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蘋果之戀 第二章
    自從第一名的寶座被奪走之後,俞敏鳳開始注意起耿仲平這個人。  

    儘管在那之後,耿仲平的成績又回到中上,不再有驚人的表現,但她仍心懷戒慎。畢竟她怎麼也不能忘記,這傢伙為了一個卑賤的原因,而讓她十幾年來,頭一次嘗到失敗的滋味。  

    「以綠,你在傻笑什麼?」午休時間,頤舴錙踔英文課本在背單字,不過顯得漫不經心,無聊之餘,她忍不住對著兀自笑得很開心的好友發問。  

    「你看!」林以綠獻寶似的遞上一本封面破舊的小說。  

    「什麼東西?」看那本書又舊又破,俞敏鳳忍不住皺起眉頭。  

    「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  

    「找不到?那你手上這本是……」以綠真誇張!不就是一本破小說嘛!  

    「這是耿仲平送我的!」林以綠的臉微微泛紅。「上次他聽到我跟你聊天時,提到這本小說,剛好他知道哪裡有,就替我買下來了。」  

    「他怎麼偷聽我們講話啊!」頤舴鋝輝昧恕  

    「他不是故意的!」林以綠連忙替他辯解:「他就坐在你隔壁,當然會不小心聽到。」  

    「這書又破又舊,還髒兮兮的,你不覺得很礙眼嗎?」對林以綠的說辭無法反駁,頤舴鎝目標轉到小說上。  

    「喔,因為這是耿仲平在舊書攤找到的,所以難免舊了點!」  

    「舊書攤?那裡的書很髒耶!不知道被多少人摸過。」俞敏鳳輕嗤:「我勸你還是把書還他算了,免得沾到耿仲平的貧窮病毒。」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向來個性溫婉的林以綠忽然提高音量,生氣的模樣著實嚇了頤舴鏌惶。  

    「不是嗎?」頤舴錟拍諾廝擔骸澳悴灰才鹵淮染!」  

    「貧窮病毒」是他們這些瞧不起外校生的貴族學生間的傳統笑話,戲稱外校生身上帶著會傳染的貧窮,最好少跟他們接近。而頤舴錆土忠月膛級也會拿這個來開開玩笑,但卻沒料到林以綠這次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總之,你不該這麼說他!」林以綠漲紅臉,捏緊手上的小說。「他……他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還不是又窮又貪錢!」見一直以來都跟她同陣線的好友態度轉變,俞敏鳳有些受傷,言辭尖銳起來。「你以前不也覺得他們那種外校生很低下嗎?他身上穿的那套制服根本也是跟學長買二手的!又髒又噁心!而他上次考第一名的理由,居然只是為了那區區幾萬元的獎學金。光想到就噁心!」  

    幾萬元的小錢,對她們這種一套運動服就花上近萬塊的富家千金小姐,實在算不了什麼,她怎麼都覺得耿仲平考第一名根本不是為了獎學金,而是心機深沉,有更強大的陰謀在背後潛伏。  

    「那是他憑實力爭取來的,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對!」林以綠被急急湧上的怒火沖昏了頭腦,音量不自覺加大。「或者你根本還記恨他搶走你的第一名寶座?」  

    話一出口,原本嘈雜的教室忽然安靜了下來。  

    「林以綠!你實在太過分了!」頤舴銼恢諶送獨吹哪抗餘得莫名難堪,羞惱的丟下一句話,氣急敗壞地往教室外面沖,只想拋開這尷尬的場面,卻在走出教室時撞上了一具堅實的胸膛。  

    她憤憤地抬起臉,對上了那張總是渴睡的溫和臉龐。  

    是他!  

    剛和四位新識學長吃完飯回教室的耿仲平,被橫衝直撞的柔軟身軀撞個滿懷,面色微紅。  

    「你沒事吧?」耿仲平扶穩她,尷尬地開口。  

    「都是你的錯!」頤舴鍶討奪眶而出的淚水,忽然伸手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你為什麼……」耿仲平摀住熱辣的左頰,驚愕莫名。  

