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少爺假千金 第五章
    兩個賊頭賊腦的男子扛著一個大麻袋,朝一處偏僻小屋快步急行。

    「放開我、快放開我……」麻袋內不斷的傳出少女細微的呼救聲,還不時的踢動著。

    「別吵,再吵把你丟下山崖摔成一攤爛泥。」走在後頭較胖的小七出聲恐嚇。

    但就在他們以為袋中的少女肯安靜的乖乖就範時,誰知她竟反而轉為更激烈的掙扎,叫嚷聲也更大。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

    「這娘們也夠煩人的,不如一掌劈昏了算了……」走在前頭的小三朝著小七提議。  

    「那怎麼成,這娘們可是錢少爺要的人,要是咱們傷她一根頭髮哪還有命活?還是快些將人帶去吧!」小七反對的道。

    討了個沒趣的小三乖乖閉上了嘴,低著頭將腳步加快。

    兩人抬著麻袋匆匆閃進小屋裡,早等在屋裡的錢萬兩立即走向門口朝外張望了一會,才將門輕輕掩上。他一臉欣喜的望著麻袋,臉上的淫笑更深了。

    將麻袋小心翼翼地放置在屋內的木床上,解開麻繩,麻袋裡頓時露出一張絕麗的秀容。

    駱芷盈微喘著伸出頭透口氣,剛才因使力掙扎而暈紅的雙頰顯得更為嬌嫩,讓錢萬兩看得不禁雙眼發直。

    在發現錢萬兩正色迷迷地看著自己後,她完全頓悟了她被綁架了。

    「你們做什麼把我綁到這裡?」她秀臉一沉目光含怒的瞪向錢萬兩,掙脫開麻袋身子忙向後退,直到背脊碰到了冷硬的牆壁才停下來。

    「我的小寶貝你別怕。」錢萬兩淫笑的搓著雙手邊說邊朝她逼近。

    「你……別過來……」她見他愈走愈近心裡著實害怕,四下張望已無可退之路,大眼裡全是惶恐。

    「寶貝,乖乖別怕,我會好好的待你的。」錢萬兩嘿嘿的低聲淫笑,揚起手示意的一揮,小三和小七立即會意的嘻笑著走出門去。

    她幾近絕望的流下兩行清淚,此刻茫然無頭緒的腦海裡浮現的儘是那張輪廓分明的臉。

    「阿沖……」她無措地低喃著。

    「美人兒,現在只有咱們兩人嘍!來,讓我好好疼你。」他展開雙臂作勢欲撲。

    「不要……」她驚懼的高喊著,雙手沒有意識的在四周摸索,只聽得他發出一聲尖銳的慘叫,再來是他氣急敗壞的咒罵。

    在門外把風的小三和小七在聽見錢萬兩的慘叫聲後,連忙搶進門一探究竟,想不到裡頭的駭然情景讓他倆瞧得目瞪口呆。

    只見錢萬兩跌坐在地,身旁有一柄沾滿鮮血的斧頭,右肩上裂了一道傷口,血還不斷的湧出,浸濕了他的衣襟還流了滿地。

    駱芷盈也看傻了,原來方才自己丟上去的是一把置於床邊生蛌漫聸Y,結結實實的砍傷了他的右肩。

    錢萬兩痛苦的陣陣號叫,他震怒的瞪著駱芷盈,咬牙切齒的欲由地上掙扎站起。

    「錢少爺!」小三和小七慌忙的上前伸手欲扶起他,可是兩人粗手粗腳反而拉痛了他的傷處,讓他痛得齜牙咧嘴。

    「啊……」他淒厲的哀叫聲讓他們慌忙的鬆了手,他頓時又跌坐在地上,傷口處的鮮血流得更快了。

    駱芷盈雖駭得雙腳直打顫,可還是鼓足了勇氣,下床拔腿朝門外衝去。

    「你跑哪去?」離門口最近的小三反手將她素白手腕擒住。

    「放開我……」她死命的掙扎。

    抓著她的小三不經意瞥見她的手腕上的黑珍珠,為之一愕,這……這黑珍珠不正是邵沖之物嗎?

