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人質壞女孩 第五章
    俗話說人是鐵、飯是鋼,所以就算是墜入了愛河,也得要吃飯啊!

    秦寶琳做了一大早的腦力勞動,肚子早就抗議起來了。加上這時從客廳方向飄來的陣陣飯香,什麼情啊愛的,馬上被她拋到太平洋去。

    唉,也難怪。食慾是人的七宗罪之首,想她一介小小弱女子,怎麼可能抵擋得了人類幾千年來的原始慾望。

    當下充斥在她腦中的已不再是什麼人生、未來之類的東西,叫化雞的酥嫩、西湖醋溜魚的酸甜、龍井蝦仁的香滑頓時成了她想要的一切。

    天啊!早知有今日,她一定會先去有名的大餐廳大快朵頤一番再被打暈。如今想到她以前每次吃都會剩很多的佳餚,真是越想越覺得心酸!偏偏她打架可以以一擋百,說到做飯她就只有裝死的份了。

    畢竟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家人,所以洗衣燒飯一類的新娘課程是與她八竿子都打不著的。

    不過萬幸的是,藥師娘家的飯菜還算是可口。食物雖不如大餐廳,卻也清新爽口,令人食慾大振。每日的早飯都有不同種的清粥加可口的藥師娘祖傳的醬菜,昨天她吃過之後還為此留戀半天呢!所以今天的也絕對不能錯過。

    不知不覺間,口水已經在嘴角邊流著了!

    為了不至於讓正抱著她的大帥哥淹死在自己的口水裡,她必須主動改變兩人現在的距離。

    於是,她可不管他阮大少爺是不是還沉浸在溫香軟玉在懷的美好世界中,振臂疾呼:「放開我——」

    可憐阮光竹被她這麼一吼,心臟差點停止。

    而剛剛夢幻般溫馨的氣氛也被秦寶琳非常殘忍地破壞得一乾二淨。

    「寶、寶琳……」阮光竹吃驚地瞪著她,不明白她突然而至的動作是為了什麼。難道她要反悔,不打算留在這裡、留在他的身邊了嗎?

    感覺到他似乎誤會了,秦寶琳不好意思地抹了抹已湧至嘴角邊的口水,「我、我只是餓了啦!嚇了你一跳吧?」

    阮光竹這才鬆了口氣,「光竹還以為……」

    「沒時間慢慢聽你囉唆了,我得先填飽肚子再說!」說罷拉起他的手就往客廳狂奔而去。

    「寶、寶琳……」阮光竹被弄得暈頭轉向不說,現在還被當成沙袋拽著跑,偏偏秦寶琳大小姐眼裡已經全是食物,根本沒聽見他的哀號。

    好不容易衝進客廳,秦寶琳已經氣喘吁吁。

    真是的,好久沒有運動,身體都僵硬了。看來以後每天起床後的五公里長跑還是要繼續的。

    常大嬸和常爺對他們一起出現在這裡的這個事實顯然還沒有心理準備,只好愣在原地,嘴張得老大。

    藥師娘更是誇張地連手中的竹筷也掉落在桌上。

    他們為什麼會有這種表情?她不該來嗎?不對啊,昨天明明很歡迎她的。

    「寶琳……」光竹的聲音在秦寶琳腦後響起,這才讓她恍然大悟。

    該死!她什麼時候把他也帶了進來?還、還手拉著手!怪不得他們三個的反應一個比一個奇怪,一個比一個震驚。

    「那個、其實……」秦寶琳趕忙甩掉阮光竹的手,冷汗直下。

    大事不好!他們這個樣子不要說是藥師娘了,就算是常爺和常大嬸也會誤會的!要是讓他們知道了這兩天她和他之間發生的事……天啊!他們說不定會立刻逼她生出個寶寶來!

    藥師娘的眼中射出狡猾的光芒,看來她的乖兒媳婦真的幹得很不錯喔。不過,看這樣子,她本人好像並不想承認。

    站起身,藥師娘迅速恢復了常態。抽出煙管,她的臉轉向了兒子,「光竹,你們什麼時候這麼熟了?」

    「哈哈哈!我們沒有很熟啦……只不過剛剛才在門口遇到罷了!」秦寶琳絕對不敢設想他會說出什麼,搶在他開口之前代替他回答才是明智之舉。

    「不是啊,寶琳剛剛明明是拉著光竹一起來的……」

    閉嘴!找死不成!他沒看到她的眼睛在噴火嗎?

