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嫁棄妃 風月山莊 第二十一章
    她抬手附上我的臉頰,眸中閃著溫柔。「你大姐風菀青也是當今嬴國皇上的妃子,現在,嵐兒還要嫁給嬴過皇上!風氏家族所有的女兒,幾乎是都要嫁到各個王朝!還有子孫,你的哥哥們也都是在各個國家當官。所以,你要是怪也只能怪,風月山莊富可敵國。所有的帝王都害怕它和其他王朝一起串通,明白嗎?」

    我就這樣靜靜地望著她,直到她說完,我才給她一個燦爛的笑容,「知道了,娘!但是,女兒,是一個個體,不是一個棋子!我也有自己的思想,不是讓人想怎麼擺就怎麼擺的!」我看到聽完我這一句話時,我娘的臉上略顯蒼白的表情。「好了,娘,我吃飽了,先回去了!」

    我離開,而我娘並沒有阻攔,只是望著我的背影獨自歎息,直到我完全走到門口的時候,才聽到她幽幽道,「冤孽啊!」

    沒有去多想她的話,更沒有停住腳步,只是出了門,直奔自己的院落!哎,事情不能在拖了,這裡絕對不能再帶下去了!無論如何,我也要想一個脫身的辦法。

    可是,還沒等我到院子,一個花綠色如同鬼魅一樣的身影便飄到了我面前。「喂!」抬頭,對上尹墨簫那雙妖冶的狐狸眸子,他勾著嘴角看著我邪魅的笑,「我們若白,這麼急急忙忙的是想去哪裡啊?!」

    「尹墨簫,我警告你,現在別惹我,否則我會讓你死得很有節奏感!」我伸出拳頭在尹墨簫面前晃了兩下,一轉身從他身邊大步走過,我那種誓死如歸的氣勢足足讓他在原地愣了半天。

    「喂!」直到我已經回到房間,要將門關上的時候,尹墨簫才向幽靈一樣又飄到我了面前。抬手抵住門縫,「那個,這個——」他眸色如水,臉上的笑容淺淺,從袖子裡拿出幾根生蛌滌v子,「生蛌滌v子,昨天你說要的!」

    看到他手中的釘子,突然有一種很心痛的感覺,因為,用這個方法改變繡球花的顏色,還是當初逸風教我的!可是,現在——物是人非了。

    接過他手中的釘子,閃身到一邊,然後笑容燦爛,「進來吧,我教你種花!」

    「噢!」看到我突然性格轉變,尹墨簫神色有點猶豫,但是還是進來了。他應該算是藝高人膽大吧!不管怎麼說,他的武功那麼高,也不用怕我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丫頭。

    「繡球花的生長勢很特別的,不同的質地的泥土生長出來的花色都會不同,你看這個紅色的繡球花,它的土壤PH值就是在7以上,而這盆要想將這盆花色變成紫色的花,那麼你可以在花盆的四周插上生了鐵蛌滌v子。這樣花色慢慢就會變成紫色。」我將他給我的那幾顆釘子依次插在他送給我的那盆花裡。然後抬頭望著他那略帶驚訝的表情,「尹墨簫,如果我說我現在不想嫁人,我想離開這裡,你,會幫我嗎?」

    「離開?!這裡?!」尹墨簫挑著眼睛,眉頭緊蹙,轉身委到我床榻上,嘴角勾著魅惑的笑容,「哎呦,雖然早晚說想要娶你,可是我又沒有逼你現在嫁給我,你離開幹嘛啊!呵呵,好了,不要開完笑了!」

    「我不是在開玩笑,我說我要離開,我說的是真的!」我來到尹墨簫面前,認真到,「千萬別告訴我,你還不知道我爹已經打算將我嫁人了!」

    聽到這句話,尹墨簫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跳做起來,直直看著我,顯然風焰將我嫁給傻子的事情,他還不知道,那麼也就是說這件事情和他沒有關係。那麼星夜呢?是不是也不知道!如果他們都不知道——我的心又不由得顫動了一下,難道說,真的是他,真的是獨孤昭!

