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魅影二【完結】 黑紮營無影野鬼 第二章 棺木中疑問不斷 蹊蹺事令人震驚
    老張頭蹲在棺材旁邊,一邊「吧嗒吧嗒」地抽香煙,一邊對著榮子豪的屍骸發愣。

    趙老三自言自語道:「可不是嗎?子豪的身架和子傑差不多。」

    所有人不約而同地打量起榮子傑來:榮子傑的身高有一米七四左右。這裡要特別交代一下,榮子豪和榮子傑是一對孿生兄弟。

    「出ど蛾子了。」老張頭道,「小蒲,你用鍬柄量一下看看,這副骨架子十有八九不是子豪的。」

    小蒲是一個插隊知青,姓蒲名著文,年齡在二十歲左右。小伙子膀大腰圓,被孟書記叫來幫忙。他還是公社指定重點培養的對象。當時擔任青年突擊隊的隊長,他所領導的青年突擊隊將參加這次開溝挖渠的工作。

    小蒲用鐵鍬柄在屍骸上量了一下,然後將鐵鍬豎了起來,所有人的眼睛裡面已經有了一個比較明確的結論:棺材裡面的屍骸不是榮子豪的屍骸。根據鍬柄和小蒲比劃的高度,屍骸的長度在一米六零左右。黑河大隊,尤其是黑紮營的鄉親們,在他們的記憶裡,還殘留著死者榮子豪的影子,彼影子非此影子。

    這不是駭人聽聞嗎!

    「你們看——這是什麼?」另一個工人的一聲驚叫進一步證實了榮老大和老張頭的判斷。

    在屍骸的左手腕上有一個手鐲,趙老三跳到棺材裡面,撥開淤泥,將手鐲取了出來。接著又在右手腕上取下了一個手鐲。

    大家都圍了上去。

    「張先生,你給說說看,這到底是咋回事呢?」榮老大臉色慘白地望著風水先生。

    風水先生張半仙終於找到了說話的機會:「你們榮家之所以運道不旺,除了墳墓的朝向不對之外,根子就在這個無名野鬼的身上,這叫小鬼擋道。這下好了,運道一通,就萬事大吉了。」

    趙老三將手鐲在土堆上來回蹭了幾下,拿到眼前:「是銀子的。」

    老張頭接過手鐲,仔細看了看,手鐲上面有五朵蘭花的花瓣,因為袘k得比較厲害,所以,花瓣的形狀已經不那麼清晰了。他用一種驚異的眼神望著榮光宗道:「老大,這究竟是咋回事啊?」

    「我咋知道是咋回事呢?老張頭,子豪入殮的時候,不是你親手操辦的嗎?」

    「是啊!怎麼會出這樣的ど蛾子呢?難道是閻王爺搞的鬼?」

    「閻王爺哪有閒工夫管這些事情,要搞鬼,也是人搞的鬼。」趙老三道。

    榮老太太坐在一旁的土堆上,一邊抹眼淚,一邊數落兒子的不是:「我叫你別遷墳,怎麼樣?遭報應了吧!」

    一個女性死者的屍骸躺在棺材裡面,而墓碑上卻是榮子豪的名字。這和榮老太太所說的『報應』恐怕挨不上吧!

    在天堂溝附近幹活的人都丟下了手中的農具,聚集到榮家的墓地來了。不明就裡的人以為這裡挖到了什麼寶貝,三個一群五個一夥地奔向榮家墓地。

    在八字山的東北方向兩里地有一個渡口,渡船上的人站在船上朝八字山指指點點,船剛靠岸,十幾個人就爭先恐後地跳下船,往八字山狂奔而來,船老大二墩子也扔下船篙,也往山上跑來。

    大隊書記孟浩波當機立斷:「停!老張頭,讓他們停下來!榮大爺,這是怎麼回事?」

    榮老大大驚失色,面如土灰。他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經過商量,孟書記立即派人下山到公社去報案。