    藥師娘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你們在一起做了什麼啊?」

    「啊?哈哈!沒、沒什麼!」秦寶琳趕緊摀住阮光竹的嘴,要是說了還得了。

    「不是啊,寶琳,是有什麼啊!」他是好孩子,不可以撒謊,拿下她的手,他很誠實地開口:「寶琳和光竹剛剛在抱抱……」

    眾人皆異口同聲地發出驚訝聲。

    完、完了!秦寶琳感到一陣寒氣迎面襲來,瞬間就把她凍結成冰。

    「還有什麼嗎?」藥師娘不死心,繼續追問。

    「咦?沒、沒有——」她真的想要阻止,可惜看來是來不及了。

    「還有寶琳和光竹親親!」

    阮光竹天真無邪地笑著說,殊不知他這短短不到十個字的句子,已經在另外四個人的腦袋上投下了重磅炸彈!不僅是藥師娘、常爺和常大嬸,連秦寶琳也目瞪口呆,下巴只差沒掉到地板上。

    這個臭小子!竟然給她說出這種引人胡思亂想又讓她落入無奈深淵的話!

    「親……親親?嘴對嘴的那種嗎?」常大嬸再一次陷入震驚中。

    此言一出,果然風雲變色——

    藥師娘彷彿不認謝秦寶琳一般仔仔細細地端詳了她一番,終於忍不住老淚縱橫。「天不絕我們阮家啊,給我們送來這麼好的一位姑娘,我盼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這一天了!」沒想到她那長得像女孩還是個白癡的臭兒子也會討到這麼好的媳婦,她原本都不抱希望的,沒想到老天有眼,讓她買到這麼好的兒媳婦,她多年的願望終於能實現了!

    「呃,我沒有你說的這麼偉大啦……」為什麼她越聽越奇怪?搞得她像拋頭顱、灑熱血的民族英雄似的。

    「孩子他爹啊!你在天有靈,一定要保佑我們的乖兒媳婦平平安安,明年給我們添個大胖孫子啊!」

    果然,她就知道她是擺脫不了生孩子機器這種命運了。

    歎了一口氣,不理會已經在不停聒噪的常大嬸和處在祈禱狀態的藥師娘,秦寶琳慢慢挪到桌前,舀了一碗粥細細啜飲起來。

    別說是生寶寶了,就算是今後在這裡的生活她都一點概念也沒有。咀嚼著嘴裡酸甜的醬瓜,秦寶琳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對未來毫無概念。

    雖然已經答應阮光竹和藥師娘他們留在這裡,但自己必須要做些什麼才不至於無聊死啊!像昨天才一天沒事做她就閒得發慌,若以後的日子都是如此,她可受不了!

    阮光竹沒有感應到她的無奈,挨著她也很享受地喝著粥。

    「啊,那個……不知道我可以幫你們做些什麼?」喝完一碗粥,她下定決心準備找點樂子。

    語畢,除了吃著早飯的阮光竹以外,四座皆驚。

    「幫我們做些什麼?」藥師娘很吃驚地看著她。

    「對呀,我如果每天閒著沒事做的話,會很無聊的。」她照實回答。

    「不用了!」藥師娘笑道,「你給我舒舒服服地待在家裡就好了。」

    「要我整天待在家裡才會不舒服呢!」她反駁,難道要待在家裡乖乖讓她們實行造人計畫不成?

    常大嬸在這時大呼一聲,打斷寶琳的話。「藥師娘您真是有福不會享!」

    另外兩個女人同時發出疑問。

    奇怪,這跟享不享福有什麼關係?秦寶琳又喝下一大口粥。

    「人家秦姑娘人還沒過門就早早想到要盡孝道啦!」常大嬸對於自己的推理非常滿意,並且越說越帶勁。「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個藥鋪上上下下就我們三個人,實在是忙不過來。姑娘看在眼裡便記在心裡,一有機會就提出來要幫忙了。哎呀!真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的好媳婦,藥師娘真是好福氣啊!」

    喂、喂、喂!她根本不是這個意思好不好?若不是對口中美味的粥依依不捨,她早就把它們噴出來了!