    「什麼?!到底是怎麼回事?!若白,你給我說清楚!」尹墨簫雙手大力的搖著我的肩膀,滿眸的焦急。「我爹今天早晨找我,打算讓我嫁給一個不僅體弱多病,而且是一個智力還不健全的傻子!你真的不知道嗎?江南府尹的二公子?!嗯?」我望著他苦澀的笑,「尹墨簫,我想走,拜託你了,帶我離開這裡,好嗎?」

    「江南府尹的二公子?!」聽到這句話,尹墨簫緊皺的眉頭更加深鎖。「你說他,不僅是個傻子還是個病秧子?」

    「是啊?!難道說情報有誤!」我突然想起風盈樞跟我說這些話的時候,那副狡黠神情。難道說那個傢伙騙我啊!我翻著眼睛望著直到現在還不能相信我的尹墨簫,「喂,話說尹墨簫,你認識那個江南府尹二公子嗎?」

    尹墨簫雙臂環肩,似水的狐狸眼睛,「還好了!不過我據我所知的那個二公子,可是沒有你說那麼慘啊!黃珉霖外表雖然文弱一點,有點憔悴,可是也不算是病秧子啊!在論智力殘缺,頂多也就算是有點書獃子氣而已,可怎麼說也不能說成是傻子啊!」

    我眼睛上下翻轉著,然後一邊思量著尹墨簫現在所說話的可信程度,如果照他這樣說,那麼這個人應該還不錯吧!我揚著鳳眸,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如果像你說的那麼好,看來這門親事,我還推不掉了!」

    「你說什麼?」尹墨簫似沒有聽清楚我說的話,輕揚狹長的狐狸眸子,眸中竟然閃出一抹寒光,看的我心裡一陣發冷。「若白,這樣的話,我不想聽第二遍!你最好連想也不要想,昨晚的話,如果你記性還不是那麼差的話,應該還記得!我要娶你,只是早晚的問題。只要等到事情辦妥了,我就會來娶你!」他伸手扶住我的臉龐,眸中的光芒陰森森的讓我發寒,「記住我說的話,總有一天,我會將你娶回家!」

    「是嗎?只怕,還沒等到你娶我,我就要嫁人了!」我抬臂用力打掉他放在我臉頰上的那隻手,論武功,我打不過你,論氣勢,我可不能輸。「哼!」

    「是嗎!那就看看吧!走,你是走不了的,就算我讓你走,昭也不會放你!但是嫁人的事情,也請你放心,有我在,沒人可以娶走你!並且我不管是誰安排的這件事情!聽到了吧?」尹墨簫轉過身,面對窗外,笑的妖氣肆意,「無論是誰,只要是敢打你主意的人,我定讓屍骨無存!」

    「嗖——」一聲輕響,讓我知道了尹墨簫剛剛說這翻話的含義,他不是在對我說,而是在對外面監視我的人說的吧!我不管是誰,並且出於什麼心思,但是,我想有尹墨簫在我身邊,至少我應該可以放心眼前了。可是,對於他,好像會是我現在身邊更大的定時炸彈。

    不過,很奇怪,為什麼星夜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出現?難道他,昨天說的話,只是在說笑而已嘛?

    「喂!你在想什麼呢?」尹墨簫附在我耳邊大喊,嚇得我差點沒有倒地,還好他瞬間飄到我身後,將我攔在了懷裡。此刻的他,又恢復了那一臉妖媚的痞子之氣。好像剛剛那個一臉狠戾的人不是他一樣。「呵呵,怎麼嚇成這樣?說,你是不是背著我再想其他的男人?」他的頭,曖昧的附在我的耳邊,不斷地噴射著那灼熱的氣息。

    「尹墨簫,你現在還愛嵐兒嗎?」我回頭望著尹墨簫,臉上的笑容異常的平靜。而他嘴角的那綻放開來的那抹妖冶的笑容,卻在那一刻僵在了唇邊。「看來,你最深愛的人還是她啊!」我從身前走離,轉身來到門口,推開門,看著院外那滿眸的陽光。「若白!」耳邊卻傳來尹墨簫那異常幽怨的聲音,「對不起!」

    「尹墨簫!」我沒有看他,只是閉上眼睛,感受來江南那獨有的陽光,「如果有一天,我被人害死了,你會不會想我啊!」

    「若白!你不會有事的!」尹墨簫突然來到我背後將我抱緊,「對不起,對不起!我心裡不應該在想嵐兒了,也不該在繼續愛她了!可是,你知道嗎,嵐兒是我這輩子曾經最愛的女人!並且我曾經發誓要一輩子愛著她,護著她!甚至為了她,我做了那麼多傷害你的事情!」