    「錢少爺,這娘們是邵沖的人。」小三有些害怕,動了邵沖的人,他的小命堪虞。

    錢萬兩置若罔聞,滿血絲的雙眼憤恨的瞪著駱芷盈。

    接收到他那殺人似的陰狠目光,更堅定了她逃脫的決心,她沒來由的激發出一股勇氣,張口朝著小三捉住她的手狠狠咬去。

    「啊……」小三又驚又痛的狂叫一聲,下意識地鬆開手。

    一回復自由身,她立即奪門而逃。

    這突如其來的驟變讓他們看傻了眼,尤以錢萬兩的臉色最為鐵青,想不到這只到手的「天鵝」竟然脫困而出?

    「快……快去把她捉回來!」他激動的狂吼著,臉上的表情極為猙獰嚇人。

    「是、是,錢少爺!」小三和小七皆讓他震耳欲聾的怒吼聲給嚇得魂飛魄散。

    兩人害怕得出了一身冷汗,默契十足的相互瞧了一眼。跟隨在錢萬兩身邊也有幾年了,從未見過他發如此大的火。

    被咬疼手的小三十分委屈的撫揉著手上的咬痕,苦著一張臉趕忙和小七同去攔截駱芷盈。

    「一群廢物,沒用的飯桶。「錢萬兩滿心不悅的揚聲咒罵,隨手拾起一塊廢棄的木頭髮洩似地朝他們遠去的身影丟去。

    他錢萬兩這一輩子從未這麼失策過,想不到他一個堂堂男兒竟然會栽在一個弱質女流手中!這不但是個天大的笑話,還是他今生的恥辱!

    他緊握著拳頭,糾結的眉頭下是一對紅似發出火光的雙眼,他會讓她知道這麼反抗他是極不智的,一定。

    ※  ※  ※  ※

    駱芷盈不分東西南北的沒命的竄逃著,直到身後的叫喊聲和追逐的腳步聲不再後,她才逐漸放慢腳步。

    香汗淋漓的她撫著胸口氣喘吁吁的靠著樹幹坐下,經過剛才的奔逃,她現在可說是力氣用盡。

    總算是逃出了錢萬兩的魔掌了,她鬆了口氣,放心的正欲閉目休息片刻時,突然間頭頂傳來一陣鳥兒振翅急飛的聲音。

    她嚇得緊靠著樹,怯怯地抬頭一望,只見一群羽毛斑斕的七色彩鳥,由大樹頂上爭先恐後的飛離。

    沒一會鳥群飛散,四周又恢復了剛才的寂靜,她這才扶著樹緩緩的站起來,張大盈盈的翦水秋瞳四下梭巡。

    四周林木叢生不斷的朝外延伸,似乎是望不到盡頭。原來她不知不覺闖進了一片野林,這裡簡直是寧靜得嚇人,除了偶爾傳來根本就是杳無人跡的荒山野地。

    「這……是哪裡?」她擔心的喃喃自語。

    她不住的張望著,只盼能找到出口,但到處都是樹木,哪能夠瞧得明東西南北呢?

    一時間她也拿不定主意,只有盲目的憑著直覺隨處亂走。

    ※  ※  ※  ※

    小七上氣不接下氣的追到一塊大石旁,再也忍受不住的停下來歇息。

    「吱!這娘們跑得倒挺快的。」他累得只差沒躺平在地上,放眼一望,眼前已近一片密林,正待提步再追時,腦中有個印象一閃而逝,登時讓他嚇出一身冷汗。

    「密林滿,絕無盡頭……」他卻步的直望著不遠處看來有些森冷的密林,那裡該不會是……連忙退了幾步,轉眼一瞧見路旁有一塊歪斜的石碑讓雜草給遮掩住。

    額上的冷汗緩緩滑落,他顫著手蹲身將石碑前的草撥開,四個赤紅大字頓如鬼魅般的震懾住他的心魂。

    枉死絕境

    「果真是枉死絕境……」他嚇得魂飛魄散急退了幾步,雙腿還下住地打顫。

    聽說枉死絕境原本有個極為清雅的名字叫天外仙境,因為裡面有許多稀世走獸、奇花異果,皆是天上難尋地下難求的珍寶,吸引了不少山寨裡膽識過人的兄弟,前往仙境深處見識探索。

