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重生生活 正文 124、小矛盾
    124、小矛盾

    雷新被王學偉這樣一說。(小說~網看小說)登時臉色通紅,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得,一句話都說不上來,我也沒想到王學偉會說出這樣的話,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就這麼一愣神的功夫,雷新已經緩緩回過頭,趴在了桌子上,我眼尖的看見她好像哭了。回頭惡狠狠的瞪了王學偉一眼,我輕輕拍拍雷新的背,雷新抬起頭看著我,眼睛紅紅的。

    「別和他一般見識,他肯定是有口無心,估計現在正後悔呢,你等著,我讓他給你道歉。」我輕聲安慰雷新。

    雷新輕輕搖搖頭,帶著哭腔說:「顏瑋,幫我請兩節課的假吧,我想回去一個人靜靜。」

    我歎口氣,點頭答應,目送著雷新走出教室。回身平靜的對王學偉說:「你把雷新氣哭了。」

    王學偉正滿臉懊悔,聽到我說雷新哭了,有些震驚的抬頭看著我,見我一臉平靜,不像騙他的樣子,更加懊惱,就要追過去,我說:「她現在想一個人靜靜,你還是不要過去招惹她。呵呵,王學偉,你真本事啊,認識雷新這麼久,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她哭呢,今天托您的福,還能讓我看到如此奇景,我真要好好感謝感謝你才行。」

    王學偉看到我平靜過頭的微笑,不由打了個寒戰,張嘴想說什麼,我搶先說:「有話不用對我說,你還是想想該怎麼向雷新道歉,讓她原諒你吧。」說完回過身來,再也不理他了。

    一個上午,我都沒有和王學偉說一句話,中午放學,喊上沈林和雷鵬他們匯合,毫不客氣的對跟著我們的王學偉說:「你是我們什麼人?為什麼要跟著我們?我現在不想看見你,麻煩你離我遠點!」

    王學偉臉上訕訕的。想跟過來吧,我說的又很不留情面,不跟過來吧,他也知道我不會輕易放過他,有點左右為難,最後看著我們越走越遠,似乎是下定了決心,小跑追上我們,哀求到:「顏瑋,我錯了,你想怎麼處罰我都行……」

    我豁然轉身,面無表情的盯著他看,把他盯得冷汗直流,什麼也沒說,默許他和我們一起往外走。到了我們常去的那家小飯店,圍著他們最大的一張桌子做好,芳菲小心翼翼的問:「顏瑋,王學偉怎麼得罪你了?你這樣對他?」

    我忍住氣把王學偉的罪行跟他們幾個說了一遍,聽完之後何陽第一個吼出來:「王學偉你小子有種啊,我們都管不了你了是不是?走咱們出去單挑,不把你打得滿臉開花。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張付兵接著說:「何陽別衝動,咱們都是文明人,不要動不動就打架,影響不好。乾脆買點毒鼠強什麼的,給他灌一瓶,看他還敢不敢亂說話。」

    「殺人時犯法的,你個法盲,為了他這種人,咱們去犯罪划不來,再說了,難道人被瘋狗咬了一口,還能反過去咬它一口嗎?」國嬈說。

    芳菲也跟著發表自己的不滿:「王學偉你說的太過分了!」

    王學偉被這幾個罵的一句話也不敢還口,低著頭,一副民族罪人的模樣,雷鵬看著他的可憐相,毫不同情的說:「叫你嘴賤,說說吧,你準備怎麼贖罪?」

    王學偉看我們都發洩的差不多了,這才小心翼翼的開口:「你們說我該怎麼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那幾句話根本沒過腦子就說出來了,雷新現在肯定生我的氣了,我要怎麼做才能讓她原諒我?」

