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 第一卷 第23章 當槍使(上)
    彭康在秦漠陽家樓下轉了一圈,又回到車裡點起一支煙。他覺得自己辦事從來沒有這麼猶豫過,到這裡已經兩個多小時了,秦漠陽家樓下去了三回,每次都在要上樓的時候退了回來。

    煙快抽完的時候,彭康一扭頭,看到秦漠陽夾著書本從自己車的前方經過,朝小區大門走去。他煩躁的歎了口氣,熄掉了煙,從車裡探出頭叫了聲:「秦漠陽!」

    秦漠陽對彭康的聲音並不陌生,突然聽到這位警官叫自己,有些心虛地想道:「難道我把那兩個人打得傷重不治了?」他自己的傷現在已經全好了,但周博、趙和尚兩個人恐怕不會好得這麼快。回過身裝作沒事的樣子說道:「是彭警官啊,你找我有事嗎?」

    彭康招招手,道:「有點事,來車裡說吧。」

    等秦漠陽坐進車裡,彭康說:「我收到消息,有人用你的同學威脅你,有沒有這回事?」

    秦漠陽皺了皺眉,即不說有也不說沒有,反問道:「你是專門在等我麼?」

    彭康看到秦漠陽的反應,知道自己的動機對方已經有所察覺,如果再說別的都是廢話,便直說道:「你同學的安危,警方會負責的。」

    秦漠陽一聽忍不住笑了。

    在和吳天福談過之後,秦漠陽就花了一點時間去摸董建隆的情況。董建隆在秦州市算是個有頭有臉的成功人士,要打聽他的消息並不難。秦漠陽很快就瞭解到此人名下有一家餐飲娛樂公司,經營著幾處酒店、歌廳、洗浴中心之類的場所。

    但秦漠陽知道這只是表面現象。一個正經商人,找幾個周博、趙和尚之類的人當保鏢還說得過去,但養一群釘子那樣的打手就有問題了。並且從董建隆的做事方法來看,這傢伙更像是搞黑社會的。

    這時聽了彭警官的話,秦漠陽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測。彭警官的話很好理解,無非就是「你同學由我們來保護,你就放心的去找董建隆的麻煩吧。」看來董建隆的確很成問題,只不過因為某種原因,警方沒有切入點,便把主意打到了自己頭上。

    秦漠陽弄清楚了對方的真實用意,眨了眨眼睛問道:「彭警官就是來和我說這個?」

    康點了點頭。

    「那就多謝彭警官了。」秦漠陽說完下了車。

    彭康趴在方向盤上,心裡感到非常彆扭。他雖然沒聽到前些天吳天福和秦漠陽的具體談話內容,但卻不難猜到。而在那之後第二天,麻警督就給了他這麼一個任務。

    這種拿普通市民當槍使的做法,彭康心裡是有牴觸情緒的,所以拖了幾天才來找秦漠陽。他跟著麻警督干了近三年,破了不少案件,對這位上司還是很佩服的,卻不太能接受這種只論結果的行事風格。

    「難道這就是軍隊的作風?」彭康有些無奈的想道。正準備發動車子,看到秦漠陽又回來了。

    「我還有幾個問題。」秦漠陽靠在車窗旁邊說道。

    「你說。」

    「我會不會有麻煩?這是不是你的主意?」

    彭康沉默了一會,說道:「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不過防衛過當也是違法的。還有別的事麼?」

    漠陽又坐進了車裡,說:「請送我一程。」

    彭康搖了搖頭,一直把秦漠陽送到了梁曉雅家小區的門口。車停下後,秦漠陽看了看四周,問道:「彭警官,這附近有你們的人嗎?」

    「現在還沒有,不過很快就會到位,你可以放心。」

    「哦,那在這值班的人有沒有配車呢?」

    彭康瞪了秦漠陽一眼,說:「怎麼,你還想讓警車專門接送你?」

    「我倒是不用。你也知道,我那個同學現在腿腳不利索。過些天學校要填報名表什麼的,這附近出租車實在太少了……」

    沒等秦漠陽說完,彭康就說:「我知道了。」

    秦漠陽又說:「可不能是警車啊,那樣我同學會害怕的。不過也不用什麼好車,像你這輛就可以了。」

    彭康說道:「我送她,行了吧?」

    「那可太感謝你了!」秦漠陽笑著下了車

    彭康原本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秦漠陽這傢伙給個桿就往上爬,當真有些哭笑不得。丟給秦漠陽一張紙片,說:「有什麼事,就打這個電話聯繫我。

    秦漠陽接過來,沖彭康揮揮手,心想:「你們拿我當槍使,用用你們的車,不算過分吧?」

    現在正是下午,小區裡很安靜。秦漠陽進了大門沒走幾步,聽到槐樹後面樓的西側傳來一陣響動,似乎是有人摔倒了,打碎了手裡的玻璃物品。

    「都他媽瘸了還不老實在家呆著。我這褲子是新買的,你給我賠啊?!」一個凶狠的聲音罵道,接著是一個女孩低低的啜泣聲。

    罵人的聲音秦漠陽很熟悉,是被他教訓過的黃毛,而那哭聲像是梁曉雅發出的。他立即朝那邊跑了過去,到了樓西側,便見到梁曉雅坐在地上,黃毛正指著她怒罵。

    梁曉雅的身前是一個破碎的玻璃瓶,黑色的液體賤了一地,黃毛白色的褲子也黑了一片。空氣中飄浮的味道說明那黑色液體是醬油。

    黃毛光罵還覺得不過癮,又撿起掉在一旁的枴杖,要向梁曉雅身上打去。

    秦漠陽見狀怒不可遏,衝上前奪過枴杖,一腳踹中黃毛胸口。黃毛騰空飛起撞在樓牆上,然後又「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下。

    秦漠陽把梁曉雅扶了起來,說:「你沒事吧?」

    梁曉雅見到秦漠陽,臉上顯出些欣喜,擦掉了眼淚,接過枴杖說道:「我沒事。」

    秦漠陽看著地下哼哼唧唧的黃毛,真想給這傢伙來個「赤炎訣」,一把火點了他。

    「我們走吧。」梁曉雅輕輕拉了一下秦漠陽的衣角說道。

    秦漠陽看了黃毛一眼,扶著梁曉雅朝她家走去。

    黃毛飛起來的時候就看清了踢他的人是秦漠陽,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想說兩句交待場面的話,嘴動了幾下又把話嚥回了肚裡。這時他見兩人走開,爬起來說道:「小子,有種就給我等著……」秦漠陽回頭瞪了一眼,黃毛頓時沒了下文,轉身飛快地跑開。

    秦漠陽尋思:「看來我剛才踢他的那一腳不重啊,這小子還是很經打的。」

    

    PS:昨天我的電腦穿越了,帶走了我的很多東西,悲憤中。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