    「那、那麼……」藥師娘激動不已,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哎喲——」常大嬸又打出她的招牌口號。

    秦寶琳光是聽這兩個字就頭皮發麻,這個常大嬸凡是自作聰明就必定要開口,凡是開口就必定要建議些什麼,而建議些什麼她就必定要倒楣。

    多麼可怕又可悲的一個事實啊!

    秦寶琳忍住要暈倒的慾望,放下竹筷準備開溜。好漢不吃眼前虧——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最近,我們藥庫的幾味藥材差不多快用完了,正好可以請秦姑娘到後山上摘一些回來。」

    出乎秦寶琳的意料之外,常大嬸竟然說出很正常的建議。

    秦寶琳趕緊往窗外看,沒有下紅雨啊……難道常大嬸良心發現?不會吧?

    「和少爺一起去吧!兩個人在一起好好培養感情,說不定藥師娘你明年就能抱到孫子呢!」常大嬸的終極目的終於顯露。

    果、果然……秦寶琳蹙著黛眉,不住地點頭——這樣才像話嘛!不愧是常大嬸,說話的技巧越來越高明了。

    「好、好、好!」一聽此話,藥師娘馬上舉雙手贊成。

    「知道了。」看著藥師娘興奮的模樣,秦寶琳只好點頭同意。看來這個藥師娘顯然已經在做摟著孫子親的美夢了。

    她看看阮光竹,這傢伙雖然已經吃完飯,但卻顯然不知道她們剛剛談的是什麼,仍舊衝著她傻笑。

    「哎喲——」常大嬸再一次成功地引起大家的注意。

    不好的預感!

    「藥師娘啊,秦姑娘也來了幾日,你怎麼把最重要的事情給忘了呢?」

    「重要的事?」藥師娘不知她所指何事。

    「當然是婚禮的事啊!秦姑娘這麼孝順,你也得風風光光地娶她進門來才成啊!」

    秦寶琳猛然省悟!對了,藥師娘買她是為了給她兒子當老婆的。

    「我沒有身份證明耶,所以……」她好心提醒她們。

    「我們這裡不用登記也可以結婚的!」常大嬸笑瞇瞇地解釋。

    「可是……我只是答應留下來,並沒有答應你們要嫁給他啊!」秦寶琳如實宣佈,她自由慣了,不可能也不願意屬於任何人。

    「你在說什麼?你還要給藥師娘生胖孫子呢。」常大嬸以為她在開玩笑。

    「那是你們自己決定的事,你哪只耳朵聽到我說要替你們生的?」是啊,明明只是她們一廂情願的好不好。

    「可是,你不是答應過我……」藥師娘意識到事情有點脫軌。

    「我是答應過你沒錯。」秦寶琳承認,「可是我只是答應你留下來罷了。」可沒有答應要嫁給你兒子哦!她視雄性動物如糞土,怎麼可能早早就跳入婚姻的墳墓呢?笑話!

    藥師娘猛地拍案而起,與秦寶琳怒目而視,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顯然已經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以及容忍的限度以外了。「你明明知道我買你是為了給我兒子當媳婦的啊!答應留下來卻拒絕結婚,你是不是太卑鄙了?」

    「卑鄙?」秦寶琳撇撇嘴笑了笑,「我們彼此彼此——哦!不對,比起當初用毒來威脅我,還是你更勝一籌呢!」

    「你……」藥師娘被她的一番數落弄得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哎喲——我說秦姑娘,你怎麼能這樣呢?枉費藥師娘這麼喜歡你……」常大嬸急急忙忙勸她,她可不能眼睜睜看著一段喜事就這樣告吹。

    「我……」秦寶琳正欲不耐煩的回答,另一個聲音卻插了進來。

    「寶琳……真、真的不要嫁給我嗎?」

    她竟然忘了他還在旁邊,這下慘了,依照他的風格估計又要一哭二鬧三上吊了!但是,比起怕男人哭,她秦寶琳更加討厭被人威脅。

    「寶……」他見她不回答,淚水頓時漫上了眼眶。

    「你少給我來這套!」他若是以為每次用這招都可以讓她妥協就大錯特錯了。

    「哇——」阮光竹哭得更加驚天動地。

    真是無理取鬧!秦寶琳不知道哪裡來的一把無名怒火直衝腦門,「就算你再怎麼哭,我的決定也是不會改變的!」

    婚姻豈能兒戲?他只不過讓她覺得無害,充其量也不過是有一點點動心罷了,這樣就談婚論嫁未免太早了吧?

