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嫁棄妃 風月山莊 第十七章
    尹墨簫極為冷漠,也極為鬱悶的瞟了我一眼,然後,無奈的搖頭大歎,「拜託,若白,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誰啊?我是王爺,離王!一個王爺怎麼可能住在皇宮!並且我還是一個被……」說到這裡尹墨簫聲音突然頓住,臉色的變得有些落寞,雖然還是笑著,可是笑容卻是那樣的苦澀。

    難道說,獨孤昭對他不像表面上那麼好?該不會,獨孤昭那個腹黑的皇帝,把尹墨簫給奪權了,或者軟禁了……

    看著尹墨簫那苦澀的笑容,我的浮想開始聯翩,「好了!」就在我思緒萬千的時候,一個沉聲將我從浮想拉了出來,尹墨簫站起身子,長出一口氣,「別亂猜了!你是猜不到的!若白啊,我可告訴你噢,這次我來,可不是受任何人的指示和教唆!而只是我自己想要來而已!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你回來了!」

    「嗯?!」我睜大眼睛望著尹墨簫嘴角勾起的那麼邪魅的笑容一愣。

    他輕拍了拍我的頭,水似的眸子蕩著燦爛的光芒,「你這個女人,真是奇怪!也不知道會什麼法術,竟然讓我每次看到你的時候,都會覺得心情特別好?!」

    「那是因為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我對著尹墨簫,露出一個絕對燦爛的笑容。而這一刻,尹墨簫的望著我的神情竟然有些呆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笑容太美了,把他都給迷暈了。我抬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喂,你沒事嗎?」

    「啊?!」這時尹墨簫才回過神來,略帶尷尬的笑了笑,又做回到了那張靠椅上,而椅子旁邊就是那個檀香桌子,上面還有一盆紅艷如火的繡球花。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擺上去的。反正我記得在剛剛進這個房間之前還沒有呢!估計是我離開這裡去主院的時候被人擺上去的。

    尹墨簫似乎也注意到了那盆花,將它拿到手中,「繡球花!聽說這是你最喜歡的花,紅色,也是你最喜歡的顏色!對吧?」他看著我笑容有點魅惑。

    「是嗎?!」原來風若白最喜歡的花和我一樣啊,不過顏色倒不是我喜歡的,我勾著嘴角,笑容的有點無奈,「不過,這盆花,不是我放的!不知道原來我是什麼樣子,反正現在我是一點都不喜歡紅色的東西!因為,紅色的東西都太妖艷了!很邪氣,我也不是那樣妖媚的人,所以也鎮不住!不過,我覺得你還是很適合紅色的!」我望著尹墨簫,笑容的有點奸詐。

    尹墨簫放下手裡的花,望著我邪魅的笑容又一次綻放開來,並且還是那樣妖艷肆意,「噢?這樣啊!那原來是我自作多情了!」尹墨簫放下手中的花盆,略帶惋惜的看著我。

    「這個,不會是你送的嗎?」我望著尹墨簫,頭上一片漆黑。馬上轉移話題,「那個,對了,尹墨簫,你想學種花嗎?」我輕佻眉梢,笑容綻放。

    「種花?!」

    「是啊,我來教你種出魔術花!」我拉著尹墨簫衝出門。環視著四周,自語道,「也不知道哪裡有生蛌滌v子!」

    聽到我的話,尹墨簫的眉頭,不由得皺起,抬手就在我頭上大力的敲了一下,「丫頭,你到底要幹嘛啊?!」我捂著吃痛的頭,狠狠地橫了一眼尹墨簫在旁邊一臉奸笑的表情,「嘁!你不用這麼看著我!對了,若白,我還沒有問你呢,你不會不知道昭和嵐兒過幾天就要大婚了吧?」

    「怎麼會不知道,獨孤昭接我回來不就為了讓我參加他們的婚禮嗎?不過他們大婚,就大婚,與我何干!又不是我大婚!」話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眉頭一緊,咬著嘴唇,冷冷的斜視著一旁有點幸災樂禍的尹墨簫。「尹墨簫,你給我說實話,你這次來,不會想要向四年前一樣,換新娘吧?我可告訴你噢,你要再換,你去找別人,你要是再敢打我的注意,我就讓你斷子絕孫。」我狠瞪著尹墨簫,語氣陰狠。

    「喲喲喲!我們若白放狠話了!」尹墨簫揚著頭大笑,似乎我這麼說他很開心似的。不會是因為讓我說中了吧?還是說他失戀次數太多,弄到現在精神分裂啦?

    見我一臉狐疑的看著他,他邪笑著將我一把摟入懷中。他的懷抱很溫暖,如在洛城時一樣。身上還會散發那種淡淡的香味,讓我有些沉醉。他頭附在我的耳邊,灼熱的氣息讓我有些難耐。我想要掙扎,可是他的懷抱卻更緊,一聲長歎,他才在我耳邊幽幽道,「若白,你說,讓我拿你怎麼辦啊?!」

    離開尹墨簫的懷抱,看著他那張落寞的臉,心裡隨著會失落,他抬手輕輕地拍了拍我的頭,回視周圍,「你回房間吧,我去幫你找釘子!」

    還沒等我點頭,他已經一個飄身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中。這些人一個個都是神出鬼沒的。什麼時候我能有這樣的武功啊?仰望中!

    很奇怪的一件事情,整個一個下午過去,尹墨簫都沒有再出現。直到晚飯的時候,楓葉過來叫我,說是去主院用餐。我瞪著眼睛望著楓葉,「去主院吃飯?不會每天都是吧?」一想到每天都會和嵐兒那些人在一起吃飯,我都種想要自殘的衝動……

    「不是啊!其實平時小姐是可以在自己的房間吃飯的,可是今天不同,因為是小姐第一天回來嗎!所以,大夫人吩咐人來叫小姐一起去住院用餐!」一說道這裡,楓葉的臉上又開始洋溢出那副興奮地神情。

    我狠狠地冷視了一眼楓葉。真不知道,這個丫頭興奮個什麼勁!難道我去送死她就那麼開心啊!

    本想裝病不去的。可是,楓葉又跟我說,我大哥風盈翼,也就是風月山莊的少莊主,是嬴國有名的神醫,我要是不去,他定會親自過來的,到時候漏了陷,我更麻煩。

    於是硬著頭皮,匆忙收拾了一下,奔去主院。

    ……………………

    留言啊,怎米沒有留言了吶!!!嗚嗚嗚,瓦要看留言!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