    「哼,原諒你?要是我,這輩子都不會在跟你扯上什麼關係!」我不屑的說。

    「顏瑋你也別總是罵他了,他也不是有心的,給他出個主意吧。」沈林勸道。

    「給他出主意?做夢去吧,王學偉我告訴你,現在就去給雷新道歉,等雷新什麼時候氣消了。我再跟你算賬,別以為什麼話都可以隨便說,有些話,說出來是會傷人心的,不讓你長長記性,你以後還會口無遮攔。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點回去找雷新!」我怒氣沖沖的說。

    王學偉被我吼的面如土色,忙回去找雷新道歉去了,等他不見之後,雷鵬問:「你想怎麼罰他?這一次我們都全力支持你,你說怎麼整他就整他。」

    「等他把雷新哄好再說吧,唉,他們兩個之間的矛盾,咱們還真不好插手。」我無奈說。

    為了給王學偉和雷新單獨相處的時間,我們幾個沒有回住處,吃過飯直接就到了教室,隨便趴在課桌上瞇了一會兒,醒來後才兩點半,教室裡還是沒有幾個人,我揉揉趴的難受的肩膀,準備到操場上散散步,活動一下,沈林跟著我一起走到操場,我們倆慢慢在樹蔭裡走著。

    「顏瑋。問你個問題,要是你男朋友說了什麼讓你傷心的話,你會怎麼辦?」沈林說。

    「那要看他說的什麼話了,還有他說的是無心之語還是故意的,就像今天王學偉吧,他說的話雖然過分,但是那也只是他一時氣憤衝口而出的,如果是我,他要是跟我說說好話,認個錯,那這件事就過去了。但是,要是他是故意說一些讓我傷心的話,或是做了什麼讓我傷心的事,我就絕不會原諒他。」我想了想回答。

    「呵呵,看你今天的模樣,我還以為你肯定一次就讓他出局了呢。」

    「切!你把我想的也太心胸狹隘了點吧?」

    「好吧,我錯了,等一會兒請你吃冷飲賠罪,行吧?那你不能原諒的行為有哪些呢?」

    「不能原諒的行為?那可多了去了,第一三心二意,沾花惹草,第二有暴力傾向,第三有賭博酗酒等一切不良嗜好,第四沒有上進心,總想著坐享其成,第五懶惰成性,不做家務,第六……哎,你怎麼了,表情這麼難看?你是想笑還是想哭呀?」我一條一條敘述,說到最後才發現沈林的表情有點扭曲,好像忍笑忍的很辛苦的樣子。

    「顏瑋,你真可愛。」沈林莫名其妙的說了這麼一句不知道算不算誇獎的話。

    「喂,你問我這麼多問題,我也要問問你,你要是有女朋友的話,希望她怎麼對你?」

    「她怎麼對我都行,只要能一直跟我在一起。」

    「呦,沒看出來,你還有當情聖的潛力呢,說的真酸死人了。」

    「呵呵,你沒看出來的多了,哪能讓你一眼就把我看透了?」

    雷新和王學偉的這場氣一直生了一個禮拜,期間王學偉說盡好話,陪盡小心,才讓雷新消了氣,兩個人重歸於好。之後他們之間的感情好像更好了一點。

    「怪不得書上說,吵架是促進感情的催化劑,你看他們倆,現在整天膩到一起,兩個人說不完的話,哪還看得出來前兩天兩個人還跟仇人似地。」我誇張的說。

    王學偉苦笑著說:「我知道這一次是我錯了,你們怎麼處罰我都行。」

    「有這個覺悟就好,雖然我很想讓雷新以後再也不理你,可惜她也做不到,那就罰你連續做一個月家務吧,從今天起,家裡所有的衛生都由你來打掃,所有的衣服你來洗,地也是你掃,鍋碗瓢盆全部由你來刷,你沒意見吧?」我笑嘻嘻的宣佈對他的處罰。

