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重生生活 正文 60、考試後
    60、考試後

    其實我當初的計策很簡單。(小說~網看小說)不過是讓師兄他們不管什麼時候都表現出一幅走投無路的困境狀態,悄悄的設計好羽絨服款式,收購羊絨鴨絨等原材料,對於專賣店業績下滑的情況同樣只是表現出焦慮,但不要立即去改善,從而成功迷惑了對手,他們終於從暗地裡走到明處,開始公開和我們叫板,從各方面針對我們,準備一舉取而代之。

    但是,令他們大跌眼鏡的是,兩個月後,我們東方公司突然宣佈冬裝主打羽絨服系列全線上市,開始新一波的廣告攻勢;專賣店進行改制,以後只銷售高檔優質服裝,全市五個專賣店只保留兩個改名精品店,其餘三個銷售低檔服裝改名旗艦店,保證質優價廉。

    等到陳天生的宇華製衣反應過來時,我們的顧客已經造成了分流,需要低價優質商品的大眾顧客認為我們旗艦店的商品質量有保障,價格也不貴;喜愛精品的高端顧客則被我們精品店最流行的款式。精緻的做工,優質的服務所征服,認定了在精品店購買服裝才有檔次有面子。

    這樣一來,陳天生想以價格優勢取勝的戰略,自然就失敗了。然後,他又想故技重施,模仿我們製作羽絨服,可惜,等他想到要到市場上收購原料是才發現,已經沒有優質的羊絨鴨絨,只剩下很少一部分品質低劣的原料。這下他們傻眼了,想要仿製,最起碼質量上也不能差太多呀,真用這些殘次原料製作服裝,只能使他們的信譽一降再降,其他,沒有任何好處。如果,他們想要在羽絨服市場上搶佔份額的話,也只能等明年了,我所要的,就是這一年的時間差,憑藉著比他們多發展一年的優勢,以後的競爭中,只要我們沒有大的失誤,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至於那個背叛朋友的商業間諜,雖然我們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起訴他,但是。也絕對不會讓他就這樣逍遙法外,對於他的懲罰,馬上就要降臨。

    「師兄,現在一定要密切注意宇華製衣的一切情況,等他們在糟糕一點的時候,讓楊帆哥裝作不經意的說出,咱們之所以能打這麼一個漂亮仗的原因,多虧他的一個好哥們幫忙,如果不是他告訴咱們一些機密情報,咱們絕不會做出這麼充分的準備,等等之類的話。」

    「你是想讓陳天生認為趙小剛其實是在幫我們,到他那裡去只是計策吧?」林師兄推測。

    「師兄,你還沒有笨到家嘛!總算看出來了?」

    「跟您一比,我可真夠笨的。對了,丫頭,給你寄的冬裝都收到了吧?」

    「嗯,收到了。」

    「你能不能告訴我,你說給我的結婚驚喜是什麼呀?」師兄試探著問。

    「不能!師兄沒事我掛電話了啊,再見。」不給師兄繼續追問我的機會,直接掛斷電話。驚喜,哪兒能事先就讓他知道?

    唉。師兄總以為我的腦袋裡有很多的主意,好像不論發生任何事我都能找到解決的方法,其實這只是他的一個美好錯覺罷了,我也希望我是無所不能的,可惜,說白了,我只不過是比別人多了未來十幾年的知識,真正對於什麼商業運作,運籌帷幄之類的,只能算是略懂,要說精通,那還差了十萬八千里。別看我設計陳天生和趙小剛好像很得心應手,那只是我從看來得小說電視劇中借鑒來的,雖說我並不擅長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但是,經過數十部宮斗宅斗小說的熏陶,簡單的設計個把人,經試驗證明,還是沒有問題的。可是,想要做出很複雜的局,那對我還是有很大的難度。鑒於這一次的危機,我覺得我需要惡補一下謀略計策方面的知識,所以,現在,我一直在研究《孫子兵法》的精髓和《紅樓夢》裡眾多長袖善舞的人物的為人處世等,雖說不需要去設計陷害哪個人,但總歸要防備別人對我們的陷害吧。

    在家裡休息兩天之後,回到學校。期中考試的成績已經全部統計出來,毫無疑問,我們這一次又打了一場漂亮的帳,年級前十中,有七個都是我們小團伙中的人,我們八人也都如願進入班級前十名,成績最差的何陽險險的掛在第十名上,總算是勉強不用受到懲罰。

