,都是在年級前二十名之內,只要能保持這個成績,高考基本也就不用擔心了,唯一有問題的還是王麗。

    王麗雖然經過我們的魔鬼訓練,成績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但是畢竟底子太差,基礎不牢。現在也就是我們班的中等水平,班裡五十幾個人,她最好的一次考了第二十三名,想要再提升,可能性已經不大,我們幾個對她這種成績當然是不滿意的,可是也知道以她原來的水平現在能夠進步到這種程度,已經有點奇跡的感覺了,再逼她,估計不但不能讓她更進一步,說不定還會有反效果,所以,現在也沒人要求她要完成多少作業了,反倒是她自己沒有放鬆對自己的要求。

    隨著倒計時的數字越來越小,班級裡的氣氛越來越凝重,孫玉和劉瀟也終於在五月中旬的時候返校,在這一片死寂的環境裡,根本激不起一絲漣漪。雖說她們兩個在藝校學了將近一年,但我們也發現她們有什麼變化,劉瀟也沒有給我們展示過她所學的素描,孫玉唱歌雖然不跑調了,但用劉磊的話說,還沒有原來跑調的時候唱得好聽。比較有意思的是一直傳聞暗戀孫亮的孫玉竟然和很冷艷的張君君兩個成了好朋友,整天出雙入對的,跌破了好多人的眼鏡。

    在這麼沉悶的大環境裡,我們幾個也不自覺的低調起來,在教室的時候,和大家一樣埋頭苦讀,只有在晚上回住處才稍微活躍一點。王學偉和何陽仍然是那副沒心沒肺的樣子。讓深受壓力影響的芳菲和王麗恨得牙癢癢,又拿他們沒辦法,王學偉還故意招惹她們說:「大考大玩,小考小玩,不考的時候更要玩,你們就是太認真了。你們看看顏瑋,她什麼時候認真看過書,不是照樣考的好?」說著還不忘拉我下水。

    「我認真看書的時候你沒看到,自己不求上進就算了,不要影響別人,滾一邊去!」我沒好氣的罵他,他照樣嬉皮笑臉的笑,不但不以為恥,反而有以此為榮的趨勢。

    當初我們說好每個人要再學兩門外語,現在為止除了我和雷鵬沈林我們三個已經開始了自學,其他幾個人都只是買了學習資料,一點也沒有開始。我和雷鵬都有一門是意大利語,現在我們倆學的就是這一門,兩個人平時還能互相對話幾句,沈林的日語和俄語,就只能自己一個人摸索了。

    進入五月份之後,每個人都陷入了一種糾結的狀態中,既希望時間過的快一點。好早日擺脫黑色高三,又希望時間能過的慢一點,好讓自己能把各科知識掌握的更牢固一點。

    五月底的時候,我們照了畢業照,大部分同學都買了同學錄,讓所有人留言,我們幾個當然也沒有例外,每個人買了厚厚的一本,足以讓全班每一個同學都能留下祝福,也給每一個拿同學錄過來的同學寫下了美好的祝願。高考過後,大部分人都要各奔東西了吧。所以,一些原來有摩擦的同學也好像一夕之間和好了一樣,見面之後還能說上兩句閒話。關係好的同學都紛紛合影留念,每天都有不少人來找我要照片,一般情況下我都沒給,這也是我們這一群人的共同點,為此,還讓不少人心生不滿,不過我們也不在意就是了。

    萬事都提前做好準備,是我一貫的做法,現在一樣也不例外,對於其他同學來說,填報高考志願是考試之後的事,但是對我來說,現在就要決定了,所以,我們現在正在討論這個問題。

    「顏瑋,你有什麼打算?準備報考哪所學校?」芳菲不管什麼事都喜歡參考我的意見。

    我把讓老孟幫我找的各所大學的簡介、往年的錄取分數線、學費和招生人數等資料拿出來分給他們說:「這是全國排名前100的各所大學,只是一個簡單的介紹,大家先看一下。」

    他們幾個接過去,相互傳閱過之後,何陽嘖嘖有聲的說:「嘖,沒想到咱們省有七所大學都進入全國百強了呢,我還以為最多一兩所呢。」

    「那是你孤陋寡聞,咱們省不但有進入全國前百得學校,還有兩所排名能進入前十呢!」王學偉驕傲的宣佈。

    「那有怎麼樣,咱們市太可憐了,這七所學校沒有一所是在咱們市的。」雷新說。

    王麗奇怪的問:「你們怎麼只關心咱們省的學校?難道沒有一個人打算到外省去上學嗎?」

    芳菲說:「咱們省又是沒有好學校,為什麼還要去外地呀,可惜咱們市沒有好大學,不然大家肯定都選咱們市了。」

    國嬈又翻了一遍資料,然後說:「咱們省大和省理工大,都是排名前十的名校,每年錄取分數線高的嚇人,也不知道咱們能不能考上。」

    「又不是清華北大,有什麼考不上的。說實話,咱們的成績要是放在北京。考清華北大絕對是小菜一碟,可惜呀,在咱們省,北大清華是沒指望了,我的目標是省Z大的中文系,你們也都好好考慮一下吧。」我率先表態。

