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心俏佳人 第十章
    很好!終於被他找到了!流川浩野從車上冷冷地打量辛代爾的別墅,對這棟價值不菲的高級私人住所不屑地搖搖頭。

    從「-之流」情報網得到的消息,季彤的確被帶進了這裡面。但她為何會乖乖就範,這一點他仍然不知道答案。

    一定有什麼事發生了,所以她才不得不離開他。但最教他生氣的,是她竟然不將理由告訴他就私自行動,以為能靠自己的力量擺平一切。

    這個不要命的小傻瓜!

    時候已經不早了,他耐心地等候良好時機的來臨,決定入夜之後再展開狙擊。根據他的猜測,辛代爾一定在周圍安置了鐳射防盜系統,所以大門外才看不見他的手下站崗守衛。

    拿出高倍夜視望遠鏡,他從藏匿的樹林裡遠眺三層樓高的建築。入夜後的華宅在這個人煙稀少的郊區更顯得安靜,他注視著每一扇宙的動靜,希望能找出季彤的行蹤,但是至目前為止都沒有半點跡象。

    她不會離開這裡了吧?他忽然有些害怕錯失了她。就在此時,一個勁裝的身影引起他的注意。

    有人來和他搶生意了!

    他躲在暗處,調好望遠鏡,鏡頭下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黑暗中。那是台灣派來的特派員,周衍。

    他也真不死心,浩野歎道。大概台灣對季彤也不願就此罷手,所以才會派遣周衍到美國來對付辛代爾。這下好了!待會兒保證會熱鬧滾滾,精采可期!

    就在他和周衍在屋外蠢蠢欲動之時,裡頭的季彤可沒有閒著。

    當鐘聲敲了十二下之後,她悄悄地推開房門。四周靜得像是墓地,有著令人顫慄的氣息,門外沒有人站崗,走道上架設的隱形攝影機很容易就被她的能力搞走。她口袋裡的那串鑰匙在她行走時發出細小的金屑撞擊聲,更加添增幾分緊張。

    季彤在樓梯的迴旋處站定,開始閉眼運力感應舅舅的所在。整棟大屋有將近四十個房間,但每個人的熱力反應都不一樣,她可以分得清楚誰在哪間房裡活動的氣流。

    行了!在三樓員北方的那間房裡,舅舅和舅媽就被鎖在裡面。她高興地才要舉步,一陣劇痛和暈眩立刻攫住她的腦部。季彤忙亂地抓住扶手,喘著氣強拖著沉重的身軀往三樓走去。

    「撐下去!我不能在這時候倒下!」她反覆地警告自己,給自己力量,硬是忍住鼻口間的熱流,不讓血流出。

    來到目的地之後,她趴在門上傾聽有無聲響,半晌,沒有任何動靜,她才拿出那串鑰匙。直到將第五把鑰匙插入鎖孔,門才應聲而開,她一顆懸著的心方才落地。

    「舅舅!」她輕喊。

    「小彤?」趙鐵君還以為是什麼人在偷窺,沒想到會是她。

    「小聲點,快跟我出來。」

    「小彤,是你來救我們了嗎?」她舅媽尖銳的聲音篡地揚起。

    「你別大聲嚷嚷好不好?」趙鐵君無奈地指責太太。

    「都別說了!我們快走。」季彤制止他們再爭辯。

    她轉身先步出房門,一行三人才來到樓梯口,大廳和走道的燈光立即亮了起來,辛代爾和他的手下們早就等在一樓的玄關處。

    「季小姐,這麼晚了你們要去哪裡?」

    「你說呢?」她發現自己就像呆子似的任人擺佈。他根本是故意耍她!

    「夜遊的習慣在這裡會造成困擾的。」

    「是嗎?」

    「你以為我會不知道你偷了派德的鑰匙嗎?這座房子裡每個房間都有監控系統,每個你想不到的地方都有意外之喜,你要不要欣賞看看?」他一招手,她所在位置的天花板上方立刻降下兩支全自動機關鎗。

    「只要你再向前走一步,觸動紅外線,槍就會自動射擊。如何?你不想被打成蜂窩吧?」他得意洋洋地笑著。

    這個狡詐的人!她哪能鬥得過他?

