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奪情:搶我前妻,休想! 正文 220釋放
    正文]22o釋放

    「我們可以從他們瞞著我私下利用我賬戶匯款的事入手打官司,當年我根本不知情,司令彰雖然盤問過我很多次,可是我一個字也沒說」,昨天一晚童顏還是想了很多的,「雅烈,我相信你會幫我請最好的律師」。

    「可是顏顏…你爸爸貪污已經是罪證確鑿了,而且前天又故意通知你爸逃走,這一點司令彰已經掌握了足夠的證據,你覺得法官能認為你是完全無辜的嗎」?卓雅烈歎了口氣,「只要你勸你爸回來,法官會從輕處理,我只要再賠償點錢,這件事根本不成問題了」。

    「我的罪本來就不重,而且我懷了身孕,到時候完全可以求法官延後刑期,而且那段時間我們還可以繼續打官司,等時間長了,人們漸漸淡忘這件事,再找點關係也許我根本就不用再坐牢了」。

    卓雅烈看到她這副堅定的模樣,臉色顯得越來越沉重,「你倒想的很簡單,顏顏,當年他是如何袒護著秦展堯,他和秦家是怎麼利用你,難道你都忘了嗎,你忘了他是怎麼趕你出家門的嗎,在他眼裡,你永遠比不上他的利益」。

    童顏愣了,「你為什麼一定要我勸我爸回來,如果今天換成是你我相信你也會和我一樣,因為我不喜歡他,所以自己的爸去坐牢也無所謂」芑?

    「顏顏,你就是這個樣子,刀子嘴,豆腐心,仇恨來得快也去的快,當年恨你家人寧可和他們斷絕關係,可到最後寧可犧牲自己也保全他們,你恨秦展堯,他受了傷,卻是你第一個把他送進醫院」。

    「因為…那些值得我去恨的人,都是我曾經在乎過的人」,童顏苦笑,有時候她也討厭自己這樣,但她只想照著自己的心意去做,「如果你覺得麻煩,不願幫就算了…」。

    「你說的什麼話,你是我老婆我不幫你幫誰」,卓雅烈惆悵的摟緊她,「你要是不願說出你爸的行蹤就算了,不過我是不會讓你出事的,相信我」蝟。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會讓我有事的」,聞著他濃烈的氣息,童顏整顆心奇跡般的平靜下來。

    卓雅烈離開後,童顏暗地裡抹了抹眼淚,司令彰便從外面走進來,一挑腿坐到她對面,「想好了嗎」?

    童顏怔了怔,很快明白過來,「你以為我見了卓雅烈後會想通了把我爸的行蹤告訴你」?

    「看來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固執」,司令彰淡淡一笑,「你還不清楚在外面有多少人想要你爸死,貪污這種事都是上下行賄,不是一個人就能辦好的,這件事只有你爸清清楚楚,所以不少人都想要你爸消失在世上,你不說,我當然不可能逼你,可是某些人那我就不確定了」。

    「你什麼意思」?童顏霍的站起身來,冷冷盯著他。

    「你這麼聰明該明白的」,司令彰微笑的站起身來,「你和你弟弟都在警局沒關係,可想想你媽…」。

    童顏的臉色微微一變。

    「你這是何必呢,只要你爸回來我的任務便也好交待,一切都好商量,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希望等會兒來能夠聽到一個滿意的答覆」,司令彰再說了兩句,轉身出去了。

    被他幾句話弄得童顏好不容易才建立的想法一下子便開始動搖起來,如果有些人脅迫她媽交待出童立孫在哪兒,姚知鳳不會有危險吧。

    她是不是該真的勸童立孫回來,畢竟他是真的犯了法,而且有警察保護總是要安全一些,但是回來了幾十年牢獄是免不了了。

    她該怎麼辦才好。

    思前想後了大約辦個小時,司令彰又進來了。

    「如果你是讓我答覆的話現在恐怕會讓你失望了」,童顏冷凝的抬頭道。

    「我早猜到了,你始終不肯說我再留著你也沒用,你先跟我出去吧,你有個朋友一直求我放了你」,司令彰竟清淡的說了一句。

    「我朋友」?童顏愣了愣,隨即而來的是欣喜,她可以離開這裡了,再也不用沒玩沒了的接受警察的盤查。

    司令彰沒說什麼,轉身便往外走,童顏跟在他身後,一直看到走廊上站著一抹嬌嬈的身影,長如波浪般折射著窗外照進來的柔和日光。

    「子瑜…」,童顏再次吃了一驚。

    「顏顏,你沒事吧」,顧子瑜一眼便現她走過來的模樣,欣喜的衝上來扶住她上下打量著,「還好還好,沒受什麼傷」。

    「你該不會以為我會對個孕婦拳打腳踢」?司令彰沒好氣的笑道:「你把我當什麼人了」。

    「你連一個孕婦都抓去盤問,你的行為和魔鬼差不多」,顧子瑜丟了個壞臉色給他。

    「吃的、喝的我送的都是最好的,我也要工作,身處在這個圈子裡一切都身不由己」,司令彰也沒生氣,竟和顏悅色的撫平她的怒氣,「你們回去吧,稍後警局會對她和秦展堯提出控告,並且向律政署提交相關的證據,童顏,你自己做好心理準備」。

    「哎,你這人怎麼這樣啊」,顧子瑜氣憤的插腰,「犯法的是童立孫,我都跟你說了顏顏被他爸害的多慘的事,她也是受害人,敢情說了半天浪費我口水啊」。

    「這是一個講求法制的社會,如果人人都和你一樣,誰可憐就原諒誰,那司法機構還成立幹嘛,凡是都要講究證據,再說如果不是童顏通風報信,我們早就抓住童立孫了」,司令彰一字一句鏗鏘的說:「子瑜,今天就算你抓著我二哥過來命令我我也做不到,而且我相信若是我二哥他肯定會比我更鐵面無私」。

    「呸,你們姓司的一家人都是一個德行,表面上一副偉大無私,為人民做貢獻,心裡還不是為了你們的官位,自私自利,說的比唱的好聽,司令彰,我以前真是錯看你了」,顧子瑜氣呼呼的說完拉起童顏便走。

    司令彰表情冷了一陣,還是咬牙追了上去,「子瑜,你又沒開車,我安排個下屬送你回去——」。

    「你為什麼不自己送我回去」?顧子瑜冷笑,「說到底是怕別人拍到你和顏顏在一塊,認為你司局長辦案不公,影響你的前途吧,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已經變得跟你爸爸你哥一樣噁心了,一家子都噁心」。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