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重生生活 正文 33、師兄,我要收賬
    33、師兄,我要收賬

    「嘿嘿,師兄~~~」「你要幹嘛?有話好好說!」林師兄搓著胳膊上的雞皮疙瘩低聲吼道。(小說~網看小說)

    「沒事呀,師兄,我只是想到,咱們打的賭,你好像從來沒贏過吧?」

    「你到底有什麼事?直說好了,只要我能辦得到,絕對二話不說,不用繞彎子了。」

    「呵呵,沒什麼事呀,只是提醒一下師兄不要忘記了就行。既然師兄也記得很清楚,那就沒有問題。呵呵,走吧。」

    「去哪兒?」「師兄不是叫我一起去老師家嗎?怎麼一眨眼就忘了?」

    「呼,你這丫頭,沒事不要老嚇我,如果我英年早逝的話,肯定是被你嚇死的。」

    「瞧師兄說的,你師妹我有那麼可怕嗎?難道說,是你心裡有鬼?做了什麼虧心事?」

    「臭丫頭!不許胡說!」「呵呵,師兄,你怎麼還是開不了玩笑啊?」

    心中的大事有了著落,輕鬆地和林師兄鬥著嘴,說笑玩鬧這到了老師家。老師和師母正在靜靜的看書,兩位老人現在已經不再注重物質的享受,只是追求精神上的充實。

    看到我和師兄有說有笑的,師母感歎的對老師說:「小林現在開朗多了,不再像以前那樣整天死氣沉沉的,現在多好。」

    老師接著說:「是呀,我還擔心以前的事對小林造成不好的影響,怕他心理負擔太重,現在看來,倒是可以省點心。小林能開朗些,咱們也放心了。」

    林師兄有點不好意思:「老師,看你和師母說的,好像我以前怎麼樣了呢。」

    「你以前怎麼樣?以前你可是不會跟人開玩笑的,對誰都沒有個笑摸樣,跟你說半天話,能回個一兩句都不錯了,一開口不是『嗯』就是『好』,都不超過五個字,叫你多出去走走,你也當做耳旁風,······」師母一股腦列舉了師兄的n條罪狀,成功的讓林師兄低頭認罪。

    「師母,不要再說了,再說下去,以前的我簡直就是自閉兒了,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老王,你聽聽,小林還學會油嘴滑舌了,哈哈哈哈······」

    一時間,滿屋子都是開心的笑聲,就連師兄,在最初的尷尬後,也忍不住笑起來。

    一個月的時間,看起來很長,其實很短暫,又到了和家人分別的時候,這一次,沒有讓任何人送我們,我和林師兄兩個人,靜靜的走了,回到陳家村,繼續我們刻苦的鍛煉過程。

    「師兄,快點把炭火燒旺一點,凍死我了。」一進門,我就沖林師兄嚷嚷道。

    「丫頭,你又幹什麼去了?天寒地凍的,不好好在屋裡呆著,跑什麼?」林師兄嘴上說著抱怨的話,手上的動作卻很迅速,加了幾塊兒炭到火盆裡,把火盆放我面前,又倒了一杯熱水給我,才坐回他自己的位置。

    我雙手抱著茶杯,不是小口喝一點,說:「我和小五他們一塊兒上山探險去了。」

    「探險?那有沒有什麼收穫呀?」「別提了,什麼也沒有,還差點把藥田毀了一半。」

    「哦?怎麼回事?快說說。」師兄來了興致。

    「還不是小七,笨死了,我們都爬山坡爬的好好地,只有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腳一滑,就滾下去了,小五去拉他,自己也被墜了下去,我們幾個連滾帶爬的想要拉住他們,然後,一不留神就全部竄到藥田里,還踩死壓死一大片藥材。王林嫂子正好在藥田施肥,把他們幾個罵了個狗血臨頭,呵呵······」

    「他們?沒有罵你嗎?」師兄好奇。「我多機靈呀,離老遠就停住了,連藥田都沒踩到,王林嫂子罵我幹嘛?」

    「小滑頭!看別人被罵你很開心吧?」「嘿嘿,當然開心了。師兄,你在家幹嘛呢?」

    「還能幹嗎,不就是看看書,練練字,哪兒像你,玩的瘋丫頭似得!」

    「哦?你一直都在『一個人』看書嗎?沒有什麼人來看看你嗎?」

    「胡說什麼呢!就我自己······」「騙誰呢?!我就不信陳瑩姐沒來!」

    「沒有!」師兄斬釘截鐵的說,「小丫頭不要亂說話,陳家妹子來也是看你的。」

    說的很像那麼一回事兒,可惜臉上的紅暈出賣了他,證明他還是心虛呀。

    「師兄,沒聽過『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確有其事』嗎?嘖嘖,臉都紅了,我就不信你不知道陳瑩姐對你是什麼意思!」