    「乖乖回房裡去吧!趙先生、趙太太。」派德用中文說話。

    「小彤,我們真的給你惹麻煩了,是嗎?」趙鐵君擔心地說。

    「沒有!你們先回去。」她有些害怕。舅舅的腦中彙集了死亡的想法,這不是好現象。

    「如果我們是你的累贅,你可以不必顧慮我們。」他激動地說。

    「你別胡說,這件事你不要管,不許有消極的想法。」她轉過身叮吁他。

    「我對不起你!」

    「舅舅,你沒有欠我任何事,我也不希望你出事,懂嗎?」

    「好了!別再演這些感人的鬧劇了。」辛代爾不耐煩地揮揮手。

    兩名黑人大漢走上前,準備押趙鐵君夫婦回房。

    趙鐵君突然握住季彤的手,「你自己要保重!」說完,就往樓下衝去。

    「舅舅!不要啊!」她來不及攔住他,眼睜睜地看著他觸動紅外線裝置,頭頂上的機關鎗「砰!砰!砰!」地連續掃射,趙鐵君身中數槍,住樓梯滾下去。

    「鐵君!」她舅媽尖叫的聲音劃破夜空,不顧一切地要去抓住他的身軀,連帶地也被機關鎗擊中頭部。

    「停止!全都給我停下來!」季彤驚恐得全身發冷,身旁的空氣起了強大的震幅,四周的一切忽然燥熱了起來,大家不禁都胸口一窒。

    正在掃射的機關鎗槍管扭曲,槍座也從天花板掉落下來,差點擊中看得目瞪口呆的辛代爾和派德等人。

    「我的老天!太不可思議了!」辛代爾開了眼界地喃喃自語。

    這就是林士樺所形容的季彤,擁有無限的超能力!

    此時,大門外的警鈴大作,每個人的注意力又被轉移,辛代爾皺了皺眉頭,大聲吼道:「去!去把闖進來的人統統給我抓起來!」

    他的幾名手下立刻衝出門外,誰知才踏出門口就被一根銀質軟鞭給甩了回來。

    流川浩野如入無人之境地出現在大廳裡。黑衣、黑長靴、手上握著一條亮晃晃的銀鞭,宛若戰神般地矗立在大家面前。

    「你是誰?」辛代爾驚退兩步。這個人竟能輕易地進入他機關重重的院子,不簡單!

    「先生,他就是日本『-之流』的火狐!」派德在他耳旁介紹道。

    浩野可不理會這堆男人的仇視目光,他只看著倒在三樓樓梯口垂淚的季彤。

    剛剛聽到槍響,他的心幾乎要跳出胸膛,只怕她出事,所以才會不顧周衍的尾隨衝進屋內。幸好她安然無恙!

