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殤十年  第2卷 第七十四章
    顧韻可悲苦的點了點頭。

    「那沈俊朗會怎麼辦?」

    「我不知道!」顧韻可搖著頭說道。

    「哎……」曲楠楠歎了口氣,同情的眼神背後卻似乎閃爍著別的東西。

    「我去看看他!」顧韻可站起來,機械的朝門外走去……

    沈俊朗如行屍走肉般的坐在床上,低著頭一言不發。

    「鳳凰山不去了,是麼?」王磊淡淡的問道。

    王磊和沈俊朗一個班,教室門口那一幕他自然能看見,就算看不見,此刻也已經傳到他的耳朵裡面,畢竟沈俊朗和顧韻可算是學校的風雲人物,覬覦顧韻可的人還是大有人在,這麼好的機會,怎麼會不大肆宣揚?

    沈俊朗搖了搖頭。

    「那個女孩呢?」

    「回……去了!」半晌,沈俊朗才呆呆的答道,聲音卻是異常的乾澀。

    「哎,俊朗,長痛不如短痛,雖然這樣,那個女孩很傷心,對她也很不公平,但是,這也算解決了你的難題,你以後想怎麼辦呢?」

    「我不知道!」沈俊朗搖著頭說。

    「篤篤……」門被敲響了。

    沈俊朗像木頭人一樣無動於衷,王磊只好過去打開了門,不出所料,果然是顧韻可。

    「我來看看俊朗!」顧韻可臉上猶帶淚痕。

    王磊勉強一笑,讓開了。

    顧韻可輕輕的坐在沈俊朗的邊上,輕輕的握住了沈俊朗的手。

    「韻可,我想一個人待會……」沈俊朗淡淡的說道。

    顧韻可歎了口氣,說道:「好吧,你自己……保重!」

    她無奈的站了起來,淚水卻早已不爭氣的滾下……

    醜陋的CRT屏幕一閃一閃的,照的沈俊朗的面容陰晴不定,他的側臉像刀削一樣稜角分明,而此時此刻,卻像石像一樣的冰冷,他在等一個人。

    水凝兒,一個清新脫俗的女孩,她就像是暗夜中的精靈,總是能給沈俊朗帶來新奇,在這個虛幻的世界中,她就像是一股清泉,總是能給沈俊朗帶來清新,沈俊朗相信,就算在浮躁喧鬧的現實中,水凝兒也一定是一個優雅淡定的女孩,和她聊天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水凝兒的頭像終於亮了,沈俊朗的臉上終於現出了一絲生氣……

    「白衣,今天怎麼有時間?」水凝兒的信息歡快的彈出,外帶一個笑臉。

    白衣是沈俊朗的網名,他不喜歡那種譁眾取寵或是另類古怪的網名,於是他以自己將來的職業幻化出一個網名,相信,很多女孩會將他想像成一個身著白衣的翩翩佳公子,殊不知,他雖然身著白衣,卻可能帶著血污,甚至是個職業刀客!

    「嗯,今天有時間。」

    「白衣,今天心情不好麼?怎麼似乎情緒不高,遇到什麼事了?」水凝兒有如神助一般,居然感受到了他的心情,真的不知道這是女人可怕的直覺還是玩笑之語。

    「水凝兒,你怎麼看待忠誠?」

    「不是有那樣的一句話麼?男人無所謂正派,正派是因為受到的引誘不夠;女人無所謂忠誠,忠誠是因為背叛的籌碼太低!」

    「水凝兒,你這麼說未免片面,未免有失公允!」

    「那你想在我這裡得到什麼呢?你這樣問,如果不是你背叛了你的女友,就是你的女友背叛了你,你想要的不就是這樣一個答案麼?」

    「我不是!」

    「白衣,如果你瞭解愛情,就應該知道忠誠,你想讓我給你一個背叛的理由,想讓我幫你完成你的救瀆,對不起,白衣,我給不了你!」

    沈俊朗彷彿聽到「砰」的一聲,自己偽裝的面具突然崩裂,水凝兒的話一針見血,不過這善解人意也未免太殘酷了些!

    「白衣,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忠誠,對愛情忠誠,對承諾忠誠,對朋友忠誠,剛才那句話,無非是不想忠誠的人編造的一個借口,人性沒有那麼醜陋,是他們自己醜陋而已,白衣,你也是他們之中的一員麼?」

    沈俊朗的手放在鍵盤上,卻怎麼也敲不下去,在這之前,自己完全可以拍著胸膛說自己是個忠誠的人,可是現在呢?自己卻幹了一件最不忠誠的事,自己又有何顏面在這裡奢談忠誠?

    「白衣,有很多人是恪守忠誠的,但是鬼使神差卻幹了不算忠誠的事,有些人是不忠誠的,但是也會有忠誠的一面,有句話叫做,百善孝為先,論心不論際,不要太難為自己,好麼?」

    「可是,我卻傷害了兩個女孩,我該怎麼辦?」沈俊朗終於說出了心裡話。

    「白衣,愛情是最莫名其妙的東西,它就像兩個人抻著橡皮筋,一方放手,另一方必然會痛,可是,如果兩個人都不放手,卻很累,如果要抻一輩子,更加的累,可是,這就是愛情,幸福不是愛情的真諦,痛苦也不是,堅持才是!有人愛就必然有人受傷,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至少不要讓兩個女孩都受傷。」

    沈俊朗無奈的點了點頭,是啊,事已至此,傷心內疚又有什麼用?自己已經傷害了林琪涵,又何必再傷害顧韻可?

    「水凝兒,你受過傷麼?」

    良久良久,水凝兒沒有回信息,頭像卻突然暗了……

    沈俊朗輕輕的敲了敲顧韻可宿舍的門,一個腦袋探了出來,卻是曲楠楠。

    「楠楠,韻可在麼?」沈俊朗問道。

    曲楠楠笑著搖了搖頭,卻拉開房門,說道:「你進來等一會吧,她一會也就該回來了。」

    沈俊朗點了點頭,抬步進了宿舍,進去之後卻不禁暗暗叫苦,原來曲楠楠只穿了一件薄如蟬翼的睡衣,這件睡衣就算是穿在顧韻可身上,沈俊朗恐怕也不好意思直視,更何況是她!剛才驚鴻一瞥間,沈俊朗甚至能看見那胸前顫動的蓓蕾……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