    俞敏鳳顯然也對自己的粗蠻舉止萬分不解,她看看自己的掌心,又看看他頰上浮起的紅印,怎麼也說不出道歉的話,索性拋下他,氣沖沖地跑開了。  

    望著她遠去的背影,得不到合理的解釋,耿仲平把視線挪回安靜地看完整出鬧劇的同學。  

    眾人則跟著從錯愕中回神,而沸騰起來,幾個男生上前慰問他,添油加醋的說明事情經過,當然也包括「第一名情結」的始末。  

    耿仲平聽著雜雜碎語,揉揉微微發疼的臉頰,有些怔忡起來。  

    ※※※  

    天氣真好。  

    朗朗的藍天,飄著幾縷絲綿綿的白雲,徐徐涼風輕輕的從窗邊吹進來,教人懶洋洋地提不起勁。  

    耿仲平忍不住打了個呵欠。  

    自從認識了那四位學長之後,他的悠閒生活忽然忙碌了起來,三不五時被學長們抓去出公差。  

    「你很有潛力!」溫學長老是上上下下打量他半天,眉開眼笑的下這個結論,有時又跟蔣學長偷偷摸摸不知道在策畫些什麼,遠遠對他品頭論足,害他渾身不自在。  

    究竟他們在計畫什麼呢?耿仲平搖搖頭,懶得去想。  

    台上的國文老師正搖頭晃腦朗誦著古文,他提不起精神,斜斜靠在窗戶邊,一臉昏昏欲睡,絲毫不覺鄰座有雙銳利的眼眸正不悅地打量著他。  

    虛偽的傢伙!  

    俞敏鳳一面低頭抄著註解,一面不住瞥向鄰座那個偏斜睏倦的頭顱。  

    自從上次巴掌事件之後,她對耿仲平的反感越來越深了。  

    這傢伙莫名其妙挨了她一巴掌,不但沒還手、沒追究,居然還想以德服人,跟其他同學說她的好話,說她只是一時衝動。  

    對!她是衝動!  

    衝動在她當時怎麼沒多賞他幾巴掌,好打掉他那張虛偽嘴臉。頤舴鏌U狼諧蕕南脛。  

    那一巴掌,不但打掉了她和林以綠三年的友誼,也打掉班上同學對她的崇拜。  

    而只是承受一巴掌的他,居然成了既得利益者。  

    現在連班上幾個和她同路的貴族學生,都開始對他友善了起來。  

    敏鳳越想越氣,絲毫沒察覺自己的眼神在他身上停留過久,久到引起老師的注意。  

    「俞敏鳳?」國文老師推推老花眼鏡,尖著嗓音喚道。  

    「是。」忽然被點到,頤舴锪忙站起身,力持鎮定,心裡卻暗叫不好。  

    這老師最喜歡抓上課不認真的學生起來問問題,錯了就得罰站到下課,平日她總是看別人出饃,沒想到自己竟然也會有這麼一天。  

    都是那個該死的耿仲平!頤舴錆蘚薜叵脛。  

    「方纔老師說,『食色性也』是出自於誰之口?」  

    「食色性也是出自於……」完了!果然是她沒聽到的部分。看著同學們正望向她,等待她這位「學年第一名」回答一個簡單的問題,頤舴錟芽暗乜煒櫱恕  

    「喂喂──」細小的聲音從鄰座傳來。  

    敏鳳眼神斜睨去,看見她最討厭的耿仲平假意撐著頭,側向她的手心上寫了個大大的「告」字。  

    他在幫她?頤舴拿怔地看著那個「告」字。  

    「俞敏鳳?」國文老師等得不耐煩了。  

    俞敏鳳心一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回答:「是……是告子。」  

    「很好,坐下。」國文老師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我們繼續。」  

    敏鳳坐下,才發覺自己顫抖得厲害,她握著筆,寫出歪歪扭扭的字,心仍狂跳著。剛剛她真的好怕自己會答錯,被叫去罰站,那鐵定會成為班上這星期最大的笑話!而她的人生,是不容許有一點點失誤的。  

    幸好剛剛……頤舴錕聰蛄謐的討厭鬼,他始終一臉困意朦朧,瞬間發覺她的注視時,溫和的對她微微一笑。  

    那個笑容很友善,沒有一絲嘲弄,甚至在……窗外透進的陽光照射下有些……好看。  

    敏鳳隨即為自己無聊的想法感到生氣,連忙轉回臉,憤恨地低頭瞪向課本。  

    這討厭鬼,這次幫她又不知道包藏什麼禍心。  

    她絕對、絕對不能被這個既做作又討厭的窮光蛋迷惑!絕對不能!  

    ※※※  

    聖喬諾中學體育室  

    「什……什麼?」耿仲平總是瞇成困意倦倦的眼眸,像貓瞳一樣,驀然放大。  

    「恭喜你!承禮已經用總長職位推薦你參選下一屆的學生會長。」溫望非淡淡地開口。  

    「學生會長?參選?為什麼?」騙人的吧!  

    「按照往例,學校的最高學生幹部都可以推薦一名學弟妹參選。於是承禮推薦了你,就這樣。」溫望非的解釋,有等於沒有。  

    「為……為什麼是我?」他的人生志向是睡覺、睡覺跟睡覺。為什麼會突然被捲入這種高級的學生運動?  

