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愛達人 第三章
    禮拜五,每週上班日的最後一天,一般人總會在這個時候一邊工作,一邊偷偷想著週末要去哪兒玩,但是谷明-卻另有煩惱——

    到底要不要上樓去找言君翔,好好問個清楚,為什麼他們籌劃已久的計劃會被他評為「賠錢貨」呢?去或不去的掙扎在谷明-的心裡形成拉鋸戰,讓她一直拿不定主意。

    上次她闖進他的辦公室興師問罪,結果氣呼呼地甩門離開,這次若是又帶著計劃書去向他『請教』,感覺好像自打耳光、主動示弱似的。

    坦白說,若是取決於個人的感覺,她實在一點兒也不想去,但是想到父親這麼信任言君翔,相信他的評斷一定有道理。或許她該暫時將個人恩怨放兩旁,公司利益擺中間。

    猶豫了許久,最後,谷明-終於還是無奈地妥協了。

    她在心裡告訴自己——暫時的「忍辱負重」全是為了公司好,她真的不希望一個好的案子莫名其妙被推翻,就算它真的是個不該執行的「賠錢貨」,她也希望言君翔能給她個合情合理的原因。

    打定主意後,谷明-先喝了杯咖啡舒緩情緒,才上樓去找言君翔。

    ¥灨D灨D

    「副總經理,」一看見谷明-走進辦公室,言君翔的嘴角一揚,笑得瀟灑迷人。「有什麼事嗎?」

    谷明-瞪著他俊美的笑臉,有些懊惱地發現自己竟有點心跳加快的傾向。

    可惡!這男人肯定深知自己的魅力,想要使出美男計來讓她降低「戰鬥力」,她才不上當呢!

    谷明-沉著俏臉,輕哼道:「代理總裁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

    「有美女主動上門來找我,當然值得高興呀!」

    聽見他的讚美,谷明-並沒有被沖昏頭,反而更認定他是個不正經、不專業、不適任代理總裁的傢伙。

    她勉強按捺住自己的情緒,忍氣吞聲地說:「今天我是來跟你討論上次那份計劃書的。」

    言君翔一揚眉。「那個案子我不是已經評論過了嗎?」

    「你所謂的評論就只有『賠錢貨』這三個字而已,並沒有說明任何原因,就算真的要駁回,也總要有充分的理由,才能讓人心服口服啊!」

    言君翔同意地點點頭,示意她到一旁的沙發坐下。「坐著聊吧!我可捨不得讓美女站到腿酸。」

    谷明-心想等會兒可能要針對這個案子好好討論一番,所以就接受了他的建議,轉身坐入沙發,而言君翔則坐在另一旁的單人座沙發上。

    看著他從容優雅的神態,像是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有那麼一瞬間,谷明-幾乎要相信他是個很有能力的人,但是一想到他用三個字就抹殺他們所有人的心血,她立刻又將他歸類為一個心懷不軌的惡搞代理總裁!

    「好吧!先告訴我,你為什麼認為這個計劃是可行的?」

    「當然可行啊!我們在台東有塊佔地遼闊的地,那邊風景優美,適合開闢度假村。現在國人雖然已是周休二日,兩天的時間想出國也不太夠,所以我們計劃在台東那兒蓋個度假村,將周休二日的遊客統統吸引過來。」

    「如果是選定一個鄰近國家的城市為定點的話,時間怎麼會不夠?像是日本、韓國,搭飛機過去也要不了幾個鐘頭。」

    「可是出國的費用貴呀!」

    言君翔搖了搖頭,說道:「即使是在台灣旅遊也不便宜,若是自行開車,來回的油錢就不少了,若是選擇搭乘國內班機或是火車、客運,到時候可能還得加上當地租車的費用。除了這些,當地飯店的住宿費、餐費,再加上各個觀光遊樂區的門票等費用,其實並不算便宜。」

    「這……可是我們要開闢的度假村不一樣呀!我們走的是精緻路線,以品質來吸引客人。」

    「現在很多五星級飯店就有規劃套裝行程了,難道他們還不夠精緻嗎?除非我們有更吸引人的地方,否則要拿什麼跟人家競爭?」

    「當然有呀!我們打算規劃一個適合闔家蒞臨的度假村。」

    「那更糟了。」

    「為什麼更糟?」谷明-氣鼓著俏臉。

    「現代人晚婚,即使結了婚也未必願意生小孩,若是以『適合闔家蒞臨的度假村』為主題,當場就會少掉許多客源,萬一到時候成果不如你們預期的樂觀,豈不是會蝕掉『谷氏集團』雄厚的本錢,還白白浪費了那塊地?」

