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 第六章
    早上十點三十分——

    「什麼?」會議室響起一片驚呼。

    「總經理,您是說真的嗎?」開發計劃負責人常偉宏滿臉震驚的問道。

    「我沒有在開玩笑。」莫廣宇以難得一見的嚴厲神情望著公司的一級幹部們。「重新評估商圈的開發設計圖,是不是真的得要涵蓋到童家的土地不可?能不能繞過呢?」

    「可是……這樣的話,會很怪……」

    「怪?」廣宇揚眉。「那些建築師和景觀設計專家難道沒辦法做改變?說實話,我已經非常厭倦所有的事情都卡在那塊土地上了,完全不符合利益和效率。」

    「可是只要說服童家賣地……」

    「哼!如果對方死也不肯賣地,我們的計劃是不是就不進行了?」

    嗄?眾人啞口無言。

    廣宇深吸口氣。「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你們在公司待多久了?連這點變通都不知道嗎?」

    坐在一旁的廣擎歎道:「只是這樣一來,原先的設計規劃盡付流水,浪費的成本難以計量……」

    廣宇搖頭。「未必,如果對方開出上億的金額才肯賣地,那也就差不多等於是我們重新規劃所須付出的成本,如果是這樣——那我選擇後者,何況——」他頓了一下。「我覺得有必要再重新思考整個企劃案的規劃方向,也就是從所在地的環境與生活圈再做考量……」

    L L L L L

    上午十一點五十分。

    雖是在預期的時間完成會議,可是精神的疲憊,更甚以往,再過十分鐘,他得去吃午餐了。

    決定放棄收購秋雅家的土地,他不否認是出於私心,但仔細思考後,突然覺得並不是非得要有童家的土地不可,再重新規劃之後,說不定又會有另外一層風貌。

    跳脫既往的思緒模式,未嘗不可,只是——

    門開啟,廣擎探進頭。「你可知道自己剛剛丟了顆炸彈?」

    「我知道。」

    「這樣做損失會很大!」

    「我知道。」

    「爺爺那關過不了的,現在已經有幾個傢伙跑去跟老爺子哭訴了。」

    「我知道。」

    廣擎快抓狂了,又是這種機械式的回答,不多說也不少說,足以令人抓狂。「我真的是愈來愈不懂你在想什麼了?」他忍不住說出心裡話,如果再聽到三個字的答案,他立刻不顧情面甩門出去。

    孰料——「很好!因為我也不懂。」

    嗄?廣擎掩不住驚異的看著這個露出深思神情的男人,他承認了?

    是的!連他也不懂自己,廣宇自嘲地想道,或者是——他從沒懂過,視線凝住擺在桌上的一件東西,那是秋雅送給他的小禮物,他拿起來,輕輕搖晃著,看著裡面的兩隻蟬玩著翹翹板,不知為什麼?他很難讓它們平衡,除非他將之倒立,抗拒地心引力的影響——

    平衡……似乎也是他目前急於找尋到的東西。

    自從遇見童秋雅之後,他就失去了平衡,不管是他的人生,他的事業,最重要的是——連他的心都失准。

    從他進莫家以來,他一直按照著老爺子為他鋪的路而走,即使是再怎麼不喜歡,也得忍下,久而久之,他也忘了自己要什麼、喜歡什麼,可他卻也知道,自己始終在忍耐著,也害怕一旦忍無可忍時,他是不是會失控?

    看到廣宇深思的表情,廣擎無來由打了冷顫,原來收了笑臉的大哥,竟會散發出如此冷凝的氣勢,令人心驚。

    通話器響起。「總經理,有人想要見你。」是秘書張莉。

    「有預約嗎?」

    「沒有,不過……她是——」張莉頓了一下。「童秋雅。」顯然張莉非常清楚東字企業的「頭號敵人」是誰?

    秋雅……廣宇一時間無法反應,上回不歡而散的記憶,始終戳刺著他,令他難安,怎樣也沒想到她會到公司來找他,除非……她已經知道他……數個可能性已迅速在他腦中轉過。

    「我要見她,請她到會客室。」

    「可您十五分鐘後就有個午餐約會。」

    「取消。」

    「不行啦!是與董事長還有陳氏企業集團的兩位千金有約。」

    啊!這才記起,爺爺為他倆安排了一場相親午宴,兩人互看一眼。

    「我知道了,我會在十五分鐘解決這件事!」他深吸一口氣的說道。

    「大哥,我們是不是要在砸下數億的可能性之前再對她做一次說服?」廣擎從驚訝中恢復過來後立刻提議道。

    「不!」他立刻否決。「此事你別插手!」語畢,放下寶特瓶。

    「十五分鐘夠嗎?爺爺不喜歡人遲到。」廣擎提醒道。

    「若真遲了也無話可說,畢竟我所面對的是莫氏企業的『頭號敵人』,不是嗎?」他揚起嘴角,像是自嘲似的,面對童秋雅,他發覺自己願意與她相處更多、更長的時間。

    看了那兩隻高低不平的蟬兒一眼後,便轉身離去。

    可當他走到會客室,發現自己還是沒準備好面對她。

    放在門把上的手遲疑了一下才轉開,她沒有坐在沙發上,整個人立在另一側窗前,正在俯看十八樓高度的風景。

    關門聲驚醒了她,她慢慢轉過身子,與他視線相交,細細打量他——果然有像個大企業的主管,只是……她多希望他不是呀!