    「一個月太久了吧?能不能少點?」王學偉苦兮兮的討價還價。

    「你以為咱們這是大街上賣白菜的,還能讓你還個價?一個月你不滿意的話,就改成一個半月吧。」我涼涼的說。

    王學偉見說了一句話就被加了半個月的刑罰,再也不敢多說一個字,認命的歎口氣,準備接受懲罰。

    我又追加了一句:「不准找任何人幫忙,如果有人幫忙,幫一次延長十天。沈林,雷鵬你們兩個負責監督!」

    何陽掰著指頭算了算,高興的說:「現在已經五月十一號了,一個半月以後就是六月二十幾號,咱們馬上就放暑假了,王學偉,托你的福,我們幾個最多在每人值一天日就行了,多謝了!」

    張付兵默契的接口:「真可惜,他要是多說幾句求情的話,說不定,咱們這個學期都不用再值日了呢,王學偉,再說兩句吧!」

    王學偉被這兩個奚落的怒髮衝冠,卻又敢怒不敢言,雷鵬的一句話把他嚇得趴在沙發上起不來,雷鵬說:「顏瑋不是說了嗎,只要有人幫他一次就多罰他十天,咱們每人多幫他幾次,說不定以後都不用再排值日表了。」

    王學偉本來趴在沙發上裝死,哭喪著臉說:「哥,你是我親哥,我求你別害我行不行?」

    我們哈哈大笑,和王學偉的苦笑相映成趣。

    隨著天氣一天天炎熱,我們迎來了高中時代的第一次會考——地理會考,考試時間是六月七號下午,考試不及格的在高三的時候又一次機會補考,但是,如果補考還過不了的話,那恭喜你,你從此與高中畢業證無緣了,只能拿一個肄業證。當然了,在我們這所重點高中,會考那麼簡單的題目都得不到六十分的奇葩幾乎是不存在的,只有那些買進來的學生才會有此顧慮,大部分同學都很輕鬆。

    地理會考之後,整個高二就沒有地理這門課了,要到高三複習的時候才會把它重新提上日程,能夠少一門功課,對大家來說,也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吧。

    七號這天,天氣悶熱,整個上午我們的各科任課老師都很通情達理的把時間交給我們,讓我們可以好好複習一下,好在下午應付考試。其實這完全是多此一舉,就我們班同學的水平來說,會考都過不去的話,我們還是早點跳河自盡,以免影響我們重點班的榮譽,所以,同學們都是說說笑笑,該幹嘛幹嘛,沒有幾個專門複習的,而去考試的時候,我們更是輕鬆的跟去郊遊似地,唯一讓我不舒服的是,我們的考場是在一個小學,教室裡連電風扇都沒有,只能忍著炎熱答題。

    會考的成績是在十天後出來的,我們班的同學毫無意外全部通過,不過大家都沒什麼心情去關注這個成績了,因為我們的期末考試馬上就要到了。

    「考試考試,三天兩頭都是考試,這真不是人過的日子!」何陽大聲抱怨。

    「考考考,老師的法寶,分分分,學生的命根。誰讓咱們是命苦的高中生呢?高中生也就算了,咱們還是重點高中的學生,怪只怪咱們太優秀了,要是咱們初中畢業就去找工作,現在不就不用受這份罪了。」王學偉說。

    「不求上進,不就是一個期末考試嘛,看看你們一個個那樣,怕什麼!」雷新訓斥他們。

    「其實考試也沒什麼不好呀,最起碼可以讓咱們知道自己的水平怎麼樣,還有哪些東西沒學會,以後可以針對自己不會的地方加強練習……」芳菲說。

    「就是,你們換個角度想想,考完試不就是放假嘛,就當是為了放假提前做的準備。」我說。

    「哎,說起放假,咱們暑假去哪兒玩?」張付兵問。

    這一群人,旅遊都上癮了,一提放假最先想到的就是旅遊,何陽和王學偉都嗷嗷叫著讓快點確定旅遊地點,一掃剛才頹廢的姿態,開始萬分期待考試起來,好像剛才說討厭考試的人不是他們一樣。