    「你人緣不錯啊!國中部的學弟妹對你的印象很好。」溫望非遞上一份資料。「你自己一定不知道吧!跟你同校車的其中兩個學弟是今年的國中部學代。我們私下問過,只要你競選,他們會替你保住國中部票源。」  

    「可是……」耿仲平這一整個學期,還沒像此刻這麼有精神過。  

    競選?票源?為什麼這些聽起來都不像一個高中生應該放在嘴邊的字眼?  

    「放心!」項敬之誤把他的錯愕當擔憂,上前搭住他的肩膀。「就算沒有國中部票源,你看看,學長我這麼帥,這麼玉樹臨風,英明神武,又是籃球隊隊長,只要我出馬,你安啦!穩上的。」  

    要是聽完了這種話,還能讓胃裡的晚餐消化掉,基本上,就可以稱得上是一個「鐵胃」。  

    蔣承禮看著眾人泛白的臉,忍不住拍開項敬之的毛手,出來說一句公道話:  

    「耿學弟,就算他長得連臉都沒有,靠我本身的票源,你也一定可以穩坐會長位子。而且今天我在球場遇到蕭恆醞,就是國中部推出來試選的學弟,他說如果你出來選,他會把他的票源拉給你。」  

    「為……為什麼?」耿仲平一臉錯愕,他連對方的名字都沒聽過,人家幹嘛幫他?  

    「聽說他的小女朋友上次在校車上鬧胃痛,你拿胃藥給她,他很感激。」蔣承禮撇起唇笑著。  

    「可……可是我不想……」怎麼連給個胃藥都會出問題?!他只想悠閒地過完高中生涯啊!  

    「學弟。」溫望非忽然表情認真道:「在我們學校,有錢人家的子弟和我們這些憑實力考進來的窮人家小孩,一直有很大的差距存在,為了改變這一點,我努力運作地下改革,讓承禮當上第一個應考入學的學生幹部。我們現在希望你、石晉和敬之可以替我們把這個奇跡延續下去。」  

    「這……」聽起來好像很偉大、很有道理,可是他還是覺得睡覺比較好。  

    「學弟,不用擔心!」項敬之的手又搭了上來。「有我當未來的體育總長,和石晉的德育總長,我們會全力協助你當會長的。」  

    這些學長怎麼講得彷彿已經當選似的?!耿仲平搔搔亂髮,不知如何是好。  

    世界上可沒有任何東西比睡覺更可貴!可是……耿仲平看了四位學長和藹中帶著「脅迫」的目光。  

    他還能怎麼辦?只能豁出去了。  

    ※※※  

    真是未選先轟動!  

    耿仲平參選的消息,昨天下午才決定,今天已經轟轟烈烈的成了校園報的頭條新聞。  

    這還用說嗎?自然是校刊社社長溫望非的小手段。  

    「能掌握媒體的人,就能掌握一切!」這句話實在說得太好了!  

    光看校園報上對他的介紹,就能十足的印證這句話。耿仲平對著攤在眼前的報紙瞪大眼睛。  

    「平日樂於助人?認真好學?樂觀進取?!」  

    此報可信度為零。  

    「耿仲平!你這什麼意思!」一張粉嫩剔透的俏臉,怒氣沖沖地橫在他眼前,擋住了校刊。  

    這堂體育課,正好是耿仲平留守值日生,俞敏鳳壓抑了一整天的怒氣終於有機會爆發。她故意跟老師說身體不舒服要回教室休息,而找到了兩人獨處的時間。  

    「頤舴鎩…」耿仲平看了一下,才認出是隔壁座位的女生。  

    「你明明知道我已經被學生會長推薦競選了,為什麼你還要參選?」頤舴鋨崔嗖蛔⌒苄芘火,激動地對著他大吼,完全失去平日的儀態。  

    「我不是故意的。」她好凶!耿仲平瑟縮一下,慢吞吞地說。  

    「不是故意的?你亂說!那麼多學弟妹都想拜託幹部推薦,如果你不是努力爭取過,怎麼可能受到蔣學長的推薦!」她早就看出這傢伙心機很深!現在終於得到證明了,原來他之前拚命籠絡人心,就是為了今天。  

    「那是學長……」該不該說出自己和學長的關係呢?如果說了,恐怕會扯出認識學長的經過。他天生不會說謊,不如還是別說,免得連累學長。  

    畏畏縮縮的,像什麼男人!俞敏鳳越看他猶疑不定的樣子,越是怒火旺盛。真不明白蔣學長怎麼會推薦這麼窩囊的學弟!  

    今天是報名競選的最後一天,所有學校幹部整合出三個候選人,一個是她,一個是眼前的討厭鬼,另一個則是國中部的蕭恆醞。  

    一般而言,國中部的候選人只是陪榜,選個經驗,主要的競爭還是在高中部。  

    如果不是這個討厭鬼忽然殺出來,這次的學生會長競選,對她而言,根本就是穩贏的局面。  

    可是現在……不行!她不能輸!  