    「小彤!」他出聲喊她,眼神中有著焦慮與擔心。

    「浩野!」季彤才因強力釋出能量造成虛弱,又被舅舅、舅媽的死弄得心緒大亂,只能坐倒在原地,無法動彈。

    「你還好嗎?」他想上樓,但眼前已圍聚了六、七名壯漢堵住去路。

    「嘿!別淨纏著我,外頭還有一個不速之客呢!」他把周衍也扯進來。

    「派德,去把外頭的闖入者也請進來。」辛代爾早就從監控系統發現兩個鬼祟的人影,既然一個是流川浩野,另一個必然是台灣派來的人。

    「不用了,我自己進來了。」周衍大方地走進大廳。

    「你們兩人還真不容易,竟能安然通過我的院子。」辛代爾冷哼了一聲。

    「除了拆除炸彈,要查出一些電力裝置恰巧我也很在行。」浩野瀟灑地笑。「只是不知道竟有個撿現成便宜的不要臉地跟著我,真遜!」

    「有現成的便宜不撿,那才是笨蛋!」周衍也頂回一句。

    「夠了!你們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還有閒情在那裡抬摃?」辛代爾臉色不太好看。

    「是嗎?」浩野狂放的調調依然不改。

    「小心!他的屋於裡到處是機關。」季彤搖晃地站起來警告他。

    「我知道,放心。」他給她一個自信的微笑。

    「你以為你擁有非凡的身手,就能從我這屋子安然地走出去嗎?」辛代爾對浩野的胸有成足感到生氣。

    「是的。」他很篤定。

    「好大的口氣!」

    「我的口氣一向如此。」

    「你不怕我把季彤殺了?」辛代爾威脅地說。

    「在你見識過她的能力之後,你捨不得的。」浩野太瞭解他這種政治野心家的心理。季彤是個上好的利用工具,毀了她多可惜!

    「你以為我下不了手?」辛代爾討厭被小覷。他拿出一個遙控器,一按扭,一把鐳射槍便從大廳的牆面移出來,槍口正對著三樓的季彤。

    「你不敢開槍的!」浩野雖然有些緊張,臉上卻不動聲色。

    氣氛在一瞬間變得吃緊,每個人都蓄勢待發,準備放手一搏。

    周衍忽地上前,「卡嚓」一聲將他的衝鋒鎗上膛,冷冷一笑道:「你們都不敢殺她,只有我敢,因為我這次就是奉命帶回她的屍體。」他舉槍對準季彤,手指扣下扳機——

    浩野手上的銀鞭一閃,瞬間襲向他的槍桿。「砰!」一聲,子彈失去了準頭,射入天花板內。

    他立刻飛身撲向周衍,利落地抬腳踢中他的下顎,一回身又是個側踢,直踹他的腰窩。只見周衍悶哼地倒在地上。一下子站不直身體。

    浩野揚起鞭子要搶奪地上的衝鋒鎗,卻比辛代爾慢了一步,他的手下早已握住槍桿,每個人都舉槍對準他,只要他輕舉妄動,鐵定會變成蜂巢。

    「要不要試試是你的鞭子快,還是我的子彈快?」辛代爾喜歡這種掌控大勢的局面。

    浩野冷眼脫著眼前的危機,心裡思索著該如何將季彤平安地救出去。

    季彤在三樓居高臨下,情況有多糟她全看在眼裡。浩野的功夫再好,也絕對衝不出這片槍林彈雨。她調勻氣息,不經意地抬頭看見那把正對著她的槍,心中有了主意。她默默地集中精神,一陣如百針刺穿腦殼的疼痛讓她差點尖叫出聲,但她強忍住痛徹心肺的感覺,深深吸了一口氣,運用超能力將它的槍口朝下,掃射辛代爾和他的那群手下。

    大家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嚇慌了手腳,派德掩護辛代爾衝進書房躲避,其他人則非死即傷。

    浩野二話不說地奔向樓梯。他最怕的就是這種情形發生,季彤一再地使用她的能量,那和自殺根本沒兩樣。

    「停止!小彤,停止!」他大喊地抱住季彤,被她臉上的血痕嚇得幾乎昏厥。「你看看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害死你自己?」浩野激動地將她擁入懷中,真希望能輸點氣血給她。