    但不幸的事卻接二連三的發生,前去仙境的勇士們都是有去無回,山寨裡也開始繪聲繪影的流傳仙境裡的慘事。

    一夕之間,仙境遇變絕境,稀世走獸也變成了食人怪獸,寨裡上上下下無不被傳聞駭得膽戰心驚,諄諄告誡著寨民絕對不可靠近。從此天外仙境變成枉死絕境,寨內的土匪們無不視此密林為畏途。

    小七愈想心底愈發毛,突然密林裡傳出幾聲怪鳴,更是嚇得他三魂丟了兩魂。他驚叫一聲,立即頭也不敢回的轉身就跑。

    他人才跑沒幾步路,就硬生生的撞上一物。

    在這荒山野嶺上怎麼會有「東西」擋住去路?這……莫非是絕境裡的食人獸跑了出來?

    「啊——」小七駭叫的趴跌在地,還失控的尿濕了褲子。

    這人是怎麼了?邵沖讓他淒厲的喊聲給嚇了一大跳,他機靈的抽出長劍護身,莫名其妙的望著這個對自己行五體投地的大禮的怪人。

    咦?這人似乎有點眼熟……他仔細瞧著,這不正是錢萬兩身邊跟前跟後的小七嗎?哼,瞧他這副屁滾尿流的醜樣,定是做了見不得人的虧心事。

    他冷哼一聲,挺著長劍對著他不屑地喝道:「小七,你是做了什麼虧心好事?快起來,我有話問你。」

    小七驚魂未定的尖聲怪叫,待他分辯出出聲者是邵沖後,才稍稍安定心神。

    「我叫你快起來聽見沒?」

    「少……寨主。」他顫著聲十分心虛的站起來。

    「說,你做了什麼好事?」邵沖沉著俊臉,將劍尖輕抵著他的咽喉。「駱姑娘失蹤是否和錢萬兩有關?」

    「少寨主,小的只是聽命行事,一切都是錢少爺唆使的,饒命啊,我們只用麻袋……」見鋒利劍尖緊抵住喉口,小七早嚇得雙膝一軟跪倒在地,將所有陰謀全盤托出。

    「廢話休說。」邵沖氣憤的將使劍的手勁加強了些,他每聽一句皆是惱怒至極,原本還冀望駱芷盈是一時走失,想不到竟是給錢萬兩這淫賊派人給擄了去。「錢萬兩這賊人將駱姑娘擄去哪了?你要是瞎說我現在就要你的狗命。」

    他現在像是一頭已近發怒邊緣的狂獅,殺了一百個小七也未必能平息一絲絲怨氣。

    「本來我們將她帶到山上的廢棄木屋,想不到她不知由哪摸出一柄斧頭,砸得錢少爺肩頭一個大口子,還……她還……」他說到這兒有些害怕的偷瞄了身後的密林幾眼。

    「她還怎麼了?」邵沖雙瞳燃著暴怒的烈火,微一使勁,劍尖緩緩地劃出一條小小的血痕。

    「少寨主饒命,那娘們……不,那駱姑娘逃出來後,跑著跑著就闖進了枉死絕境。」他生怕邵沖一失手了結了自己的小命,大氣也不敢喘的道出實情。

    「什麼?枉死絕境!」聞言邵沖驚懼得倒抽了口氣。

    他望著眼前深不可測的密林,此刻他擔心的並不是密林裡可怕的傳說,而是駱芷盈現下的安危。

    心激烈的狂跳著,他緊抿著唇,握著劍的手心熱得發汗,雙眼眨也不眨的落向黑幽的密林深處,他彷彿看得到駱芷盈那孱弱的倩影正對他發出驚恐的呼救,恐懼像一波波的漣漪向他心湖襲來。