    我從尹墨簫的懷裡掙脫,轉身望著他那張滿是痛苦的臉,他扶著我雙肩的手,在微微的顫抖,「我現在很後悔!真的,很後悔!你知道嗎,在洛城的日子,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時光。我真的很願意和你在一起!每次看到你,看到你被我氣得鼓鼓的,還不敢發作的樣子,並且還努力的討好我,我真的很開心!」我挑著眼睛看著他,原來,他所說願意和我在一起,就是因為成天虐待我,很開心啊!真是個變態狂。

    「但是若白,我知道,並不是因為我成天欺負你,我才那麼開心!是因為我,可以每天看到你,我才會那麼高興!我昨晚說的話,是真的!若白,我想娶你為妻!我想永遠和你在一起,如果,我早點瞭解,我發誓我一定會愛上你,並且會比現在愛嵐兒還要愛你!」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將附在我肩上的雙手拿開,回過身,幽幽道,「放心吧,若白,不會有人能仔傷害你!因為我會在你身邊,一直保護你,愛護你!知道嗎,誰也不可以再傷害你,就算是昭,也不可以!」

    「簫!」望著那雙在陽光下熠熠閃著光的眸子,那份認真的神情,穿越以來第一次讓我感覺如此的踏實。繞過他,我來到桌子邊,拿起那盆紅色的繡球花,對著他燦爛的笑,「謝謝你,尹墨簫!如果以後我被人傷害的很慘,我一定會詛咒的你的!因為今天有一個人在這裡說要保護我,可是他卻沒有做到!嘿嘿!」我沖做了一個鬼臉,然後笑得陽光燦爛,「嗯,這盆會變色的花,算我送給你的!希望你不會忘記你今天所說過的話!」

    「好!我一輩子不會忘記!」他接過花盆,魅惑的笑容在陽光顯得更加妖野,可是,一刻他臉上的笑容隱去,眉頭皺起,「若白,好像不對哎,我剛剛說的是,你成我的娘子,我才會一輩子保護你!可是,你,你還沒有答應嫁給我呢?」

    「哈哈,尹墨簫,其實,我還是覺得,我們兩個做朋友會是最好的!」我一臉奸詐的輕輕的拍了拍他那張絕美的俊顏,笑得陽光燦爛。

    「你這個丫頭!」尹墨簫一揮那花綠色的衣擺,飄身來到門外,看著院落邊那棵梧桐樹,「其實,昭也不錯!要是你不想嫁給我,考慮一下昭,他也挺好的!」他回眸給了我一個苦澀的笑容。

    我挑著眼睛冷冷望著他,直到給了他被我看的發毛,「死尹墨簫,你是不是想警告我啊,你的意思是,我要是不嫁給你,就得嫁給獨孤昭那個變態,是不是?」

    「哈哈!」尹墨簫聽到我叫獨孤昭變態似乎特別開心,「這個世界上,好像除了你,我還沒有聽過誰敢這樣罵昭的!」他望著我的眸子,又一刻深邃,「又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我們都對你欲罷不能吧!」

    「是嗎!某人欲罷不能啊?可是我怎麼聽到,剛剛還有人,讓我考慮別人呢?!」瞇著眼睛看著尹墨簫一臉無奈的表情,不由得大笑。半晌收起笑容,穿過梧桐葉,望向遠處的陽光,「尹墨簫,我好想知道,三年前,你是怎麼下手殺我的啊?」

    「問這個幹嘛,都過去了,更何況,你不是沒死嗎!」尹墨簫略帶尷尬的將臉背向我,我來到他身後,輕拍他的肩膀,「如果我跟你說,以前的風若白已經被你害死了,你會怎麼辦啊?」

    他回眸望向我,開始是不可思議,隨之是一聲歎息,「我就知道,人這輩子,不能做錯事。否則,一輩子都要活在這個陰影之下,沒有改正的機會!對不起若白,是我不對,害你失憶!」

    ……………………

    留言,袖子要看留言!否則,第一個詛咒癡情的簫簫!哼哼!帶著怨念爬走~~~~~~~~~~~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