    更何況他還是個白癡!就算她再怎麼賢良淑德也沒必要把自己打上蝴蝶結雙手奉上吧?

    總而言之,結婚這件事對現在的她來說,實在是遠到太平洋的事!

    「寶琳說過要和光竹在一起的,還有也和光竹抱抱和親親……」阮光竹不死心,哭哭啼啼地說。

    「哦,好吧!」既然他拿出這種事來說,她也得好好回答人家才對。

    「那以後我絕對不會再和你發生這樣的意外了!所以,也請你別再碰我一根頭髮,OK?」

    「哇——」阮光竹的本意原是想挽回她,卻沒想到連好不容易得到的都失去了,令他哭得益發傷心。

    原本和和睦睦的早餐氣氛至此蕩然無存,不僅如此,每個人的心中都充滿了陰霾。事情進行到這裡,像是一隻打碎的花瓶,已經沒有任何恢復原狀的可能了。

    「哇——」率先打破僵局的是阮光竹,他大哭著衝了出去。

    秦寶琳看看他們,「看來,此地是不留人了。放心,我回到家後會把你們損失的錢還給你們,你們不會吃虧。」

    「滾!」藥師娘大吼一聲,下逐客令。

    秦寶琳聞言往外走去,到了門口卻停了下來。「用我還回來的錢再給他買個媳婦好了,不過,別再找個像我一樣的就好。」

    藥師娘慢慢望向窗外陰鬱的天空,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我這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啊……」

    龤跦龤跦龤跦龤跦

    屋外,灰色的雲仍舊在天空中積聚,一片連著一片。

    各家各戶的人紛紛收拾了工具匆匆往家的方向跑,或是尋找可以避雨的地方。

    剛剛那麼一折騰已經讓秦寶琳身心俱疲,看來還是黑社會老大的角色比較適合她!這短暫而又荒謬的旅程也該到了完結的時候了。

    就如她所說,藥師娘本該買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女孩,她未來的兒媳婦應該賢惠、安守本分才對……總之不像她就是了!而對他而言,新娘是不是她,也不會有什麼不同吧?

    她和他的緣分也到此為止。

    抑制住胸口悶悶的感覺,秦寶琳仰頭望著灰黑的天空,雨還是遲遲不肯降下來。

    這裡和她住的城市雖然離得不算遠,但是氣候竟然差這麼多,氣壓是她從未感到的低,雨氣中夾雜的泥土氣味也從不曾如此嗆人過……嗆得人連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低下頭用衣袖擦了擦眼睛,繼續往前走。如果這裡已經是村外的話,那麼她向北走就錯不了。