    雷鵬問:「Z大和理工大哪一所學校的計算機系要好一點?」

    「應該是理工大吧,理工大的計算機系和英語系一直比Z大要強一點,Z大最好的是財會專業和中文系,其他各系兩個大學倒是都差不多。」沈林說。

    「還有一個月才考試,咱們現在就討論上哪個大學,是不是早了一點?」王麗問。

    我回答:「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咱們的信條就是先定下目標,然後在想辦法完成目標。」

    「可是你們都不用跟家長商量一下嗎?這麼大的事,我要聽聽我爸**意見才行。」王麗說。

    張付兵說:「這麼大個人了,什麼事還要父母給自己做決定,你也好意思!」

    「我是說聽聽他們的意見,又不是一定要按照他們的要求做,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王麗惱怒的質問。

    張付兵說:「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聽不懂算了。」

    眼看他們兩個又要吵起來,我難得做一次和事老,打岔道:「王麗說的也對,高考志願卻是不是小事,咱們是應該聽聽父母的意見,我的意思是說,咱們的目標要定高一點,最少要考上全國排名前百的學校吧,其他的,大家好好考慮吧。」

    王麗和張付兵聽我這麼說了,也不好再爭執,兩個人各自悶悶不樂的回房間,沈林溫和的說:「我們家的思想就是自己的事自己做主自己負責,我就算是問我爸媽,他們也頂多回我一句『自己看著吧』,所以,我用不著和家裡人商量,我和顏瑋一樣,準備報考Z大。」

    「我準備去理工大計算機系。」雷鵬說。

    國嬈也乾脆的說:「我也去Z大,我要報考英語系,以後爭取當翻譯。」

    「我和雷鵬一樣,到理工大繼續深造計算機技術。」何陽說。

    張付兵想了想說:「我還是到Z大吧,聽說他們的法律系很出名。」

    雷新的目標就沒那麼明確了,她模糊的說:「我想考Z大,但是沒想好學什麼專業,算了,到時候再說吧。」

    王學偉說:「能考上全國前十的學校,我們家能高興壞,他們才不會管我是到哪兒去上學呢,我也去理工大。」

    何陽跟著說:「咱們倆倒是挺像的,我爸媽做夢都沒想到我能考上一高,我從小學習都不好,他們倆就一直在說,我估計初中畢業就要出去混了,誰想到我現在能在最好的高中佔到年級前二十名,我爸說過,只要我能考上一本,不管是哪個學校,他都答應我一個要求。要是我能考上Z大或者是理工大,我爸估計能回老家到我們家祖墳上放鞭炮。你們幾個都去理工大了,那我也跟著去吧。」

    芳菲猶豫的說:「我還沒想好……」

    國嬈善解人意的說:「沒事,還有一個月呢,你慢慢想。」

    我們關於學校的討論暫時告一段落,我繼續下一個話題:「其實吧,更重要的不是到哪個學校上學,而是學些什麼專業,別辛辛苦苦讀了四年大學,出來連個工作都找不到,那才叫丟人呢,咱們現在應該重點討論一下每個人學什麼專業。」

    何陽一針見血的說:「別說別人,就你學的中文系,估計是失業率最高的專業了吧?」

    「你管我,我本科念完了念碩士,碩士念完念博士,大不了這輩子都不找工作,反正我有錢花餓不死,實在不行我還可以找一個鑽石王老五結婚,讓他養著我,你們行嗎?能跟我比嗎?」我振振有詞的說。

    「誰說不行,我們也可以找一個富家千金,俗話說找一個好老婆可以少奮鬥三十年……」王學偉的話沒說完就被雷新拎著耳朵拽一邊去了。

    「我跟沈林以前商量過,我們沒打算找工作,等大學畢業之後,我們兩個準備合夥開個公司,自己當老闆。」雷鵬具有充分的自信。

    何陽湊過來說:「這個主意好,也算我一份,你們缺少什麼樣的人才,我就去學什麼專業!」

    「呵呵,我們倆現在也只是有這個想法,具體開一家什麼公司,還沒有決定,你們有什麼意見沒有?幫我們參考一下。」沈林說。

    雷新第一個舉手:「我的意見就是一定要讓我也參加,不然我跟你們沒完!」

    王學偉打擊她:「你會幹什麼?讓你參加不是要白白養著你吧?讓我加入還差不多。」

    雷新不服氣的說:「我哪一點不如你了?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王學偉嘿嘿笑著不理她,讓雷新更加火冒三丈,沈林適時開口:「如果到時候你們真想來,我跟雷鵬肯定歡迎,但是也不知道到時候我們的公司能不能開起來,現在說這些有點太早了,顏瑋,你也給點意見啊。」