    「哎,丫頭,我知道又怎麼樣?」師兄忽然正色說,「問題是我只把她當做朋友姐妹,在沒有其他想法,以後你說話也注意一點,別讓人家誤會了。」

    「哦,我知道了。不過,師兄,陳瑩姐那麼出色你都看不上,你想找一個什麼樣的呀?」可憐的陳姐姐,被連發了「朋友卡」「妹妹卡」兩張拒絕卡,說起來你也算是陳家村的一朵花,人漂亮,又能幹,還會過日子,師兄的眼光還真是高。

    「不是看上看不上,而是感覺我跟她,就不是一路人,沒有那種感覺。咳,我和你說這些幹嘛?你個小不點能懂什麼?」

    「切!我不懂?一男一女能有什麼呀!不就是要麼喜歡,要麼不喜歡,搞那麼複雜有用嗎?感覺?什麼是感覺?比如這杯水吧,一開始拿在手裡,感覺它是燙的,等了一會兒,溫度就合適了,再放下去,就成涼的了,水還是水,只是隨著時間的變化,你才有不同的感覺。人和人之間不也是這樣?誰知道你現在的感覺,以後會不會變?或者,你的『感覺』,其實只是『錯覺』,也許,現在沒感覺,以後就有了呢?」連珠炮似地說了一大串話,看著師兄張口結舌,樂的我笑的東倒西歪。

    「你這丫頭!人小鬼大的!也不知道哪兒學來這一套套的。我說不過你,我不和你說了,我認輸,這總行了吧!」師兄帶著一絲無奈的笑意,投降。

    「好了,師兄,說正經的。既然你對陳瑩姐沒興趣,那你可要跟人家說清楚呀,我看她現在一心都在你身上,有空就往客居這兒跑,說是找我,其實不還是想和你多接觸,你打算怎麼辦呀?」「我能怎麼辦?她又沒有明說,我也不好說不讓她過來,順其自然吧。」

    「師兄,跟你商量個事。」「有事兒你直說,別跟我說『商量』,我現在聽到你說這兩個字就害怕。」「附耳過來,聽我慢慢跟你說······」

    「丫頭,我沒聽錯吧?你要炒股?什麼叫炒股你懂不懂?你就敢去炒?你不怕賠錢啊?」

    「哎呀,師兄別著急嘛,又沒有讓你出錢,你跳什麼腳?」

    「說的倒輕巧,不還要我向你家借嗎?難道賠了錢不用我還?」

    「師兄,你這話我可不愛聽了!你怎麼就能肯定我一定會陪?烏鴉嘴!萬一我要是賺錢了呢?」「賺錢?你以為別人都是傻子,就你一個人聰明?那麼多人都沒有去,你湊什麼熱鬧?你對股票瞭解多少?不是胡鬧嘛!」

    「師兄,現在是股市的,肯定穩賺不賠的,你就相信我嘛!」

    「不行!我是不會讓你胡鬧的,你趁早死了這條心!」

    「林峰!我告訴你,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可是把你未來五十年都輸給我了,我讓你幹什麼,你就得幹什麼,怎麼地?你還想賴賬?!」林師兄的石頭腦袋算說不通了,搞得我一頭火,聲調也提高了好幾個檔次。

    「我就是賴賬了,你怎麼著吧!」師兄也要拍桌子了。

    「哇,師兄欺負人!師兄壞蛋!我以後再也不要理師兄了,嗚嗚······」硬的不行咱來軟的,軟的要還不行,磨我也要磨的你答應!

    「顏瑋,是師兄不好,你別哭了行不行?求求你了,小姑奶奶,別哭了啊。只要你不哭,啥事咱都好商量,好不好?」師兄果然慌了,手忙腳亂的哄我。

    既然你吃軟的,那就不要怪師妹我變本加厲了:「嗚嗚,師兄不疼我了,師兄還罵我,臭師兄······」「師兄錯了,師兄不該罵顏瑋,乖,別哭了啊,只要顏瑋不哭,要打要罵隨你,行了吧?」師兄繼續低姿態。

    「是不是我說什麼師兄都肯做?師兄什麼都聽我的?」得寸進尺。

    「是是是,都聽你的。」師兄無奈。

    「那你就按我剛才說的做!」圖窮匕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