    「哦——小妞!」

    她回過頭,已經很久沒有聽到如此純正的輕薄之語了。

    「怎麼?迷路啦?」兩個地痞模樣的人色迷迷地盯著秦寶琳,油腔滑調地問道。

    真的要回到以前打打殺殺的日子去嗎?她不確定,但是事實已經不容許她再一次選擇了。

    「別怕喔——英俊哥哥會帶你回家的。」兩個傢伙越靠越近。

    「不許碰寶琳!」

    熟悉的聲音剎那間響起,著實嚇了三個人一跳。

    秦寶琳定睛一看,「光、光竹?你、你怎麼在這裡?」暖暖的感覺一瞬間瀰漫開來。

    阮光竹的注意力全在兩個地痞身上,他急急衝了過來,像老母雞保護小雞一樣用身體護住秦寶琳。

    兩個地痞對視了一下,奸笑起來。

    「我們還以為是什麼人呢!原來是英雄救美啊!」

    「寶、寶琳,光竹接寶琳回家去!」他轉過頭,雖然已經不再哭了,但眼眶仍舊是紅紅的。

    秦寶琳咬了咬牙,推開他。「不!我說過了,我是不會再回去的!」

    「真是的,英雄啊,人家姑娘都說不要跟你回家了,你怎麼還是恬不知恥地騷擾人家呢?」地痞笑道。

    「不!」阮光竹反駁,「寶琳會跟光竹回家的,因為光竹是好孩子!」

    「哈哈哈哈哈——好、好孩子?」

    兩個傢伙已經笑彎了腰。

    「原、原來這傢伙是個白癡啊!」

    「不許笑光竹!光竹不是白癡!光竹是好孩子!」

    「哈哈哈哈哈——好、好孩子?真的是白癡啊!」笑聲反而更大了。

    一個地痞走到阮光竹面前,拍拍他的腦袋,用對小孩子的口氣說:「你知道她為什麼不跟你回家嗎?」

    阮光竹茫然地搖搖頭。

    「因為——好孩子再好也只是小孩子,不可以和漂亮妞兒談情說愛的,好孩子還是乖乖回家喝你娘的奶去吧!」

    「說的沒錯,只有我們才能吸引住這麼漂亮的小妞。」

    阮光竹詫異地轉過頭望著秦寶琳,她一直以來只是把他當個孩子在看?

    這就是他乖乖聽話當了這麼多天好孩子的下場?

    秦寶琳實在聽不下去,「夠了!你們都給我住嘴!」

    「小妞生氣啦!」

    兩人裝作一副關心的模樣,想要對她伸出狼爪。

    「別碰寶琳——」阮光竹大叫一聲撞向狼爪的主人。

    兩人馬上對著他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滾!別壞了你爺爺的好事!」

    阮光竹趴在地上,毫無招架之力。

    「你回去吧!」秦寶琳也對他喊道,「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這樣,他就會離開了吧?

    「不、不要!」阮光竹抗議地大吼,死死抱住了頭,任由他們的拳頭如雨點般地落在自己身上。

    「走吧!」淚水已經奪眶而出,難道非要讓她這麼難堪才行嗎?

    「不走!」反對的聲音雖然微弱,但他卻異常堅定。

    「走啊,不然他們會打死你的!」

    「不走!」

    「走吧……求求你……」秦寶琳哭喊著,聲音都嘶啞起來。

    「不……光竹說好的……要陪在寶琳身邊……」

    「你這小子,還說!」一個人猛地踢阮光竹一腳,引起他的劇烈咳嗽。

    秦寶琳擔心地望著他,卻對上一雙無比溫柔的眸子。

    「咳、咳……光竹答應過寶琳的。」他努力抬起頭,無害純潔的微笑浮現在血跡斑斑的面龐上。

    秦寶琳站起身,把這樣的微笑牢牢地刻在心裡的最深處。原來,他還沒有忘記那個約定——那個她都不曾當真的約定。

    「我知道了,我和你們走,不要再打他了。」她轉過頭,朝相反的方向走去。雖然他信守了承諾,但她不能。

    兩個地痞歡天喜地地跟上去,臨走還不忘再補幾腳,「臭小子!這次便宜你了!」

    「寶、寶琳……」阮光竹掙扎著想要爬過去,卻動彈不得。

    三人很快消失在山路上,雨氣瀰漫著的山谷中只剩下阮光竹懊惱的吼聲。

    「我們這是要去哪兒?」走不到五分鐘,一個猴急的傢伙就幾乎要趴到秦寶琳的背上。

    她一閃身,讓那個傢伙撲了個空。

    「你問去哪兒?」秦寶琳捲起袖管,笑容不懷好意。「當然是去地獄,不過只有你們去。」

    還沒等兩個傢伙反應過來,她已經打出去十幾拳。

    「你、你會拳擊?」其中一個傢伙勉強呻吟道。

    這小妞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怎麼這麼厲害?剛才簡直就是秒殺嘛!他們已經躺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了。

    「笨蛋!剛剛的是少林長拳!」還有說話的力氣,看來是沒「享受」夠。說罷她又是一拳。「這樣才是拳擊!」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