    「抱歉,突然跑來找你,希望沒耽誤到你的公事——」

    「不,沒關係——」

    浮動在兩人之間的氣氛有絲詭譎,秋雅把視線調向窗外。「你這邊很高呢!」

    他走到她身邊。「嗯!」鼻子可以嗅聞到她身上一股淡淡的恬香,他不自覺多吸了幾口。「視野絕佳。」

    說來也可笑,進來這裡好幾回,直到現在才注意到外面的景色。

    「嗯!我也喜歡從高處看,可是從這邊看下去,人變得好渺小,好像要看不見似的……」她頭幾乎快貼到玻璃上。「這邊的大樓真的很多,看到那麼多的窗戶,總是會讓我忍不住的猜想,在那些窗戶裡面有多少人隱藏在其中,然後在此時此刻——這些人在做什麼事?打電腦?開會?或是——聊天、打屁?」奇怪,她的嘴巴為什麼無法停住,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是不是太緊張了?她把汗濕的掌心在褲子上擦了擦。

    深吸了一口氣,她轉向他,「OK!不說這個了,我找你有事。」

    「什麼事?」

    「當然是——為了你找我的那件事!」

    即使早有心理準備,可他的心仍沉了下去,莫名的焦慮和失控感升起,她果然知道了,那現在是?

    「後天我要去登山,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六天五夜的行程,縱走南湖攻攀中央尖。」

    他瞪著她,懷疑自己聽錯了,登山?!

    「你……你是說……要我跟你一起去登山?」他略帶愕然地問道。

    「是!你不是說你對登山有興趣,正巧我要去,所以特地過來邀你,看要不要一起去?」她直視他,似乎可以將其中的不安與心虛看穿了。

    他無法回答,事實上他覺得腦袋一片混亂,難以釐清。

    她打開隨身包包,拿出幾張紙。「這是我們這次的行程路徑規劃、登山必備物品清單及注意事項,請照上面準備及購物……如果你要去的話,就在後天凌晨四點,我家門口見。」

    他楞楞拿著那幾張紙,直到她開門欲離去才回過神。

    「等等!」

    她轉過頭,一雙星眸明亮有神地凝住他。

    「你……知不知道我想買你家的土地?」他知道再不把話說開,他們永遠都只能留在迷霧中,難以見到未來的路……總之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還不如坦然面對。

    「我知道,羲雅都跟我說了。」她靜靜地說道。

    「……我很生氣!」

    他一震,眼神難懂地望著她。「既然生氣……又為何要約我登山?」

    「因為——我高興!何況——」她眼睛望著地面,輕聲說道。「你找我時,只有說是為了『登山』,其他都沒提,不是嗎!」說完後,便關上門離去了。

    他瞪著那緊閉的門扉,心思像被打了無數個結,不斷地揪轉著。

    現在是中午十二點整!僅花費十分鐘的談話,可卻讓他恍若隔世。

    L L L L L

    走出東宇企業大樓的後門,秋雅忍不住坐在旁邊的花圃台,腳有點軟,心跳也很快,她按住胸口輕喘著。

    嘩!她做了什麼?她很少對人這樣,專制、氣勢強,這是她頭一回如此對人……

    為什麼會如此對他呢?當然是為了他的不誠實而感到憤怒,一開始幹麼騙她?直說是為了土地就好,幹麼說是登山呢?讓她毫不設防就……

    不!即使他說出了真正的來意,只怕她還是會……忍不住苦笑,是欠他的吧?

    她抬頭,這樓好高,而他就在這樓的頂層,她則在下……他們的距離好遙遠、好遙遠……或許是不甘吧!也或許是那渴望再見他一面的慾望驅使她找了借口再來此地見他。

    他會不會與她一起登山?

    她希望他會——她深深期盼著。

    輕輕吐一口氣,罷了!她能做的就只有這些,接下來——就任其自由發展吧!

