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奪情:搶我前妻,休想! 正文 271爆炸
    正文]271爆炸

    「不許拍,我沒穿衣服」,童顏著急的擋住他,濕漉漉的眼睛透著嬌艷的羞色。

    「沒關係,我不會給別人看,只有我能看到的」,這幅難得的畫面他實在不想錯過,卓雅烈連續拍了兩張,每一張她都將手護在胸口,可那若隱若現的春光叫人更加的渴望、慾火澎湃。

    以後他每次出差或者她不在身邊時都能時常拿著這兩張照片以解相思之苦。

    「你壞死了」,一想到自己沒穿衣服的模樣進了他手機裡,童顏羞惱的錘了錘他胸口。

    卓雅烈好不容易湮沒的怒火又被她這句話輕輕撩撥起來,再次親吻上她嬌嫩的面龐,強韌的舌尖與她緊緊纏著,像水草般難分難捨,一陣天旋地轉,他的大掌又重新覆上她豐滿芑。

    「不…」,童顏慌張的搖著頭,黑散開,撩人心魄,「才做過,真的不能了…」。

    「顏顏,下次決不能在別的男人面前露出剛才那種表情,會讓男人覺得死在你身上都心甘情願」,她撒嬌的模樣實在太叫男人窒息了,卓雅烈使出渾身解數,連身體的疼痛也忘了,忘我的吻著她胸前那兩團叫他愛不釋手的柔軟。

    童顏還在迷迷糊糊的思考她剛才究竟做了什麼誘惑他的表情時,下身再次被異物闖入蝟。

    大床便又「嘎吱嘎吱」的作響了…。

    接下來卓雅烈住院的這幾天都由童顏照顧著,儘管為了他的身體著想,童顏也想盡可能的拒絕他,但兩個人明白彼此的心意後,他們之間的熱情就像大火燎原,根本無法控制,每到晚上都要被他拉著在床上天翻地覆一番,童顏也從原先對歡愛的抗拒漸漸迎合著他,每當高的體力揮時都讓童顏懷疑他根本不像個生病的人,更像只打了激素的野獸。

    原本說他在醫院帶上四五天就能出院,結果到第三天醫生來檢查時越覺得不對勁,「怎麼回事啊,你有沒有按時吃我開的藥正常用餐啊,都幾天了臉色還越來越虛弱了」。

    「不會啊,我都有…」,童顏還沒說完,猛地想起來耳朵和脖子都紅了。

    主治醫生打量了她幾眼,恍然大悟,目光變得意味深長。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出院」?卓雅烈不耐煩的問,他真的想快點離開這裡,這張床的質量不如家裡的好,做起來的時候那個聲音還真難聽。

    「恐怕還要多住幾天了」,醫生低頭在檔案上記載著些什麼。

    「還要住幾天,你當初不是說四天就能出院了嗎」?卓雅烈氣憤的說。

    主治醫師忙的幾天沒好好睡覺,也有點惱火了,他最討厭不聽話的病人,不管他是什麼身份,「那是在你正常休息的情況下,卓少爺,不要以為自己底子好可以隨便折騰,你們要再不注意,半個月都有可能出不了院」。

    「你…」。

    「好啦,不好意思,醫生,我會照顧好他的」,童顏趕在卓雅烈怒之前忙說,又暗暗用眼神制住卓雅烈,這才把醫生打走。

    「這個醫生敢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吃了豹子膽了,明天就讓院長開了她」,卓雅烈不滿的說。

    「醫生也是為你身體好」,童顏實在懊惱於自己這些日子跟他胡鬧,「從今天開始不許你再碰我,人家以璨、伍瀝影后天都能出院了,就你,你是真打算一輩子住醫院是嗎」?

    「如果每天都能像這幾天一樣,一輩子住醫院又何妨了」,卓雅烈輕哼,一副一點都不在意的模樣,「神仙也沒我快活」。

    「你想住我可不樂意,再過三四天你還沒好那我就先回去換明嬸來照顧你」。

    「不行,明嬸個老媽子照顧有什麼意思」,卓雅烈緊張起來,露出不高興的神態。

    「那你這幾天還鬧不鬧」?童顏一抿嘴,板著臉道。

    「行,我不鬧,但是等回去後我得鬧個夠本」,卓雅烈邪魅的勾唇淺笑,「好不好」?

    童顏沒好氣的嗔了他一眼,半響還是羞澀的點點頭。

    卓雅烈大喜,之後兩天下來果然是沒再天天向她索取了,乖乖的,像個老實本分的小孩子。

    到了第二天,崔以璨要出院了,雖然有崔宇梗來接他,不過都是在一家醫院,童顏還是決定去送他。

    男孩子到底不如女人仔細,童顏親自幫他收拾了點隨身用品,崔宇梗扶著他坐上輪椅,醫生說他的腳沒什麼大礙,回家休息一陣子就能正常走路了。

    把東西搬上小車,崔以璨忽然望著遠處複雜的蹙起眉頭,童顏望過去,茂密的大樹下,伍瀝影靠在樹上,一陣風吹過白色的病服空蕩蕩的晃著,身邊也沒一個人,看的人一陣一陣的同情。

    「聽說你決定出國了」?想起這幾天從新聞上看到的消息,童顏沖崔宇梗問道。

    「是啊,雖然退出了演藝圈,不過還是被許多狗仔隊追著無法過正常的生活,我想換個地方,也好讓以璨重新學習生活」,崔宇梗傷感的笑了笑,「我打算去澳洲」。

    「澳洲」?童顏愕住,但很快明白過來,「你想去找賀蘭傾」?

    「不,我答應過的就會做到」,崔宇梗笑道:「我雖然不能和她在一起,但至少我能生活在她住的國家,那裡是離她最近的,你很覺得很可笑吧,為了一個女人…」。

    「不,感情真的是說不清的,不過我覺得如果你既然放不下的話就去找她吧,在愛情面前有幾個是守承諾的呢,至少用盡一切努力過,總有一天她會明白你的好」,童顏鼓勵的說,以前她總認為不愛就是不愛,再怎麼努力也是沒用的,可是看到崔宇梗愛的這麼深,賀蘭傾又沒有對象,何不去試試呢。

    崔宇梗怔然,良久點點頭,朝她露出許久未有的笑容,「謝謝,以前為了阻止她跟卓雅烈在一起,甚至…」。

    「你說飛機場那次嗎,現在想想我該感謝你才對,如果不是你或許我真的去了英國,但是我會一輩子活在後悔之中,解不開這個枷鎖,更不能找到自己真正的幸福」。

    崔宇梗微微一笑,忽然望著遠處複雜的蹙起眉頭,童顏望過去,茂密的大樹下,伍瀝影靠在樹上,一陣風吹過白色的病服空蕩蕩的晃著,身邊也沒一個人,看的人一陣一陣的同情。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