    「老張頭,你們看好了——用繩子拉一個圈,不要讓任何人靠近。房會計,你辛苦一下,到公社去報案。騎我的車子去——我的車子在渡口——就停在而墩子家的院子裡。」

    房會計是一個三十幾歲的中年人,他拍拍手上的泥土,從孟書記手上接過自行車鑰匙,一溜煙地消失在山道上。

    榮老大立即吩咐榮子傑:「子傑,你趕快到縣裡面去喊你叔叔,再忙也要回來一趟。」

    榮子傑也下山去了。

    擺渡的二墩子也下山去了。二墩子的渡口是黑河大隊和周莊大隊的鄉親們進出的必經之地。由此可以看出,黑河大隊和周莊大隊是一個比較偏僻和封閉的地方。

    榮家墓地聚了很多人,而且越來越多。

    這種事情,人們連聽都沒有聽過。

    縣公安局刑偵隊的吉普車停在距離黑河渡口三里路的黑松林的山腳下,因為前面全是山路,沒有汽車走得道。

    他們穿過黑松林,翻過兩個山頭和四個村寨,到達渡口的時候,時間已經是上午十點四十五分。

    一條船正停在渡口,等待著同志們的到來,這裡有必要介紹一下黑河大隊的地理位置:黑河大隊在龍華堡的西邊八九公里的地方,北靠龍王山,南瀕通天河,在黑河大隊的東邊有一條河,北指龍王山的南麓,南接通天河,這條河就是黑河。

    這條河之所以叫黑河,其實不需要解釋,只要身臨其境,答案就出來了,黑河完全被掩蓋在峽谷叢林之下,黑河和一般的河流比較起來,很狹窄,但幽深的程度,非其它河流所能相比,誇張一點說,黑河幾乎見不到陽光,只有渡口的河道比較平緩敞亮,這裡的河面也稍微窄一點,大概有二十米寬吧!刑偵隊一共來了四個人,帶隊的是劉子凱劉隊長,組成人員有李雲帆、李子榮和王萍。劉子凱同時擔任縣公安局副局長的職務。

    劉隊長他們立即對現場進行了勘察。

    驗屍記錄:身高,一米五九至一米六一之間,骨盆下口和恥骨下角,六十五至六十八度角。性別為女性。牙床完整,牙齒完好整齊,年齡在十九歲到二十一歲之間。

    現場提取物:銀手鐲兩隻﹙已袘k﹚,手鐲上有五枚蘭花花瓣。

    當年,有八位村民參與死者入殮、抬棺工作,健在的還有七位。老張頭就是其中之一,還有一個總負責,他就是住在榮家後面的吳二爹,吳二爹和老張頭,能清楚地記得入殮、蓋棺、上山、安葬的全過程,蓋棺的就是吳二爹和老張頭,封棺工作是吳老爹完成的。六根棺材釘是他親手砸下去的。現在,棺材裡面突然出現一具女屍,七個人是莫名驚詫,百思不得其解。

    吳老爹還有一個重要的發現:屍骸的頭和腳的方向與棺材的首尾是相反的,情急之中,大家一開始都沒有發現這個問題。入殮的時候,死者的頭在上,腳在下,可這具女屍的卻是頭在下,腳在上。最後的結論是:一定是有人將女屍放進棺材裡面去的時候,慌亂之中,沒有來得及考慮女屍在棺材裡面的體位。那麼,這具女屍是什麼時候放進棺材裡面去的呢?為什麼要把一具女屍放到榮子豪的棺材裡面去呢?這就是刑偵隊要解決的問題了。

    刑偵隊要解決的問題還不止這些呢,隨著勘察工作的深入,同志們又發現了新的情況:當劉隊長他們將屍骸搬出棺材的時候,有人驚叫了一聲,這個人就是蒲著文:「你們快來看,下面還有一具屍體。」

    劉隊長他們圍了上去,人群中頓時出現了一陣騷動,他們站在繩圈的外面,伸頸側目,繩圈已經被他們擠壓成了一個多邊形。遺憾的是,他們看不到棺材裡面的情況。

    女屍被取上來的時候,棺材裡面還有一些淤泥,淤泥之中,有一根小腿骨露了出來。老張頭和趙老三俯下身子,用鐵鍬將淤泥一鍬一鍬地舀出棺材,漸漸地,一具屍骸呈現在同志們面前。

    這具屍骸會不會就是榮子豪呢?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