    他簡單幾句話就完全否決掉整個計劃,谷明-的心裡很不服氣,卻又找不出話來反駁他。

    她不得不承認他說的確實有道理,當初他們也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只是他們認為憑藉著強力的企劃與宣傳,應該可以克服一切。

    言君翔笑看著她不服氣的臉,接著又說:「台東的那塊地,這兩天我想了一下,已經有了決定。」

    「什麼決定?」

    「我決定用那塊地來開闢一個國際性的賽車場地,你就照這個方向吩咐底下的人去規劃吧!一個禮拜之後把初步的企劃書交給我。」

    「什麼?」谷明-瞪著他。「你瘋了!」

    「我瘋了?」言君翔挑眉。

    「對!你瘋了!」谷明-氣急敗壞地說:「我們規劃了這麼久,都已經打算要執行了,你一來就全盤推翻,而且好好的一塊地蓋什麼賽車場?我看根本是自己想要的吧?哼!莫名其妙!」

    「我沒有瘋,而且已經決定這麼做了,你只管照辦就是了。」

    「鬼才會聽你的話照辦!哼!我來找你真是錯誤!」谷明-火大不已,再次當著言君翔的面甩門而去。

    望著被摧殘了兩次的門板,言君翔沒有動怒,甚至還搖頭輕笑。

    想不到這妮子的脾氣這麼大,不知道他需要花多久時間,才能將她給馴服?

    他想著,黑眸泛起了熠熠的光芒。

    這個美麗耀眼的女子,徹底激起了他征服的慾望。

    ¥灨D灨D

    見谷明-怒氣沖沖地從代理總裁辦公室回來,助理Am

    y不禁有些擔心,察言觀色了許久,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關心一下。

    「副總,現在那個計劃案怎麼辦?是不是要放棄了?」

    「不!」谷明-想也不想地說。「怎麼可以半途而廢?當然要繼續執行原定的計劃,朝度假村方向去做。」

    哼!憑什麼言君翔一來就要推翻他們的計劃?她實在氣不過,也不打算當個只會唯唯諾諾聽話辦事的「好屬下」!

    「可是代理總裁……」

    「既然是『代理』,就表示他只是暫時的,管他那麼多!」

    經營度假村可是一個長久的計劃,牽涉的資金更是上億元,而言君翔不過是暫時代理總裁半個月……

    想到這裡,谷明-忽然蹙起了眉心。

    現在她父親聽從醫生的建議,在醫院好好地休養半個月,但是半個月後呢?她記得父親那時說過,醫生建議他即使出院了之後還是不要太操勞,免得身體會再度負荷不了。

    倘若因為健康的考量,父親決定讓言君翔繼續擔任代理總裁,而且期限無上限地延長,那還得了?

    想到未來必須繼續活在言君翔的「陰影」之下,谷明-的心就直往下沉。她自己個人的情緒因素也就算了,但是公司禁不起他亂搞呀!

    「可是……這個案子……」

    「行了,有問題我負責,我就不信他能拿我怎麼樣。」眼前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保住台東的那塊地,絕對不能讓言君翔亂來。

    什麼國際級的賽車場嘛?真是莫名其妙!

    她相信那男人絕對心懷不軌,說不定是他自己喜歡賽車,所以想要假公濟私地滿足自己的私慾。

    她父親或許是因為某種原因被言君翔給騙了,才會對他這麼信任,在這種情況下,她一定得挺身而出對抗「惡勢力」,才不會讓那個傢伙得逞了。

    「哇!副總經理真有魄力。」助理Amy看她一臉鬥志高昂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原本擔憂的心情也減輕不少。

    「這是一定要的啊!」谷明-認真地說。

    父親辛苦這麼多年打下的江山,她才不會讓一個可惡的傢伙給破壞了哩!

    ¥灨D灨D

    禮拜一的早晨,台北市的交通彷彿隨著上班族週一症候群的『發作』,也顯得格外壅塞。

    自從進入「谷氏集團」工作以來,谷明-雖然偶爾也會有倦怠或想偷懶的時候,但是從沒有一次像今天這麼嚴重。

    這一切,她全都歸咎於言君翔的頭上!