    他意志堅決的帶著長劍刻不容緩的飛奔入林,他才無懼於枉死絕境裡可怕的傳言,此刻能讓他掛心懸念的也只有駱芷盈一人。

    「少寨主,你……」小七在邵沖的長劍抽離後大大的鬆了口氣,怎知他隨後竟急速朝林裡奔去,這倒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他慌張的站了起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快去大寨主那通報,好過頂著知情不報的罪名,那他可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  ※  ※  ※

    也不知在密林裡繞了多久,可不管駱芷盈怎麼走、怎麼繞,周圍一律皆是高聳的林木,這片山林似乎永無止境,總是望不到盡頭,不知為什麼待在這林裡讓她感到特別的不舒服。

    「不行了,好累。」終於再也忍不住,雙腿提不起一點勁,她微喘著選了一塊平坦乾淨的青石,半依著略作休息。她眼光渙散的左顧右盼,似乎瞧見不遠處的矮叢裡長著一顆顆紅艷欲滴的果子。

    她低呼一聲,原本有些失神的雙眼,在見到那一顆顆又大又紅得似火的果子後倏地發亮。

    她定神一瞧,矮叢裡的果子結實纍纍,有些還掉落在地,讓樹上偷溜下來的松鼠給抓了又溜回樹洞裡。

    「哇!有東西吃了。」她因寬心俏臉上盈滿笑意,開心的走向矮叢隨手摘了一顆。

    濃郁的果香撲鼻讓人不飲自醉,她根本不管這果子是否有毒,張口便咬了下去。

    酸中帶甜、香甜多汁的蜜果沒兩、三口就讓她急速的嚼吞入腹,她連忙又伸手摘了幾顆。

    正當她津津有味地嘗著鮮嫩的蜜果時,耳旁卻傳來斷斷續續、若有似無的嘶嘶聲。

    眼角一瞄,矮叢裡竟鑽出一條如手臂粗的大蛇!大蛇身上紅艷的鱗片亮得刺眼,詭異至極,驚得她一顆心險些由胸口裡跳出來。

    大蛇吐著蛇信直朝她來,肥厚圓滾的滑膩身軀不住的扭動著,迎面撲鼻的腥惡臭氣令她隱隱作嘔。

    駱芷盈在大蛇張口撲上的一剎那間,深吸了一口氣凝聚所有的氣力,飛快的反轉向後跑。

    大蛇猛然咬了個空,發怒的急速蠕動紅亮的身軀,緊追而去。

    駱芷盈不敢放緩腳步地回頭一瞧,想不到不回頭還好,一回頭卻見那條大蛇正緊隨其後。

    「救命啊……「她驚懼不已的尖聲嚷著,眼看大蛇猶如鬼魅般即將要追上自己,她一急也沒注意前面,絆著地上突起的樹根,整個人朝前撲倒。

    「啊……「隨著她一聲尖嚷,她整個人跌進一處冰冷的水塘裡。

    冰涼的水凍人心肺,急速的灌入她張開的口鼻內。

    在慌亂中她吃了幾口冰水,掙扎了一會後總算站定了腳步,原來水深只有到腰際。

    她驚魂未定,雙眼猶梭巡著方才緊追著自己的大蛇,赫然發現它盤踞在水塘邊吐著蛇信瞪著自己。

    這算什麼?為什麼從早上一起來就接連發生這許多讓她措手不及的事?!