    「浩野……你快走吧!別救我了!」她無力地癱在他身上,氣若游絲。

    「不!我要把你安然地帶回去!別忘了,你已經是我的人了,我怎能讓你在這裡被欺負?」他雙眉聚攏,神色憤怒。

    「辛代爾是個陰險的人……你不要浪費時間和他對決——」

    「不要說話,靜靜地待在我身邊。」潔野阻止她浪費體力說話,一把抱起季彤嬌弱的身子,一步步走下樓。

    周衍從地上一躍而起,趁著浩野雙手抱著季彤時,射出一把小刀偷襲他。

    治野身子一低,滑溜地躲開,往門口大步走去。但尚未走到門邊,一個不袗門柵便倏地降下來,擋住這條活路。

    周衍嚇得向前抓住鋼柵,暴怒地回頭大喊:「把門打開!」

    「你們真以為能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嗎?」辛代爾和派德從書房踱了出來。

    浩野抱著季彤慢慢轉過身來,凜冽的俊容有著凝給的霜氣。

    「火狐要走,從沒有人攔得住!」

    「這次恐怕要例外了。」

    「是嗎?我倒想看看你留不留得住我們。」他把季彤放下,鞭於向外一抖,清亮地擊出空響。

    辛代爾冷笑地後退一步,在浩野要抓住他的衣領時,把身旁的派德立時向前一推,浩野順手一個過肩摔,舉手砍中他的頸側,派德立時撲倒在季彤的腳邊。

    浩野隨後拿出手槍對準辛代爾,冷笑地向他走去。

    「把槍和鞭子丟下,不然她就沒命!」不知什麼時候,派德已拿出槍指著季彤的腦袋。

    浩野微微一楞,猶豫了半晌,終於聽話地照做,冷靜等待脫逃的時機。

    倒是一旁的周衍反而哈哈大笑起來,「殺啊!還在蘑菇什麼?你下不了手,我來幫你!」說著,他真拿出藏在短靴裡的迷你手槍,準備射擊季彤的腦袋。

    辛代爾比周衍更快一步,剎那間一發子彈已穿過周衍的心臟。

    中槍的周衍眼球凸睜,猙獰地回頭瞪著他們,陰側側地說:「林士樺已經被收押了,你以為你還能作多久的夢?我這次不僅是專程來殺季彤,也奉命殺了你,縱然兩敗俱傷亦在所不惜。」他從口袋裡拿出一顆手榴彈,拔出安全栓……

    「住手!你這個白癡!」辛代爾驚怒號叫,簡直不能相信周衍真的如此瘋狂。

    浩野駭然地撲向季彤,大叫:「小彤,趴下!」

    眼看著那顆小小如拳頭的東西即將爆裂,而浩野正用全身護著她,季彤驚慌得全身打顫。再這樣下去,他們都難逃一死。

    不!她不要這樣的結局!她不要!

    這個意念一傳進大腦,她立刻用盡所有力量脫口尖叫:「浩野——」

    她的聲音被爆炸聲掩蓋,但抱著她身體的浩野卻感受到一股氣流的運轉,剎那間,他的週遭彷彿罩著一層保護膜,震成碎片的建築、屋瓦,以及在場的人都遠離他們,連隆隆的聲響也被阻擋在這個奇異乖絕的小時空外。

    這一刻,他幾乎以為全世界只剩下他和季彤兩個人……

    一切都靜止了!辛代爾、派德,以及周衍的屍體遠遠地倒在碎瓦礫堆中。浩野慢慢地拾起頭,這才發現他和季彤幾乎毫髮無傷。

    太不可思議了!

    這就是季彤深不可測的力量!是她的保護使得他免受炸傷。

    但是,當他低頭看見沒有半點氣息的季彤時,一陣顫慄迅即傳遍全身,彷彿被推進冰窖般,他所有的感覺全被凍結,只剩下哀傷。

    「小……彤?」他發抖地呼喚她的名字。

    季彤動也不動,面如槁灰。

    「別這樣!小彤,你醒醒!」他沙啞地喊著,兩手顫抖地摸著她的臉。

    季彤還是沒反應。

    他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已經沒有呼吸,心跳也停止。

    「醒來!你給我醒來!小彤!」他不願相信地大喊,猛力搖晃著她的身體,低頭吻住她那兩片沒有血色的唇,狂亂地幫她做心肺復甦術,不斷地朝她的口中吹氣,只盼她能清醒過來。

    「她已經死了。」伊各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浩野身後。他沉怨地看著季彤,聲調裡有著無盡的沉痛,「還是來晚了一步。」他拼了命地趕來,沒想到會遇上這種結果。