    一想到昨天她到醫院去陪父親,順便向父親報告言君翔想要蓋賽車場的荒謬打算,父親竟然要她照言君翔的話去辦,這讓她感到既驚訝又疑惑,同時不禁悶悶不樂了起來。

    難道就因為自己一直沒什麼接掌「谷氏集團」的意願,所以父親就開始考慮其他的接班人選,而言君翔真的有可能在未來入主「谷氏」?

    唉,她雖然不想接下龐大的事業,卻也不希望父親大半輩子辛苦打下的江山毀在別人的手中呀!

    她真不懂,那個言君翔有什麼好的,值得父親這麼的信任與賞識,在她看來,他根本只是個自大狂妄的傢伙,要是真的將整個「谷氏集團」交給他經營管理,說不定短短一年不到就被搞垮了!

    「不行,我一定得在他真的造成什麼嚴重的損害之前,先想辦法將他給趕出公司才行。」

    谷明-振作起精神,走進辦公大樓,在前往辦公室之前,她先繞到茶水間去,打算要替自己沖一杯熱咖啡來醒醒腦,好讓她可以思緒清晰地想想趕走言君翔的方法。

    當她來到茶水間的門外,正好聽見裡頭有兩、三個女職員正在一邊倒茶,一邊閒聊著——

    「等等十點半要開高級主管會議耶!我要負責準備相關資料,所以也會出席,嘻嘻,真好!」

    「幹麼這麼開心?我都不知道你突然轉性,變得喜歡開會了?」

    「當然啊!因為可以見到代理總裁呀!」

    谷明-愣了愣,訝異地挑起眉梢。想不到言君翔的魅力這麼大,竟讓公司的女職員變得喜歡開會?

    「你已經見過代理總裁啦?他怎麼樣?聽說是個大帥哥,到底是真的還是謠傳?快說快說!」

    「是真的!代理總裁長得好帥,一點也不輸給偶像明星,而且大約只有三十歲左右,真是年輕有為、魅力無窮!」

    「哇!真的呀?我也真想親眼看看,可惜我只是個小小的基層員工,不太有機會近距離和代理總裁見面……」

    聽了她們的對話,谷明-的心情有些複雜。

    不可否認,言君翔確實是個高大俊美、充滿魅力的男人,如果是平常,她在面對這樣一個大帥哥時,或許也會產生怦然心動的感覺,可是一想到他的「真面目」,就算原本有再多的心動也會立刻消失無蹤。

    谷明-走進茶水間,那幾名女職員一看見她,趕緊終止八卦的話題,各自回到座位上去。

    對於這幾個女職員在上班時間說些八卦,谷明-並不打算追究或責罵,反正她很快就要將那個「罪魁禍首」趕出去了。

    替自己沖了杯濃咖啡之後,谷明-轉身走向辦公室。

    門一開,就見助理Amy已經到了,而一看見她,Amy的表情瞬間變得有些僵硬,整間辦公室的氣氛有些詭異。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谷明-問道。

    「呃……那個……嗯……」Amy支支吾吾的,彷彿有什麼天大的事情卻又不敢說出口。

    谷明-疑惑地愣了愣。上次Amy是要拿被言君翔評為『賠錢貨』的計劃書給她,所以才吞吞吐吐的,難不成這次又和那男人有關了?

    「怎麼?」她冷哼一聲,問道:「偉大的『代理總裁』又有什麼裁示嗎?」

    「嗯……就在三分鐘前,代理總裁的秘書來了一趟。」

    「喔?做什麼?」

    「這……就是……呃……等副總到位置上……就會知道了。」

    谷明-蹙起眉頭,心裡的疑惑更深了。從Amy的反應看來,事情似乎還挺大條的。

    到底怎麼了?

    谷明-滿腹疑惑地來到她的辦公桌前,就見她的桌上躺著一份文件。

    「這是什麼東西?」她伸手拿起那份文件,一看清楚上面白紙黑字的內容,她立刻臉色大變——

    退職通知書?!

    她錯愕地瞪著這幾個宇,有那麼一瞬間幾乎要懷疑是自己眼花看錯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的桌上擱著一份退職通知書?