    「我沒意見,對你們這個沒一點計劃的公司,我不抱任何希望。」我實話實說。

    「什麼意思?」沈林認真的問。

    我理理思緒,一條一條分析給他們聽:「你和雷鵬想要自己創業,這個想法是好的,但是,你們只有一個想法,其他什麼計劃都沒有,公司是做什麼的,不知道;公司的發展方向,不知道;為了開公司,你們要掌握什麼技術,不知道;開公司需要什麼樣的人才,還是不知道。我就想問一下,你們知道什麼?」

    雷鵬不高興的說:「現在咱們高中還沒畢業呢,哪能想那麼多,離大學畢業還有好幾年,我就不信這幾年時間,我跟沈林還能什麼都不知道!」

    我淡淡的說:「我只是說說我的看法,你想聽就聽聽,不想聽也無所謂。既然你這麼信心百倍,那我就預祝你們成功嘍。」

    說完,轉身問芳菲:「你想好沒有,準備念什麼專業?」不想和雷鵬爭論什麼,他那個人什麼都好,就是有時候自信過度,以為沒有自己做不到的事,容易聽不進別人的意見,而我現在的性情已經修煉的很平和,不會強迫別人接受我的想法,想聽的話,我就多說兩句,不想聽,我馬上就閉嘴,又不是什麼原則性的大問題,沒必要讓大家都不愉快。

    芳菲苦思冥想了半晌,為難的問:「我不知道啊,要不你幫我選一個吧。」

    我無奈的搖搖頭:「這也是我能替你做主的?要不要我替你吃飯呀?」

    芳菲不好意思的笑笑:「我這不是聽你的話聽習慣了嘛。那好吧,我自己想。」

    隨後,我們又討論了良久,才散會各自回房,雖然後來雷新王學偉他們努力補救,但是整個會議還是有點不歡而散的感覺。

    洗漱之後,我正準備回房間睡覺,沈林從二樓上走下來叫住了我:「顏瑋,能陪我聊聊嗎?」

    我點點頭,示意他先等我一下,回房間收拾一下,在他旁邊坐下,問:「想聊什麼?」

    「剛才雷鵬的態度不太好,你別往心裡去,我替他給你道歉。」沈林開門見山的說。

    「就這麼點事?」我不可置信的說。

    沈林有點扭捏的說:「我看你有點不高興的樣子,所以……」

    我打斷他:「我沒有不高興。跟雷鵬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能不知道他是個什麼人嗎,再說了,咱們天天住在一個屋簷下,要是一點芝麻綠豆大的小事都斤斤計較的話,還不如早點散伙算了。」

    沈林鬆了口氣:「你不生氣就好。那,剛才你的話好像還沒說完,能詳細跟我說一下嗎?」

    「什麼話?」我有點沒反應過來。

    「就是關於我們組建公司的建議。」沈林提醒到。

    「哦,這件事呀,我覺得吧,你們倆最好先弄清楚你們想組建一個什麼樣的公司,是想做實業還是想做貿易,是要開發產品還是想專做銷售。只有先決定好目標,後邊才知道往哪個方向努力,你說是不是?「我滔滔不絕的說。

    沈林專注的聽著,不停點頭,等我說完,他問:「那你有沒有什麼建議?」

    我認真思索了一下,說:「你跟雷鵬你們不是對電腦程序呀,軟件呀什麼的很有興趣嗎,前兩年跟著Bruce也學了不少東西,我覺得從大一開始,你們就可以試著做一些軟件之類的,或者開發一些小遊戲。我覺得以後電腦在人們的生活中會越來越重要,你們往IT業發展也是不錯的主意。當然了,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具體幹什麼,還要你們倆決定。」

    沈林微笑著說:「顏瑋,你的腦袋是怎麼長的?我怎麼覺得你什麼都知道?好像不管什麼問題,你都能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案。」

    「我哪有你說的那麼厲害,哎,對了,問你一個問題啊,你一定要說實話。」

    「你問吧,我一定實話實說。」

    「你會會覺得我太強勢了?不管幹什麼,都想替你們做決定,這樣是不是很討人厭?」

    「怎麼會,我從來沒覺得你做過什麼讓我討厭的事,相反,你所有替我們做的決定,都是因為你關心我們。再說了,你也從來沒有強迫我們做過什麼事,都是我們自己願意的。」難得看到沈林失去一貫的溫和,有點激動的說。

    「那就好,我一直怕自己管的太多,成為別人的負擔,如果他們也都跟你一樣想就好了。」我略帶一點落寞說。

    「顏瑋,你別想太多了,他們幾個也不是傻蛋,能看不出來誰是真心對他們好嗎?而且,你以為大家平常為什麼願意都聽你的?你還真以為大家是怕你呀?還不是因為大家都知道,你是為數不多的不計利益的為他們好的人啊!」

    「嗯,你倒是挺會安慰人的,聽你這麼一說,我覺得自己好像挺偉大的樣子,我要回房間照照鏡子,看看我頭上是不是頂著一圈聖母的光輝。」我輕快的說。

    「呵呵,你回去睡吧,晚安。」沈林說。

    「晚安。」說完我就要進房間,但是一個人叫住了我,我回頭一看,是雷鵬。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