    她有些委屈的紅著眼眶緩退到水塘深處,整個人無助得只差沒癱軟在冰冷的水塘裡。

    冰涼透心的水冷得讓她打了個寒顫,她想,再不上岸,自己鐵定會因此冷死。

    她七手八腳的爬上一旁幽深的小徑,薄如輕絲的衣裙濕淋淋的貼在她曼妙婀娜的身段,望上去極度的狼狽不堪。她提著濕透的衣裙,鼓起勇氣沒命的再次展開奔逃。

    大蛇見獵物提步又走,動作迅速的游水欲追。

    駱芷盈沒頭沒腦的亂竄著,也不知過了多久,濕了的衣服吹了風,讓她冷得已近全身僵硬,最後雙腿無力的撲倒在柔軟的草地上。

    她急喘著望著眼前的去路,仍是一望無際的林木深處。她累得長歎一聲,難道她還要這樣盲目的在這沒有出口的密林裡走下去嗎?

    腦中昏沉的她直想閉眼睡去,頓時只覺得整個人輕飄飄的,像浮在虛無縹緲的雲霧之中。

    恍惚之際,耳邊傳來陣陣若有似無的叫喚,那聲音有些熟悉。

    「邵沖……是你嗎?「她虛弱不堪的笑著低喃,絲毫沒意識到大蛇的潛近。

    「芷盈……芷盈……你在哪……」邵沖邊喊邊跑,剛才他明明有聽到一陣女子的驚呼聲,可是飛快趕到水塘邊卻只看到一條大蛇渡水欲追獵物的模樣,擔心之餘,決定跟著來看看。

    沒得到回應的他猶不死心的繼續朝前搜尋,儘管樹枝和荊棘劃破了衣褲,傷了皮肉,但這些輕微的痛楚卻磨滅不了他找尋她的意志,反而還讓他更加奮而不捨。

    終於,他看到不遠處躺著一個熟悉的身影,但令他心驚得差點放聲大叫的是,大蛇正試圖攻擊她。

    「芷盈……」他極度激動的大吼出聲,急步衝上前去,手中的劍更早一步疾射出手,不偏不倚的將抬頭的大蛇一把釘在一旁的大樹上。

    「沖……真的是你。」駱芷盈完全不知方纔的驚險,直到邵衝上前將她半扶起,她才半張著雙眼望了他一眼,而後便支持不住,含笑的雙眼一閉,安心地沉入一片黑暗之中。

    邵沖發現懷中的她一身冰冷。

    「芷盈,你醒醒……」他在她耳邊呼喚著,可是任憑他怎麼喊,她仍是緊閉著雙眸動也不動。

    想到她這大半天所受的磨難,全身狼狽不堪的模樣,他真恨不得立刻手刃了錢萬兩那令人不齒的淫賊。

    他不及細想男女間的顧忌,只知她再穿著濕衣,極有可能因此香消玉殞,而他心裡只有保住她性命的意念。

    「得罪了。」他深吸了一口氣,穩住有些翻亂的心緒,顫著手解去她身上的濕衣。

    濕衣下是一副玲瓏曼妙身軀,邵沖一時間看得癡了,那雖還有一件繡有荷花的肚兜掩住不少春光麗色,但他還是覺得呼吸困難、面紅耳赤好生難為情。

    他別過臉去不敢再多瞧,背著身褪去自己的衣服,然後小心又仔細的將她包裹住。

    接著他將她緊摟在自己溫暖的懷中,用著自己熾熱的體溫熨燙著她冰冷的軀體。

    「芷盈,你千萬要沒事啊,我還沒帶你遊遍世上所有的漂亮景致呢!」他在她耳邊低喃著,語調中蘊含著無盡的柔情蜜意。

    「嗯……」駱芷盈意識昏迷中輕應了一聲,那對長而濃密的睫毛輕捩動了幾下。

    他輕漾著溫柔的淡笑,在她由白轉紅的頰邊柔柔地吻了一下,一種化不開的情愫,悄悄地在他自持冷靜的心湖裡漾起一波波的悸動。

    抱起她瘦弱的身子,他快步的朝著來時路離去。

    她又回到那熟悉又安穩的懷抱裡了!駱芷盈捨不得睜開眼睛。她真的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