    俞敏鳳嚥下破口大罵的衝動,勉強壓下憤怒,扯出一個僵硬笑臉。  

    「耿仲平。」她的口氣軟軟的,趴在他桌前。「你可不可以退選?」  

    「這……我……」耿仲平最聽不得別人好言相求,見她美麗倔強的小臉上難得出現懇求的表情,險些答應,但一想起學長們對他的深厚期望,又令他猶豫了。  

    「算了!」頤舴錛他遲遲不肯答應,憤恨地說了一聲,驕傲地昂起下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再同他說話。  

    「喂,頤舴鎩…」見她生氣,耿仲平手足無措,連忙轉過去,低聲下氣地想安撫她。「頤舴錚你不要生氣好不好?反……反正我又不見得會贏。」  

    「你當然不會贏!」她樣樣都比他好!怎麼可能輸給這樣一個窮光蛋!頤舴鐫較朐繳氣。「我知道你不會贏,但你就是很礙眼、很討厭!跟你這種人當對手根本就是在污辱我!討厭!」  

    敏鳳對著他吼完,兀自趴在桌子上,不再理他。  

    「俞……」耿仲平伸手想推推她,最後還是把手放下,怔怔地看著她細柔的髮絲被窗外吹來的風打散在空氣中,輕歎了口氣。  

    她為什麼這麼介意得失?當她說出那些傷人的話,想必自己也很不好受吧!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希望她贏。耿仲平望著趴在桌上的纖細背影,誠心默禱著。  

    ※※※  

    安靜無聲,向來是壹矣貌偷奈ㄒ還婢亍  

    「其威企業」是俞其威一手創立的金融公司,也是台灣百大企業之一,雖然稱不上富可敵國,但也算得上是富甲一方。  

    以放高利貸起家的移渫,在有了某種程度的財富後,開始費盡心力想打進上流社會,為此,移渫不但嚴謹要求自己的言行舉止符合上流社會的風範,對兩個女兒更是百般督促,深怕自己曾經黑暗的過去會被人看出來。  

    「敏鳳。」移渫放下刀叉,難得在用餐中開口:「關伯伯跟我說,他兒子震東在學校推舉你競選下屆學生會長是嗎?」  

    敏鳳為了答話,也放下刀叉。「是的,爸爸。」  

    「你姐姐熙瓏以前也當過學生會長,你要爭氣點,不要輸給姐姐,也不要讓關伯伯見笑,知道嗎?」  

    「是的,爸爸。我會全力以赴,做到最好。」腦海裡不期然的映出那張困意綿綿的臉,頤舴鐨那榻檔攪斯鵲住  

    「除非贏了,否則做得再怎麼好,都只是浪費時間。」移渫嚴肅的面容繃得更緊了。「知道嗎?敏鳳!」  

    媽媽在她小時候就不在了,所以她特別在意父親的想法。  

    「是,爸爸。我會贏的。」  

    承諾著自己也沒把握的事情,頤舴錆鋈瘓醯檬澄鐫僖材巖韻卵剩索性起身告退。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頤舴鍥說餃砣淼拇采希把臉蒙在枕頭裡面,直到透不過氣,才抬起臉吐出一口氣。  

    「只是浪費時間嗎?」俞敏鳳低喃。  

    這幾天,討厭鬼的宣傳活動好多!幾乎要蓋過她的光芒了!照往常經驗推斷,身為佔百分之八十強的貴族學生,應該會有較大的勝算,可似乎這樣的優勢開始頹傾。  

    為什麼?為什麼像他這麼做作的討厭鬼還會有人支持?為什麼大家看不出來他的壞心眼和心機呢!  

    震東哥下午跟她提過,國中部的學代們開始替討厭鬼奔走造勢,聽說學弟妹們對他的印象都很好……  

    想起震東哥,她的心情似乎好一點了,甚至泛起一股淡淡的甜蜜。  

    震東哥是爸爸朋友的兒子,也是她的學長,更是聖喬諾學生會的現任會長、學校女生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她知道很多女生喜歡她的震東哥,但真正能和她競爭的對手卻不多。  

    她跟震東哥從國小就認識了,有著這層比別人更深厚的關係,她有更多的機會贏得震東哥的注意。尤其爸爸曾提過,他想和關伯伯結為親家。  

    敏鳳閉起眼睛,想像著幾年以後,自己挽著震東哥的手踏上紅毯的另一端。  

    那景象,幸福得足以讓她忘記所有不愉快的事情。  

    她已經偷偷喜歡震東哥好久、好久了。  

    這些年來她所做的努力,不只是為了達到爸爸的要求,也是為了讓自己足以成為配得上震東哥的女人。  

    所以,她這次一定不能輸!無論如何都不能輸!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