    既然成績已經出來,那麼就到了我們盤點收穫的時候,在這次考試中,表現最突出的是張付兵,他在原有成績上提高的最多,超額完成我們制定的目標,理所當然要進行獎勵,他的要求是想得到一台錄音機,這個好辦,下一次採買學習用品時,順便就可以買回來;另一個需要獎勵的是芳菲,她的成績也提高了一個台階,由原來的第五名變成第四,成功超過話最多的王學偉,她想要的獎勵是能夠有專人給她進行課外輔導,而這個「專人」。指的就是我,這麼簡單的事,而且是為了更好的進步,當然要答應她了,不過,國嬈就有點不願意了,她的小心眼發作,認為以後我和芳菲是一夥的,我們就跟她疏遠了,小嘴撅的半天高,都可以掛油瓶了。我和芳菲好言好語勸了了半天,保證立了一堆,才讓她釋懷。

    唯一一個要被懲罰的人,就是王學偉小朋友,很遺憾,他以兩分之差,沒有完成給他預定的目標,而且,還被芳菲趕上,下滑了一個名次,當仁不讓的成為第一個享受「特殊待遇」的人,大家都在七嘴八舌的討論,該如何懲罰他,才能讓他刻骨銘心,痛改前非。

    「王學偉這一次沒有達成目標,肯定要受處罰,大家看,應該怎麼處罰他,才能讓他的成績有所提高?」我是多麼尊重大家的意願的人啊,還專門讓大家暢所欲言的討論。

    「我覺得,應該罰他一個星期不准說話!」雷新第一個發表意見。

    王學偉一聽,立馬跳起來反對:「憑什麼?!」

    「就是呀,劉顏瑋是說讓咱們找出一個能提高王學偉學習成績的處罰辦法,不讓他說話進行了嗎?」和王學偉關係最好的何陽也馬上聲援他。

    「他沒的到要求,還不是因為平時說話太多,佔用了大量的時間,只要讓他閉嘴,他就可以多出來很多時間用在學習上,怎麼不能提高成績啦?」雷新振振有詞。

    「你說的也有道理,還有誰有別的意見沒有?」雷鵬開口,制止了他們繼續爭論下去。

    「我看不如沒收他從現在到寒假期間所有的星期天,讓他和我們一起預習課文。」張付兵完全可以說是在拉人下水,因為按照雷鵬給他和何陽制定的計劃,他們倆的星期天已經全部作廢了,現在提出這個方案,估計是想讓王學偉成為他們的難兄難弟。

    國嬈和芳菲兩個是屬於比較厚道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一般不會落井下石,兩個人都表示不發表意見,最後,雷鵬宣佈了對王學偉的懲罰:第一,一周之內除必須的情況,其他時間不能開口說話,當一周的啞巴;第二:從現在到寒假期末考試之間,所有星期天,初要完成老師佈置的作業外,還要在增加一些練習題,週一由雷新檢查。

    王學偉對於處罰內容沒有意見,(其實是不敢有意見),但對於讓雷新檢查他的作業完成情況,就很是不滿,哇啦哇啦的叫著抗議,但被雷鵬一句話堵了回去。

    雷鵬說「除了雷新,誰有閒工夫整天盯著你的錯處不放?」

    就這一句話,擺平了王學偉,但又引來雷新的不滿。

    「雷鵬,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是那種盯著別人錯處不放的人嗎?」

    「沒什麼意思,你只是喜歡盯著王學偉而已。」雷鵬又是一句話,就把雷新說歇菜了。

    呵呵,少男少女的情懷都是詩啊,在我們初一四班,誰不知道王學偉和雷新兩個人之間有那麼一點小情誼,偏偏兩個人還自以為神秘,好像大家都不知道,其實,背地裡每天看他們倆表演的人多了去了,只是兩個當事人不知道而已。

    「我聽說,按照咱們學校的慣例,每次大考之後,都要重新排一下座位,你有什麼打算?」雷鵬問我。

    「無所謂呀,坐哪裡都行,怎麼了?」敏感的發現雷鵬要說點什麼,我反問。

    「我的意思是咱們幾個還坐在一起,一來有什麼不會的可以有人討論,二來,我看咱們班,除了咱們幾個人,認真學習的也沒幾個,不要讓他們影響咱們。」雷鵬說出他的考慮。

    「想法不錯,但是誰知道張老師會怎麼安排呢?」我雖是提出問題,但卻不認為會對雷鵬造成困擾,以他的個性,沒有考慮周全的事,一般不會提出來。

    「沒關係,我去找張老師商量,我想,就憑咱們幾個的成績,老師應該會同意讓咱們繼續坐在一起吧。」雷鵬信心滿滿的說。

    「那行,就按你說的辦吧。」我隨意的說。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