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 第一卷 第54章 收場
    關陽等苗思天走開,對宋勉說:「你不要緊吧?」

    宋勉說:「些許輕傷,不礙事。」

    老道點了點頭,說:「貧道先行一步,你自己小心。」又看了秦漠陽一眼,搖搖道:「戾氣太重,你好自為之吧!」輕歎一聲,飄然而去。

    秦漠陽張了張嘴,把一句不禮貌的話收了回來。心想:「這老道上次說我經脈全無,學不了玄功,我不照樣自學成材。可見他眼光極差,說的話根本不用理會。」對宋勉說:「傷不要緊吧?多虧你來了,不然就糟糕了。」

    「我還好。」宋勉暗自療了會傷,這時已經好很多了。

    說起宋勉是如何找到這裡的,原來他從梁曉雅家出來,漫無目的逛了一圈,無意中撞見了苗思天。宋勉見他形跡可疑,遠遠的跟著,一路到了別墅附近,見到苗思天在別墅周圍布下了禁制。

    宋勉想起下山前師叔祖明音曾叮嚀過,凡是碰上這類事,鋤強扶弱固然重要,但也要防著被人反咬一口,須做周全的打算。他見苗思天並不急著動手,便趕到玉泉觀,請關陽道長一同來此。

    明音老道年輕時入世歷練,在這方面曾有過深刻教訓。他將這經驗教授給宋勉,倒還真幫了宋勉一把。如果不是關陽現身,以苗思天的行事,下狠手滅口也是大有可能的。

    秦漠陽說:「關陽道長應該和你們崆峒交情不錯啊,怎麼就輕易放走了苗思天呢?」

    宋勉說:「聽關陽師叔說,這別墅裡的人的確幹的是非法的事。而且他受我師父之邀,將赴崆峒,不好這個時候為難齊雲弟子。」

    秦漠陽笑著說:「原來他也是個八面玲瓏的人物。」想想也是,如果關陽把苗思天修理一頓,那和事佬就當不成了。

    宋勉看了四週一眼,說:「剛才關陽師叔已經把這附近的禁制去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秦漠陽說:「到了最後關頭,警察也該出現了,我們也算是為民除害吧!」說完看了看院子周圍橫七豎八躺著的那些人,心想這次的結果算是合了那麻子警察的意的了。

    似乎是為了驗證他的話,公路上傳來了警笛聲,幾輛警車呼嘯著朝這邊開過來,不一會就到了別墅前,帶頭的正是麻警督。他指揮著警察將那些人都押上了車,董金隆也被從碎磚堆裡給扒了出來。

    這些異能、玄功的傢伙,此時變得孱弱無比,半點反抗的力道都使不出來。

    董金隆四肢不能動,嘴卻沒傷著,他對麻警督說:「你憑什麼抓我們?我要聯繫我的律師!」

    麻警督哼了一聲,說:「你犯的罪槍斃十回都綽綽有餘。」臉上掩飾不住的得意。

    董金隆大喊道:「我要見我妻子!」

    麻警督說:「省省吧,一個都跑不了。」沖手下的警察擺擺手,說:「押他上車,讓他們夫妻去看守所會面。」

    秦漠陽冷眼旁邊,感到這個麻子警察比董家兄弟更讓人不舒服。

    麻警督看著人都被押上了車,這才到了秦漠陽和宋勉跟前,說:「請你們跟我去警局一趟,配合我們的調查。」

    宋勉看了看秦漠陽,秦漠陽說:「我們可以不去麼?」

    麻警督笑了笑,說:「你們今天的行為,市裡一定會給予獎勵的。」

    秦漠陽翻了翻白眼,說:「你自己留著吧。」

    麻警督也不著惱,說:「那好,我就在這裡簡單的記錄一下。」

    「麻頭,發現了一個隱藏地下室!」一個刑警過來報告說。

    麻警督眼睛一亮,料想能從裡面得到些有用的東西,說:「你們先去看看,不要亂動裡面的東西!」

    「我能不能跟你單獨談談?」

    麻警督露出了笑容,說:「好啊。」

    別墅的前半邊被破壞的不成樣子,後半邊卻變化不大,至少後院裡沒有那麼多的碎石。秦漠陽和麻警督到了後院,便問道:「我問你,是不是從我同學出了車禍報警開始,你就在算計我?」

    「你這是什麼話?不管什麼事都要有證據,你污蔑警務人員,是違法的,知道麼?」

    秦漠陽笑了笑,說:「別張口閉口的拿法律來嚇我。你不承認也沒關係,彭警官和我說過了。」

    麻警督皺了皺眉,說:「他和你說什麼了?」

    「該說的,都說了。」秦漠陽故作神秘。

    麻警督瞪著秦漠陽,臉上暴起了青筋,得片刻後就笑了起來,說:「差點被你蒙了。小小伎倆,可笑啊!」

    秦漠陽不慌不忙的拿出一支錄音筆,將兩人剛才的談話播放了一遍,說:「你還覺得可笑麼?」

    麻警督不屑道:「這又能怎麼樣?別說剛才我們的談話什麼都沒說,就算是說了,法庭也不受理錄音證據。小子,你還太嫩了些!」

    「誰說要上法庭了?你或許還夠不上違法,但升職恐怕也不容易了。不知道你的上司,或者上司的上司聽了,會怎樣想。」

    「你隨便吧。我還有事,沒工夫搭理你了。」麻警督冷哼一聲,轉向朝前院走去。

    秦漠陽雙手輕彈,瞬間發出七八道小小的氣旋刀,茲茲幾聲輕響,在麻警督的腿上、身上開了幾道口子。麻警督正從水塘邊經過,立足不穩掉入了水裡。

    「你敢襲警!」水塘很淺,麻警督受的也是輕傷,掉入水裡很快就爬起來喊道。

    秦漠陽撇撇嘴:「你有證據就去告我吧!」說完朝前院走去,不再看麻警督一眼。

    麻警督濕淋淋地爬了上來,看著秦漠陽的眼睛快要冒出火來。他沒想到這個少年居然會陰他。

    「你和那個警察有過結?怎麼把他推到了水裡?」宋勉見秦漠陽回來,小聲問道。後院發生的事,他依稀聽到些。

    「回去和你細說。」秦漠陽覺得自己的這段經歷,大可向宋勉講講。

    

    非常抱歉,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沒時間上網,剛回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