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凶獸 第一卷 第五十四章 狼牙棒(下)
    雅易安就好像一個旁觀者一樣,在看到眼前精良的各式武器時臉色微微動了動,目光逐一掃視了一下,看到這些武器的數量並不大,便把心頭的戒心放了下來。

    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說獸人帝國之中就不允許人族的存在,就好像人族帝國之中,同樣有獸人的存在一樣,只是人數的多寡而已,在獸人帝國之內,少數的人族也可以經營武器,畢竟,對於絕大多數的獸人來說,武器是必不可少的生活物品,但是,這種經營的數量不能超過限度。

    在每一個地域,武器一旦上升到一定的數量之後,就足以產生某種微妙的威脅,這是當權者不能容忍的。

    聽到奧古斯丁那極度不屑的話,再看到奧古斯丁那種蔑視的神情,亞戈爾的神情微微一變,他略微猶豫了一下,有些赧然地笑了笑道:「尊貴的奧古斯丁閣下,這裡的武器難道都不適合你麼?」

    亞戈爾還想推銷自己的武器,奧古斯丁卻並沒有再給他介紹的機會,輕輕地揮了一下手,強行打斷亞戈爾的推銷說道:「沒有,這些武器在平常人的眼中或許不錯,但在我看來,還是太次了。它,不足以承受我的力量。」

    這一次,連雅易安都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奧古斯丁,她可以從奧古斯丁的話頭裡聽見一種自信,好像在說完這句話後,先前還嘻笑的奧古斯丁突然之間就變成了另一個人,一股讓所有人側目的氣勢緩緩地從奧古斯丁的身上散發出來。

    「奧古斯丁閣下,你擅長什麼武器呢?我會再去看看有沒有適合你用的兵器的。」亞戈爾的眼中閃過一絲精芒,他仔細地打量著奧古斯丁,完全無法想像一個人只是在三言兩語的時間裡,氣勢就完全地改變了。這種改變,讓自認見多識廣的亞戈爾也有些莫名的驚慌起來。

    「我要那種能體現我們獸人力量的武器,不要對我有隱瞞,我知道,你一定還藏有一些好的兵器的。」奧古斯丁不容置疑地直視著亞戈爾的雙眼,極度強勢地哼了一聲。

    戈爾心頭有些發虛,在奧古斯丁的逼視之下,他的神情迅速地經過了僵硬再到滿臉堆笑的過程:「呵呵,尊貴的奧古斯丁閣下,讓我好生想想,好生想想。」

    不自覺地避開了奧古斯丁的眼神,亞戈爾的臉上露出思索的神情,半晌之後,又突然叫了起來:「哦,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我還有一件武器,不錯,那件武器倒是比較符合您的意願,唉,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我都差點忘記它了呢,索爾!索爾!」

    在亞戈爾的叫喊聲當中,夥計索爾的身形飛快地從房門外擠了進來:「主人,有事吩咐麼?」

    「你馬上帶兩個人到我的房間裡把那根棍子抬出來,這位尊貴的奧古斯丁閣下或許會需要它。」亞戈……

    爾連忙說道。

    索爾的神情有些迷惑:「棍子?」

    亞戈爾有些惱怒地叫道:「就是那棍一直放在我房間裡那根一頭大一頭小的黑色棍子,你去抬出來吧。」

    看到亞戈爾再三地用了一個抬字,奧古斯丁微笑著問道:「亞戈爾,看來那根棍子似乎很重?」

    「當然沉重了,那根棍子是十多年前一個矮人大匠師歐內斯寄賣在我店舖裡面的兵器,可惜由於太重了,這麼多年沒有一個人能夠熟練地舞動他,放在那裡都快生蚺F,希望這次閣下能夠成為它的買主。」亞戈爾的臉上有一絲譏諷,似是為找到一件可以為難奧古斯丁的事情而感到高興。

    「矮人大匠師歐內斯?!」一直不動聲色的雅易安眼中也不由得一亮,對著奧古斯丁說道:「奧古斯丁,看來你找到好東西了。歐內斯的東西可是真正的極品兵器呢。」

    正說話之間,索爾與兩個夥計吃力地抬著一根深黑色的根子走了進來,在亞戈爾的示意下,費力地把那件兵器丟在了奧古斯丁的腳前。

    整個地面微微震顫了一下,堅硬的地面竟是現出一個不大不小的坑來,眼前的棍子一頭大一頭小,小的那頭有手腕粗細,上面有一條極為細小的印痕,而大的那頭則有嬰兒的頭顱大小,上面佈滿了一些大小一致的洞眼。

    「它值多少錢?!」奧古斯丁並未急著測試自己的力量能不能舉起這根不規則的棍子,反而不急不緩地問亞戈爾。

    亞戈爾傲然一笑,似乎看到了奧古斯丁即將出現的窘態:「歐內斯當初在寄賣的時候,曾經立下了一條規矩,如果力量不足以使用這根棍子的人,就算是出再多的價格,也不能賣給對方,尊貴的奧古斯丁閣下,這是矮人大匠師親自立下的規矩,亞戈爾也不能破了這寄賣的規矩,還請你原諒。」

    「哦,是嗎?」奧古斯丁只是輕輕地皺了一下眉頭,只是用腳尖輕輕地在那根黑色的棍子上點了兩下問道:「如果,我是說如果,我能夠熟練地使用它,這根棍子需要多少金幣?」

    「你只需要付我這十多年來的保管費用三百個金幣就成了,這是一件凶器,真正的凶器,大匠師歐內斯鑄造的最後一件兵器,在寄賣的時候,歐內斯就給我說過,如果有人能夠熟練地使用它,就把這件兵器贈送給對方。可惜了,這麼多年來,能夠舉起它的人倒是有那麼幾個,可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熟練地使用這件兵器呢,不知道這件兵器可否符合大人的意願?」亞戈爾不屑地神情越來越明顯。