    「好哇!該不會那傢伙知道我想把他給攆走,所以先下手為強?」谷明-咬牙切齒地說。

    可惡!這傢伙未免欺人太甚了吧?她要是真的乖乖地捲鋪蓋走人,豈不是要被他給瞧扁了?「太過分了!我這就去找他算帳!」

    谷明-火大地將那份退職通知書撕成兩半,並帶著通知書的「殘骸」,怒氣沖沖地上樓,決定要當面向言君翔問個清楚明白。

    ¥灨D灨D

    看谷明-像一陣旋風般闖進辦公室,言君翔的神色不變,像是早就料到了她會這麼做。

    瞪著他從容優雅的神態,谷明-火氣更加上升。

    「這是什麼?」她拿著那份通知書氣沖沖地質問。

    「我想上頭『退職通知書』幾個字應該寫得非常清楚吧!」

    「我的眼睛沒有瞎,我看得非常清楚,但是你憑什麼這麼做?」

    「憑我是代理總裁,這段期間公司歸我管。」言君翔微笑地回答。

    谷明-氣得咬牙切齒,若不是她的修養還夠,她實在很想揮手打掉他臉上那個俊美迷人卻可惡透頂的微笑。

    「就算是總裁,要開除一個員工,也得要有原因吧?」

    「我確實有充分的理由。」

    「好,我洗耳恭聽!」

    「因為你會受到個人情緒而嚴重影響自己的判斷力,沒有把公司的利益看得比自己的心情還重要,這樣不是一個好的員工,更不是一個稱職的高級主管,所以我認為你不適任這個職務。」

    「我才沒有像你說的那樣,我幾時不在乎公司的利益了?」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在短短幾天內就甩了我兩次門,不是嗎?」

    「你記恨?故意借題發揮?」谷明-指控地瞪著他。

    「我不是那種人。」言君翔臉上依舊保持著從容的微笑。

    「不是?那這份退職通知書是怎麼回事?」

    「我剛才說了,你太容易被個人情緒影響了判斷力,你根本不願意認真思考公司的利益。」

    「那是因為蓋什麼鬼賽車場根本就只是你自己想要的,對公司來說哪有半點利益可言?」

    「是嗎?你真的冷靜評估過了嗎?」

    「我……」谷明-被問得有些心虛。

    「你認為我只是一時興起,臨時決定要蓋賽車場的,對吧?」

    谷明-哼了聲,算是默認。

    「你有沒有想過,『谷氏集團』有百分之三十左右的汽車產業體系,不僅有汽車生產與銷售,還有相關產業像是輪胎、零件、機油等商品。要是我們興建一座國際級的賽車場,帶動整個台灣賽車的熱潮與風氣,而我們順勢投資高科技賽車界,不就可以引領風潮並促進相關產業的營運成績?」

    聽完了言君翔的分析,谷明-的表情頓時有點尷尬。仔細想想,他所說的好像真的還挺有道理的。

    都怪他一開始那「賠錢貨」三個宇太刺傷人了,讓她因此認定他心懷不軌、企圖進公司來惡搞,所以他的意見她也一概認為是不值得採用的爛意見,當然也就不會好好地去思考了。

    「凡事等到風潮形成了才開始做,那就永遠晚人家一步。如果賽車風氣一帶動起來,我們立刻能接軌,就可以站上高科技賽車產業的龍頭地位。」

    「你說的很美好,但是難道這麼做就沒有風險嗎?」谷明-心裡還是對於度假村被否決掉而耿耿於懷。

    「這世上沒有什麼零風險、高報酬的投資,所以事前的評估很重要,要有詳盡的考察、全面的規劃,一切都準備妥當了,才可以安心放手去做。」

    望著言君翔侃侃而談的模樣,谷明-的心裡對他稍微改觀了。…i看來這男人是真的有兩把刷子。

    一想到自己身為公司的副總經理,卻被私人情緒給影響了判斷力,忘了將公司的利益擺在第一位,谷明-的心裡就湧上深深的罪惡感。

    「好吧!我承認在這件事情上面我表現得差勁,為了彌補我的過失,我打算把今年度剩下來的幾天特休假額度給用掉,利用幾天的時間到國外的賽車場去實地考察一下。」

    言君翔點點頭,伸手將那份退職通知書拿回來,擱進了抽屜。

    「看在你知錯而且有反省決心的分上,我就收回辭退你的決定。不過,你別以為這樣就沒事了,你只是被『留校察看』而已,還是得好好表現才行。」

    他的話令谷明-氣結,差點忍不住翻起了白眼。「真是謝謝總裁大人高抬貴手,給我這個機會。」

    「不客氣,其實我心裡也不願意讓你離開的,畢竟公司裡有個美麗的副總經理,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言君翔微笑地說,眼裡有著對她的讚賞。

    她的表現比他想像的還要好,不會死不認錯,也不會為了顧及自己的面子去為反對而反對,只要再多加訓練、磨練、歷練一番,將來確實有接掌「谷氏集團」的能力。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