    她站直身子,確定不再腳軟後,欲舉步離去時,看到一輛黑色賓士車停在大樓門口,見到大樓裡面的警衛和招待人員戰戰兢兢地跑出來迎接,令她好奇止了步。

    先出來的是一個坐著輪椅的老人,然後是兩位穿著打扮極為時髦的美麗女子,看到那老人威嚴的姿態,可猜出其身份和地位不凡,這時老人像是察覺到她的盯視般朝她望了過來,面無表情打量她,迎視那雙冷漠毫無情感的眼睛時,她不由得一凜。

    那老人輕蔑地看了她一眼,便又冷漠地轉過頭,低頭看了一眼表,便用枴杖敲敲地,示意人推他進去,而那兩名女子緊追其後,見那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進去後,她才再度動作。

    她搖搖頭,希望日後都不會有再見到這個老人的機會……只是那人的某部分神情,像極了方才與她談話的人,她輕吐一口氣,轉過身,快步地離去。

    在都市的叢林中,她一向比較容易迷路。

    L L L L L

    莫廣宇的父親莫晉豐是莫家的黑羊,「莫晉豐」這三個字,是莫家的禁忌、羞辱,從來沒有人敢在莫維奇面前提到這個名字——除非他不想活了。

    莫晉豐是莫維奇的長子,亦承接了莫家繼承人的頭銜,他本身才華出眾,曾是莫維奇心頭的驕傲,可他卻做了一件背叛家族的事,那就是——不顧家族安排,推拒了婚事,而和他自己所選擇的女人結婚——即使因此與莫家斷絕關係也無悔。

    就這樣,莫晉豐被趕出莫家,帶著他的妻子到南部定居,直到夫妻兩人因意外身亡,廣宇、廣然、廣擎三兄弟才被接回莫家,重新教養……

    想要在莫家生存下去——那就是一切照著莫氏家訓走!違者,滾!

    再一次,他父親的命運也輪到他遇到了,如果他照著爺爺的意思與其所選擇的女人結婚,是不是一切就能妥當了?人生可以無風也無雨?

    「莫先生,你去過香港嗎?」帶著濃厚廣東腔的國語響起,打斷了廣宇的冥思。

    他抬起眼,臉上帶著禮貌的微笑。「去過,我非常喜歡香港。」看了一眼腕表,一點十分,這餐飯已吃掉了一個小時,而前五十分鐘,都是莫維奇一人的獨角戲,直到他倦了,才先離開,把時間留給「他們年輕人」。

    坐在他面前的是PAO陳氏集團的千金,Carry長得非常美麗、動人、氣質佳,是他見過少數有傲氣卻未帶驕氣的富家千金,同桌的尚有其妹Anny以及廣擎。

    擁有哈佛企管碩士頭銜的Carry,對世界經濟情勢有絕佳的敏銳觀察力,分析起來頭頭是道,精闢入裡,與她談話,可以得到相當好的互動與知識——這是他從方纔她與莫老爺子談話中得到的結論,而且從莫老爺子的健談與笑容,顯然相當欣賞這樣精明、幹練的女孩。

    毫無疑問地,若能與PAO繼承人結婚的話,將會為東宇企業獲得絕佳利益。

    可是,此刻他不想聽美國和中共的貨幣政策為何?不想知道歐盟未來的經濟走向,他想聽的是——

    一個輕柔、充滿感情的聲音對他說小孩子的創造力為何?使用過的寶特瓶可以利用那些技術回收研發出另一種產品,甚至是——我喜歡你……

    而且一個鐘頭前短暫的十分鐘談話仍在他腦中發酵,愈來愈脹、愈來愈滿,幾乎完全充斥。

    後天——該跟她去嗎?或者不要理她?就此……

    結束?!

    「那你平常喜歡做什麼休閒活動?」

    「登山。」在他意識到前,他的話已脫口而出,頓時滿桌的談話靜止。

    「登山!」廣擎一臉怪異。「我怎麼不知道你有這項『休閒活動』?」

    Carry輕笑。「這活動聽起來很有意思,台灣好像有很多的高山可以爬?」

    「是呀!這是我最近才喜歡上的『活動』。」他盡量維持平靜的語氣說道。

    突然間,他厭煩起這一切,臉上那層面具有隨時剝落的可能!

    可惡!都是她害的!她為什麼要突然邀他登山?讓他亂了、慌了、迷了。

    她給他的清單還在口袋中,之前他瞄了一下,全都是一些登山所需的配備,她連品牌、格式、數量都寫的一清二楚。

    他可以不理會的,不過,沒弄懂這一切,他的心似乎將會永遠得不到平靜,一直猜測她的用意……

    領悟到這點後,原本塞成一團的腦袋突然清晰了起來,他推開桌上的餐盤。「抱歉,各位!我還有事,先告退了。」

    有事?廣擎睜大眼睛。「爺爺不是……」話在廣宇銳利的目光下戛然而止。

    「真的很失禮,因為下午臨時安排了一個會議,我不親自主持不行,所以就由廣擎陪著兩位小姐在台北各處逛逛,廣擎!沒問題吧?」

    哈!哪敢有問題?「……是!一切都包在我身上。」

    騙人!哪來的臨時會議,就算有,也上定會被老爺子截掉。

    不過,看到以自信、從容步伐離開餐廳的大哥,他眼中多了一抹玩味,這可是他有記憶以來,聽見大哥「撒謊」,雖說是推托之詞,可總是頭一回。

    沒想到大哥是愈來愈像個「一般人」了,而造成的原因……肯定跟那個愛「登山」的童小姐有關,好!就衝著這一點,他會好好為今天的相親畫下完美的句點。

    爺爺那邊!他會幫他擋住的!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