    「三百個金幣?!」一直緊緊地跟在奧古斯丁身後的安娜瞪大了眼睛:「就這根醜陋的根子,這麼貴?!」

    「醜陋?!」亞戈爾不屑地笑了笑,「這可是歐內斯最得意的作品,如果不是當初他寄賣時立下了規……

    矩,這根棍子就算是衝著歐內斯大匠師的名頭,這根棍子至少也值五千個金幣,哦,不,應該是真正的無價之寶。」

    「安娜,不要置疑歐內斯的名聲,他是矮人之中這幾十年來最出名的匠師,從他那裡流傳出來的普通武器,至少也值上千個金幣的,亞戈爾的價格是完全公道的。」雅易安點了點頭,向著安娜解釋道。

    「這件兵器我很喜歡。」奧古斯丁確認了價格之後,手腕一翻,已然從空間戒指之中拋出裝有三百枚金幣的口袋,「我買了。」

    亞戈爾有些為難地捏著奧古斯丁拋來的金幣:「可是規矩……」

    奧古斯丁並未有理采亞戈爾,他的全部心神都投注到了眼前的黑色棍子之上,從腳尖傳來冰涼觸感準確地告訴他,這根棍子真的很重,甚至重得有些超出了奧古斯丁的想像,微微用力地踢了踢棍子,那根棍子也只是輕輕地動彈了一下而已。

    他彎下腰,伸出手握著棍子的把柄,然後把那棍子扶了起來。這棍子長約一米五的樣子,恰到與奧古斯丁的胸口平齊。

    「如果您不能使用它,奧古斯丁閣下,我只能說抱歉了。」亞戈爾捏了捏裝有金幣的口袋說道。

    奧古斯丁溫和地一笑道:「亞戈爾,你不用抱歉,因為我發覺,這根棍子真的很適合我。」

    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奧古斯丁的體表微微散發出一種淡金色的光芒,他手臂之上的肌肉筋條不斷地在皮膚這下湧動起來,他握著黑色棒子的五指用力地一提,整根棍子立時被他提了起來。

    「好重!」奧古斯丁雖然已在心頭估算了這根棍子的重量,被手中的重量嚇了一跳,身形搖晃著,剛剛提起來的棍子猛地向下一沉,幾乎就要磺到地面之上。

    亞戈爾的眼中露出一絲得意神情:「如果不行的話,就不要勉強了。」

    「媽的,老子就不信那個邪了。」奧古斯丁心頭極其不憤地叫了起來,他修行的金鐘罩本就讓他有著天生神力的資質,眼睛的餘光看到亞戈爾得意的神情,立時心生慍怒,一聲沉喝,金鐘罩內息盡數施展出來,那體表的金芒一下子濃了許多,同時,他右手手腕之上一直未解除過了重力束縛被他解除開來,手中大力頓生,立時把黑色棍子下墜的勢頭止住。

    提著手中的黑色棍子,奧古斯丁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跨過房門,來到房前的院落之中。手腕輕輕地挑了挑,以適應手中兵器的重量,輕喝一聲,黑色的棍子就被他高舉過頭頂,猛地向著院子中的一塊丈許見方的石頭砸了下去。

    「轟!」地一聲巨響,那巨石被棍子砸成了幾塊,蹦彈著滾出老遠。

    「好!果然很好!」這貨心頭極喜,不自覺地解開了另一隻手上的重力束縛,剛剛還沉重無比的棍子立時又感覺輕了許……

    多,他跳動著身體,極其張場地開始狂亂揮舞起來。

    身體四周出現一團黑色的虛影,風掠過棒頭的小洞,發出嗚嗚地怪響,手中棍子的重量對他來說再不構成任何的障礙,他舞得興起,手腕不自覺地一扭,卻覺得那棍子輕輕一顫,粗若孩頭的棍尖一下子發出清越地金屬聲音,無數根長約三寸的黑色尖刺從那結小洞之中彈了出來。

    「咦!狼牙棒!」奧古斯丁停住身形,滿眼欣喜地打量著手中的面目全非的棒子,尖尖地利刺伸出棍頭,原本一米五的棒子一下子伸長到了接近兩米,一股凶暴的戾氣從兵器之上散發出來,浸透了每一個觀者的心靈,他微微一旋,就見得手柄前方那條細線輕輕轉動,銳利的尖刺又一下子收縮了回去。

    「這!……這不可能!!」亞戈爾顫動著雙唇,極力地說服自己相信眼前的事實,保管了十多年,這件兵器到現在才展現出它最真實的面目,他也是第一次見識到了這兵器的最恐怖的一面,那突現即逝的尖刺,就好像一根根毒刺一樣地刺入了他的胸膛,這種感覺讓亞戈爾覺得自己近乎白癡一樣地把一件絕世凶器送給了眼前的奧古斯丁。

    「我本來是想讓他知難而退的……」他後半句話根本就沒有說出來,奧古斯丁也根本沒有去關心亞戈爾那如喪先人的表情,他提著那根狼牙棒,大搖大擺地邁出了亞戈爾的大門,甚至沒有丟下一句謝謝。

    「我真傻,真的。」看著奧古斯丁倒拖著那棍狼牙棒囂張地出了大門,亞戈爾先前得意的心態就好像一下子被人貫入了大杯的苦酒,連帶著眼神也有些無助起來,他嘴中碎念著,用力地捏著手中的金幣,在布袋裡的金幣不為人知地開始變形了,「早知道我就不把它拿出來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