    「她不能死!她有能力自救的!只要喚醒她,她會回來的!」浩野意識模糊地大喊,把頭埋進她尚有餘溫的胸口。

    「浩野!」伊各一手扳住他的肩膀,想安撫他為愛情狂亂的椎心之痛。

    「讓我看看吧!」一個陌生的聲音在一旁響起。

    伊各像是突然醒悟地喊道:「浩野,這是吉達博士,他專門研究超能力的生物反應,說不定會有辦法。」

    浩野抬頭看見一個滿頭白髮、白鬍子的老人。

    「吉達博士?」

    「是的,我一聽說你們可能出事,就從西雅圖趕過來了。」吉達精斂的眼眸中有著無比的安慰力量。

    「您能救得了她嗎?」浩野急急地問。

    「讓我看看!」吉達博士蹲下來探了探季彤的眼睛和手腕。「先把她帶上我的專用醫療車。她透支了自己的能量,導致身體不能負荷,才會讓元神離開軀殼。」

    浩野抱著季彤上了停在不遠處的箱型車;裡頭全是一些奇怪的醫學設備。

    「我朋友在舊金山有家私人醫療中心,我們趕去那裡。你來開車,我先幫她做治療。」吉達吩咐浩野之後,就把自己和季彤關在後車箱中。

    「你和博士先走吧,這裡讓我來善後。」伊各拍拍浩野的肩。

    「好!你處理完立刻起來和我會合。」

    他把伊各留下來,然後開車前往吉達所指示的地點。

    將近一個小時後,他們來到吉達的朋友所擁有的醫療中心。

    季彤是被放置在一個低溫的人型模具中推進中心的,她是生是死浩野一點也不知道。

    「吉達博士——」

    「你在這裡等著。」吉達對他吩咐一聲後,就推著季彤進入一個奇特的房間。

    浩野焦灼地來回踱步,差點就把地磚踩穿。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吉達和季彤還是沒有出現,他開始擔心了。

    會不會又發生什麼狀況?還是那個吉達博士有問題?

    不安像顆巨石投入心湖,他的憂慮逐漸擴大,終至無法忍受的地步。

    就在他正要衝進診療室時,一個身穿白衣的女護士走到他面前。

    「你是流川先生嗎?」她問。

    「是的。」浩野狐疑地點點頭。

    「吉達博士要你先回日本,一個月後再來這裡接季小姐。」

    「你說什麼?一個月?開什麼玩笑?吉達人在哪裡?他到底把季彤怎麼樣了?」他怒不可遏地大聲斥責。

    「季小姐已經有心跳和呼吸了,可是她傷得不輕,需要持續做治療才能回復,這段時間不能讓人打擾,所以請你先回日本,一個月後再來。」

    「先讓我看看她!」他生氣地吼。

    「很抱歉,她正在無菌室,任何人都不能進去。」

    「該死的,我怎麼知道吉達是不是別有居心?」浩野又大叫。

    「吉達博士是個好人,他正在盡全力救季小姐,你不該懷疑他。」那護士始終和和氣氣的。

    「讓我見她!」

    他用力推開女護士,才走到診療室門口,就聽見一陣輕柔的聲音傳來——

    「浩野……」

    「小彤?」他驚喜地轉頭四處觀看,卻沒看見半個人影。

    她會在哪裡?

    「別找了,我還在吉達博士身邊。」她的聲音縹緲,無從找尋。

    「你好了嗎?為什麼不出來?」浩野著急地東張西望。

    「我得休養一陣子,一個月後你再來接我。如果你還要我的話。」

    「我當然要你!」他堅定地大喊。

    午夜安靜的醫療中心,只有他的聲音迴盪在走道上。

    「那麼,一個月後見!」

    她的聲音消失了,浩野還是覺得不夠真實,他怕這到頭來只是一場夢而已。

    「你該走了!你的朋友已來到這裡了。」那名護士還是笑容可掬。

    這一切顯得有點奇異,但他說不出怪在哪裡。

    伊各果然出現在醫療中心的門口。

    浩野回頭再住裡面看了一眼,在心中暗暗決定——

    我會來接你的!小彤,你等我!

    篤定地踏出醫療中心,浩野知道,接下來的一個月將會是他有生以來最難熬的一段時間!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