    「快點,把那本《中國旅行指南》拿來,咱們研究一下暑假去哪兒!」何陽催促離書房最近的張付兵,看著張付兵慢悠悠的樣子急的跳腳,自己跑過去把書拿出來,攤在我們中間。

    「寒假的時候才去過海邊,要不暑假咱們去爬山吧?」雷新提出建議。

    「咱們去西藏吧,不是說一輩子一定要去一次西藏,不然就枉來人間走一趟嗎?」國嬈特文藝范兒的建議。

    「我想去桂林,桂林山水甲天下,我想去看看。」芳菲說。

    「上個星期看電視,上面介紹說馬爾代夫的海很漂亮,咱們要不要去看看?」何陽突發奇想。

    「去你的,咱們連護照都沒有,你還想出國呀!我剛都說了寒假的時候才去看過海,你還提議要去看海,是不是存心跟我過不去?」雷新說。

    「我覺得咱們應該去一個咱們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山也爬過了,海也看過了,就是沒去過森林探險,乾脆暑假找個原始森林探探險怎麼樣?」張付兵說。

    「不怎麼樣,原始森林裡說必定還有老虎狼之類的東西,太危險了,不能去。咱們是去旅遊的,不是去送命的。其實想要玩得好,不一定要去那些知名的景點,說不定隨便一個小山溝玩著比名山大河還舒服呢。我建議咱們就在周邊縣裡玩一圈。」雷鵬說。

    「周圍縣城那些小山包我才沒有興趣,要玩就玩的痛快,我強烈建議咱們去香港,那裡不但好玩,還是購物天堂,怎麼說也比去小山溝強!」王學偉激烈反對雷鵬的提議。

    「顏瑋,你呢?想去什麼地方?」沈林問我。

    其他人這才發現我一直沒說話,都轉向我,七嘴八舌的爭奪我的支持,我清清嗓子說:「我也有想去的地方,不過十天半個月根本玩不過來,所以我也就不說了,既然大家的意見不統一,那還按以前的老辦法,抓鬮,把自己想去的地方寫下來,抓到哪兒咱們就去哪兒。不過,何陽你的馬爾代夫就不要寫了,等什麼時候咱們把護照辦好再想著出國吧。」

    國嬈快速到書房拿出幾張小紙片,除了我和何陽的每個人都寫了一個地名,折好後放在桌子上,我把紙團混在一起,隨便從裡面捏出來一個,打開,上面是王學偉飛揚的字體,香港兩個大字醒目的很。

    「哈哈哈哈,抓到我的紙條了,決定了,今年暑假咱們就去香港!」王學偉囂張的笑。

    其他幾人在最初的失望之後,很快接受了這個結果,開始期待起來。確實就像王學偉說的,香港既有玩的地方,還有購物天堂之稱,能去香港旅遊,對大家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決定好目的地之後,老規矩,每個人都分到一些準備任務,吸取了海南行準備不足的經驗教訓,這一次,細緻到包括每個人帶什麼東西都有詳細的計劃,以確保我們的香港行能夠開心順利。

    不過,這些準備工作都是在放暑假之後才會開始,因為,我們現在還要準備期末考試,優等生做慣了,每次考試哪怕再不情願,也忍不住想要爭奪前幾名,不知道這算是優點還是缺點。

    散會後,沈林小聲問我:「你想去哪兒?」

    「雲南。不管是昆明,還是大理,還有麗江,我都想去,尤其是麗江,據說是最悠閒的地方,我想去感受感受,最好能住上個幾個月,領略一下他們的風土人情,呵呵,暑假就這麼幾天,去了也玩不好,還是等以後有機會再說吧。對了,你寫的什麼地方?剛才你也沒說。」

    「四川九寨溝,可惜沒抽中。」沈林說。

    「沒什麼可惜的,今年不去,明年還可以去,反正咱們出去玩的機會多得是,總有一天能去的。」我說。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